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甄嬛傳:皇帝廢後時的這段話暴露了純元留給宜修最狠的報復

江福海招供,將皇后宜修當年害死純元的秘密公之于眾。

蘇培盛來告訴皇帝這個真相之時,皇帝的第一反應是痛駡蘇培盛「大膽」!

注意,得知如此驚天大秘密的皇帝不是驚訝,不是震驚,而是憤怒。

因為皇帝本來就猜測到純元之死的幕後黑手是宜修,最直接的劇情交代有兩處。

第一處是,蘇培盛向皇帝一一呈現宜修害死純元的證據之後,皇帝的反應是:「果然是她。」這個「果然」就可見皇帝沒少猜測和懷疑過宜修。

第二處是,在第14集裡面,剪秋建議皇后再努力一把孕育一個皇子時,皇后的回答是:「本宮都年逾四十了,早已不是適合孕育之身,何況姐姐死後,皇上再未對本宮如從前那般……」

恰恰就是這一句「姐姐死後,皇后再未對本宮如從前那般」,就是皇帝對宜修猜疑並開始厭惡疏遠的證明。

但是皇帝為什麼能忍得住,不去徹查清楚呢?這一點我之前詳細寫過,就不再贅述(點這裡複習)。

雖然之前皇帝不願意面對純元之死的真相,但是如今他不得不接受。

然而,廢後不是件小事,所以他要親自聽皇后自己說,這也是無形中給皇后最後一個機會,但是皇后一改往日賢慧淑德的形象,就像安陵容一樣,被處置前都和皇帝來了一場放飛自我的談話。

皇后對皇帝的控訴和純元的嫉妒痛恨,讓皇帝倍感驚訝和憤怒,便下定決心要廢後。

即便竹息拿著太后留下的懿旨明確要求皇帝不可廢後,皇帝仍舊堅持:「……烏拉那拉氏之罪不可饒恕,朕不能不廢了她,以慰純元在九泉之靈。」

太后的預判能力太強了!她清楚她的旨意完全阻擋不住皇帝,于是囑咐竹息讓皇帝回憶一下純元皇后在臨死前伏在他膝上說的話。

太后這是讓竹息搬出來純元救場。

皇帝想起當年純元臨死前對他說的話:「…… 我唯有宜修一個妹妹,望日後四郎能夠無論如何善待于她,不要廢棄她。

乍一看純元臨死前對皇帝說的這番話是有些說不通的地方的。

純元若是不知道是宜修暗害的她,她囑咐皇帝善待她的妹妹宜修合情合理,但是為何又要強調「不要廢棄她」呢?

除非純元能預判到皇帝會有廢棄宜修的那天,也就是說純元臨死前已經知道是宜修對她下的毒手,但是為了保住家族利益——「皇后之位必須是烏拉那拉氏的」,她不得不保全宜修。

更重要的是,她這麼做,是對宜修最狠的報復。

宜修本來就是自卑且善于嫉妒的,純元這個遺願看起來是保全了宜修,但其實每時每刻都在提醒宜修:

你從皇帝那裡得到的一切,都是因為你是我純元的妹妹。你今後得到的榮華富貴和權力地位,都是我純元庇護著你得到的,是你靠自己壓根就不可能也不配得的。

宜修從殺死純元的那一刻起,她就徹底活在了純元的陰影裡。而純元也成了皇后宜修心中無法驅除的心魔。

她無法避免地想和姐姐純元做比較,她問剪秋:「你是和本宮一起過來的人,皇上對本宮,比之昔年對姐姐如何呀?」

對宜修來說,純元的遺願成了一種詛咒,讓她得到的所有美好都黯然失色,窮極一生只能在自我折磨和妄自菲薄的泥淖中掙扎:「皇上對本宮再好都比不過姐姐好,太后也是,到底本宮是庶出,不比姐姐是嫡出……」

皇后宜修對純元恨之入骨,但她後來得到的一切又都是因為純元。宜修怎麼可能不痛苦呢?

于是,她只能不斷地找理由來合理化這件事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而這個理由就是「庶出和嫡出」的區別:皇帝不愛她,愛純元是因為純元是嫡出,她是庶出,但她心裡很清楚,真正的原因並非如此。可是她懦弱,她不想面對,因為不想面對真相,便只能選擇沉淪,這就是皇后的悲劇根源。

為了掩蓋內心這種懦弱,皇后是一個需要時刻提著驕傲和優越感來對抗世界的人,她沉迷于這種反抗,熱衷于展示這種驕傲。

但是,純元的遺願把她的這點僅剩的驕傲都給挫得一乾二淨了。

山窮水盡的時候,竹息拿純元的遺願勸說皇帝不能廢掉宜修之時,宜修的表情是雙目緊閉,滿臉悲涼, 純元的詛咒又出現了:你宜修竭盡全力得到的一切,不過是手抓空氣,一場徒勞而已。

她宜修折騰一場得到的不過是水中月鏡中花,看似是繁花似錦的絢爛,實則是腐索奔馬的毀滅。

從這個維度看,純元並不是個傻白甜,宜修害了她,她也未曾饒過宜修。

反觀宜修,她保持著「我過不好,你也別想過好」的狹隘心態,先毀滅了自己,然後又毀滅了純元。

其實,她明明可以走上這條不歸路的,但是她的性格太被動,太懦弱,她不具備自我反思意識,不能很好地自我審視,更認識不到獨立的自我才是最大的價值,從而走上真正的自強不息之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