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知否:看到如蘭的婚姻一地雞毛,才發現墨蘭嫌貧愛富讓她逃過一劫

墨蘭一向自視甚高,從小就立志要嫁進高門大戶,非得嫁一個比長姐華蘭還要高的門戶,才好把嫡出那兩姐妹踩在腳底下。不料到了及笄之年,金龜婿沒有釣到,反而要被父親許配給一個要錢沒錢要權沒權的窮舉子,墨蘭是真的慌了。為了達成自己的心願擺脫低嫁的命運,墨蘭丟掉珍惜了十多年的廉恥,聽從林小娘的建議自己找丈夫,雖然過程有些坎坷,但好歹得償所願成了官眷。

出嫁那天墨蘭就想著自己嫁了一個比華蘭大姐姐還高的門第,如蘭一定比不過自己了,沒想到如蘭這般自暴自棄,直接撿了她不要的文炎敬當個寶貝非嫁不可,著實是讓墨蘭暗爽了一把。很多人都說如蘭嫁給了愛情,婚後與文炎敬過得如膠似漆甜似蜜糖,等著墨蘭後悔的那天,直到看到如蘭的婚姻也是一地雞毛,才發現墨蘭的嫌貧愛富讓她逃過一劫。

婚後文炎敬是對如蘭很好,但架不住他有個挑事兒的母親,如蘭成親次日就被要求站規矩,懷孕了也要在下雨天站在房門口等著服侍起床的婆婆,被整得比華蘭都慘。也就是文家沒有下人,伺候的都是如蘭從盛家帶過去的陪房,如蘭才能稍微輕快些,轉念一想,文炎敬住著人家的房子,用著人家的下人,能不對如蘭好一點嗎?

如果文炎敬真的心疼如蘭,他能眼睜睜看著母親如此刁難妻子,還心安理得早出晚歸,甚至在如蘭孕期接受母親為自己的納妾?眾所周知,因為孝順而默認母親欺負妻子的都是男人的藉口,長柏知道王大娘子的性子會提前給海氏出主意,袁文紹發現華蘭能給自己帶來幫助之後也提出分家的要求,說明只要男人想護著妻子其實有的是法子。

墨蘭有句話說得不錯,如果老子和兒子的想法一致,兒子就說是孝順順從,如果二者意見不和,就只會顧自己的了。文炎敬能以孝順為名讓如蘭一味忍讓,連納妾這種事情都要王大娘子出面拒絕,可見他的不是真的心疼如蘭,心裡也認為母親的做法沒有問題。不過想想也是,一個不顧如蘭名聲與其私會的男人,文炎敬能對她有幾分真心?

還是墨蘭會選啊,雖然她在梁家也是一地雞毛,但是至少得到了她夢寐以求的伯爵府兒媳婦身份,吳大娘子再怎麼不喜歡她吧,梁家也要規規矩矩給她發份例,不像如蘭賠錢找罪受,心心念念的愛情也成了泡影。想起前段時間大家唾棄「寧願在寶馬車裡哭,也不願意在腳踏車上笑」的人,忽略了有的人坐在腳踏車上也得哭,而坐在寶馬車裡也是可以笑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