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知否》原著:外甥肖舅,三代不出舅家門的顧府二公子

顧小二,小名圓哥兒,寧遠侯顧廷燁與繼室盛氏第二子。

顧小二的生平不及他兩個弟弟小三小四那般多彩多姿——顧小三喜好駕船出海東游,他的航海歷險,遠遠早于辛巴達和哥倫布;而幼弟顧小四既不愛學文也不好習武,甚至不肯成婚,他的志向是走遍大江南北,按照我們現代人的說法,叫作「世界那麼大,我要去看看。」

顧小四這個人生規劃很超前,比后現代主義更現代,很明顯這個基因來自他娘親的原始身份。

顧小四「看世界」還是頗有成果的——于三十六歲那年完成《江山全輿志》,進獻圣上,轟動天下。其中風土篇已掛在乾清宮正堂內壁上,而軍事篇則秘藏于兵部。

之后顧小四一路西行,沿著當年漢使張騫踏過的古道,一路黃沙關山,荒漠夕陽,看到那埋著白骨的貧瘠沙土里長出動人的花朵,昂首挺立,倔強驕傲。

某年某日,小四以四十不惑的阿貝之齡迷住了西域某國王的獨女,緣份到時,立地為家,不肯成婚的顧小四心甘情愿留在西域招駙馬順帶繼承王位。

相較于兩位弟弟的多彩人生,顧小二則中規中矩極其板正——讀書、考功名、出仕做官、做大官。

原著中通過盛家表侄女小六的視角對這位顧家二表叔作過描述—— 顧家二表叔也很俊美,可性子全隨了祖父,要麼不說話,一張口必沒好話,實在暴殄天物,年紀越大行事越厲害,多少三四品的大官見了都膝蓋發軟,更沒人敢注意他的長相了。

顧小二的俊美不是憑空而至,他自幼就好看可愛,當年他母親的閨蜜、國舅夫人張氏來看望他們母子,見著新生的小二皮膚幼嫩,眉目秀致,散發著好聞的奶香,張氏喜歡得不行,立刻掏了荷包金鎖出來送禮。小二不哭不鬧,大大的眼睛清澄干凈,還很給面子地對張氏笑了笑,露出米粒大一顆笑渦,張氏看得眼發直,直可惜自己生的也是個哥兒,否則非要了顧小二做女婿不可。

想做小二丈母娘的可不止張氏一個,小二還在明蘭肚子里時,小沈氏已經替自己女兒打算過了,及至小二落地,張氏的母親、英國公夫人一見心喜,直嚷嚷著要結親。

如此這般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可愛娃娃,怎麼性子會隨了嚴肅板正的舅父盛長柏?近朱者赤唄!

顧廷燁奉旨入蜀地鎮邊,承恩攜妻兒同往。只是兒子略略大了些,便需得進學,是以團哥兒圓哥兒均送京為皇子伴讀,享受頂流教育資源。

待到顧小三出生并略略長大后,顧廷燁給皇帝上奏折,說他盡心替皇上辦差,連教小兒子功課的功夫都沒有,打算把顧小三也送京里,跟他大哥二哥一樣伴在皇子身邊,有皇家的老師看著,他放心得很。

結果皇帝給他批復,皇子伴讀人員已滿,你顧家占了兩個名額,很多老同志紛紛表示不滿,顧小三你就自己留著罷。還告狀顧小二太不愛說話,搞得老師們很疲勞,好在下個月顧廷燁大舅子盛長柏回朝任京官,到時就把小二丟給長柏好好培養。

一個不愛說話的外甥,丟給不愛說話的舅父培養,結果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培養出一個「多少三四品的大官見了都膝蓋發軟」嚴肅板正的大官兒。

可顧小二的「十二分嚴肅」也不能完全甩鍋長柏,有些東西,就是有先天性端倪可尋。

小時候,炕上躺著顧老大和顧小二,老大團哥兒攤開手腳呼呼大睡,小二圓哥兒則繃著張小臉,睡得十分嚴肅。

團哥兒對新加入的小兄弟熱心得很,可惜圓哥兒安靜得厲害,不論活潑的哥哥在旁怎麼鬧,不到該醒時,寧可裝睡也不睜眼。團哥兒只能抱著新得的玩偶,盤著胖腿呆坐在襁褓旁,懊惱地望著固執地閉著眼的弟弟,望洋興嘆。

當年崔媽媽感動地評價過——都說三歲看到老。大哥兒是兄長,就該這麼寬厚熱心,圓哥兒有定力,不容易叫人拿捏,將來自立門戶,也能獨挑大梁。

雖然崔媽媽頗有自說自話一廂情愿的嫌疑,不過無論先天基因還是后天教養,將長柏之風學了十二成像的顧小二,自立門戶,獨挑大梁,當是妥妥的舉重若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