×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如懿傳》:重用容佩,是如懿對現實的妥協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們提到過:《如懿傳》中的皇上一生中最愛的幾個女人,代表了他在不同階段對女性有著不同的情感需求。

而對于後宮妃嬪們來說,她們選擇什麼樣的貼身侍女,同樣能夠反映她們在不同階段的需求。

01

以如懿為例,早期她的貼身侍女是阿箬。

我們按照劇情推測,阿箬很可能是從小陪著如懿一起長大的。

後來,如懿嫁入寶親王府。

以阿箬張揚浮躁的性格,本來不適合再留在如懿身邊,但如懿卻把她留下了,讓她成為陪嫁侍女。

這當然有如懿母家識人不明的原因,也有如懿本身的原因。

她認為,憑藉自己和「紅荔」之間的情分,憑藉她的聰明強大,不需要一個得力的侍女在身邊,甚至反過來,她可以護住一個長得粉雕玉琢又有些任性的侍女。

但現實往往就是這樣打臉。

從寶親王府到紫禁城,阿箬總是給如懿帶來麻煩。

這時候,如懿開始留意惢心。

02

如懿發現惢心是一個和她很相似的人:她們都那麼聰明、穩重。

很多事,如懿不說話,一個眼神,惢心就懂。

而惢心在阿箬面前所受的委屈,如懿也能想象得到。

最重要的是:惢心和如懿一樣重情義。

當日,為了護住海蘭,如懿大雪天裡跑去鹹福宮,不顧個人安危,甚至和海蘭一起受罰。

之後,當如懿落難,被打入冷宮,惢心也沒有拋棄她,而是陪著她一起在冷宮受罪。

那一段時間,其實是如懿內心極其矛盾的階段。

一方面,她不想參與宮鬥,也不敢將人性想象得太壞。

另一方面,她又不得不迎著別人的明槍暗箭,左躲右閃,承受著為善良而付出的代價。

她與皇上有情意在,但皇上畢竟不再是當年的寶親王,很多事也身不由己。

在偌大的後宮,大多數人都在爭,在鬥,她不爭鬥,顯得那麼違和。

幸而有惢心和海蘭這樣的「同類」陪在身邊,繡繡花、說說話,以排遣那漫無邊際的孤獨。

惢心進慎刑司,受刑過重導致殘障,之後出宮嫁人。如懿的身邊一下子空了,無人可用。

03

我們看電視劇的時候,看到:容佩是偶然出現在如懿的眼前的,如懿也沒有多做考慮,就要她進翊坤宮。

實際上,早在遇到容佩之前,如懿應該已經為了找貼身侍女而留意很久了。

此時的如懿,早已不是剛進王府時活潑天真的如懿,也不是入冷宮之前,閃展騰挪著,耗盡一切心力也要保護好自己本心的如懿。

她是皇后,位居中宮,她也漸漸明白了:在後宮這樣殘酷的環境中,主與僕,與其做姐妹、做朋友,不如做隊友。

既要做隊友,她再也不能像在娘家時一樣,看到哪個女孩長得漂亮,順眼,就選她伺候日常。

她也不能像身處妃位的時候那樣,找一個和自己一樣心軟、溫柔的奴婢,閑閒散散地相處。

她這次要找的,是一個對她絕對忠誠,心智成熟,又能彌補她性格缺陷的輔助。

而容佩,恰好具備了這些特質。

容佩底子乾淨,這是如懿派人查過的。

如懿在容佩跌入低谷時,將她拉上岸,給她信任與尊重,這會使容佩回報以更大的忠誠。

另外,容佩年齡比如懿還大,又是苦出身,經過世事打磨,她有極強的警惕性、強大承受力以及狠絕的手段。

這些都是如懿所欠缺的。

如懿重用了容佩,標誌著她對往日的自己的揮別。

從那一刻開始,她已然決定:不管願意不願意,她需要做好宮鬥的準備。

當然,參與宮鬥的另外一層意思是:當年的「青櫻」與「紅荔」,再也不能赤誠相對。

他們終究變成了一對中年夫妻,「紅荔」有了他身為帝王的責任,而「青櫻」也必須承擔起身為皇后的責任。

果然,如懿登上後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懲治嘉妃。

當容佩用比尋常耳鉤粗兩三倍的耳鉤穿透嘉妃的耳孔,將一對耳垂紮得鮮血淋漓的時候,我無法想象,如果是溫柔的惢心來做這件事,會是什麼樣的畫面。

當容佩站在一束陽光下,對著魏嬿婉狂扇耳光的時候,人們可能也很難想象,這是當年為李玉上過藥,對著夕陽流眼淚的如懿所授意的……

有的時候,妥協的表現形式並不是軟弱可欺,相反,妥協也可能表現為強硬和淩厲。

以外人的眼光來看,看到的是一個躺在地上,被人陷害、欺壓的人緩緩站起來,給敵人以猛烈的反擊。

但以當事人自己的眼光來看,那是現實的刀槍除掉了夢想,是自己終于沒能保護住內心裡那一片柔軟和純潔,空留一片蒼涼。

值得慶倖的是:雖然久處宮中的如懿最後到底參與了宮鬥,但她對于一些底線的堅守始終沒有放棄。

比如:不能動手!

借別人的手也不行!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她對容佩說的是:「我常常想,要是這一切爭鬥不存在,要是琅嬅啊,晞月啊,綠筠啊,玉妍啊,意歡啊……她們都在,該多好啊!」

她的口中沒有怨恨,只有惋惜……

也許這,正是如懿的可貴、可敬之處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