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霸王別姬》全程無臺詞,演出程蝶衣的痛苦,張國榮演技神了

许多多 2022/04/03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赏析电影中的紛繁世界!

 

4月1日,照例是懷念張國榮的日子。

在這一天,我重刷了《霸王別姬》。寫一篇小文章,分析一下張國榮在片中的演技。

本文選擇分析的片段,是成年時期程蝶衣和段小樓被關班主打的那場戲。

先簡單敘述一下劇情。

程蝶衣和段小樓一起去喜福成拜見關班主。

此時的段小樓已經不唱戲了,關班主扔下煙槍,讓程蝶衣「拉他一把」。

所謂「拉他一把」,就是要程蝶衣拿著煙槍捅段小樓的嘴。

程蝶衣一言不發。

沉默就是拒絕,他不舍得用暴力手段摧殘段小樓。

關班主的權威被侵犯,了解程蝶衣威武不能屈,只好自己來。

他不直接打段小樓,而是打程蝶衣。

程蝶衣的表現依舊很平靜,「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這也符合程蝶衣的性格,天生執拗。小時候,程蝶衣被關班主狠揍,始終不討饒。

段小樓了解程蝶衣,即便關班主打死程蝶衣,他也不會順從。

于是,段小樓主動拿條凳,脫下褲子,讓關班主打自己。

段小樓主動討打,菊仙不樂意了。

她告訴關班主,「現而今,小樓是我的人了,您打他,總得和我打一聲招呼。」

關班主根本不吃這一套,譏諷菊仙就是個婊子。

「您是貴客,您上坐,您喝茶」。

說軟話,干硬仗,關班主照打不誤。

關班主打在段小樓身上,疼在菊仙心上。

菊仙級第二次營救段小樓,爆料程蝶衣抽大煙,試圖轉移視線。

段小樓看懂了菊仙在挑事兒,過去就給菊仙一個耳光。

菊仙被打,然后撂下狠話,「打死我,你老段家斷子絕孫去吧。」

說完這段話,菊仙就揚長而去。

聽到菊仙這段話,關班主的氣也消了大半。

他讓師兄弟靠在一起,希望他們彼此扶持,不要放棄唱戲。

這段戲的篇幅很短,對張國榮的挑戰極高。

我們聽關班主說,聽段小樓說,聽菊仙說,但始終聽不到程蝶衣說。

表面上看,這段戲的沖突是關班主用暴力手段,讓段小樓唱戲,本質上是,程蝶衣和菊仙在爭奪段小樓。

菊仙不希望段小樓繼續唱戲,而程蝶衣希望段小樓能繼續唱戲,它講的是「兩女爭一夫」。

這段戲必須要做好一點,菊仙和程蝶衣都要出彩。

先來說說菊仙的表現。

鞏俐在這段戲中的表演,相當好。

段小樓扇了菊仙一巴掌,菊仙沒有哭,而是雙眼含淚,手在嘴邊浮了浮,笑著對段小樓說話。

我們很容易將淚水和笑容當作一種表情。其實,厲害的人都有把表情做成性格的功力。

舉個例子,曹雪芹寫笑,就有生花妙筆。

史湘云撐不住,一口飯都噴了出來,林黛玉笑岔了氣,伏著桌子哎喲,寶玉早滾到賈母懷里,賈母笑的摟著寶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著鳳姐兒,只說不出話來,薛姨媽也撐不住,口里茶噴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飯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離了座位,拉著他奶母叫揉一揉腸子。

曹雪芹寫了那麼多人的笑,不同性格的人,笑的樣子不一樣。他寫了很多人,偏偏不寫薛寶釵,說明薛寶釵是不笑的。這個不寫之寫就是高級的表達。

冒著跑題的風險,舉這個例子其實就是要說,每個人的性格不同,他們的笑會不一樣,哭也不一樣。

菊仙被扇耳光,如果是個電視劇演員,很容易直接處理成梨花帶雨。

然而,菊仙沒有哭,她只是雙眼含淚。

這樣處理,才是菊仙的正常反應。

我們知道,菊仙曾是花滿樓的頭牌,顏值能打,心理素質也很強悍。在她的職業生涯中,肯定遭遇過比挨耳光更讓人委屈的事。菊仙鎮得住這個耳光帶來的侮辱。

然而,這個耳光畢竟來自于她心愛的男人,因此她會眼泛淚光。

她笑著對段小樓說話,有一種自嘲的意味,她愛的人并不像她愛他一樣愛自己。

鞏俐出色地完成了她的任務。

再來說說張國榮的表演。

前文提到,張國榮面臨的挑戰特別大,他和菊仙不一樣,整段戲沒有一句臺詞,也沒有大幅度的肢體動作。

他要想有存在感,必須要接得住鞏俐的戲。

段小樓打菊仙后,菊仙說完「斷子絕孫」的話,揚長而去。

段小樓驚呆,程蝶衣也震驚了,連忙站起來。

他看了看師哥,依舊一言不發。

突然站立是程蝶衣在本段戲最大幅度的肢體動作了。

這個動作證明,菊仙懷孕,讓他無法淡定。

關班主打師哥屁股,程蝶衣雙目緊閉,可以故作淡定。

然而,聽到菊仙懷孕后,他不淡定了。

張國榮最神的地方是,在菊仙走了以后,關班主讓他們靠在一起,程蝶衣流下了悲傷的淚水。

動圖看不清的話,可以看靜圖,下巴處有晶瑩的淚珠。

這個淚水,精彩。

他把程蝶衣的內心世界演出來了。

關班主一直要求段小樓不要放棄唱戲。他也一直撮合師兄弟一起唱戲。

如果是一般的演員,當關班主讓兩人靠在一起時,程蝶衣應該會開心。

只要有師傅在,段小樓依舊是霸王,他依舊是虞姬。

張國榮的處理是,他哭了。

這才是深入角色內心的演技。

菊仙懷孕,證明段小樓要當爹。這就是在告訴程蝶衣,段小樓是菊仙的人,而不是程蝶衣的人。

從此以后,菊仙不僅是段小樓的妻子,也是段小樓孩子的母親。這個女人,和段小樓有的是將來,而程蝶衣與段小樓只有過去。

程蝶衣的淚水,是絕望的淚水。他的淚水也證明了,和菊仙搶男人,他是失敗者。

鞏俐在這里的表演是外放型的,張國榮的是內斂型的,兩人的表演一張一弛,讓這段戲的情緒拉得特別飽滿。

我用了一千多字分析《霸王別姬》的片段,不是提倡只看一個片段就能欣賞到這部電影的精彩。

如果只刷剪輯版的《霸王別姬》,就會失去觀影樂趣。

比如說,在這段戲之前,程蝶衣和段小樓一起唱戲,戲臺上,霸王對虞姬說「妃子,看來今日是你我分別之日了」。

而此時此刻,在觀眾席上的菊仙起身離開。

這段戲就是暗示菊仙才是最終得到霸王的女人,菊仙才是真虞姬。

看懂這些前后呼應的橋段,你才會感受到電影的精彩。

如果你也有興趣,不妨找時間重刷一遍《霸王別姬》。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