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扔下8歲女兒改嫁三次,年邁后哭著要女兒贍養,女兒說:不認識她

「你不養我,我要與你同歸于盡!」一個年邁的老人跑到女兒店里,拿起一個滅火器,要跟女兒同歸于盡,女兒說,「我要拿把刀k了你!」說著說著,兩個人就廝d起來,記者不得不上前去把兩個人拉開。

母女之間本有著血濃于水的親情,而她們竟然鬧到了水火不容,一見面就大動干戈的地步,為何會出現這樣的場面呢?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對母女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導致了今天這種不可收拾的場面。

老人叫付月梅,今年65歲,在外做了十幾年的住家保姆,長時間的打工生涯讓她飽受風霜,受盡風霜之苦。如今花甲之年,她想要回老家葉落歸根,可是兩個女兒卻沒有一個愿意收留她,無奈之下她不得不打熱線電話,找記者求助。

老人帶著記者來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房間狹小,只容得下一張小床,屋內一切簡陋。老人向記者哭訴著,自己有兩個女兒,卻都不愿意贍養自己,如今自己過得非常凄慘。說完,老人不停地抹著眼淚。看著眼前這個可憐的老人,記者的憐憫之情油然而生,她決定陪老人一探究竟。

隨后,記者帶著老人驅車來到了老人大女兒林菲的店里。見到母親的到來,林菲立馬回避,頭也不回地往樓上走去,嘴里嚷著:我不認識這個人。林菲躲避起來,記者不得不找林菲的丈夫張濤了解情況。

面對岳母,張濤滿臉無奈和不耐煩。張濤說:岳母不是一次兩次來店里鬧了,而是經常來店里鬧,這令他煩不勝煩,連生意都沒有辦法做了。

一旁的付月梅不認同女婿的這種說法,跟記者說女婿和女兒就是不孝順,不肯贍養自己。

張濤說:「你說我們不孝,不贍養你,你生了病,我管,你沒有錢吃飯,我也管,前不久我還幫你在店對面租了一間兩室一廳的房子,你說我不孝順嗎?」

一提起租房的事情,付月梅情緒很激動,「你雖然幫我租了房子,房租卻是我自己付的。」

面對付月梅的強詞奪理,張濤跟記者說,這就怪不得我不孝順了,岳母和妻子脾氣都不好,兩個人在一起經常干架,特別是岳母,一言不合,二話不說,就要搬走。

付月梅不服氣,搶著跟記者哭訴:女婿只是表面上看著孝順,其實他們根本不想跟自己一起生活。

此時張濤跟記者訴說了自己的委屈,妻子和岳母的脾氣都不好,兩人在一起,三天兩頭大吵大鬧,已經影響到了正常生活和生意。

此時記者很疑惑,為何他們在一起一言不合,就吵架呢?母女之前難道有什麼深仇大恨?

這時候,張濤說出了妻子這些年的委屈,妻子8歲的時候,岳父和岳母就離了婚,母女兩個長期沒有在一起共同生活,嚴重缺乏溝通,沒有深厚的感情,所以在一起兩個人很容易鬧矛盾。

張濤還認為,岳母是一個對生活過于任性的人,對待自己和家庭十分不負責任。例如,在老家有一塊地,是她百年后要安葬的地方,可她都要把那塊地賣掉,很任性的,誰勸都沒有用。我們也曾細心地安排她的晚年生活,可她總是挑三揀四,經常玩失蹤。更讓張濤感到無奈的是,其實岳母在鄉下有套老宅,可她卻執意要將它變賣。老宅共有兩層,付月梅與前夫失婚時分得低下一層,房子雖然設施老舊,但是空間十分寬裕,五臟俱全,如果重新裝修一下,可以讓付月梅的晚年生活過得十分舒適,可她執意要將房子賣掉。

聽到這記者也很疑惑,好好的房子,付月梅為何執意賣掉呢?付月梅解釋說,十多年的打工生活,讓她習慣了城市的喧囂,她不想一個人住在空蕩蕩的房間,加上樓上還住著前夫,所以她更想賣掉房子去城市里安家,可大女婿卻極力阻止自己賣房。

張濤解釋說,為了岳母以后養病和百年處理后事方便,所以他才不同意將老房子賣掉,更何況即便賣了老宅,得到的錢也不夠在城市安家。

記者再次問起付月梅買房的原因。付月梅這時才說起了實話,女兒不愛自己,遺棄自己,歧視我,自己就要把房子賣掉,氣死他們。聽到這,記者終于弄明白了付月梅賣房子,原來是在賭氣。付月梅還固執地認為金錢可以給自己的晚年生活,多一份保障。說到底,付月梅對自己將來的生活沒有低,她需要保障。付月梅為何有這種憂慮呢,這時候,她跟記者說起了自己的幾段婚姻。

原來付月梅一輩子有過四次婚姻,第一次婚姻,22歲嫁給了第一任丈夫,兩個人在一起生活了10年,后來覺得沒有感情,協議失婚的;兩年后,經人介紹認識了第二任丈夫,結婚后發現第二任丈夫好吃懶做,短短五年就離了婚;第三次婚姻僅僅維持了3年,三年后,丈夫因病沒了;第四次婚姻是在她42歲開始的,10年的相處她發現,這段婚姻原來是一場騙局,為此她還打了幾年官司。 與最后一任丈夫失婚后,她擦過皮鞋,撿過廢品,做過家政中介,幫人介紹保姆,最后自己做成了保姆。獨自漂泊的這些年,她一直借住在雇主家,她經常渴望家庭的溫暖和想兩個女兒。

