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霍元甲》上映40年:男主出家又還俗,梁小龍被封殺后靠星爺翻身

许多多 2022/03/25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赏析电影中的紛繁世界!

 

1984年2月1日,第二屆春節聯歡晚會上,香港歌手張明敏登臺獻唱,以一曲《我的中國心》,引發觀眾們的強烈共鳴。自此,《我的中國心》紅遍內地,成了幾乎每個中國人都會演唱的歌曲。

這是一首先由黃霑作詞,再由陳勛奇的師父王福齡作曲而成的經典。歌曲創作之時,中英正在就香港回歸問題進行談判。

廟堂之上,偉人折沖樽俎,香港回歸祖國指日可待。江湖之遠,黃霑河山夢縈,在幾乎沒怎麼修改的情況下,盡抒心中感受,一口氣寫完歌詞。

再然后,張明敏于春晚舞臺深情演繹,《我的中國心》于更遠的江湖被傳唱。它的成功,除了詞曲俱佳,根源上是同宗同族的民族認同感。因為這種認同感,無獨有偶,在《我的中國心》被廣為傳唱的同時,一部由港人制作的電視劇恰在當時備受追捧。

它由香港亞視電視臺于1981年出品,之后于1983年被內地地方電視臺引進。小規模播放后,又于1984年5月登陸央視黃金檔,一經播出,萬人空巷。

街頭巷尾,無論男女老少,人人都在談論迷蹤拳,人人都能張口用蹩腳的粵語唱上兩句「昏睡百年」。到此,很多人已經猜到了,這部電視劇就是熒幕君今天要說的《大俠霍元甲》。

1980年,無線、亞視激戰正酣。

這一年,先是無線出品由周潤發,趙雅芝領銜主演的《上海灘》,于浪奔浪流中引發收視狂潮。緊接著,無線又出品了本年的重磅大戲《輪流轉》,由當家小生鄭少秋領銜主演,另有鄭裕玲,陳百強,林子祥等諸多著名演員參與。如此空前強大的演員陣容,不難看出,無線此舉,意欲乘勝追擊,不給亞視喘息之機。

眼見于此,亞視不甘人后,很快就集合臺前幕后的所有精英,于這一年出品《大地恩情》應戰。盡管演員陣容上不及對方,可該劇一經播出,便牢牢占據觀眾的視線,收視率一路走高。不僅打得《輪流轉》潰不成軍,還逼得無線在未播完的情況下腰斬《輪流轉》,緊急換成由王天林執導的《千萬之王》應戰。

最終,在一姐汪明荃搭檔老牌小生謝賢的號召力下,無線憑借《千王之王》總算挽回收視率。到了1981年,無線用《千王之王》的原班人馬,再加上剛剛憑《上海灘》大紅的周潤發,趁熱打鐵下,再次推出賭片題材的《千王群英會》。一經播出,反響熱烈。

眼見無線派出汪明荃,謝賢,周潤發組成的大陣仗,亞視該如何狙擊對方呢?

從前面我提過的諸多片名不難看出,當時的電視劇行業,兩家電視臺的競爭尚屬良性競爭,還不像當時的香港影壇一樣流行跟風。所以,亞視看到無線開拍賭片題材,就想另辟蹊徑,選擇拍功夫題材應戰。那麼,既然是打算拍功夫題材,拍攝的重任就落在了亞視新晉導演徐小明的身上。為什麼是他呢?

首先,進入影視圈前,徐小明9歲開始學習武術,學過形意,八卦,太極、螳螂等多個門派的功夫。而進入影視圈后,徐小明做過龍虎武師,演過動作戲,當過武術指導,跟成龍,元奎等著名武指都有過合作,在武指業內小有名氣。如此履歷下,亞視開拍功夫題材的電視劇很自然就想到了他。而除了這一點,徐小明很早就主動放棄當演員,轉而屈居幕后學做導演,經歷多年磨煉后,此時的徐小明于編導演上近乎全能。

更重要的是,亞視去年拍《大地恩情》,徐小明全程參與執導,于劇集的成功 功不可沒。如此,自身履歷過硬,前作《大地恩情》的成功,再加上亞視當時股肱之臣麥當雄,蕭若元的離開,亞視這次開拍功夫題材的電視劇,徐小明就成了最合適的導演人選。

