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讀過《知否》原著才知:小秦氏為什麼一定要兒子襲爵

《知否》里有很多反派人物,見不得別人好的康姨媽,精于算計的林小娘,心懷鬼胎的朱曼娘,還有不擇手段的小秦氏。

反派人物當然是「遭人恨」的,但能不動聲色地把壞事做了,又叫人無可指摘的,只有小秦氏。

從進入顧家的那一天起,所有人都在感慨小秦氏的良善。

原著里,明蘭婚后第一天在寧遠侯府用餐,顧家的五老太太拉著明蘭的手對她說:

「你剛來,不知道,這幾年你婆婆著實操勞,于家中大小溫柔和平,又憐貧惜賤,慈老愛幼,是最妥當不過的人。」

四老太太也湊熱鬧地說:「誰說不是?煜哥兒的身子不好她要看顧,煜哥兒媳婦管家她要幫襯,嫻姐兒她要照看,里里外外一大家子她都要操心,真是難為她了!」

可實際上呢,小秦氏照看顧廷煜的身體,是在給他不停地灌輸仇恨。她告訴年幼的顧廷煜:你母親,是被白氏逼死的,你孱弱的身體也是拜他們所賜。

年幼的顧廷煜把這份仇恨深深埋于心底,終其一生,他都活在為母報仇的陰影里,從沒痛快地為自己活過。直到最后關頭才想明白,自家姨母小秦氏會這麼做,完全是在為顧廷煒襲爵鋪路。

利用自家親人都能那麼狠,更不用說與小秦氏沒有血緣關系的顧廷燁了,實際上,顧廷燁也是顧廷煒襲爵的最大阻礙。

顧偃開雖然不喜歡白氏,但對顧廷燁這個兒子卻是另眼相看的,是以,顧偃開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顧廷燁身上,教他讀書習武。

所以小秦氏對顧廷燁也是好到不能再好,事事皆順顧廷燁心意,顧偃開生氣了,小秦氏把顧廷燁護在身后,顧廷燁闖禍了,小秦氏不由分說的就去收拾。

直到顧廷燁知道白家與顧府的往事后,他才明白,哪里會有一個人無緣無故地一直對你好,不過是對你另有所圖罷了。

明白小秦氏是在捧殺自己后,顧廷燁叛逆了許多,他開始頑劣成性,眠花宿柳,頂撞父母,自暴自棄,甚至流落到江湖里混下九流的日子。

顧家凡是有人犯錯,都是顧廷燁干的,所有的好,都是小秦氏一人獨攬。

不過顧廷燁經歷這些也并非是壞事,早早地看清人心涼薄,人性詭異,成年后才有了看似粗豪,內里細密的顧廷燁。

要說小秦氏真心疼愛的,是她的女兒顧廷燦。

小秦氏對顧廷燦異常寵愛,也一心想要給她找個好婆家,為此不惜答應和顧廷燁分家。

只是顧廷燦從小在小秦氏的耳提面命之下,一言一行都學著大秦氏的做派,卻沒有遇到像父親顧偃開那樣愿意為此買單的男人,終究,小秦氏也是毀了顧廷燦的一生。

嫡出的四個孩子里,3個都是被小秦氏用來給顧廷煒掃清襲爵障礙的,只是顧廷煒一沒膽識,二沒謀略,沒有他人生的全部意義,就是聽從母命一直往前走,甘愿成為母親的提線木偶。

小秦氏籌謀半生,眼看勝利在望,沒想到顧廷燁又殺了個回馬槍,不甘心的小秦氏又繼續作妖,在盛明蘭和顧廷燁成親后,不斷找盛明蘭的麻煩。

顧廷燁和明蘭搬到澄園后,沒有多少可用的人手,小秦氏借安排下人的空隙,塞進來幾個刁蠻老仆,做自己的耳目,之后聯合康姨媽,往顧廷燁的房里塞人,在盛明蘭懷孕生產時,還放火想要燒死明蘭。

這一樁樁,一件件的,實在可恨。

但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

《知否》原著末章里,提到了小秦氏的過往,那些過往,給小秦氏的狠毒,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小秦氏的生父老東昌侯是個喜好風雅的人,可以一擲千金只為一枚生銹的青銅門環,生母則性子溫柔,不善理家。作為侯府嫡次女,小秦氏少女時代的日子是珠環玉繞,應有盡有,每回出門赴詩會筵席,她的排場穿戴都叫一干姊妹艷羨不已。

人都說」父母之愛子 則為知己深遠」。

小秦氏的父母一心只顧著自己,對于子女的未來全無打算,是以,父母過世后,等到兄嫂接掌侯府時,侯府早是個空殼子,偏外頭還要撐著門面,只好里頭受罪,處處要減省,減省,再減省。

減省也就算了,只要能嫁個好的夫婿,后半輩子也算有了依靠。可是姐姐大秦氏在寧遠侯家恃寵生嬌,壞了秦氏女子的名聲,外頭人都在傳秦家姑娘嬌生慣養,又不好生養,是以小秦氏直到十四歲還沒說定婚事。

兄嫂又不是厚道人,為了省下小秦氏的嫁妝和保存侯府的體面,于是把小秦氏送給顧偃開做填房。

也許,一開始小秦氏對這份姻緣還是帶著一份希冀的,活人爭不過死人的道理她懂,但往后余生,只有她陪在顧偃開身邊,日積月累,總能在男人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可是小秦氏低估了顧偃開對大秦氏的情分,大秦氏在顧偃開的生命里出現過,后面出現的人,都是將就。

顧偃開時不時地抱著大秦氏的畫像哭一場,還日日參拜彌勒佛,以求來生還能和大秦氏再續前緣。

對于為他生兒育女,理家管事,忍受一群螞蝗一樣親戚的小秦氏視而不見。

人心不是一天變涼的,顧偃開的深情刺激到了小秦氏,既然都得不到,不如摒棄情愛這些太依賴命運不可控的要素,然后牢牢握住一點可以握住的東西。

讓兒子襲爵,然后得到寧遠侯府的權勢富貴,是小秦氏認為可以把握住的命運。

人心靠不住,但權利和地位,則是通過算計和博弈可以得到的東西。

所以小秦氏才會變得心狠手辣,不擇手段也要兒子襲爵,那是她后半輩子的全部意義。

《知否》原著里,顧廷煒被亂箭射死了,媳婦朱氏回了娘家,孫子孫女也得時疫死了,小秦氏也死在了冷冷清清的珊瑚胡同里。

小秦氏可恨,可憐,卻不值得被原諒。

就像顧廷燁評價長兄顧廷煜那樣:「生病不能抵消作惡,而同情也不影響憎惡,做了壞事的人,就是在病床上也應該拖起來接受懲罰。」

小秦氏之前遭受的種種:父母糊涂,姐姐無知,兄嫂刻薄,丈夫無情,這些都不應該成為她惡的理由。

其實,小秦氏還有另外一條路可走的,顧廷煜、顧廷燁是她從小養到大,生了顧廷煒顧廷燦兩個孩子,擁有四個嫡子女,在寧遠侯府的地位已經至高無上,京城貴婦圈里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只要放下執念,像盛老太太那樣享盡福氣、兒孫繞膝,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人一旦陷入執念,勸說自己放下總比勸說自己拿起來要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