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甄嬛傳:端妃不同意甄嬛屠龍的真正原因,並不是她愛皇帝

端妃為什麼不屠龍?

這個問題等同于「端妃能力在甄嬛之上,為什麼卻沒有像甄嬛那樣突破皇權的限制?」

首先,不是因為她愛皇帝。

暫且不說端妃數十年遭受的生不如死的苦日子都是拜皇帝的權力博弈所賜,僅看端妃對皇帝的了解程度之深,她就不可能愛皇帝。

準確地說,端妃不僅僅是了解皇帝這個人,更是了解皇帝所代表的權力運作和名利場的人性博弈規律。

就此我梳理了一些細節。

第一個細節:

華妃跑來折磨端妃,端妃給華妃施壓讓她消停,先是勸告華妃夜深了再鬧下去,驚動了太后是無益的。華妃無所畏懼說自己不怕。

端妃則對華妃說:「你當然會怕……你最怕的就是失去皇上的寵倖……到時候你大可以看看皇帝是以你為重,還是以皇家子嗣為重。」

這段話足可以看出端妃對華妃和皇帝等權力勢力之間的博弈情況的掌握和了解,華妃的弱點和軟肋,皇帝的利益要害,端妃都洞若觀火。

還是那句話:「花半秒鐘就看透事物本質的人,和花一輩子都看不清本質的人,註定有截然不同的命運。」

華妃聽罷端妃這話,有些動搖了,但她還佯裝無所謂,說自己與富察貴人小產等事無關。

端妃笑著說:「有沒有關係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怎麼看,就像你當年認定我殺了你的孩子,你怎麼都不會放過我,那是一樣的道理。」

端妃這話說得非常有藝術性,言有盡而意無窮。

這話一方面警醒華妃不能對她亂下狠手,因為後宮真正的老大是皇帝,華妃必須顧及皇帝的看法和想法;另一方面敲打華妃,你如今能這樣囂張地淩辱我,以後別人也會這樣淩辱你。

尤其是那句「重要的是皇上怎麼看」,足以說明端妃是具備老闆思維的,是對全域有分析和認知的。

畢竟是在後宮這種名利場,要活下去就自然要熟悉規則,了解玩法。

第二個細節:

甄嬛逼死了華妃之後,和端妃坐在一起聊天,甄嬛說不管生前如何,皇帝還是顧及華妃顏面給了她死後的體面。

端妃說:「活著的時候受用不到,那死後的顏面都是給活人看的,皇上這麼做,無非是不想讓人非議他的刻薄,給自己一點顏面罷了。」

這時的甄嬛內心還保持著某些天真,她看到的是皇帝對華妃的顧及,而端妃是在那種生不如死的苦日子裡煎熬過的人,她對殘酷的真相感知地非常深刻,所以她自然對皇帝那冷酷無情的一面更了解。

甄嬛聽罷端妃這話便說「姐姐見事清楚」,端妃回一句:「怎麼不清楚啊,眼下得寵的只有你和祺貴人,當真獨佔春色呀。」

這話說得很隱晦,可意思卻表達得很明確。端妃是要顧及甄嬛的面子,所以才說得這麼委婉。

她說當下只有甄嬛和祺貴人得寵,獨佔春色,因為甄嬛和祺貴人的爹都是扳倒年家的功臣,說白了,如今甄嬛和祺貴人得寵都是皇帝故意培植起來的,後宮和前朝千絲萬縷的聯繫,皇帝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徹底肅清年羹堯勢力。

而皇帝在清掃年羹堯這事上不想被人詬病他對功臣兔死狗烹,所以在華妃身上找補一點,遮掩一下他的狠絕。

可惜,甄嬛理解不到這一點,她還沉浸在華妃被枕邊人皇帝算計的感慨之中。

端妃略帶不屑地說:「宮裡頭不就是這樣嗎,算計著榮寵、算計著名位,咱們能算計的,皇上為什麼不能。」

每每看端妃說這句,我總覺得端妃已經到了在名利場上生存的那種最高境界:「只求利益,不問恩仇。」

換句話說,她沒有情緒了。

她的確恨皇帝、太后、華妃等那些折磨她利用她的人,但她更看清了她在後宮這個名利場生存的真相,恨是無用的,情愛更是無用的,為了謀求生存,她只在乎利益,只在乎如何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名利場上的所有人在她眼中都是一樣的,他們都被各自的利益驅動著,要麼相互利用,要麼彼此合作,今天扶持誰,明天可能就摧毀誰。

所以,端妃身上有一種冷清和冷漠,像一個洞察明瞭卻能超越競爭而競爭的局外人。

她從不主動去當打手,也不會迫不及待地掌控方向。她就是在關鍵的時候按照人性的規律做做引導,在事情發展的進程中做點干預,然後就作壁上觀。(之前我寫過端妃是如何不動聲色地引導甄嬛和敬妃為她做事的,此次不再贅述,點這裡復習)

如此眼明心亮的端妃,怎麼會愛皇帝呢?