付月梅的婚姻如此不幸,很值得人同情,為何女兒從顧母親的難處呢?隨后,記者決定先去尋找小女兒了解情況。

付月梅的二女兒叫秦雪,30歲,與丈夫開了一家二手車行,生活條件不錯。她說自己并沒有對母親置之不理,在春節時,她還曾邀請母親一起過年,可母親卻拒絕了。

這一說法,遭到了付月梅的否認,她說,自己并非和小女兒關系不好,由于小女婿是二婚,所以她曾極力反對過這門婚事,之后她和女婿之間的關系很不好,每次見到小女兒后,自己總是忍不住對其婚姻大加指責,所以自己和女兒的關系也逐漸疏遠。

這時候,秦雪說了一番話讓在場人吃驚不已,秦雪說,其實早些時間,母親已經和她斷絕了母女關系了,母親寫了一個脫離關系的書,硬是要她簽了字。

付月梅為什麼會強迫小女兒斷絕關系?既然斷絕了關系,為什麼還要經常責怪小女兒不贍養呢?

而付月梅這樣解釋,小女兒年紀較小,所以她希望將老宅交給大女兒繼承,讓她為自己養老,所以才逼迫小女兒簽訂斷絕關系協議。可這樣的做法沒能得到兩個女兒的理解,大女兒認為付月梅心疼妹妹,不讓妹妹承擔贍養義務,而小女兒認為母親偏心姐姐,沒把她當女兒看待,因為這件事沒有跟兩個女兒商量,導致兩個女兒對她都有意見。

當天下午,記者陪同付月梅再次來到了大女兒的店里。看到母親的到來,林菲依舊是態度冷漠,自顧自地忙碌著,絲毫不在乎一旁母親的到來,態度十分抵觸,她一直喊著解決不了。而此時,一旁的偏激的付月梅竟然拿出了一支筆,要在大女兒的門店中寫下遺囑,見母女二人情緒激動,記者只好先帶著付月梅離開了。

第二天,記者再次見到付月梅時,她已經一夜沒睡,精神狀態極差,昨天的經歷讓她心痛難忍。回想起自己漂泊一生,付月梅整夜無法入睡,于是經常在深夜發泄著自己的情緒,她寫了很多日記,遺書,狀書。

那麼林菲對母親還有怎樣的怨恨呢?隨后,記者再次聯系到了林菲,林菲跟記者訴說著自己對母親的種種不為人知的作為,母親以前跟一些男人,一有點矛盾,就失婚,根本就不顧及孩子,而將就著過,所以,才使得她有了四次婚姻。

林菲對母親的私生活心存芥蒂,加上母女兩人性格不合,兩人的關系越來越疏遠。母親與第四任丈夫是起訴失婚的,七八年的官司基本都是丈夫張濤在跑前跑后,最終讓母親分得一層房產,可母親非但不感謝,反而指責他們沒有努力,母親還責怪她沒有盡力幫襯妹妹。母親從沒有體會過自己的難處,自己還要伺候公婆和親爹,后娘,怎麼努力做,母親都不滿意。這時,張濤拿出了妻子給岳母寫過的信件,他說,妻子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寫了很多沒有寄出去的信,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每當我看到別的小孩有媽媽在身邊,而我的媽媽卻遠離我,每當我一個人在的時候,我就對你加倍的思念,不談別的,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我現在的生活吧。

被珍藏數十年的信被林菲一怒之下扔進了垃圾桶里。回想起往事,林菲哭著走進了臥室,

得知大女兒的真實想法,付月梅心酸不已,她一直在尋找一段穩定的感情,可離了又結,結了又離,到頭來兩鬢斑白,還是落了個孤苦無依。付月梅說自己一輩子在尋找真愛,可到頭來沒有找到一個真愛過自己的人,自己也沒有真愛過任何一個男人。過大半輩子,懵懵懂懂結了四次婚,也沒有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和同母異父的女兒的關系也處理不好,說到底這一切都是付月梅偏激的性格導致的,她對待婚姻草率,對待親人不上心,做任何事情,都是由著自己的性子來。這樣的人,怎麼能找得到一段真摯的感情呢?

話題總結:

文中的付月梅老人到老孤苦伶仃,兒女不愿意搭理她,其實與她自己平時的所作所為有很大的關系。她性格執拗,做任何事情,都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不肯將就,遇到問題不去想著去解決問題,總是一走了之,問題沒有解決,與親人的矛盾倒是越來越多。

其實她的兒女都是愛她的,也是心疼她的,只是她自己總是一意孤行,做事,說話,說一不二,不肯聽兒女的話,所以,總是跟兒女的關系搞不好,導致彼此之間的誤會越來越深。,矛盾加劇。

人老了,要做一個讓人喜歡的老人,才能有個幸福的晚年,對于兒女的事情,不該管的不管,該管的,可以給點建議,但是不該強求兒女接受。就如付月梅的小女兒那段婚姻,付月梅在女兒都已經結婚的情況下,仍然放不下執念,數落小女兒的婚姻,難怪小女兒不喜歡聽呢?

最后,希望付月梅老人在記者的勸解下,做一個讓人喜歡的老人,和女兒和解,有一個快樂的晚年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