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台灣富商年賺56億,花20億泡妞,凄慘離世后還給兒子留下巨額債務

delightW11 2022/06/27

有錢有女人有生活,但只能活到60歲,沒錢沒女人沒生活,卻能活到90歲。

當這兩個選項放在你面前時,你會怎麼選擇?

對于這個問題,曾經的台灣島「黃大少」黃任中最有發言權。

他可以靠賣股票一年賺到56億,其中有20億都會拿來泡妞,這其中就包括不少漂亮的女明星,比如林青霞、鐘楚紅以及鄧麗君。

他還曾大言不慚對著媒體說:「 女人是我生命的原動力,沒有女人我吃不下飯!

就是這樣一個風流成性的人,晚年時敗光了自己的所有家產,最后因為患上各種病,躺在醫院病床上奄奄一息。

那時陪伴在他身邊的只有寥寥幾人,直到死,黃任中的那些「紅顏知己」們沒有一個過來探望,而他留下的26億巨額債務,還得讓兒子來償還。

那麼黃任中究竟是如何從億萬富豪落得如此境地的?最后他的兒子是否還完債了呢?

名門子弟的輝煌前半生

知名的台灣作家和評論家李敖,曾經將一個男人定為了台灣的三大丑男之首,他就是黃任中。

黃任中

黃任中是典型的名門子弟,父親是國民黨高官黃少谷,自1949年蔣介石敗退台灣之后,他便也跟著過去繼續做事。

因為自身能力優秀,黃少谷多次得到了蔣介石的提拔,官職一路飆升。

這一期間,繁忙的工作讓他無暇顧及家庭生活,也就無法好好教導兒子黃任中,最后只能事事都順著他。

正因為如此, 黃任中小小年紀就養成了任[性.愛]玩的性格。

黃任中

他腦子很聰明,但因為秉性頑劣,喜歡跟同學打架斗毆,只能在小學期間一直在不停地換學校。14歲時,黃任中終于畢業,考進了台北第一男校建國中學。

在這所充滿文化氣息的校園里,黃任中依舊是我行我素,非但沒有改掉愛打架的惡習,還敢直接持械傷人。

此外像是偷東西、和學校外面的流氓鬼混這些事情,他也是毫不顧忌,一度還曾被抓進警局挨訓。

即便如此,黃任中還是靠著強大的家庭背景,在學校混得風生水起。

畢業之后,他又被家里安排著去了美國的普渡大學讀書,結果毫不意外,黃任中再次因為打架斗毆尋釁挑事,最終被退學。

黃任中

父親黃少谷看到兒子這樣不爭氣,屬實是恨鐵不成鋼,明明之前多次教導他不要任性,結果還是這樣。

就在他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時, 好友葉公超的一句「孺子不可教也」又讓他下定決心,送黃任中進賓夕法尼亞軍事大學讀書。

這所學校可是全美三大軍事學校之一,奉行軍事化管理,平時的練習極為嚴格辛苦,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得住。

按理來說,黃任中的性格應該不愿意被人管教,但奇怪的是,自從進了學校,他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平時像踢足球、玩橄欖球、打網球、角力之類的活動,他都能輕松駕馭。

在學習方面,他也毫不遜色,甚至還拿到了獎學金,成為了不少學生羨慕的優等生。

黃任中

從賓夕法尼亞軍事大學畢業之后,黃任中沒有去做軍官,而是繼續讀了博士。之后他就受聘進入了一家顧問公司任職,因為表現優秀,很快就升任為了高級顧問。

那時候,黃任中曾被NASA委托,研究人造衛星的收發方程式,之后他還憑借著自己的能力,當上了波士頓文化局的副局長。

從出生就贏在起跑線上,不滿三十歲就名利雙收,按理說,黃任中的人生應該是很多人都羨慕不來的。

但他自己卻沒有珍惜,俗話說有德無才是次品,有才無德就是危險品,黃任中骨子里并沒變,只不過是披上了一層「文化人」的皮囊, 簡而言之,就是成了有文化的流氓。

黃任中

1971年,黃任中毅然放棄了美國的高薪資待遇的工作,準備回國經商,那時候有很多人都建議他去大學當老師,或者是到企業里當高層,黃任中全都婉拒了。

他深知這些人都是看在父親黃少谷的面子上才來的,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自尋出路自己創業。