而選定徐小明后,他會選擇拍什麼樣的功夫片呢?他選擇拍武術名家霍元甲的故事。

不過,拍霍元甲的提議,當時并不被看好,為什麼呢?想想《上海灘》里西裝革履的周潤發,想想當時影壇票房大賣的《摩登保鏢》、《追女仔》、《鬼馬智多星》等電影,清一色都是時裝劇,觀眾已不愛看清末民初的功夫戲。

所以,徐小明選擇拍《大俠霍元甲》,起初并不被看好。好在他足夠堅持,力排眾議下,最終仍然決定開拍。事后來看,他的堅持并不是盲目自信,觀眾厭煩的并不是功夫片又或者「爛衫戲」,不然就不會有此劇的成功,也不會有后來兩部續作《霍東閣》和《陳真》的成功,觀眾真正厭煩的是其實是為了打而打。

或許徐小明當時已經意識到了這點,所以,他在創作《大俠霍元甲》時,沒有一味追求動作設計和動作場面,也沒有一味追求江湖恩怨,門派之爭,而是更多地把精力放在故事和人物上。

尤其主角霍元甲的塑造上,他不僅注重武德,摒棄門戶之爭,同時他又為民爭氣、為國雪恥,這樣的角色,不僅讓功夫片有了民族大義,家國情懷。也激發了觀眾的民族自信心和愛國熱情。如此,《大俠霍元甲》一經播出就廣受追捧,不僅讓亞視擊敗無線,重奪收視領先,同時,它的播出也引起內地的關注,一經引入,很快就萬人空巷,老少皆宜。

小孩們從此忙著比劃自創的迷蹤拳,大人們則是爭相學唱《萬里長城永不倒》....

聊完導演,再聊一下劇中的幾位主要演員,首先是霍恩第的扮演者董驃,當時的他,最重要的身份還不是演員,而是香港著名賽馬節目的主持人。因為這一節目是在亞視電視臺播出,董驃在亞視訊道很有觀眾緣,基于此,他受邀參演該劇,飾演劇中霍元甲的父親霍恩第。

其次是女主趙倩男的扮演者米雪,此前她是佳藝電視臺的當紅演員,因76版《射雕英雄傳》而成名,是電視熒幕上的首位「黃蓉」。本來星途一片坦蕩,可惜佳藝不久后便倒閉,米雪從此改投亞視,經歷短暫低谷后,因參演該劇再次收獲人氣,也開始被內地觀眾熟知。

再有就是獨臂老人的扮演者,他是導演徐小明本人。因為有過習武經歷,同時也有演員經歷,想來是技癢難耐,徐小明在導演之余,分身客串了這一角色。另外,徐小明還有過歌手經歷,所以,主題曲《萬里長城永不倒》,香港播出時原唱是葉振棠,等到內地引進時,徐小明親自上陣演唱。

到此,既然提到《萬里長城永不倒》,再說一點題外話,這首歌的詞曲作者分別是盧國霑和黎小田。亞視出品的電視劇,主題曲基本都是他們二人創作的。作為香港唯一能匹敵「輝黃」二圣的組合,兩人聯手創作的《萬里長城永不倒》,不僅當時聽來振聾發聵,熱血沸騰,如今聽來亦是如此。

這大概就是經典之所以是經典的原因,它們往往都能跨越時間,于任何年代都可以引發共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萬里長城永不倒》于2012年被亞視選為臺歌,借此寓意公司能夠屹立不倒,長久不衰。只可惜,最終事與愿違。

最后聊一下該劇最主要的兩個角色:霍元甲、陳真。

先是霍元甲,他的扮演者是黃元申。12歲便開始習武的他,于上世紀70年代走紅,首部作品是1972年吳思遠執導的《餓虎狂龍》,因為這部電影,黃元申一炮而紅,從此片約不斷。塑造過西門吹雪,小李飛刀,江小魚等很多經典角色,被譽為「英氣其外,靈秀其內」的演技派打星。

