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影后潘虹:失婚35年還忘不了米家山,悲慘人生有親情一路保駕護航

比肩魚 2022/06/08

新婚之夜,米家山看著燈下面頰緋紅的潘虹,他想要把世上最好的東西都給眼前的妻子。

于是,他忍不住問潘虹:「你想要什麼?」

潘虹想也沒想就回答:「我想要成功」。

可潘虹沒想到,這個「我想要成功」,會成為她半輩子都悔不當初的愿望。

認識米家山, 是潘虹人生的另一種開始。

和米家山結婚,潘虹的名字,也由「紅」改成了「虹」。

如新婚夜里所希望的那樣,婚后的潘虹不僅紅了,而且紅得炙手可熱。

可惜的是,她卻把婚姻弄丟了。

她一直以為,結婚了婚姻就會一直在那,可事實卻并不是那樣。

8年的婚姻,成了潘虹后半生的追憶。

好在潘虹在感情方面失利,卻在親情中獲得平衡,孤身大半輩子也不寂寞。

 

1954年,潘虹出生在上海一個干部家庭,父親姓劉,是一名南下的干部,在稅務部門工作。

母親是一名會計,在醫院工作。

關于潘虹的親生父親,還有另外一種說法。

潘虹的母親在與劉姓干部結婚前,已經有孕在身,而孩子的父親,是一名蘇聯專家。

但潘虹還未出生,蘇聯專家就回國了。

未婚先孕,不僅在過去,就是在現在,也是會被世人唾棄的。

后來,潘虹的母親和劉姓干部結婚,婚后不久就生下了潘虹。

那時潘虹還不叫潘虹,而是叫劉蓉華。

不過這個說法,一直沒有得到潘虹本人的承認。

如果潘虹的父親就是劉姓干部,潘虹后來為何改名,而且還隨母姓而不隨父姓,這恐怕是縈繞在很多人心頭的疑問。

潘虹出生后,并沒有養在父母身邊,而是送到了姥姥家。

從小潘虹就特別乖巧懂事,姥姥家有一個表姐,比潘虹要大幾歲。

表姐去上學了,姥姥拿什麼東西給潘虹吃,潘虹眼饞得流口水,都要把好吃的留下來,等表姐回來后一起分享。

哪怕是兩個蘋果,潘虹都要把稍大一些的讓給表姐。

這種過份的懂事,不免與她從小寄人籬下有關,她需要用這份懂事,去換取更好的生存空間。

潘虹與表姐的親密關系,就是在那個時候建立的。

表姐比潘虹年長幾歲,是一個特別大氣的小姑娘。

見潘虹什麼好東西都留給自己,就向潘虹許下承諾:以后不管什麼東西,只要有我的一份,也一定有你的一份。

表姐說到做到,甚至在結婚時,對未婚夫沒有別的要求,但要買兩個戒指,一個給自己,一個給潘虹。

當然,這都是后話。

一直到上小學時,潘虹才被父母接回了家。

這時,她的兩個妹妹已經出生了。

在家里,父親對潘虹和兩個小女兒沒有什麼區別,甚至更偏愛潘虹一些。

女孩子都愛漂亮,父親只要出差,總會給潘虹帶一些禮物回來。

有時是一雙小紅鞋,有時是一件裙子,或是一條頭繩。

除了生活上的關心,在學習上,父親對潘虹也是格外關照。

父親沒有上過多少學,因此希望潘虹能在學習上出類拔萃。

學校每次開家長會,基本上都是父親參加。

除此之外,他還經常去潘虹的學校,和老師溝通潘虹的學習。

因為父親的關心,潘虹上小學時成績一直都是靠前的。

那個時候,雖然生活水平一般,但一家人在一起總是有說有笑,特別溫馨幸福。

這種無憂無慮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潘虹12歲。

好日子總是有期限的,到潘虹12歲時,父親因為一些歷史原因被打倒了。

母親為了三個女兒,被迫與父親失婚了。

潘虹的名字,也由劉蓉華改成了潘紅。

但失婚并不意味著她們的日子就好過了,因為父親,潘虹和妹妹沒有少受旁人白眼和歧視。

他們家被鄰居孤立了不說,

更有霸道的同學,把姐妹堵在路上,罵她們,朝她們吐口水。

這一切,小小年紀的潘虹,也只能隱忍。

有好幾次,她選擇還擊回去,可終究因為寡不敵眾,落敗而逃。

最后,父親受盡屈辱,選擇了結束生命。

那個晚上,母親悲慟的哭聲響徹整間屋子,一直持續到深夜。

兩個妹妹緊緊地抱著她,淚眼娑婆。

潘虹也泣不成聲,她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第二天,潘虹代表母親,拿著死亡證明,把父親的骨灰領了回來。