風流成性的「黃大少」

那時,通過姐夫介紹,黃任中很快就跟美國橡樹公司成立了合作關系,主要負責修理電視零件。

他從一間小修理鋪開始做起,然后迅速發展成為了大規模的裝配廠,最后甚至還說動了美國的老板,讓他們在台灣建廠生產電路基板。

不得不說,這一舉動著實讓他的人生履歷又多了一抹色彩,那時,黃任中不僅職位上了一個新台階,還擔任了美國運營總部的副總裁,還使得台灣的電子業從此擺脫了日本的技術壟斷。

黃任中

1995年,黃任中又將目光投向了股市,當時,光是靠著買賣股票他,就能賺到56億元台幣,折合人民幣12億,一度躋身全球華人富豪榜榜單的第214名。

做到如此成就的他,也才剛剛45歲。

如果黃任中能抓住時機,擴大自己的商業版圖,必然會有更加輝煌的未來,但任誰也沒想到的是, 彼時的他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的決定——退休。

黃任中的退休可跟一般人不一樣,他是要正式開始做「名流」,享受生活,流連「花叢」。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提到他豐富的感情史了,黃任中雖然長相平平,卻從來不缺女人。他一生中有過四位妻子,第一位是在國外讀書時認識的,當時兩人結婚后還擁有了一個兒子,取名叫黃若谷。

只不過,這段感情并沒有維持多久就走向了破裂,黃任中離開了她,轉頭就回了國,認識了第二任妻子。

同樣,這段婚姻也沒有堅持多久,分開之后黃任中便結識了第三任妻子,對方跟他一樣都是經商的,還有自己的企業,兩人閃婚又閃離,基本沒有多少感情。

后來黃任中又認識了自己的第四任妻子,女演員徐貴櫻, 對方曾經靠著出演瓊瑤劇而名聲大噪,因為外形漂亮,身材姣好,很快便入了黃任中的眼。

起初,徐貴櫻還嫌棄過他的長相,因為她知道這人是台灣知名的「丑男」,一張方臉、一雙小眼睛、厚嘴唇、塌鼻子還有大耳朵,跟帥哥根本搭不上邊,她本不想與之糾纏。

但有這樣一個有錢有名的男人堅持不懈地追求自己,最終她還是動搖了,在交往了八九年后,兩人終于進入了婚姻殿堂。

其實徐貴櫻很清楚自己的丈夫身邊從來不缺少女人,但想到自己是有名分的,其他的只不過是過客,她也只能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然而,四五年時間過去了,徐貴櫻以為自己還能在黃夫人這個位置上繼續待下去, 直到一個名叫陳寶蓮的女明星出現,才讓她感覺到了危機。

對方是靠出演風月片出身的,年輕、漂亮、身材好,曾經讓很多男人都為之傾倒,黃任中也是其中之一。

為了讓這個美人早點擺脫困境,他就一通安排,讓陳寶蓮離開香港去台灣發展,當了他名義上的「干女兒」。

之后為了博得陳寶蓮一笑,黃任中更是大方的送房子、送豪車,一點都不帶猶豫。

陳寶蓮

那時兩人私底下究竟是什麼關系,很多局外人都明白,總之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對此,作為「正室」的徐貴櫻,也十分清楚,最后因為實在不愿忍受丈夫的花心,她只能選擇失婚。

然而這一點也影響不了黃任中,甩手給了對方一大筆分手費之后, 恢復單身的他要比更加的肆無忌憚,玩得越來越大。

后來見陳寶蓮因病沒有辦法再伺候自己,他就把人給送到了國外,開始擴大了自己「獵艷」的范圍,收入囊中的美女也越來越多。

像林青霞、鐘楚紅以及鄧麗君等大牌女明星,都曾經跟他傳出過緋聞。

某年春節期間,黃任中邀請幾十位美女共同出席了自己舉辦的派對,那場面雖說極其熱鬧,卻也極盡奢靡,然而,這樣的生活對于黃任中來說,就如置身天堂一般。

黃任中在最為得意的時候,身邊曾擁有上百名女徒弟或女朋友,而他的豪宅里有時也會同時住著9個美女。

她們時而躺在一張超級大床上,時而會出現在泳池里,畫面一度香艷得不行。有時候,這些美女們還會在黃任中面前上演「宮斗戲碼」, 他就會把這些人定位成妻子、丫鬟或者妃子。