出演《大俠霍元甲》時,黃元申已于影視圈磨礪十年,正是演技最成熟的時候。所以,他塑造的的霍元甲形象,既有武學家的陽剛正氣,同時還因演員自身的儒雅氣質,出色的演技,讓角色身上有了宗師范,完美符合人們對武學名家的想象。

得益于此塑造,黃元申紅遍內地,他所塑造的霍元甲也成了無法被超越的經典。

只是,令人惋惜的是,當黃元申憑借霍元甲開始紅遍內地時,卻因篤信佛教(香港媒體曾瘋傳他因迷戀趙雅芝而出家,后來黃先生和家人已辟謠),黃元申于1989年遁入空門,潛心修道,求索人生真諦。而觀眾們也再難在熒幕上見到他和他的作品。

在佛門清修16年后,黃元申最終選擇了還俗,為了躲避媒體打擾,一代大俠遠走美國。2013年他和家人選擇回歸,并定居在了內地,從此一家人過上了遠離娛樂圈是非,安詳卻平靜的生活。

相比于宗師范的霍元甲,另外一位主要角色,即愛恨分明,快意恩仇的陳真,播出后更受觀眾喜歡,他的扮演者是梁小龍。早年,梁小龍學過北派腿法,南派詠春,也曾拜師日本高手學習空手道。因為有一身的好功夫,他在街頭打架時被吳思遠看中,從此進入演藝圈。首部作品是1972年主演吳思遠執導的《生龍活虎小英雄》。該片集結香港三大戲班的未來之星,像于占元門下的七小福,粉菊花門下的孟海,唐迪門下的程小東都有參與。盡管不缺動作看點,可惜因為太過暴力,上映不久后就被禁映,梁小龍沒能如黃元申那樣一炮走紅。

不過,好在有吳思遠力捧,梁小龍也在電視行業找到機會,接連拍了多部作品后,梁小龍于70年代就與李小龍、狄龍、成龍并稱「四小龍」。只是,當時來說,「四小龍」的稱號更多是媒體的噱頭,李小龍和狄龍是真正成名于70年代,成龍則是成名于70年代末期,而梁小龍在70年代并未大紅,演藝生涯也頗為不順。他能跟其他三位巨星相提并論,完全是因為梁小龍在1981年參演了《大俠霍元甲》。因為參演這部電視劇,并且后來還主演了續作《陳真》,梁小龍的演員生涯正式登上巔峰。

只是,巔峰沒能持續太久。因為《霍元甲》和《陳真》的成功,梁小龍受邀來內地參與文化交流。領略過內地的壯麗河山、同胞們的巨大熱情,回港后的梁小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感慨直言:「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踏足自己的祖國,觀眾對我熱情友好,有如親人,我深受感動,作為一個中國人,我默默地祝福祖國經濟早日騰飛……」

當時背景下,臺灣和內地關系還很緊張,而香港影視劇的主要市場又在臺灣。基于此,梁小龍的這段肺腑之言,因為有臺灣媒體在場,一經傳播,臺灣當局大怒。梁小龍被要求寫悔過書,不然就封殺他的所有作品。原本,在媒體還不發達的當時,梁小龍本可以掩人耳目,做做樣子,未必會有人知道。但他如陳真一樣足夠硬氣,拒絕寫悔過書認錯。就這樣,剛剛大紅的梁小龍,演藝事業遭受重創,從此沉寂近二十年之久。

那段日子里,他只零星接過過兩三部戲約,再次出現在觀眾面前時,曾經英氣逼人的陳真,成了《功夫》里老態盡顯得火云邪神。可盡管如此,梁小龍并不后悔,在他之前,有梁家輝被封殺,在他之后,有汪明荃被封殺,他們同樣不曾后悔。

1984這一年,先是張明敏春晚獻唱《我的中國心》,然后是港劇《大俠霍元甲》央視首播,再然后,1985年的春晚上,來自臺灣的校園民謠《龍的傳人》亮相,一首原本是臺灣自承中華文化正統地位的歌曲,被內地以博大胸懷接納后,它超越意識形態,成了中華民族所有兒女相互認同的符號。

三個作品,三種聲音,卻是同一種成功,它們皆因民族認同感而被追捧。從此,內地觀眾看港臺電視劇,看港臺電影,追港臺明星,等待著游子們回家...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