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生3女被看低!當酒家女「養活7個小姑」替出軌丈夫還債800萬,大S親媽才是真豪橫

從今年6月份開始,一場以「大S婚變」為靈感的炒作拉開序幕,賺足了所有人的眼球。

如果在場的各位吃瓜群眾們善于發現,就應該注意到從那個時候開始。

大S親媽黃春梅開始代替大S出境,一邊笑著否認和婆家關係緊張。

一邊告訴大傢:

「小兩口好著呢,大S就是個性倔強,越是勸她越是火大,等他思考幾天,就會想通的。」

一邊力挺自己的女婿。

「熙媛說的是氣話,離什麼婚?她一定會原諒小菲的,我會要他們夫妻倆先忍一忍。」

吃瓜群眾等啊等,沒能等來這對跨岸夫妻的破鏡重圓,反而等來了正式一拍兩散官宣。

這一家子也是憑實力上演了一出「該離婚的不離婚,不該離婚的瞎離婚」的鬧劇。

一邊是看起來「身在福中不知福」,被寵成公主卻還鐵了心要離婚的大S。

一邊是被困在婚姻中,打不還手罵不還嘴難抽身的小S。

被【啪☆啪】打臉的徐媽如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乾脆閉口不言再不露面。

話說到這兒,可能有吃瓜群眾要說了:

這徐家姐兒倆的婚姻,還真是混亂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不不不,他們家最豪橫的不是說離就離的大S,也不是強顏歡笑的小S。

而是這個垂簾聽政,躲在大小S身後的「皇太 後」: 徐媽黃春梅。

黃春梅到底有多豪橫,看看她做過的那些事,你就知道了。

01

眾所周知,在大S的身上,一直有著一股子黑幫大姐大的氣場。

在台灣某檔節目採訪時,她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 我結婚前,就是一匹狼。

雖然結婚之後有家人了,但我的個性還是一匹狼。

就是你要我出去覓食打獵也可以,要我待在家裡守著也可以。

她想告訴我們大多數人的是,他和小S傻白甜的性格不一樣。

相比于期待未來,她更相信想要什麼就努力得到。

生來像狼一樣,鍾愛「搶奪」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種當仁不讓,極其利己主義的性格,全部來源于自己的母親黃春梅。

徐媽媽出生在一個一貧如洗,一無所有的家庭。

剛出生那會,雖說一家老小隻能守著家中的一畝三分地維持生計,但起碼能維持得住溫飽。

上天總會格外為難苦命的人,這樣踏踏實實的苦日子還沒過上幾年。

黃春梅就失去了父親,被迫過上了單親家庭的生活。

父親的離開,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在黃春梅的記憶裡,父親兩個字是陌生的。

她只記得,用碎石鋪成的小路,破敗不堪的大門,搖搖欲墜的窗紙和舊到看不出顏色的煤油燈。

一個人拉扯一大家子,會在夜裡偷偷啜泣的母親,遠比同齡人蒼老憔悴許多。

辛苦了多半輩子,卻無法割捨關于貧窮的一切。

也是因為這樣惡劣的生長環境,讓黃春梅養成了毫無安全感,「愛搶奪」的性子。

02

和毫無安全感的黃春梅不一樣,大S和小S的爸爸徐堅則恰恰相反,他的童年相當富裕。

徐家在移居到山東之前,就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土財主」。

後來跟隨著早期做生意的大軍,一路漂洋過海,來到了台灣臺北,開了一家規模不算小的銀樓。

一個是窮鄉僻壤,單親家庭裡生長出來的鄉野丫頭。

一個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生活無憂,小康之家出生的小少爺。

這倆人的生活軌跡不管怎麼算,都根本沒有能夠產生交際的地方。

但有時候,生活遠比偶像劇小說中的劇情更加狗血。

因為家境貧窮,再加上母親的不重視。

黃春梅小學還沒有畢業,就因為十幾塊錢被迫輟學,成為了在家務農,爭取日後早早出嫁貼補家裡的「小媳婦」。

要是黃春梅按部就班地成長,可能就沒有大S跟小S什麼事兒了,這可不行。

于是在十八歲那年頂著母親的怒罵,從台灣彰化「逃」了出來,成為了在臺北打工的打工妹。

一個剛剛成年的小丫頭,孤身一人在偌大個臺北打拚,日子過得自然捉襟見肘。

最困難的時候,黃春梅一天打三份工,才能勉強維持住自己日常的開銷。

也是這個時候,長相清秀的她走進了徐堅的視線中。

說來也是緣分,當時黃春梅打工的攤位,就在徐家銀樓的隔壁。

近水樓台先得月,正值青春年少的徐堅並沒有掩飾自己的小心思。

黃春梅就更開心了,自己費盡心思從火坑裡跳出來,不就是為了覓得如意郎君嗎?

這徐家的小少爺雖然人是花心了點,但還在模樣周正,家境殷實。

自己要能加入這樣的人家,那不等于「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嗎?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