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四川夫婦找回被拐19年的兒子,兒子卻希望他們能原諒人販子求輕判

人販子是所有家庭都痛恨的對象,被拐的孩子無法與父母團聚,失去孩子的家庭常年陷于悲痛之中。

可在2020年的一天,一位被拐19年的男人,卻為當年拐走自己的人販子求情。

這19年他究竟經歷了什麼?為何在得知真相后依舊要為人販子求情?

這個人販子又是否得到了家屬的原諒?

這件事還要從2001年的春天說起。

舒忠平和妻子是四川人,在兒子舒小紅出生后,一家人便想著如何給孩子更好的生活。

為了打造美好的未來,夫妻倆帶著孩子來到廣東,在這個富饒的地方追求幸福。

為了能方便照顧孩子,兩人在廠子附近找了一個便宜的住處,空間不大,卻被舒忠平整理的井井有條,一家人雖然過的省吃儉用,但日子也算幸福。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就在夫妻倆正在展望美好未來的時候,他們沒想到,人性的自私和貪婪將會給他們帶來長達19年的噩夢。

1月17日,妻子上的是早班,出門后只留下舒忠平和五歲的兒子在睡覺。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打破了這溫馨的時光。

「舒忠平,你在家嗎?」敲門的人是舒忠平的工友,趙一春。舒忠平對他印象不錯,對方待人和善,為人處世也十分真誠,平時兩人就好聚在一起喝兩口。

這天兩人恰好都是晚班,趙一春就想著來找舒忠平一起吃早飯。得知對方來意后,舒忠平也不墨跡,當即幫兒子穿好衣服開了門。

「我這還沒吃飯呢,你就來了,等會兒一起開火吃點?」

趙一春大大咧咧地打了個招呼,表示不用這麼麻煩。「你兒子也在啊,沒吃正好,我去街口買點粿條,一會借你的鍋煮了咱們一起湊合吃一頓。」說完他還摸了摸舒小紅的腦袋。

長時間的相處,舒忠平對趙一春十分信任,再加上對方是湖南常德人,距離上也算半個老鄉,因此也從來沒把他當過外人,當即就讓自己兒子跟著一起過去。

「小紅,跟你趙叔叔一起去吧。」

小紅對于眼前這個眼熟的叔叔也不陌生,點了點頭就牽起了趙一春的手。

舒忠平面帶微笑的目送兩人離開,轉身回房燒上開水,心中還在盤算著一會和老朋友聊點什麼。

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鍋里的水燒開了一次又一次,舒忠平始終沒有等來趙一春的粿條,也沒能等回自己的兒子。