之后,她又一個人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車,把父親的骨灰送到東北。

若干年后,當潘虹又一次踏上東北這片土地時,沒想到也是這樣一種悲傷的心情。

 

父親的離世,讓潘虹一夜之間長大了。

她要成為母親的依靠,給妹妹們撐起一片天。

可一個小孩子,能幫大人的實在有限,除了在家務事上幫媽媽分擔一些,一家四口的重擔,全部壓在了媽媽身上。

在單位受排擠,家里的負擔又像山一樣壓向這個女人。

在強撐了一陣子后,媽媽做出了一個決定,把小妹妹過繼給在東北的叔叔。

父親英年早逝,奶奶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叔叔沒有孩子,把小女兒送到東北,一來可能暫緩家里的壓力,二來也可以慰籍奶奶。

潘虹很不舍得把小妹妹送走,但她表現出的冷靜和理智,卻不像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

送妹妹走的那天,她愣是沒有掉一滴淚。

但這也僅僅是在媽媽面前,背地里她不知哭了多少回。

懂事的她,不想徒添媽媽的傷心。

中學畢業后,潘虹去了崇明島插隊,并落戶到了那里。

插隊的日子雖然艱苦,但比起家里經常吃不飽飯的日子,還是要幸福不少。

她積極上進,在工作中表現突出。

發第一個月工資時,潘虹只留下5塊錢,剩下的,全部寄回了家。

不久,媽媽來信,她要結婚了,嫁給一個遠房表哥。

潘虹沒有覺得意外,她已經能工作養活自己了。

已經上學的大妹妹潘冰,經常會給她寫信,匯報家里的情況。

從信中她知道,媽媽的日子過得不容易。

如果能找到一個保護媽媽的人,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年,她又添了一個妹妹鄧小蓓。

1973年,上海戲劇學院到崇明島招生,潘虹因為表現突出,由大隊推薦去參加考試。

潘虹深邃傳神的眼睛,讓招生老師眼前一亮。

就這樣,潘虹被錄取了,還和奚美娟成了同學。

不同的是,奚美娟此時插隊,才不到一個月。

相較潘虹,奚美娟的家庭成份不復雜。

但誰又能想到,入學后兩人的境遇會是天差地別呢。

 

小圓臉,大眼睛,明眸皓齒,令潘虹在一眾同學中格外引人注目。

那時經常有導演來學校選演員,幾乎每一次,潘虹都能幸運地被選中。

而其他的同學,都只能坐冷板凳。

因為在校期間表現出色,并參演過多部電影,畢業時,潘虹被上海電影制片廠「要」去了。

1977年,《奴隸的女兒》中,潘虹擔任女主角。

這部由峨眉電影制片廠發行的影片,改變了潘虹的一生,她認識了美工米家山。

米家山出生在一個條件相對好的家庭,父親米建書曾先后擔任過成都市市長、市委書記,母親退休前是華西醫科大學黨委書記。

高中畢業后,米家山也去農村插隊了。

因為比較有文化,在下鄉半年后, 他就被大隊委予以重托,成了鄉村的一名代課老師。

上學時米家山就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如果那時能考大學,他早就是一名大學生了。

因此,小學的代課對他沒有難度。

除此之外,他牢記父親的叮囑,任何時候都沒有放棄讀書提高自己。

1972年,他被推薦到山西大學藝術系深造,攻讀美術專業,畢業后分配到了峨眉電影制片廠做美工。

雖然米家山家庭也曾受到歷史的影響,但他本人卻是一個特別開朗自信的大男孩。

哪怕形象粗獷,卻并不影響他的個人魅力。

他大膽又細心,對潘虹的照顧幾乎無微不至。

擔心潘虹在劇組吃不好飯,米家山托人做好耐放的小菜,給潘虹改善伙食;

