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如懿傳:茂倩調侃淩雲徹吟的那句酸溜溜的戲文,到底是什麼意思?

 

淩雲徹被皇上賜婚後的婚姻生活並不太順心,所以多數時間裡他都不怎麼在府裡。這夜,他好不容易在府內,也是長籲短歎,「朱弦聲杳恨溶溶,長歎空隨幾陣風」。

這時茂倩走出來諷刺道,「從哪裡聽來的戲文,酸溜溜的。你天天在宮裡當差,留我一個人在家,你有什麼好長籲短歎的呀。」

這句戲文出自高濂的《玉簪記》,《玉簪記》是明代傳統的十大喜劇之一,主要是脫胎于元代大戲劇家關漢卿的《萱草堂玉簪記》,並在明無名氏雜劇《張于湖誤宿女貞觀》和明《燕居筆記》中的《張于湖宿女貞觀》的基礎上改編而成的。

《玉簪記》敘述南宋書生潘必正與陳嬌蓮(妙常)偶然與巧合的愛情故事。南宋初年,開府府丞陳家閨秀陳嬌蓮為避靖康之亂,隨母逃難流落入金陵城外女貞觀皈依法門為尼,法名妙常。青年書生潘必正因其姑母法成是女貞觀主,應試落第,不願回鄉,也寄寓觀內。潘必正見陳妙常,驚其豔麗而生情,經茶敘、琴桃、偷詩等一番進攻,終于私合。

而陳妙常也不顧禮教和佛法的束縛與潘必正相愛並結為連理。作者把陳妙常對愛情既熱烈追求又害羞畏怯的複雜心理,描寫得玲瓏剔透。《秋江哭別》一出,情景交融,富有詩意。《琴桃》、《秋江》等零出,被各種地方戲作為保留劇目,盛演不衰。

(旦)[前腔]朱弦聲杳恨溶溶,(生)原來陳姑在此操琴,門兒半掩,不免挨身而進。(旦)咳。長歎空隨幾陣風。

此處妙常彈琴彈至情濃,不知潘郎已悄悄站在身後聆聽,停下琴聲歎息道這心懷也只隨風飄了。歎內心無寄託之感。

所以這裡淩雲徹應該是在感歎自己的心思沒什麼寄託,尤其是家中的妻子也不怎麼懂自己,自己的心事沒辦法和誰分享。

淩雲徹經歷被誣陷偷嘉貴妃肚兜一事被流放到木蘭圍場後,又受如懿的鼓勵振作精神以待來日,到後來救皇上後重新成為御前侍衛,幾經波折內心自然有所改變,不再是那個沒心沒肺的人了。

這樣的惆悵和心理變化他沒有辦法和誰訴說,更沒法和他的妻子分享,別人也很難理解他的心境。

「從咱倆成婚以來,你回過幾次府裡呀。」茂倩抱怨道。

淩雲徹自然不可能和她說真實的想法,「我是御前伺候的人,自然不能常常出宮了。」

「反正我是看出來了,就算你人在,心也沒在。」

「你我成婚兩年多,為何你總是......不稱心呢。」

「你要麼得功名利祿讓我享受榮華富貴,要麼經常回來陪我事事由我做主。你一個小小的侍衛,又不能經常陪我,我自然心裡不樂意了。」

淩雲徹聽後並不言語,大步回了房間,茂倩心裡更加難受。

其實這兩人誰都沒錯,只是性格不合。淩雲徹若是能夠遇到一個體貼他試著關心理解他的人,或許就是另一番景象。而茂倩格格顯然不是如此的人,她沒受過什麼苦,心裡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怎麼會真的看得起下五旗的淩雲徹。

但茂倩的確也沒什麼錯,功名利祿、花時間陪妻子,至少做到一樣吧,淩雲徹說茂倩不稱心,茂倩又何嘗覺得他稱心,兩個身份地位、思想、性格都有差距的人湊在一起,又不願相互理解,和對方吐露心事,又怎會不結疙瘩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