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甄嬛傳:小福子的去世和夏冬春的一丈紅中隱藏了什麼?這些細節你根本沒發現

 

華妃娘娘的一丈紅裡,竟然還有這些細節!

我們先來複盤一下,華妃涼涼的一丈紅名場面時,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甄嬛她們這幾位新晉嬪妃,在拜見過宜修之後 就直接散會。

虛情假意姐妹團正要回宮,誰知走到半路忽然跳出來一個夏冬春。而且人家一出現,那就是奔著嘲笑別人來的。

見了眉姐姐這個貴人也不行禮,一上來就說人家倆像在搭戲臺子。這種直接的侮辱方式,上一次看到還是在上次。

緊接著夏冬春開始陰陽怪氣,說甄嬛眉姐姐她們倆人的賞賜多。

咱們眉姐姐為了息事寧人,就打算送點她東西。畢竟對于有錢的嬪妃來說,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叫什麼。

可夏冬春非但不領情,反而還想繼續鬧下去。就連一邊的頌芝看了,都忍不住吐槽她。

就更別說被她那身衣服,給狠狠氣到的華妃涼涼啦!

甄嬛看夏冬春這麼囂張,上去就想和她對線,只是被眉姐姐攔下。

眼看場上氣氛越來越焦灼,安小鳥就即興表演了一段捧殺。先是說你們家真是太厲害啦~

然後為自己選秀那天的錯,表示了歉意。這個時候甄嬛看了她一眼,眼神裡是震驚、不解以及憤怒。

從這也能看出來,甄嬛雖然和安小鳥姐妹相稱,但實際上並沒有多信任她。

直到安小鳥誇夏冬春虎,她還一臉開心的說謝謝時。甄嬛才明白,安小鳥這是在陰陽怪氣。

夏冬春反應過來要動手的時候,華妃身邊的周甯海正好也剛剛趕到。

這也不是咱周公公走得慢奧,他的走路速度就比較受限。

夏冬春一看是華妃涼涼駕到,身上老陰陽人的氣勢一下子就沒了,一秒變身為蠢笨小雞崽兒。

咱們華妃娘娘一上來,就說風景都被夏冬春打擾。偏偏這個罪魁禍首,在狡辯的時候說自己是訓誡安小鳥。

好嘛~人家協理六宮,是後宮最受寵的女人。在她面前提訓誡,倒不如說是自己一時情急。

果不其然 華妃以此作為切入點,開始教訓夏冬春。還說楓葉不夠紅什麼的,緊接著頌芝就提議用鮮血染紅楓葉。

華妃呢 就順勢賞了一丈紅,一邊兒周甯海還負責科普相關知識。

這主僕三人真是一套一套的,相互配合著演了好大一齣戲。解決完了夏冬春之後,還只給了甄嬛三個人很輕的處罰。

華妃搞一齣戲出來,其實並不只是為了處理夏冬春。

還是為了震懾一邊的虛假姐妹團,不然周寧海就不需要,把受刑細節都描述的那麼清楚。

旁邊安小鳥,直接嚇得癱坐在地上。況且夏冬春本身犯的錯誤,並不至于讓她受這麼大的刑罰。

華妃這除了打壓宜修氣焰之外,就是為了震懾她們三個。

福子之死沒那麼簡單!

宜修在選秀之前,曾經把自己宮中新來的福子賜給了華妃。

沒過幾天這福子就被她想辦法處理掉。當時周寧海很明顯,是把她扔到了一口井裡。

好巧不巧就在夏冬春被賜一丈紅這天,福子飄了起來。又好巧不巧,被路過的甄嬛看到。

沒過多久 江福海就來向宜修稟報,這事兒夏冬春和福子的事情。當時宜修對于夏冬春,那是一臉的無所謂。

本來這就是一個,她扶起來的出頭鳥。相比之下 還是福子的事兒,更有份量一些。這要是整好了,說不準能揪住華妃的小尾巴呢。

可人家華妃幹了壞事兒,自然不可能到處張揚。江福海到了翊坤宮剛站定,還沒來得及說話呢。

這邊華妃就先發制人,張嘴就說這福子脾氣太大。看來咱們娘娘,是喜歡佔據主動位置。

江福海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說您說笑呢。結果華妃還真就開始了「說笑」,就差沒說宜修針對自己了。

江福海只能說這人啊,她現在已經沒了。華妃還沒說啥呢,一邊的頌芝就開始編故事。

站在旁邊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完美「複刻」了一下。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那天就跟著福子跑出去的呢。

然後這主僕二人一唱一和,完全不給江福海說話的機會。輕而易舉的就給自己,洗的乾乾淨淨。

最後還很大度的,給他提供了滿宮的證人。江福海其實還想追問,可當時華妃就急了。

還說什麼你要懷疑就帶人走,不然以後別拿這事兒出來說話。這一句話 直接斷了以後,宜修再拿這事兒出來的可能。

到了這種程度還有什麼好說的,江福海只能告退。

他走之後周寧海又強制性,給宮裡人串了供,保准讓人抓不到錯處。

雖然這事兒沒辦法再追查下去,但卻並沒有這麼快就結束。

福子浮起來的第二天晚上,就到了新人侍寢環節。當時四大爺正找甄嬛的綠頭牌,就聽說她被嚇病了。

宜修就坐在一邊,把夏冬春和福子的事情都說了出去。四大爺和宜修一樣,也是比較在意福子的事情。

當即就讓宜修,好好去查查。事情呢 從此之後,就再也沒有被提起過。宜修為什麼後來不提這事兒了呢?

四大爺當時的態度,明白了是並不想知道答案。宜修當了那麼多年皇后,對于他的脾性也是清清楚楚。

當時的宜修,其實就是為了埋下疑點。要不然她也不會,連說都說的那麼委婉。

宜修不過就是在積攢數量,好等著有朝一日的「質變」。說不準福子的死,宜修早就能料到呢。

甄嬛知道避寵保命,為啥不告訴自己的好姐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