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歲男童患重病,臉頰腫大如嬰兒頭,媽媽:沒有錢就只能等死嗎?

陈晚晚 2022/05/17

照片中入眼而來的是一個小光頭、一張腫脹到變形的臉頰,還有被擠壓到變形的眼睛和鼻子, 這個孩子在患病後就變成了這幅「怪模樣」臉頰腫得就和嬰兒的頭一樣,和奇怪的樣子相反的是,他的臉上常常帶著笑容,不管高聲尖叫還是低聲呢喃,歪斜的嘴時常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聽上去都是那麼地清澈乾淨。這個男孩名叫安仕傑,雖然他才只有2周歲大,但卻已經患癌近一年的時間了。

安仕傑一家住在貴州省興義市興仁縣一戶普通的農戶家庭裡,媽媽李敏和爸爸安德金于2013年結婚後在家靠務農為生,閒暇時安德金還會外出打些零工來補貼家用。2015年,夫妻倆生下了大兒子安仕軒,和很多要二胎的家庭一樣,都想在自己百年之後,孩子還能夠有一個至親。于是,2018年6月份,二兒子安仕傑出生。他們家裡雖然不富裕,但也吃穿不愁,而且還因為多了這樣一個小機靈鬼而變得更加的歡快。「別人都說我們家有一對‘炸彈’,我們夫妻倆也正因為家裡的這對‘炸彈’變得更加滿足和安心。」

然而命運弄人,突如其來的一場變故仿佛把這個家庭推向了萬丈深淵,2019年9月份,小仕傑的右臉頰開始腫脹起來,李敏以為是兒子上火,也沒當回事,可後來臉越腫越大,李敏趕緊帶著兒子去了當地的醫院,可是沒有查出什麼病因,輾轉了多家醫院後仍舊沒有查出是怎麼回事。最後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檢查時,才被醫生懷疑是惡性腫瘤。「怎麼可能呢,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孩子才多大啊,怎麼會有腫瘤呢!」抱著孩子被誤診的心態,夫妻倆連夜帶著孩子來到了北京。

在北京兒童醫院,小仕傑需要做骨穿檢查,對于當時才1歲多的小仕傑來說做骨穿是「殘忍」的,聽著骨穿室裡面小仕傑沙啞的哭聲,李敏仿佛看到了兒子被嚇得渾身打顫的情景,她渾身一陣陣的打著戰慄,在門外哭得像個淚人一樣。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小仕傑最終被確診為「軟組織肉瘤」,那一刻夫妻倆徹底慌了,「大夫,這個腫瘤做手術切掉就沒事了對吧?」「這不是簡單的腫瘤,是一種惡性腫瘤,也就是癌癥。」聽完醫生的話後,夫妻倆感覺天瞬間塌了,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當時的心情。

緊接著,小仕傑開始了化療。每天早上,小仕傑的床上都會出現一撮脫落的頭髮。李敏小心翼翼的一根根捏起來,捏起一根心痛一次。「看著一病房的小光頭,有的孩子在掉完頭髮之後生命也跟著隕落了,李敏常常摸著兒子的小腦瓜,跪在地上把頭埋到兒子小小的懷裡面,聞著兒子身上的奶香味,她不敢想象,如果兒子沒有了她該怎麼活下去。「爸爸媽媽就算是把家過沒了,就算搭上自己的命,也要把你救回來」看著兒子的小臉,李敏堅定地說道。

大醫院裡的花費就像流水一樣,沒多久他們就花了20萬元,其中絕大部分還是借來、貸來的。因為沒有錢了,安德金只能踏上回家的列車,再次向家裡的親戚朋友尋求幫助,然而借來的只是杯水車薪。家裡所有能賣的,都被安德金賣掉了,包括他們家那頭準備過年的年豬。

哥哥仕軒要爸爸開視訊,他想看看遠在北京的弟弟,爭搶在鏡頭前,他搖晃著手裡的零食奶片說,「看,家裡的奶片我一片都沒吃,都給弟弟留著呢,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啊?」「快了快了,弟弟的病很快就好了,好了就能回家了!」手機那頭,李敏察覺到了丈夫閃躲的雙眼,她輕輕地問了丈夫一句「借到了麼?」,許久之後,安德金才說出一句,「又申請了幾個網貸,勉強湊了5萬,沒有人借了,只有這些了……」

「小仕傑的情況漸漸穩定,可以做進一步的治療了,眼下最著急的就是手術,術後還需要持續的化療和放療。」醫生的話不斷在李敏的腦海裡回蕩,她看著小仕傑的嘴裡一直流著血,瘤體更是一天天變大,心裡萬分著急但又無計可施。醫生說,手術後小仕傑的臉會塌陷下去,要想恢復正常的臉蛋,就需要在臉上裝一個「義骨」,而接下來的瘤體切除手術,義骨安裝手術,和頻繁的化療、放療,總計費用要在50萬左右。「我們不知道去哪里弄那麼多錢,沒有錢就只能等死嗎?」李敏絕望地說道。

「兒子那麼小就經歷了很多成年人都沒有經歷過的痛苦,連咽一口水他都疼得哇哇大哭,他還那麼小,但他很堅強,他都一點點地挺了過來,我們更不能去放棄他,在我的眼裡,兒子天真爛漫的笑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東西,我多希望他能像其他寶寶一樣,有一個健康快樂的童年。」小仕傑的媽媽李敏說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