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知否:原來林噙霜被發配莊子至死不得歸,是盛祖母與長柏的算計

「你呢,是不能留在盛府了,待過了今晚,明日一早,就送你到鄉下莊子裡去。」

盛老太太剛說完這句話,跪在地上的林噙霜便用憤恨的眼神狠狠地瞪著盛老太太。

原著中林噙霜母女設計偶遇梁晗之後,盛老太太下定決心對林噙霜的處置。

盛老太太為什麼在忍了林噙霜這麼多年以後,決定不再忍了?因為林噙霜的行為觸碰到盛老太太的底線了,盛老太太趁此機會把林噙霜處置乾淨。

明面上盛老太太是最疼愛明蘭,其實長柏也是盛老太太的心頭肉。

林噙霜母女為了嫁入高門,將盛家作為跳板,不顧盛家門楣,不顧盛紘的官聲,不顧盛家女兒的名聲,不顧長柏長楓的前程,這是盛老太太無法忍受的。

盛老太太可以忍受林噙霜與王大娘子之間的爭風吃醋,也可以忍受林噙霜對她的不尊重,唯獨不能忍受林噙霜算計她在意的人。

盛紘請求盛老太太出面,盛老太太趁機提出這件事完全由她處置!

盛老太太對林噙霜的處置分兩步,剩下的只需要長柏來做就可以了!

①還原整個經過,並且做好充分準備

②指出林噙霜對盛紘夫婦最狠的算計

③長柏一句話,斷了林噙霜最後的路

01還原經過,並做好充分準備

盛老太太在處置林噙霜之前,提前將盛紘與王大娘子請到隔間觀看,又故意提醒林噙霜盛紘不會出現。

林噙霜是盛紘的貴妾,是盛紘心中最滿意的人,同時盛紘是林噙霜在盛家的依仗,只有把林噙霜的依仗給切除了,她便再沒有機回盛家。

為什麼盛老太太處置林噙霜不讓盛紘當面聽著,而是讓盛紘坐在林噙霜母女看不到的隔間。這就是盛老太太的高明之處:釜底抽薪!

盛紘寵愛林噙霜母女多年,只有讓盛紘對林噙霜心寒,才能徹底處置林噙霜。

盛老太太把查到的說出來之後,墨蘭害怕了,請求盛老太太成全她。盛老太太問如何成全她,因此有了下面的對話。

「請爹爹去求求永昌侯吧,爹爹素有官聲,侯爺不會不給面子的,反正樑夫人本也打算與我家結親,請爹爹去,太太也去!只要爹爹和太太肯盡力,沒有不成的!」

盛老太太譏諷一笑: 「你的意思是,若事有不成,便是姥爺和太太沒有盡力?」

墨蘭低頭回應: 「爹爹疼我,便該為我著想!」

果然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墨蘭雖是庶女,卻享受著嫡女的待遇,她不僅沒有知足,反而責怪父親沒有給她更多。細思極恐,林噙霜也是這樣的想法,覺得盛紘給與得太少!

隔間盛紘聽著墨蘭的話,內心有種透心涼的感覺,原來他的偏愛換來的是責怪與算計。

這一刻,盛紘對林噙霜母女只剩下厭惡,這也算是從源頭上斷了林噙霜母女的依仗,老太太這招釜底抽薪真是厲害。

以前她有心處置林噙霜,盛紘總是毫無底線的維護,現在盛紘見識到她們母女真實的嘴臉之後,只會聽從盛老太太的處置,不會提出任何反對意見。

墨蘭母女不知道盛老太太的安排,她們母女以為只要再如從前一樣在盛紘面前示弱博可憐就能重新得到盛紘的關愛。卻不知盛紘已經放棄她們母女。

有句話說得好: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總是算計別人,遲早會有被別人算計。

這句話用在林噙霜母女的身上再合適不過了,她們母女算計了這麼多,最後卻被盛老太太狠狠擺了一道。

林噙霜自以為已經拿捏住了盛紘,可惜她棋差一招,漏算了老太太,要說在盛家誰最了解盛紘,自然是老太太最了解。

盛紘豈是這麼容易被拿捏的,他本身就是一個利己主義者,林噙霜對他而言不過是紅袖添香,他願意在自己許可范圍內給林噙霜偏愛,一旦林噙霜涉及他的利益,他會果斷放棄。

02指出林噙霜對盛紘夫婦最狠的算計

林噙霜在設計墨蘭與梁晗的事情之前,先把身邊一位漂亮的女嬌娥菊芳給了盛紘,讓菊芳哄盛紘開心,並且成功地懷孕。

這是林噙霜拿捏盛紘的一個把柄,也是徹底分化盛紘與王大娘子關系的一個棋子。

奈何天公不作美,林噙霜的計畫如此完美,卻被老太太給識破。

「你叫菊芳吧,果然生得好模樣,可惜叫人害了還不知道!」

「你肚子裡的孩子是國喪期裡有的,你主子自有深意,國喪期間有孕,老爺如何能落下這個把柄,到時候太太一發怒,你便完了。」

「讓房媽媽與你抓副溫暖的落胎藥,你先去了這把柄,好好調理身子,然後我做主,正正經經地給你抬姨娘!」

這下林噙霜是徹底的害怕了,她被發配到莊子裡面去,原本她想著有兒女幫助,過不了多久盛紘就會接她回盛家。

薑還是老的辣,盛老太太提拔菊芳做姨娘算是做了雙重保障。

一來有了菊芳這麼一個年輕貌美懂風情又深深憎恨林噙霜的女子留在盛紘身邊,日日吹枕邊風,盛紘對林噙霜只有厭煩不會再有情誼。

二來盛紘決定放棄林噙霜最根本的原因,林噙霜阻礙他的切實利益,林噙霜不顧他的官聲與盛家的門楣,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之前衛小娘難產而亡,盛紘只是責怪林噙霜,那是因為林噙霜沒有傷害盛紘的利益,對于盛紘而言,衛小娘不過是一個妾室而已,沒了便沒了,現在不同林噙霜做了傷害他利益的事情,他又怎會容忍?

原本林噙霜這一招是為了讓盛紘更念自己的好,太太處置了菊芳,太太與盛紘之間的感情會更差,而她作為解語花陪伴盛紘,地位自然更上一層樓。

不曾想弄巧成拙,就像小鄒氏用不穩的胎像算計親姐的孩子一樣,原本是想要得到沈國舅更多的愛,卻不曾想到反而讓自己無法翻身!

她們有一個共同點,以為對方會顧及他們,殊不知對盛紘與沈國舅這種人來說,感情在真正的利益與前程面前不值一提。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