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看《知否》頓悟:賀弘文為什麼拋棄明蘭娶「失身」的曹表妹為妾

火星人 2022/04/18

關于「妾」的解釋,原著中這樣寫道:

可就算是個「奴婢」,曹錦繡也是要擠破頭的要這個卑賤的名分,不為別的,只因她早就不是清白之軀,嫁不了好人家。但凡有點門戶的,誰愿意娶一個失了身的女人。

所以,曹錦繡就把賀弘文當成了自己救命的稻草,錦衣玉食的生活的長期飯票。

原著中,明蘭描述曹錦繡看賀弘文的眼神時,這樣說道: 她看弘文哥哥的眼神,猶如地獄之徒仰望人間。

明蘭知道賀弘文向來心軟,再加上他與曹錦繡的舊情,這一關怕是很難過。

各懷心思、各找退路

明蘭當初將心意許給賀弘文,是因為盛老太太有言在先,不想自己的寶貝孫女再吃她以前的苦。意思是,如果賀家有意與盛家結親,賀弘文是決不能納妾的,這一點,對于性格乖巧的賀弘文來說,也不是難事。

關于明蘭對于自己未來婚姻生活的盤算,原著中是這樣寫的:

作家六六說:人要明白來到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來追求生命的實相的,不是來體驗幻相的。一切接近本真的實相都會讓心安定。

明蘭不想讓自己的一生變成一個賢惠的符號,供奉在家族的祠堂之上,這些于她而言,都是虛的,她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溫暖日子,這才是實打實的生活。而自己的這個愿望,賀弘文愿意滿足她。

可是當曹錦繡出現的時候,明蘭才徹底看清了賀弘文的真面目。他在曹錦繡三言兩語地哭哭啼啼下,便繳械了。當初答應明蘭不納妾的想法,有點難以堅守下去了。

當曹錦繡在明蘭面前哭哭啼啼,求明蘭可憐自己,讓賀弘文收了自己時,賀弘文并沒有阻止曹錦繡,而是由明蘭上前一步與曹錦繡辯駁。

賀弘文此舉,只不過是看明蘭品性溫厚,想要試探明蘭到底有沒有心讓曹錦繡進門。如果賀弘文愛明蘭入骨,在這關鍵時候,應該是挺身而出替明蘭擋道擋槍的,而不是把明蘭一個人置于這水深火熱的情場里。這不過是賀弘文在明蘭那兒,試探自己是否有納妾的退路。

僅此一點,明蘭便對賀弘文的感情淡了三分。可明蘭卻依舊沒有放棄賀弘文,還是想要賀家這門親事的。

盛老太太看不懂明蘭的心思,明蘭解釋道: 祖母,有些事情,看著越好,便是越壞。您說,若我們真的兩情相好,驟生波蘭,自然是淚眼滂沱,痛不欲生。但如今瞧著,這賀家哥哥心里其實并沒有太惦記我,我心里也沒惦記他,反倒是兩人和和睦睦,這日子自然過得如賓如客,以禮相待。

這讓我想起了張愛玲說的: 不愛的愛情,永遠不會變壞。

關于婚姻,明蘭想得很開,她對祖母說: 咱們活這一輩子,總不能在這院子里頭繞彎打轉吧,我將來可以攢很多錢,多寬心,閑了便去游山玩水,擊球垂釣,總是有許多法子解悶的,日子自然過得暢快,若為了在男人面前爭一口飯吃,反倒把自己變成面目可憎的瘋婆子,這一生多不劃算。

一個一開始就給自己找退路,一個一開始就對婚姻「別有用心」,這樣的兩個人,即便沒有第三者,也很難走在一起。感情之事,最怕的就是「動機不純」,遇到困難沒有一個人愿意搏上一搏,反倒都是后退一步,看看身后還有沒有路可走。

如果兩個人的感情,一開始就只有60分,這樣的感情不足以對抗漫長的一生。那剩下的40分,就是給「第三者」留的嫌隙,早晚有一天,會有人順著那嫌隙,爬上你們婚姻的臥榻。

賀老太太的算計與利己

當盛老太太得知賀弘文的母親執意要讓賀弘文納曹錦繡為妾時,立馬改變了態度,不再與賀家親近,閉口不提明蘭與賀弘文的婚事。

都說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可賀弘文的母親腦子怕是秀逗了,非逼著兒子娶一個失了身的女子,就因為這女子是自己的外甥女。

明蘭曾經說過,幫扶曹表妹不只納了她這一個法子,可以當親妹妹對待,或者備一份厚厚的嫁妝,給她挑一個老實人嫁了,可曹姨媽和曹表妹偏偏不肯。這不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嗎?想要死死地攀住賀家這門富貴,捏著賀弘文心軟的弱點,然后一哭二鬧三上吊,逼賀弘文就范。

盛老太太原本以為賀老太太是個明事理的,她肯定會為賀弘文的婚事出頭,收拾了曹家母女,可其實并不然。

賀老太太說:我只是礙著弘哥的娘,她的病拖延到今天,也只有半條命,自打從曹家回來以后好多了,眼下她都能坐起來了,你說這時節,你再讓她跟娘家斷絕來往,那不是要她的命嗎?