或許青春年少的時候,她也是從甄嬛那樣的少女心態出發,但受盡折磨,看清了利害關係後,皇帝之于她,無非就是一個老闆,一個可以利用可以算計著實現自我生存利益的人罷了。

但《甄嬛傳》的導演和編劇非常用心,在端妃這個人物的塑造上做得很飽滿。

端妃為了勸說皇帝不追究蘇培盛和崔槿汐對食之事,她勸說一番後,還特意叫住要走的皇帝:「天涼了,讓伺候您的奴才在您的茶裡兌一點菊花,臣妾見您的嘴角都起皮了。」這就是暗示皇帝你看你離開了蘇培盛這個貼心保姆,你都受最直接的影響了呢。(端妃勸皇帝放了蘇培盛和崔槿汐這段時間已經寫過,點這裡復習)

皇帝自然覺得端妃這麼提醒他是出于對他的關心,尤其是向來和他鮮有細膩情感互動的端妃這麼說,他自然覺得特別,便捏了捏端妃的肩膀給以回應說「好」。

對于皇帝這一親昵的舉動,端妃的表情是這樣的:

先是怔住,眼神迷蒙。

然後,她出神地看著皇帝的背影,滿眼盈淚,但終究是沒落下淚來。

這就是人性啊,不管一個人變得多麼冷漠,被生活調教地多麼理性疏離,她的內心深處仍舊會保持著柔軟的惻隱之心,這就是人的復雜所在,再沉穩的人,也會有脆弱感性的一面。

這一幕的端妃起心動念,她更多的應該是感慨和遺憾,遺憾自己此生都沒有真正擁有過這種男女之間的溫柔繾綣。

可是,因為她對後宮的一切都看得清,所以她能理解皇帝的殘酷和無情。即便如此,她沒那麼恨皇帝,但也決計無法再愛他。

不管歲月風雲如何流轉,破鏡究竟無法重圓。

端妃對皇帝和頂級權力運作模式的理解,就是她不會屠龍的一層很重要的原因。

其次,端妃的性格所致。

端妃的性格偏向于那種雲淡風輕的大家閨秀類型,只是無奈處在這後宮,樹欲靜而風不止,她不得不為自己謀生存。

某種意義上,端妃跟眉莊是一類人,都是那種有儒家士大夫氣節和修養的女子,骨子裡有一種傲氣和自我。

眉莊被害之後,對皇帝極盡失望,甄嬛鼓勵她不為了自己,也要為了家族和生存去重獲皇帝寵愛。

眉莊的回答是:「榮寵僥倖,不過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般時事遷移,並無穩固之說。既無穩固,又何必一定要放在心上。」

這也是端妃不再去爭寵的緣故,她和眉莊一樣,對皇帝都沒有期待,對後宮這種不穩定的爭寵求生的方式不屑了。

所以端妃和眉莊在後宮生存走的是非主流的模式,一個是靠自己運籌帷幄,一個是靠借力太后。

最後,因為端妃資源實力和團隊搭建能力不足,只能靠抱團甄嬛和借力皇帝生存。

甄嬛能組建自己的團隊,那是因為甄嬛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和資源,皇帝的重視、生了三個孩子、太醫院等核心部門都有培植自己人……等等。

端妃自己的能力是很強,甚至在甄嬛能力之上,但是她不能生育,沒有自己的皇子,就這一點就限制了她在後宮的生存規則裡打造自己的團隊。

任何一個政治家的勝利都是其背後運作團隊的勝利,絕非一人之力可成就。端妃不是能力不行,是客觀事實不允許她組隊。

因此,端妃的這種客觀現狀不僅不能屠龍,還決定了她必須借力皇帝。所以最後甄嬛屠龍的時候,她會試圖想要阻攔。

暫且不從後宮勢力博弈的厲害角度來說,僅就端妃個人的生存利益來說,打個比方,就好比端妃作為一個打工人,憑藉自己的辛苦打拼、抱團甄嬛得利,在四郎當權的公司裡拿到了一個不錯的職位——皇貴妃。

結果呢,昔日的盟友甄嬛要推翻四郎當權的局面,換成小四上位,甄嬛人家早已成功進入董事會,公司股份都拿到手了,而她端妃即便職位很高,那也還是個打工人,一朝天子一朝臣,她自然不希望公司換大領導,不想四郎掛掉。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端妃不是沒有甄嬛那種突破皇權的魄力,而是她沒有去對抗和突破的實力和條件。我相信,若是端妃有,她勢必會做得比甄嬛更出色。

不過端妃也不擰巴,她坦然接受自己的生存邊界,在甄嬛上位之後,她再次稱病蟄居起來,第一時間對新老闆甄嬛表態,自己會乖乖的不給老闆添亂:這就是她在新公司成立後的生存策略,畢竟識時務者為俊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