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開播就拿下衛視收視第一,張含韻黑馬劇悄悄躥紅,更新8集不夠看

delightW11 2022/04/03

《余生,請多指教》昨晚劇終,一口氣拿下34個冠軍,播放量破28億,高口碑甜劇,果然還是收視大殺器,湖南衛視電視劇收視,也一舉成功破1,氣勢起來了,誰敢接檔?

今晚,答案揭曉——好像,是部籍籍無名之輩?《玉面桃花總相逢》,原著小說名,《屠戶家的小娘子》。

主演牌面,「初代超女」張含韻+不戴眼罩的「五竹叔」,好像,不算頂級陣容。

論IP,種田文中的口碑佳作,但,似乎也算不得《知否》那種頂級IP?

憑什麼,拿下湖南衛視來之不易的古裝劇黃金檔名額?會不會,太草率了?

首播夜,我傻眼了。

沒有大篇幅的宣傳,網友好評卻一波接一波。

收視率方面,第一集,還不顯山不露水,第二集,一舉拿下衛視收視第一。

用專業說法,就是觀眾凈流入增加,簡單點說,就是第一集看的人還不多,第二集好多觀眾打臺打過來,定在這了。

好像,有點東西?

好奇心驅使下,點了份豬肉,試探性地點開芒果tv。

前十分鐘內心OS:啊哈哈哈哈!

結果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一口氣刷到第八集。

夜色闌珊,燈火入夢。滿腦滿心,都是許清嘉和他娘子胡嬌的故事。

恩。上頭了……

1、 入戲:女強男弱,現在的古裝甜劇都這麼會玩了嗎?

一部開播前看似平平無奇的小成本古裝劇。

類型:古裝情感輕喜劇,也即是古偶。

主演,酸酸甜甜許多年的初代超女+「五竹」,以及,有顏值但不熟臉的新人演員。

沒流量、沒噱頭,《玉面桃花》靠什麼在前期抓住觀眾?

在我來看,四個字:出奇制勝。

拿開場這出求婚戲來說——

上場戲,同年男女主相遇認親,

男主放話,我必考上進士,讓你不在這地方賣肉。

下場戲,七年后,女子一身粗布寬衣,一把菜刀,papa剁肉。

忽聞前方鑼鼓聲響,一群人熱熱鬧鬧,簇擁著一位榜眼郎回鄉娶親。

那榜樣郎騎著高頭大馬,一身榜眼紅裝,面帶喜色,氣宇軒昂。

接連有人給女子報喜:你家郎君中了榜眼,回鄉來了。

按照正常小甜劇邏輯,女主可能馬上就要被男主的汗血寶馬撞個人仰馬翻,在空中360度花式轉體,然后以0.25倍速慢鏡頭緩緩落在男主懷中……

結果,郎騎竹馬來,先來了個反套路——剛下馬,一群衙門小廝上前,三兩下把榜眼一身紅裝扒拉下來。

男主說我多穿片刻行不行,小廝說你這那套衣服沒到,這套衣服咱們縣令說了,借你穿到這,就得還。

于是風光榜眼郎秒變呂秀長。

但反轉還沒完。

下一秒,女主又走了個反套路——這頭窈窕屠戶女,君子好逑。「阿嬌,我是你夫君啊!」

那頭就見張含韻舉起手中的砍刀,追著夫君砍過去。

接著,一個追,一個跑,你追我砍到天涯海角。

到這里,我算整明白了,《玉面桃花》可不是一部傳統的古裝甜寵劇。

它要做的——用嬉笑解構嚴肅。

「五竹叔」為何拒絕當朝丞相納婿,千里迢迢迎娶一個屠戶之女?

父母之命,為兌現早年結下的娃娃親,也為家族落魄,父親身故后,胡家不離不棄,供他讀書、上京趕考。

胡嬌為什麼三番五次的逃婚躲避婚約?因為父親指婚,但她不愿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子成親:「當朝的皇后都可以改嫁,憑什麼我就不能拒婚,我說不嫁就不嫁。」

即使被父親關到柴房,胡嬌也不改自己不嫁的心,「最起碼要先讓我喜歡,才能談成親,談這過日子的事啊。」

最后拒婚不成,那就趁著清晨無人,收拾包裹,離家出逃。

結果剛爬上墻頭,直接來個社死,就見男主一臉困惑地瞅著爬墻的未婚妻。

不但不阻攔,還為胡·拒婚第一人·嬌擋下來查崗的岳父。

這兩位人間清醒,果然深得我心。

所以,女主跑路去哪里?當然是找她武力值爆棚的 鏢局哥哥。

結果一到地方,哥哥即將娶親,新娘長這樣——

還一臉矯揉造作地要跟哥哥吃兔兔。

哈哈哈哈,這是什麼反轉驚人又毫無破綻的劇情!

