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再看《知否》原著頓悟:「與大伯哥有染」的余嫣紅,踩了顧廷燁底線

火星人 2022/04/15

余嫣紅是顧廷燁的第一任妻子,可是過門沒多久,便命喪黃泉了。明蘭曾經很是好奇顧廷燁這段婚史,可是當明蘭每每在顧廷燁面前提起余嫣紅時,顧廷燁的臉色就會變得極為難看,而且半個字都不曾吐露。

原著中,關于余嫣紅去世,這樣寫道:

而余嫣紅去世,和曼娘的奸計是脫不開干系的。這個面若桃花心似蛇蝎的夫人,早就被常麽麽一眼看透了,可那個時候的顧廷燁偏不信。

曼娘奸計

當初,顧廷燁為了讓曼娘和自己的兩個孩子能有個名分,便滿京城的打聽溫柔賢淑的高門顯貴家的女子,這才有了去余家求取余嫣然的事兒。

于體面,余嫣然的祖父是三朝首輔;于尊貴,余嫣然是余家的嫡長女。況且,余嫣然在京城是出了名了賢淑和好脾氣,這樣高門世家的嫡女,配侯府嫡次子,也是夠格的。

可是,當曼娘得知顧廷燁要娶余嫣然時,并不滿意。便裝著做小伏低的樣子,領著一雙兒女去余府逼著余嫣然喝她的妾室茶。

當時顧廷燁和余嫣然的親事還未完全確定下來,曼娘此舉顯然是讓余閣老夫婦大失臉面,陷余嫣然的清白于不顧,眼看著就要談成的婚事,在曼娘的攪和下,惹得余閣老一怒之下,將自己的寶貝孫女遠嫁到了云南。

關于曼娘的歪心思,原著中這樣寫道:

當初,明蘭在幫助余嫣然收拾曼娘時,早就看出了曼娘的心思,明蘭對顧廷燁說:余家姐姐隨余閣老在京城一直待到一十三歲,閨門之間素有賢淑惠靜之美名,想必二叔是聽說這個才幾次誠懇上門求親。 那麼,若曼娘真只想進門為妾,只消等的余家姐姐進門,依著她那溫柔和氣的性子,便是老侯爺夫婦一時不允,也遲早能被勸通,到時候曼娘豈不是能得償所愿?何必還巴巴地跑去余府鬧呢?惹得余閣老氣急,豈不是雞飛蛋打,反而壞事?

可那時的顧廷燁根本聽不進去明蘭的分析,只一味覺得曼娘是位可憐的弱女子。再加之,侯府人人心懷叵測,只有曼娘一直在她身邊「真心」待他,所以他更沒有理由因為一個外人的話,去懷疑自己的枕邊人。

馬東曾在《奇葩說》的舞臺上說過這樣一句話: 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要一絲甜就能填滿。而彼時的曼娘,就是顧廷燁心中的一塊糖。殊不知,這塊糖,才是最后斃人性命的砒霜。

求娶余嫣然失敗,只能退而求其次,娶了余家嫡次女「余嫣紅」。顧廷燁的這位正頭娘子,正合曼娘心意,她就是希望顧廷燁的大娘子越囂張跋扈越好,這樣顧廷燁就會與她生嫌隙,甚至反目,到時候顧廷燁的心就會緊緊貼著自己和兩個孩子,還愁沒有好日子過?

其實,曼娘和林小娘是同一類人,她們都是善于韜晦籌謀的,可偏長歪了心思。 聰明的大腦,若沒有正直善良的心引導,做起事情來就沒有底線,就如同披著人皮的鬼怪一樣,作妖就會變成她們生活的常態。

悍婦嬌妾

余嫣紅這位大娘子,與其說是顧廷燁「挑」的,到不說是曼娘為他「挑」的,畢竟余嫣紅是真的不合顧廷燁的心意,但是卻很合曼娘的心意。

原著中,這樣評價嫁進侯府的余嫣紅:

常麽麽曾經向明蘭吐槽余嫣紅說: 不是我愛說私人壞話,嫣紅夫人實在太......,還不如不娶,沒娶她之前,燁哥好歹還能囫圇過去,可娶了她,反倒雞犬不寧,日日地吵鬧打罵,沒一天消停的。

顧廷燁原本就不是很樂意這門親事,更不是什麼好脾氣,成日里嚷嚷著要休了余嫣紅。可是老侯爺不肯,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為此,顧廷燁還和老侯爺大吵一架。

要說這余嫣紅,和盛府的大娘子簡直是如出一轍,腦子完全是擺設,脾氣是一點就炸。 殊不知,與人過日子,不能全憑著自己的性子肆意妄為,很多時候得動腦子,婚姻需要智慧去經營,而不是用武力強迫對方妥協,否則只會把對方越推越遠。

然而,余嫣紅對顧廷燁的種種舉動,正是曼娘想看到的。

正房娘子不稱心,所以顧廷燁就往外室曼娘這里跑得更勤了,這正合曼娘所愿。然而,曼娘的籌謀,并非這些,他要的是,顧廷燁完完全全地屬于自己。

因此,曼娘又心生一計。

她在外頭買通人,將自己的住處透露給了余嫣紅,又說了一些招搖過分的話,余嫣紅便帶了十余號人,跑到曼娘的住處又打又砸,余嫣紅越是兇悍,曼娘就越是裝的做小伏低。余嫣紅此次前來,就沒想著留曼娘活路。

