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如懿傳:衛嬿婉說自己最愛淩霄花,為何反得了皇上心意躍升妃位?

 

看過如懿傳的朋友應該都知道,衛嬿婉在劇中幾乎沒有什麼助力,但卻憑藉一股狠勁和上進心愣生生成了最後威脅如懿的反派角色。

她曾因為燕窩細粉被皇上認為粗俗,冷落過好長一段時間,但卻有一顆不願認輸的心,暗下決心努力學習,憑藉夜色和滿園的螢火蟲營造意境重新吸引皇上,讓皇上對她改觀,又在如懿低谷時賭了一把,為她進言,事後如懿沉冤得雪翻身成為皇后,皇上將衛嬿婉晉升了嬪位。

而如懿在初登後位後,也迎來了皇上第一次南巡。這次南巡,太后借著自己六十大壽,向皇上舉薦了自己的人。

至于為何突然想起給皇上塞美女,其實是因為地方官員趁著皇帝南巡將自家女眷送進行宮,希望得到助力。在太后眼中,這些人都和自己夠不著邊啊,既不知根知底,又不能為她所用,所用就有了借由想看荷花,將慶貴人帶入皇上眼中的這一場戲。

皇上身為太后的好大兒,在看到慶貴人和玫嬪出場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自己老娘的心思。皇帝自然是不高興的,雖說是美女,但這並不是驚喜,也算不得進獻,皇上還得礙于太后的面子受著,就有種他明明是天下大權在握的人,卻還是在受著制約的感覺。

玫嬪與慶貴人乘著載滿荷花的船出場,一人彈琵琶,一人唱曲兒。

唱的是元代奧敦周卿的蟾宮曲·詠西湖》:

西湖煙水茫茫,百頃風潭,十裡荷香。

宜雨宜晴,宜西施淡抹濃妝。

尾尾相銜畫舫,盡歡聲無日不笙簧。

春暖花香,歲稔時康。

真乃「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原文的意思是:

煙水浩渺的西湖波光蕩漾,在百頃微風飄拂的水潭上,十裡水面飄溢荷香。雨也適宜晴也適宜,更像西施那樣無論淡抹濃妝都豔麗無雙。一隻只畫船尾尾相接,歡聲笑語,笙歌彈唱,沒有那一天不沸沸揚揚。春暖時節百花芬芳,莊稼豐收四季安康。真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合著意境和美妙的曲子,其實她倆的出場不僅十分應景,也很驚豔,就連大臣們都感歎太后妙思。

但皇上其實老不高興了,還得笑著陪太后喝酒。結果還被太后教訓自己獨寵皇后,不雨露均沾,皇上的鬱悶心情真是都寫在臉上了。

太后走後,衛嬿婉抓住了這個機會,為皇帝獻了一場舞,正合了皇帝心意。

太后的人也便罷了,衛嬿婉也要在這晚討巧爭寵,這便惱了金玉妍,諷刺衛嬿婉整得跟個歌舞樂伎似的,自貶身價。純貴妃便也諷刺金玉妍當年不也是什麼長鼓舞啊,扇子舞啊,吹短蕭,彈北琴,一天一個花樣嗎。

這邊的冷嘲熱諷皇帝一點沒在意,反倒說,「極好,這果然是匠心獨運,如入畫中啊, 這炩嬪也算是有進益了,已不再是當日只認得燕窩細粉,連白瓷和甜白釉都不分的女子了。」

衛嬿婉也是機敏,她知道自己來這一出並未跟如懿打過招呼,所以先將手中的梅花獻上,說,「臣妾知道皇后娘娘素愛綠梅,原想尋些綠梅來進獻,但是綠梅難尋,雖是紅梅,還請皇后娘娘笑納。」

然而如懿卻沒有搭茬,而是反問道,「這些個日子不見,沒想到你在忙這些。」

衛嬿婉觀察如懿表情,如懿波瀾不驚,卻又帶著一種壓迫感,衛嬿婉連忙答道,「臣妾不過是花點心思,博皇上和皇后娘娘一笑罷了。」

皇上招呼衛嬿婉坐在自己身邊,並拐著彎地誇讚她借著西湖景色一舞卻不比前面遜色。然後問如懿,皇后甚愛梅花,相比今日一舞,也合皇后的心意吧。

如懿又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將問題拋給了衛嬿婉,說,「炩嬪不會也喜歡梅花了吧。」

衛嬿婉答道,「臣妾喜歡淩霄花,少年時最愛,現在也不曾改。」這時鏡頭給了淩雲徹, 淩雲徹也有所動容。

其實回想起來,每次淩霄花總與淩雲徹有些關係。無論是淩雲徹的淩字和淩霄花相合,還是後來淩雲徹帶淩霄花給冷宮裡的如懿。

如懿傳的花絮裡曾解讀過,淩是衛嬿婉的初戀,也是雲霄的意思。

同時,淩霄花一旦有了依附便會不斷向上爬,適應力十分強大,側面反應了衛嬿婉的性格。

還有,皇上為衛嬿婉出頭並將她納入後宮那日,兩人也是在淩霄花下相識。

或許是想到了這一點,衛嬿婉的回答令皇上十分滿意。另外,皇帝明白這一夜太后就是想讓自己和慶貴人待在一起,他正憋屈著呢,衛嬿婉算是為他解了圍,所以他也十分高興,不僅在當晚臨幸了衛嬿婉,還將她晉升了妃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