眼看著時間接近下午,妻子快要下班了,舒忠平這才感到不對勁。

等妻子回來后,他簡單地說了一下,兩人便立刻開始四處尋找,可四處都不見趙一春的蹤影。

舒忠平跑到廠里詢問,結果得知趙一春在前一天就已經辭職了。舒忠平心中一片冰涼,一個不好的猜想浮上心頭。

趙一春可能將兒子拐跑了。

妻子此時再也繃不住情緒,哭喊地拍打著丈夫:「你怎麼能讓小紅和他一起出去,在你眼皮子底下你都看不住,兒子要是找不回來,我也不和你過了。」

原來妻子對趙一春一直都有些意見,雖然兩家人平時走得挺近,但每次趙一春來串門的時候,總會拉著舒小紅玩,有一次還在沒征得他們同意的時候,偷偷把舒小紅帶去游樂場玩。

從那以后,妻子看趙一春的目光中就帶著一分警惕,唯獨舒忠平始終心無芥蒂,把對方當好哥們。

發泄歸發泄,夫妻倆還是立刻報了警,揭陽市公安局立刻在現場和周邊開展了搜捕。

可兩個多小時過去,只能確定趙一春最后離開的地方是一個渡口。

那個時候沒有發達的監控手段,就連身份證都還是一代的,連人臉識別都做不到。

而dna技術的發展還不夠成熟,想要挨個排查過去需要耗費的時間和精力無法估計。

更何況這麼長時間,趙一春從渡口去了哪里,誰也不知道。這時只能轉變方向,從趙一春的身份查起。

然而,在查看了此人的身份后才發現,趙一春這個人根本就不存在,身份信息全是盜用的別人的,只有照片是自己貼上去的。

真正的趙一春正在外地打工,身份證在幾個月前就丟了,只是自己沒有在意,這才給了人販子可乘之機。

線索到這里徹底斷開,就在舒忠平夫妻陷入絕望的時候,一封由趙一春寫來的信寄了過來。

在信中,趙一春還用著好朋友的口吻來稱呼舒忠平。

我太喜歡你的孩子了,請你放心,我不會賣掉他,我會給他好日子過。你們不用找我,你們也找不到我。十年后我會把孩子帶到四川還給你們。

內容不多,卻讓在場的人感到毛骨悚然。

這是怎樣的貪念和自私,用喜歡的名義行拐賣之事,如此的「理直氣壯」,最后的那句「對不起」更像是對舒忠平的嘲諷。

從這一刻起,舒忠平一家的生活徹底陷入黑暗,兩人辭去了工作,將所有的積蓄用來尋找孩子。

他們曾經展望的美好未來也化為了泡影。

兩人先是去了湖南常德,四處貼尋人啟事,希望可以找到一點線索,可這樣的方法無異于大海撈針。

在經歷了無數次絕望后,兩人只能回到老家渾渾噩噩的繼續生活,可兒子的事就像是心中的一根刺,幾乎每隔幾天,舒忠平就要給派出所打電話詢問消息。

他們唯一的希望,就寄托于「趙一春」能夠信守承諾,在十年后將兒子送來。

然而十年過去了,「趙一春」并沒有信守承諾,這也讓夫妻倆更加的絕望。

他們生怕兒子在人販子手中生活得不好,只是誰也沒想到,「趙一春」對舒小紅的愛,會如此的扭曲。

「趙一春」的確沒有賣掉舒小紅,而是將他當做自己的親生兒子養在了身邊,對于這個拐來的兒子,「趙一春」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

有一次「趙一春」談了個女朋友,只是女朋友得知這個孩子不是他的之后,十分強硬的想要勸他將孩子「處理」掉。

「趙一春」十分生氣,直接將女朋友的行李從家中丟了出去,對他來說,愛情可以沒有,但「兒子」不能丟。

在他的照料下,舒小紅一天天的長大,青春期,叛逆期,也如約而至。

十五歲的時候,舒小紅喜歡上了網咖,每天不學習,在網咖里虛度時光,「趙一春」知道后十分氣憤,一時間有些口不遮掩:「 你不是我親生的,我養你這麼大不是讓你天天打游戲。」

即便是氣在頭上,「趙一春」依舊沒敢把真相說出來,而舒小紅懂事后則將他視作自己的親生父母,知道了「養父」的用心良苦,因此也從來不問自己親生父母的事。

畢業后,舒小紅成了一個電腦維修工,從戀愛到結婚,他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本以為自己會這樣古井無波的生活下去,過往的一切都可以被遺忘。

但事實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隨著科技的發展,信息技術逐漸成熟,當初負責這個案子的揭陽派出所的廖志峰已經成為了所長,這時的他覺得,如今科技這麼發達,我們又有人販子的照片,難道還找不出他的蹤影?

果然,沒多久,人臉比對的結果出來了,也找到了當初拐走舒小紅的人。

「趙一春」的原名叫唐和樂,這些年一直帶著舒小紅一起生活。

就在大家以為案子告破,舒忠平一家人可以皆大歡喜的時候,新的狀況又出現了。

在派出所面對警方的詢問時,舒小紅什麼都不愿意說,甚至開口懇求警方對唐和樂從輕發落。

這麼多年的共同生活,舒小紅即便知道了真相,也很難割舍對「養父」的感情。

在唐和樂被拘留后,舒小紅還經常去探望他,在家里也不斷的做親生父母的思想工作,希望他們可以原諒唐和樂。

舒忠平夫妻痛苦糾結了很久,才同意在諒解書上簽字,可原諒說起來容易,這十九年來的痛苦又有誰能補償他們?

他們的原諒,只是為了不再讓兒子痛苦。

無論他們是否原諒,唐和樂都觸犯了法律,他因為自己扭曲的「愛」傷害了一個家庭19年,這是他無法逃脫的責任,法律也會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

如今舒小紅回到了親生父母身邊,也心疼的得知父母這些年的不容易,只希望時間可以撫平這19年來的創傷。

對于他們來說,這相隔的19年感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恢復的,但我們相信,親人的愛可以拂去一切的過往傷痛。

好在舒小紅已經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如今一邊和親生父母培養感情的同時,一邊也理解了父母這些年遭受的痛苦。每當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時,就越發能感到這份共情。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父母能夠為了孩子忍氣吞聲,去原諒不該原諒的人,但那些為了一己之私就傷害他人的犯罪分子,必須付出應有的代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