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演過花魁的女星眾多,當得起色藝雙絕,媚而不俗的,也就這8位

花魁,在我國古代指的是青樓女子中的頭牌。

影視劇裡演過花魁的女星眾多,而真正當得起色藝雙絕,媚而不俗的,這麼多年看下來,也就這8位撐住了人設。

1、趙盼兒(樂珈彤飾演)

《愛情寶典》裡的樂珈彤,兩次飾演青樓花魁。

在《救風塵》單元中,她是萬香樓裡風情萬種的趙盼兒,初次登場的盼兒一曲長袖舞簡直驚為天人。

上身穿玫紅色底帶金刺繡抹胸,下身是玫紅色寬鬆長褲,兩隻手臂處系著長長的玫紅色手袖,高高揚起的長裾,飄曳翻飛,似天邊的彩霞火紅絢麗,纖肢細腰,體態嫋娜,一雙嫵媚又風情的眼神仿佛帶著勾子,奪人心魄。

盼兒愛上了老實的安秀才,奈何安秀才獨獨鍾情于同為紅塵女子的宋引章,盼兒的一腔癡心,終究是錯付了。雖然心上人不愛自己,但盼兒並沒有因為愛而不得頹廢不振,對情敵也沒有嫉妒與惡意中傷,宋引章掉進周舍的溫柔陷阱後,聰明勇敢的盼兒以身犯險,解救出宋引章後卻功成身退。

在《賣油郎獨佔花魁》單元中,樂珈彤飾演不幸被鄉鄰坑害淪落煙花之地的莘瑤琴。

鳳儀樓裡以色藝雙絕得花魁美名的莘瑤琴,不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容貌、體態、氣質更是樣樣拔尖。

靠賣油為生的朱重,品行實在,責任心強,生得一副翩翩少年郎模樣的他,偶見瑤琴,一眼萬年,自此朱重歷時兩年半,靠著一文一文攢至十兩銀子,終于得見美人一面。

一個真心,一個敢賭。

兩個命途多舛且孤苦伶仃的人,所幸有彼此的惦念和憐惜,最後終成令人欣羡的神仙眷侶。

二十四五歲的樂珈彤褪去夢萍時期的稚嫩,已然出落成了優雅大方的美嬌娘。

深邃的大眼睛,薄而翹的雙唇,以及那尖尖的下頜,為樂珈彤的面相添了幾分苦情感,演起流落青樓的風塵女子來有莫名的契合感。

2、小妹(章子怡飾演)

牡丹坊裡的頭牌小妹,雖說一雙眼睛是盲的,可她模樣如花似玉,氣質冷豔超群,舞技更是出神入化。

章子怡從小就在北京宣武區少年宮學習舞蹈,11歲那年考入北京舞蹈學院附中,經歷了6年的民間舞專業學習,15歲時還在全國桃李杯舞蹈比賽中獲得表演獎。

17歲那年主演孫文學導演的影片《星星點燈》,從而正式進入娛樂圈。

憑藉扎實的舞蹈功底,2004年,張藝謀執導的古裝武俠片《十面埋伏》上映,章子怡出場就是個有白玉般脫俗又堅毅的面孔,渾身上下透出一股子倔強勁兒的舞伎小妹。

額頭中間畫著豔紅的梅花妝,頭上戴了一頂金色華麗發冠,外罩一件繁花似錦的藍色長衫。

及至金捕頭用劍挑去外衣,清冷的淺藍色花邊長衫立馬顯現而出,香肩半露之下,顯得小妹愈發撩撥勾人。

嘴裡唱著古樸滄桑的《佳人曲》,「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歌聲纏綿婉轉,姿態從容優雅,水袖飛舞,步搖曳曳,衣袂翩翩,簡直比那天上的仙子還要美上幾分。

換上金粉色衣衫,在劉捕頭面前表演的這支《仙人指路》更是堪稱極致,長袖舒展,鼓聲鏗鏘,以「舞」配「武」,用水袖配合著舞蹈動作,白果傾撒金玉落盤,綢緞以柔擊鼓克剛,畫面的每一幀都美得令人窒息。