賀老太太的心思很明顯,她沒辦法收拾曹姨媽母女,畢竟兒媳婦是自己的,孫子也是自己的,都是親的,而明蘭此時于她而言,畢竟是八字沒一撇的外人,總不好為了一個沒有定數的孫媳婦兒,讓自己的孫子和自己的兒媳婦兒大鬧,生了嫌隙,搞不好還會斷了兒媳婦的命。

其實,賀老太太也不是像表面那樣喜愛明蘭,在她眼里,明蘭始終是個庶女,只不過另有心思罷了。就像顧廷燁當初說的: 這世間萬物,什麼都是需要考量的。

關于賀老太太當初把明蘭當成孫媳候選人,勸說自己的兒媳不要橫生枝節時,原著中是這樣寫的:

所以,與其說賀老太太看上了明蘭,不如說是她看上的是明蘭的家世。可話說回來,縱使合適的孫媳婦兒很難找,但還是找得到的, 婚姻這種事情,說到底就是一種選擇,既然是選擇,那麼選項就不是唯一性的。

所以,明蘭并不是賀老太太的必要選項,失去了自然可惜可嘆,但終究不會損失什麼。

縱觀全局,賀弘文找退路,賀老太太不堅持,這門婚事怎麼可能有一個圓滿的結果?

顧廷燁暗中算計

早年間,曹錦繡也是貴門千金,錦衣玉食,奈何自己的爹貪圖錢財,涉案后被流放在偏遠之地,一家人為了討生活,父母便將曹錦繡許了當地的縣令做妾。

顧廷燁打聽到曹錦繡和賀弘文的昔日舊情,便利用自己的私權,赦免了曹家,讓他們重返京城。顧廷燁盤算得很好,他知道曹錦繡一家回京后,定會纏上賀弘文,畢竟賀弘文是一株肥沃的救命稻草。

賀弘文實在是心軟,招架不住曹錦繡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左右搖擺。納她,對不起明蘭,不納她,又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明蘭也早早看透了這點。

明蘭曾經已經下了決心,和賀弘文在一起了,即便他納曹錦繡為妾,明蘭對盛老太太說: 與人相守,最終依靠的還是那最低處,品性的最低處。淑蘭姐姐家的孫秀才,品性最低是無恥,弘文哥哥的最低處不過就是心軟。與人相守幾十年,終究還是要看看最低處的那兒忍不忍地下去。

明蘭的意思很明白,她可以忍受賀弘文的心軟,心軟并不算什麼惡毒的品性,人無完人,婚姻嫁娶,不能太苛責。

即便賀弘文納了曹表妹,曹表妹也不會太肆意妄為,畢竟明蘭的身世在那兒擺著,有在朝為官的父兄,有嫁入高門的姐姐,有富庶的家底,料她曹錦繡萬不敢造次。

俗話說得好,女孩子一輩子要順遂,不過是一命二運三本事,但凡占盡兩樣,便能過上好日子。明蘭的命不敢說有多好,但也不差,在老太太跟前養了十幾年,管家理事的本事也是應有盡有,選擇賀弘文,就是選擇了順遂的一生。

眼看著明蘭和賀弘文好事將近,半路卻殺出個顧廷燁來。這一切都在顧廷燁的運籌帷幄中,將明蘭妥妥地收入囊中。

顧廷燁曾無賴般地說笑:自從我回京后,我就四處打探你家的消息,賀弘文總是往你家跑,我心里邊就明白了七八分,后來陛下讓我去打仗,我也分不出手來,這事兒我只能從賀弘文身上想辦法,我打聽到賀弘文有一個青梅竹馬的表妹被流放在外,那一晚上,我高興的都沒睡著覺。然后我又得知你家姐姐與文炎敬私會的事兒,高興的我又一晚上沒睡著覺。咱倆的事兒,就這麼成了。

要說遺憾嘛,明蘭覺得很多時候都是天意;要說不遺憾吧,賀弘文要是干脆利落一些,早一步定下禮數,顧廷燁也蹦跶不起來。其實,或許這場緣分在她與賀弘文不斷爭吵置氣算計中,早已消耗盡了。

明蘭被顧廷燁捷足先登,賀弘文納了曹錦繡為妾,前者愛得不畏艱難險阻,后者愛的顧盼左右,到頭來,緣分肯定會落在前者頭上,后者也只能愿賭服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