就這樣,女主無奈回家出嫁。就這麼從了?錯,女主直接甩出最早的甜寵劇——合約婚姻,男主連休書都提前寫好了。

這五年干啥,就想整點自己的小買賣,開個鋪子。

從此,男主開啟了幸福的被老婆打的婚姻生活——

娶妻必備技能之:在眾人面前,拿出丈夫的威嚴。

看張含韻服服帖帖的樣子,好像賢妻呢!

夜深人靜無人時:男兒膝下有黃金,為刷好感度跪得勤。

這不走套路的婚姻,這話語權的顛倒,拉滿戲謔。

到這里,才算擺出整部劇的核心、新鮮的設定:

看「胭脂虎」胡嬌與「玉面狐」許清嘉如何因一紙婚約喜結合約婚姻,夫妻攜手共闖官場江湖。

看到這,《玉面桃花》多多少少刷新了我對一部古裝甜劇的認知。

啊,沉迷胡嬌的剁肉刀的我,陷進去了。

2、 演員:張含韻,以武服人,「五竹「:請別打我的臉

劇集靠腦洞先發制人,抓住眼球。

但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讓觀眾追下去。它真正讓人沉浸的,是第二層「奇」——

將各種陳舊套路重新搭配,讓人設反轉。

有觀眾直接蓋章了: 一個文,一個武,這簡直就是婚后版的郭芙蓉和呂秀才嘛。

嗯,言之有理。

一武一文、相輔相成的胡嬌和許清嘉到底如何展現不一樣的古代婚姻圖景?

答案是,還是要以人為本。

張含韻飾演的女主胡嬌,行走江湖有兩大法寶: 彪、甜。

先說彪。

我自認是個笑點比較高的人。常常因為不喜歡尬笑跟市面上的大多甜寵劇格格不入。

但看《玉面桃花》,實實在在地為女主噴了。

舉一處情節。

合約夫妻大婚夜第一次同房,男主提出,「光同床睡還不夠,我們須得讓外面的人聽個響。」

胡嬌二話沒說「啪——」給了許清嘉一個響。

接著papa三連反問:許清嘉你一介書生是怎麼知道要有「響聲」的?

許清嘉真·糊弄學大師,當場胡謅論語語錄:「子曰,洞房花燭夜必有響焉。」

咱就說胡嬌是個明白人,二話沒說「啪——」又給了許清嘉一個響。

萬萬沒想到——哈哈哈……

男主心想這麼下去非在洞房花燭夜被老婆打死不可,直接招了:聽去過青樓的同窗說的。

女主問他去過沒,男主理直氣壯:整個京城誰不知道我一貧如洗,哪有錢去那種地方?

行吧,徹底暴露了。

要說張含韻飾演女主角胡嬌,是真的彪。

打小被送到鏢局練武走鏢,不但力氣比男人大,拳腳功夫不凡,打拳斷案樣樣在行。

也是因為彪,制造出全劇最大的笑點,不是突如其來撓癢癢式的尬笑。

而是不脫離基本邏輯設定,有鋪墊,有反轉,最后用笑破功。

再說甜。

雖說在劇中彪得不行,但發糖也是猝不及防——

一開始女主把男主一個手刀劈暈了弄到小樹林談判,面對男主寧死不屈死不退婚,懟著男主的臉問:你就憑良心說喜不喜歡我,你說句喜歡,我就嫁給你。

還沒等你臉紅透呢。

他們倒是先翻臉了——這算什麼甜?沙雕甜。

這種突如其來,又莫名奇妙的高甜時刻,最致命。

在我看,劇集最大的閃光點,就是塑造了一個足夠鮮活、討喜的女主角—胡嬌乍看是一個冒冒失失,嘻嘻哈哈,沒頭沒腦的甜寵女主。

但隨著劇情的展開,男主官場線、友情、愛情開始鋪設,會發現,這個屠戶少女絕不是一味地傻樂呵。

不但擁有高于一般男兒的膽識與見識,更帶著一股子志氣,「只要是不做人事,咱們通通都要跟他們斗爭到底」。

后面更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古代商界闖出了一片天地。

這個角色,是難得一見的,能把現代思維和古裝情景彌合自然的角色。

張含韻的表演有不小的功勞。

當年第一次看她演戲,不說天賦異稟,卻肉眼可見有靈氣。

經歷這麼多年的演藝圈的起起伏伏,演技修煉地更加自然,并非那種炸裂路線,勝在沒包袱,夠放松。

而且,一身古裝看似粗陋,卻美到人心里去了。32歲仍美如少女,一身颯爽造型更減齡,我是男主,心甘情愿被她教訓。

佟夢實也讓我驚喜。

驚,是有觀眾吐槽的,男主顏值下降。

確實,比起蒙著眼睛出場,一身黑衣身手凌厲的 「五竹叔」,演榜眼郎的佟夢實確實造型沒那麼驚艷。

但,驚完,有喜。

喜就喜在,五竹叔濾鏡碎一地,但一個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文弱書生許清嘉的形象,演出來了。

上一秒的許清嘉:「男子漢大丈夫,威武不能屈,豈能受制于女人。」

下一秒的許清嘉:「我求你別打我的臉」。

一屆文弱書生的酸腐氣,有了。

但,這角色還真不不止是落魄秀才。

聽這句臺詞——「做官,就是要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喊口號?