3、柳如是(萬茜飾演)

五歲便遭父母遺棄,被賣到歸家院,跟隨江南名妓徐佛學藝。

十四歲又到了吳江周家,在那個充滿嫉妒和是非鬥爭的深深庭院,接觸到筆墨和書畫,受了文化薰陶。

待周家老爺去世,被逐出家門,自從便以楊影憐為名。

影憐,「對影聞聲已可憐,玉池荷葉正田田」。獨坐舟上,對影自憐,萬茜甫一登場,身披紅色斗篷,坎坷命運也沒有磨去她高傲的棱角,雖不嬌柔也不嬌俏,可身上的那股子韌勁,讓人看一眼便認定她是個剛毅堅定的個性女子。

最為難忘的,是繁華歌舞的秦淮河畔,她身著青衣長衫,一手執摺扇,一手輕斂寬袖,吳儂軟語,蓮步款款,身姿妖媚,眼波流轉,一舉奪下百花榜狀元。

才子陳子龍被官兵當做亂党追趕,慌亂中闖進楊影憐的閨房,為了替他掩護,英勇的女子倚靠門框,巧妙地只用幾筆便在官兵面前把胸前的一滴血跡畫成了鮮豔的紅梅。

才子佳人本是一見傾心,奈何身份差距過大,終將勞燕分飛。此後,楊影憐改名為柳如是。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既是落寞,又是豪情,這般超脫的個性,當真非尋常女子。

萬茜的古裝自有一種遺世獨立之感,眉目清冷,面容倔強,把身處亂世卻仍如梅花的傲氣,把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的堅韌,皆演繹得入木三分,深深抓住了觀眾的心。

4、李師師(何晴飾演)

能超越何晴的,還是何晴。

1989年,25歲的何晴在湖南電視臺出品的古裝劇《李師師》中出演京都名妓李師師。

時隔九年,何晴又被央視版《水滸傳》劇組看中,再次出演北宋末年的名妓李師師。

彼時的何晴已經34歲,雖已不是青春韶華年紀,卻越發有嫵媚風流的花魁風韻。

李師師本姓王,三歲時父親把她寄名佛寺,大家常叫她王師師,四歲時父親因罪死在獄中,流落街頭的她落入了娼藉李家,改名李師師。

上元佳節李師師坐在轎中賞燈,外披一件帶白色毛絨的素色斗篷,在夜色的掩映與斗篷白絨的襯托下,何晴那張臉如詩如畫。

一個吹簫,一個撫琴,李師師與燕青,一個外形俊朗、資質風流,一個柔媚無雙、風情萬種。始終總是淡淡憂傷的李師師,喜歡淒婉清涼的詩詞,愛唱哀怨纏綿的曲子,輕描淡妝,構成了一種「冷美人」的基調,反而更加令人沉醉。

與浪子燕青私奔時,她一副平常女子打扮,兩人立在船頭互訴衷腸,唯美又浪漫。

換下鮮妍服飾,卸去明豔妝容,此時的李師師,重返少女的天真爛漫,黃昏朦朧,一道暖陽灑在李師師的臉上,笑容溫婉,梨渦嬌俏,不必多麼驚心動魄的美貌,淺淺一笑間自能搖曳心神。

李師師是講究儀態和談吐的一代名妓,何晴不僅外在有傾國之貌,氣度更是優雅從容,她舉止恬靜嫻雅,身上不見絲毫風塵之氣,反而文化修養的氣息濃郁,很符合那個只有文人雅士或達官貴人才能接觸的天下名妓形象。

5、李蓁蓁(郭曉婷飾演)