劇照

潘虹被導演罵,下戲后米家山會想方設法讓潘虹高興;

潘虹看事物總是悲觀,米家山就會用自己的經歷,鼓勵她朝好的一面看。

自從父親出事后,潘虹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捧在手心關心過。

米家山的行動,慢慢消融了潘虹心中的冰山。

劇照

她不再拒人千里之外,在劇組話也慢慢多了起來,憂郁的眼中開始有了陽光。

《奴隸的女兒》拍完,這兩個年輕人已經形影不離了,并很快走進了婚姻。

 

米家山心疼潘虹的經歷,他只想把最好的東西給潘虹。

當新婚夜潘虹說出「我只想成功」后,米家山特別理解妻子。

潘虹的二妹妹高中畢業還沒有單位,母親和繼父小妹還住在逼仄的房子里。

她是家里的老大,有責任和義務讓家人過得更好一些。

為了幫助妻子成長,米家山除了工作之外,還成了潘虹的小助理。

除了利用人脈幫潘虹擴大資源外,潘虹接戲,他是第一個把關人;

潘虹演戲,他幫忙四處尋找參考資料,幫他理解人物狀態;

潘虹的新戲上映,他永遠是第一個觀眾和點評家。

1983年,米家山又到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進修。

米家山的腳步,一步一步都緊隨妻子。

在米家山的幫助下,潘虹的事來迎來了一個又一個高峰。

1982年,在現實主義電影《人到中年》中飾演陸文婷,獲得了金雞獎最佳女主角;

1984年,在李翰祥導演的《火龍》中飾演溥儀的妻子李淑賢,獲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1985年,在陳家林導演的《末代皇帝》中飾演婉容,獲大馬士革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1986年,憑借電影《井》獲得意大利陶米爾納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潘虹終于成功了,米家山為妻子感到高興。

此時,潘虹才32歲,正是一個演員的黃金時期,米家山也即將步入不惑之年。

因為父親的壓力,米家山向潘虹提出,先要一個小孩。

其實早一點要孩子,晚一點要孩子,對米家山來說,并沒有什麼。

年輕人總是想在年輕時,多拼搏事業。

但家里的老人卻不這麼想,米家山已經結婚7、8年了,家里的老人早就盼著抱孫子了。

這些年,潘虹的大妹妹考上了大學,并分配到了不錯的單位;

最小的妹妹也被她送到日本去留學了,母親和繼父的居住條件也改善了很多。

潘虹想成功的初衷,是給家人更好的生活。

現在,家人都生活得不錯了,米家山才提出要孩子。

可能是平時米家山對潘虹太寵愛,當他提出這個要求時,潘虹斷然拒絕了。

不僅拒絕了,還放話最近五年都不會生孩子,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米家山的父親身體一直不太好,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生前能抱上孫子。

老人家最樸素的愿望,到潘虹這麼居然成了遙不可及。

那一刻,米家山覺得自己太自私,太不孝順了。

他這次不再順從潘虹,而是給她下了最后的通牒:要麼生孩子,要麼失婚。

潘虹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米家山從來都是順著她的,這種態度她哪里受得了,二話沒說就答應失婚了。

兩人去單位開了失婚介紹信,從此一別兩寬。

失婚第二年,米家山導演喜劇電影《頑主》,潘虹還是女主角。

拍這部電影時,潘虹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把米家山弄丟了。

在片場,他對她還是照顧有加,但無形中兩人之間已經有了一堵看不見的墻。

他們之間,再回不到從前了。

潘虹很心痛,卻并沒有把心中的苦悶向誰傾訴。

「后來我想明白了,中國電影是不靠我,可我靠著電影啊。沒有它我就是活不好。拍電影就像抽大麻,毀我身體,耗我精力,使我傷神,使我心碎,使我失去我的生活、我的婚姻,但我就是有癮。簡直有病!」

 