真不是,先問一句,男主真的是只為報恩娶妻?錯。是因為所謂的丞相納婿,根本沒那麼簡單,背后處處充滿迷局,他不愿當他人的棋子。

看到第八集,這位受到排擠,身為榜眼卻僅在邊緣小縣當個縣丞的書生,在強權之下也能鐵骨錚錚,還因為父親留下的「萬民傘」身陷「殺局」。

但他卻能淡定借力打力,借助丞相家臣到訪,輕而易舉化解了胡家肉鋪遭遇當地權貴威脅交出房契的危機。

還能輕易試探出,表面對他橫眉冷對的冷面縣尉高正,其實對他暗中保護,處處護他周全。

難怪,這個人物最后能讓胡嬌說出,「你就是我的英雄,我沒有嫁錯人」。

一屆妻管嚴,也可以是一心為民,改革奮進,從縣丞開始,減賦稅、破銀礦案,破貪官,獲得了本地百姓和異鄉人一致認可的好官。

當然,就他一個,肯定不行。

再加一個胡家肉鋪小娘子,那就穩了。

可以說,兩位男女主雖然都不是一線大咖,但與角色又都無比貼合,人物可愛,演技夠用,有了人物,就有了細水流又雙向奔赴的愛情。

劇透后面的一幕——生死危機關頭,許清嘉:阿嬌,你后不后悔嫁給我?

胡嬌:小書呆子,你已經是我認定的相公了

啊,這戀愛的酸腐氣,又讓我,沉醉了。

3、上頭:古偶劇的自我修養

所以,這小破劇到底好在哪里?

答:太多國產劇打著甜寵的名義,其實是絲毫不照顧女方感受的直男式狗血。

而肉鋪夫妻試圖去捕捉的,則是以心換心的暖意。

可以說看到第八集,兩人還沒有正兒八經發過糖,但一來就甜得有點呼吸不過來呢。

真要39集一直圍觀兩個人怎麼膩歪,還真不是這麼簡單。

越追越覺得,對《玉面桃花》更為準確的描述或許是,它用古偶劇的框架,裝入了一部生活劇的肉骨,讓愛情這件小事融為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又將古裝與成長勵志劇疊加,將甜寵與男女主的成長結合起來,既增加劇集的看點,也開拓劇集的格局。

故事說到最后,其實變成了一出好官夫妻養成記。

老實說,這麼拍,也有風險。

畢竟,發糖太慢,帶著甜寵劇期待來的觀眾,吃不到糖,可能轉身就走。

但,這部劇還就像劇中倔強的許清嘉胡嬌,不相信市面上泛濫甜寵劇的一招通吃,更不信任純沙雕的嘩眾取寵。

而是在沙雕又甜蜜的相處中夾雜著女性的志氣,[兩.性]的平等。

當然,劇集不是沒有短板。

沒有拜托種田文氣質,開場節奏略慢,幾處搞笑稍顯刻意和生硬。

但也稱不上致命缺陷。畢竟。種田文,本就是一場養成式成長啊。

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入戲了,保管你越看越沉迷。

這部劇,你也很難在其他國產劇角色中找到類比的模板。

主創是有意識打破觀眾的期待,留心不掉入套路的窠臼。

「男強女弱」?不存在的,嬌蠻女和榜眼郎,「虎妻」與「貓夫」才是真的。

夫為妻綱?想都別想,故事說的,是胡嬌和許清嘉之間的養成式愛情。

脫線的設定,居然腦洞清奇,又自圓其說地擰成了一股繩。

但,就憑整部劇,從類型解構,到笑點計算,再到人物塑造。

沒有一個環節偷懶、敷衍,而是帶著整個劇組的敬畏心。

這樣的古裝甜劇,也是久違了。

說起來真是心疼我們觀眾——

當年看各種甜寵劇的時候,還會嫌棄想沒深度沒創意。而如今,連真正把狗血和甜寵拍出及格水準的劇都難得一見。是我們的要求提高了?還是古裝甜劇水平真的退步了?

不知道,但就像本劇導演毛鯤宇上一部口碑黑馬——《少年游之一寸相思》里出圈的女扮男裝段落。

重要的是,作為國產古裝劇,它再次證明——

沒有不走心的類型,只有不把觀眾放心上的創作者。

忘掉套路,少走捷徑。用心。總會被看到的。

看著胡嬌揪許清嘉的耳朵說:「你活膩歪了吧」,而許清嘉永遠只能嘴上逞強說:「男子漢大丈夫,威武不能屈」的時候,感覺真是又好笑又治愈。

輕甜喜劇,治愈心靈。

圈粉不容易,且甜且珍惜,現在就一個愿望:劇情和演技都請hold住好嗎?

畢竟觀眾盼一部像樣的古裝甜劇,太不容易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