可曼娘何等狡黠,她能讓余嫣紅平白無故將自己打一頓?即便挨打,也要挨得有價值。在余嫣紅來家里之時,曼娘就已經暗中遣人去找顧廷燁了。

就在余嫣紅對曼娘動用棍棒時,顧廷燁感到了,看著自己的悍婦如此虐待自己的「嬌妾」,心里不由得又往曼娘處靠了一點,與余嫣紅徹底反目。

殊不知,時間久了,虛情假意早晚會露出破綻,顧廷燁也不是那種蠢笨之人,曼娘又豈能瞞住他一輩子。當顧廷燁真真切切地認識到曼娘的嘴臉后,心如絞痛后大發雷霆。

盛老太太在明蘭嫁入侯府的前日,與明蘭說: 且瞧著你那姑爺,定是個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做事坦坦蕩蕩,光明磊落。與這種人過日子,就不要藏著掖著了,有什麼便說什麼。

曼娘是聰明,可他還是不夠了解顧廷燁。如果一開始曼娘直說自己因為窮怕了,想要過好一點的日子,才愿意跟著顧廷燁,或許,顧廷燁也不會這麼痛恨曼娘。

于顧廷燁而言,曼娘的存在,不僅僅是一個枕邊人,更是一份在顧廷燁生命里稀缺的信任,可如今,這唯一的信任都坍塌了,叫他以后還能相信誰?

內有悍婦,外有惡妾,如此的生活,顧廷燁簡直沒辦法再忍受下去,便離家出走,開啟了自己闖蕩江湖的人生。

兩個月后,顧廷燁收到了一封驚世駭俗的來信。

余嫣紅出軌

當老侯爺滿心歡喜地跟顧廷燁說余嫣紅有喜了,拉著顧廷燁的手,說:以后就是做爹的人了,要懂事,不要再惹事了。

顧廷燁面色鐵青地對老父親說:嫣紅肚里的孩兒大約也姓顧,但不是我的。

其實,自從余嫣紅和曼娘鬧翻后,顧廷燁就再也沒去過余嫣紅的屋里,八百年沒同過房了,孩子又怎會是顧廷燁的。

和余嫣然有染的不是別人,正是四房的顧廷炳,顧家早已被顧偃開護的不知天高地厚,也早已和污糟的爛泥潭沒什麼區別。

余嫣紅和顧廷炳有染是在顧廷燁冷落她之后,而顧廷炳也并不喜歡余嫣紅,只不過是看上了余嫣紅的陪嫁,他倆暗行茍且,不過是各取所需,一個為了錢財,一個為了欲望。

然而,即便余嫣紅給顧廷燁戴了一頂綠帽子,踩了一個男人的尊嚴,可顧廷燁也從沒想過要余嫣紅的命。

取余嫣紅性命的不是旁人,就是曼娘。

當余嫣紅懷有身孕卻不敢被人知道時,偷偷跑出府里去看郎中,恰巧被曼娘發現,曼娘出了重金從郎中嘴里套出了余嫣紅懷孕的消息,便開心到要起飛了,于是又心生一計。

曼娘得知余嫣紅對藕過敏,便府里的下人偷偷在余嫣紅的吃食里加了一丁點藕粉,余嫣紅渾身起滿了紅點子,全府上下都著急的為二少奶奶請郎中瞧病,如此,余嫣紅有孕的事情,就再也滿不住了。

不過,當時府里上下的人,都以為余嫣紅肚里的孩子是顧廷燁的,只有曼娘一人知道真相。

畢竟是做了虧心事,余嫣紅躲在別院戰戰兢兢,一直在腦補事情敗露后侯府將會怎樣處置自己。就在這時,曼娘假傳消息。

她派了一位自己的在侯府的親信,又塞了些銀錢,去找余嫣紅說:顧廷燁不愿張揚丑事,只要她把肚子里的胎兒打掉,待此事風平浪靜后,便跟她和離。

余嫣紅一思忖,這條件太誘人了,彼時的顧廷燁本就惡名在外,如今又棄家出走,若顧廷燁和她和離,全京城的人都會以為顧廷燁不好,不會想到是她的不對,再過幾年,讓寵愛自己的父母再尋門親事就是了。

所以,余嫣紅趕緊差人抓了副虎狼之藥,為怕藥效不好,她還多吃了一副,結果,胎兒是打掉了,可性命也斷送了。

余嫣紅的死,一部分原因來自曼娘的算計,可歸根結底是因為自己品行不端。 試想,如果是嫣然或者明蘭這類品性端正的女子,即便受丈夫冷落幾天,也斷然不會與旁人行茍且之事。

齊衡曾經在侯府私會明蘭,明蘭惱怒地對他說: 以后不要再來尋我了,便是碰上也不許與我說話,非得說話,也請以禮相待。這世上,女兒家活的何等艱難,若有個風言風語,我便只有死路一條,你可得記住了。

在男歡女愛之事上,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就是魯莽無腦,于男兒不過是一時有損聲譽,而女子,就有斷送生命的危險。

就像莎士比亞曾說: 情欲猶如炭火,必須使它冷卻,否則那烈火會把心燒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