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虛竹內力冠絕全書?其實未必比少林三渡強,看張無忌大戰三渡就懂

许多多 2021/11/24

毋庸置疑,在頂尖高手的對決中,內力更深的一方能夠佔據優勢,因為拼到最後,往往比的不是武功招式,而是比誰的內力更為深厚,甚至在內力達到一定程度時還能彌補外功上的不足。

比如《倚天屠龍記》中,那明教至高無上的神功乾坤大挪移就從來沒人練到頂層過,而張無忌因為有九陽神功為根基,內力極為深厚,所以他能在短時間內直接將乾坤大挪移修煉至頂層。

不過談及「金庸筆下內力最深之人」之類的話題,有一個角色是繞不開的,那人便是《天龍八部》中的虛竹,從明面上來看,他的內力的確是冠絕古今的級別,不過他細品之下卻會發現未必如此。

一、虛竹的經歷

虛竹的經歷有多離譜?其實從讀者賦予他和段譽的「天龍二掛」之名就能夠看出,這倆人的習武經歷的確是如同開掛一般,這裡就只談虛竹吧。

虛竹原本只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少林小和尚,和多數小和尚一樣,他武功低微,其貌不揚,甚至還有些醜,走在人群中是最不起眼的那一類人。

誰能想到這小和尚能在無意間破解了無崖子布下的珍瓏棋局,繼而得到面見無崖子的機會,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在逍遙派的密室中,無崖子先是將虛竹體內粗淺的少林武功化去,接著逆運北冥神功將自己修煉七十年的內力傳授給虛竹,值得注意的是無崖子這七十年內力只是個概括性的描述,要知道他身懷北冥神功,且不知他早年間吸走過多少高手的內力,等于這七十年的內力是他自身修煉加上從別人那兒吸來的內力。

而虛竹在後來又邂逅了天山童姥,在西夏冰窖一役,童姥大戰李秋水,虛竹夾在兩人中間,又將二人的內力吸走,至此逍遙三老內力盡歸虛竹所有,算起來,虛竹體內的內力怕是超過兩百年的儲量,常人不過能活百來歲,也就是說正常的習武之人根本不可能將內力提升到如此深厚的程度。

所以部分讀者說虛竹是金庸全書內力最深厚的人倒也是有據可依的,不過深厚歸深厚,他真的能駕馭嗎?換句話說,他有兩百年的內力就一定很強?還真未必。

二、虛竹的實戰能力

「天龍二掛」中的另一位,也就是虛竹的義弟段譽,儘管那小子也是一身神功,但他的實戰能力就很弱,慕容複就差點將他殺死,當時段正淳及其情人被俘,段譽眼看親人被殺,盛怒之下也打不過慕容複,而且書中明確提到段譽「不會武功」,等于空有武功配置,不懂如何駕馭。

而虛竹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在對陣丁春秋的時候就很明顯。

論武功配置和內力儲備,虛竹都遠在丁春秋之上,正常來說,兩人的戰鬥不該持續太久,然而後來虛竹制服丁春秋還是靠的生死符這暗器,更為關鍵的一點在于這一招還不是虛竹自己想到的,而是一旁的靈鷲宮部下想到的。

原著道:「這些豪客也紛紛呼叫:‘主人,給他種下幾片‘生死符’!’‘對付星宿老怪,生死符最具神效!’虛竹的武功內力均在丁春秋之上,本來早可取勝,只是一來臨敵經驗實在太淺,本身功力發揮不到六七成;二來他心存慈悲,不少取人性命的厲害殺手,往往只施一半便即收回;三來丁春秋周身劇毒,虛竹頗存顧忌,不敢輕易沾到他身子,卻不知自己身具深厚功力,丁春秋這些劇毒早就害他不得,是以劇鬥良久,仍相持不下。」

從這裡就看出虛竹也只是空有一身配置,實力未必強,而再對比那與張無忌對戰的少林三渡,就能看出虛竹對內力的駕馭程度,其實也算不上強。

三、張無忌大戰三渡

少林三渡可以算是《倚天屠龍記》中除了張三豐之外最強大的存在,甚至哪怕是張三豐來闖少林,也未必能破了金剛伏魔圈,你看那少林三渡對內力的駕馭程度有多高?

原著道:「又鬥小半個時辰,張無忌體內九陽神功急速流動,聖火令上發出嗤嗤聲響。 少林三僧的臉色本來各自不同,這時卻都殷紅如血,僧袍都鼓了起來,便似為疾風所充。但張無忌的衣衫卻並無異狀,這情景高下已判,倘若他是以一對一,甚而以一敵二,早已獲勝。」

三僧運功時,那僧袍鼓起,如疾風所充一般,而金庸對虛竹也有過類似描述。

原著道:「但他此刻身上既具逍遙派三大高手深厚內力,複得童姥盡心點撥,而靈鷲宮地下石窖中數十日面壁揣摩,更得益良多,雙掌一拜下, 身上僧衣便即微微鼓起,真氣流轉,護住了全身。」

此時的虛竹已是集逍遙三老內力于一身,他運功之時,僧袍不過只是微微鼓起,高下立判,他對內力的駕馭甚至還不如三渡。

如此看來,儘管虛竹的武功配置極佳,內力也極為深厚,但始終只是花架子,所以哪怕他有如此傳奇的經歷,也算不上是金庸全書最強高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