黃任中的風流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關鍵是他也從來沒想過隱藏,他還有一句名言 「我色,可我敢公開色,為何一定要偷偷摸摸?」,著實讓人咂舌。

此外,像「女人是我生命的原動力,沒有女人我吃不下飯」這種話也是出自他口。

對于圍繞在自己身邊的這些女人,黃任中向來都很大方,他花錢基本不計較多少,但籠統算下來,如果平均每年能有一億新台幣的話,那麼他二十年間就花費了差不多20億。

然而,黃任中看似多金又多情,實際最是無情,最后換來的不是「紅顏知己們」的真心,而是「孤家寡人」的結局。

億萬富豪的慘淡結局

因為長時間把精力放在了流連「美色」上,很快,黃任中的生意慢慢開始走了下坡路。

當時,由于一場突如其來的亞洲金融風暴,黃任中在股市中操作失利,高達數以億的家產大幅度縮水,身上背了不少官司,經常需要出入法院。

而此前因為給姐姐做擔保,他還欠下了26.6億元台幣,加上其他的各種罰款,把黃任中搞得一度心力交瘁。

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2002年,早已失寵的陳寶蓮竟然一躍從二十四層高的樓上跳下,就此香消玉殞,臨終前她不僅留下了一個孩子,還留下遺言,稱最愛的是干爹黃任中。

對此黃任中卻公開表示,即使兩人同床50多次,他也從來沒干過那件事,只用輕飄飄一句話,他就將關系撇得干干凈凈。

從這之后,黃任中便繼續帶著美女們出入各大高檔場所,殊不知,接下來還有更大的報應在等著他。

因為逃避巨額稅務,他又是被限制出境,又是被管收拘提,連一部分的家產也被拍賣了出去,瞬間從風光無限的億萬富豪,成為了人人暗地里笑話的失敗者。

這一期間,他還在監獄住了3個月。

黃任中

等到出獄之后,黃任中就發現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投資的公司倒閉了,豪宅別墅被查抄了,收藏的名貴古畫和地產也都不屬于自己了,那些原本陪伴在身邊的女人,也基本都離開了。

「樹倒猢猻散」這句話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或許是這些事情帶給他的打擊太大,又或許是連日來壓力增多,加上以前太過放縱自己。

沒多久,黃任中的身體也開始出現了問題,他患上了糖尿病,時常需要進出醫院治療。不久后,他的腎臟功能和肝臟也相繼出現了問題。

那時幾乎可以說是身無分文的他,還要靠賣二手衣服去湊自己的醫療費,而當他病倒時,只有一個名叫謝千惠的干女兒愿意陪在他病床邊。

黃任中

然而,彼時的黃任中已經被醫院已經檢查出了一身的病,甚至還被下達了病危通知,最后,他沒能承受住病痛的折磨,死于多重器官衰竭,享年63歲。

黃任中臨終時,陪在身邊的除了謝千惠,還有姐姐和兒子黃若谷,其余再無他人。

最后,他的遺體被放在了台北某家醫院,因為走得太過突然,他甚至連遺照和牌位都沒設立。

黃任中生前曾給寵愛過的每一個女人都安排過后路,例如把自己的一部分遺產分給她們,而那些讓他感覺好一點的,還可以多分一點。

結果諷刺的是, 臨到他死時,那些女人都沒有來探望過,反而離得要多遠有多遠。

有句老話叫「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即便黃任中生前大富大貴,卻也同樣有損耗不起的福報,擺脫不了的因果規律。

可憐他去世之后,還留下了巨額的債務給自己的兒子黃若谷,不知道要花多少年才能還清。

但好在黃若谷足夠爭氣,他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前幾年就已經將父親欠下的債務和利息等一并還完,算是解決了一件多年縈繞心頭的大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