失婚后的潘虹拎著一只皮箱回到上海,剛出站就看到了媽媽。

潘虹不敢看母親,她不知道該怎樣向母親解釋失婚的原因。

繼父二話沒說就接過了皮箱,媽媽則拉著她的手,三個人一起向站外走去。

回到家,媽媽已經早就幫她鋪好了床。

八年前,她從這里嫁出去,八年后,這個家再次接納了她。

她回到房間,媽媽轉身去準備她喜歡的飯菜了。

飯桌上,媽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說著家常話,給潘虹夾菜。

潘虹的眼淚像斷線的珠子一樣往下掉,她既心酸又難過。

每天早上,只要聽到潘虹房間里有動靜,媽媽就趕緊開始給她準備早餐。

有時潘虹晚上回來晚了,總會看到桌上有留給她的飯菜,還有佯裝看電視的媽媽。

媽媽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問,卻默默在關心著女兒的一舉一動。

潘虹覺得自己太不孝了,這麼大了還要讓媽媽操心。

不久,遠在東北的二妹,邀請她去東北玩。

潘虹這些年忙于工作,還沒有去過東北看妹妹,她決定去妹妹那散散心。

姐妹倆雖然多年沒見,但因為經常通信有聯系,兩人之間沒有什麼隔閡,幾乎無話不說。

二妹是一名老師,她利用周末時光,帶著姐姐游遍了哈爾濱周邊大大小小的景點。

沒有觸景生情,沒有熟悉的事物,潘虹的心情好了許多。

二妹勸潘虹:「姐,不要再糾著過去不放了,你再開始另一段感情吧」。

但潘虹卻搖搖頭,不置可否。

看到二妹一家經濟并不寬裕,潘虹和二妹商量,幫她開了一間服裝店。

她偶爾還和妹妹一起去看款,在店里招待客人,沒有一點架子。

在東北住了一個多月后,潘虹回到了上海。

「我想我再也不演戲了。不演又怎樣?中國電影又不靠我一個人。」

不想演戲的她,又去了日本看最小的妹妹。

小妹妹還在日本上學,大姐突然來看她,令她受寵若驚。

她多少也知道大姐心情不太好,因此經常帶著潘虹到處閑逛。

聽到同學們介紹哪些地方有好吃了,她總要帶著姐姐過去吃。

妹妹的活力朝氣, 也感染了潘虹,經常和妹妹在一起,她也覺得自己年輕了不少。

在日本除了游玩,潘虹還報一個學習班,每天去學習。

她還接到了兩個廣告,報酬是國內的幾十倍。

充實的生活,讓潘虹喜愛上了這種生活。

不久,她又去了德國。

這樣到處旅游的生活,潘虹過了近三年,她終于放下心結了。

那段活給別人看的日子,也終于過去了。

為了讓母親放心,潘虹在母親家附近買了一套房子,開始了獨居生活。

她要讓媽媽看到,她一個人也可以活得更好。

精神獨立,經濟獨立,生活上也不用依靠他人,在媽媽眼里,潘虹又站起來了。

獨立的潘虹,因為不想改變,此后再沒有關于她感情的消息傳出。

進入新世紀后,潘虹扮演的角色,慢慢開始向媽媽婆婆過渡。

而她的年紀,也慢慢大了起來。

有一次,潘虹動一個小手術,看到病友們都有親人在旁,她不免羨慕。

可還沒等到她開始傷心,遠在澳大利亞的表姐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原來,表姐回來探親,聽說潘虹住院了,連忙趕了過來。

不僅表姐來了,過了一會,二妹也帶著女兒來看她了。

進手術室前,看到身邊都是親人,潘虹不覺得孤獨了。

潘虹這個小手術很成功,表姐一直照顧到她出院。

這次相見,是潘虹和表姐自童年以來,相處時間最長的一次。

她們像兒時一樣,相互傾訴著生活瑣事,工作煩惱。

2022年,潘虹已經68歲了,即將進入古稀之年的她,近年減少了工作量,卻依然優雅漂亮。

以至于年過60時,朱軍還在節目中向她表白:「如果我和你年齡沒有差距,我一定要往死里追你。」

面對一個比自己年輕的愛慕者,潘虹卻毫不留情地說:「你看我的眼神,就知道你沒戲了。」

從小美到老的潘虹,不僅對自己要求高,對另一半的要求也是極其高的。

潘虹曾說,做女人不要太要強,太要強婚姻不會幸福。

可這種要強,不過是因為自己太優秀,進而對另一半也會有要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