身為南京城郡王府的郡主,李蓁蓁本是無憂無慮,性情文靜溫順的少女,然而郡王府遭奸人陷害,慘遭滅門,李蓁蓁顛沛流離,被充為官妓。

一顆出世的心,永遠可以不染纖塵。

被賣到暖香閣為官妓的李蓁蓁,孤冷地坐于花車上,沿街遊行,「想讓他來,又不敢讓他來」,最終程問道還是來了,兩人卻只能隔著圍觀人群淚眼相望。

後又被暖香閣的鴇母賣給人販子,人販子把她賣到了洛陽最大的青樓梅豔樓,自此,李蓁蓁成了梅豔樓的花魁十一娘。

蓁蓁是個命運多舛的清高女子,那張寧靜又恬淡的臉上,一顰一笑都帶著絲毫不退讓的倔強與尖銳。

雖然多次陷入煙花之地,她身上高貴的氣質與鋒利的風骨,並沒有隨之消散,反而成為紅塵亂世中的一股清流。

梳著清麗婉約的髮式,穿著暗紅色的厚斗篷,站在街上撐一把油紙傘,李蓁蓁回眸相望,清冷幽怨的眼神,嘴角掛著淡淡微笑,紅色與陰暗的天色相互映襯,顯得此時的蓁蓁愈加妖豔,也讓觀眾對這個果敢智慧的女子愈加憐惜。

遭受滿門被迫害的巨大災難,蓁蓁的內心被仇恨填滿,可她沒有選擇一死了之或苟且偷生,進到淤泥中成為八面玲瓏的十一娘,幫助問道解救少林眾僧,也打探到許多朝廷不為人知的內幕,實乃女中豪傑。

6、梅三娘(曾黎飾演)

梅三娘是風月場上的絕色花魁,遇上窮書生王安旭後,本來只賣藝不賣身的她,把什麼都給了王安旭,奈何,王安旭是個比陳世美還要渣的絕世渣男。

王安旭聲稱要考取功名,來到京城後,便傍上了翰林千金陳楚慧,梅三娘歷經千辛萬苦來找他,卻被其狠心燒死。

苦情薄命的三娘,對愛的人全心全意、傾盡所有,為他照顧母親,給他生下孩子,辛苦攢錢給自己贖了身,也是為了能來京城找尋王安旭。

在青樓賣藝時期的梅三娘,一身荷葉邊淡紫色紗衣,頭上戴著清雅的珠花,琴聲悠揚,耀眼奪目,如此美貌傾城的花魁娘子真是世間少有的絕色。

愛慕三娘的男子眾多,可生性善良的三娘偏偏被表面溫文爾雅,實則攀龍附鳳的王安旭所吸引,不吝拿出多年積蓄助他應試,甘願照顧其親人,還一直為他守身如玉。

可惜,錯付一生,還賠上了卿卿性命。

復仇歸來的梅三娘,化名阮含梅,白色翻領外衣,內搭白色薄紗藍色抹胸,清新養眼,把王安旭迷得三迷五道。

後期身份揭露,黑衣白邊細領加黑色發飾,獨獨留了一抹烈焰紅唇,配色濃豔的著裝與曾黎狠厲冷冽的眼神相碰撞,當之無愧的絕色無雙,顛倒眾生。

7、如煙(蔡少芬飾演)

鳳來樓的頭牌柳如煙,美名遠播,就連京城神捕雷豹、協理大臣及高高在上的皇帝都競相來訪。

1994年《九品芝麻官之白麵包青天》上映時,蔡少芬只有21歲,卻已出落得亭亭玉立。

因為年紀小,那時的她臉頰兩側還帶著肉肉的嬰兒肥,在滿滿的膠原蛋白加持下,整個人更是滑嫩水潤,膚如凝脂,美豔俏皮。

當包龍星來到鳳來樓,只顧吃飯看不上身邊庸脂俗粉時,老鴇不得不請出「鎮山法寶」如煙來。

混亂不堪的場面下,一縷輕煙飄來,木門打開,身穿繡花白衣,挽著飽滿髮髻,手拿乳白色絲帕的如煙閃亮登場,冰肌玉骨,靈動毓秀,仿若那九天仙子翩翩下凡。

煙花地的如煙,沒有空靈的稀薄劉海,也沒有甜美秀氣的小辮,頭髮梳得嚴整不苟,腦袋後盤著碩大髮髻,髮髻上插著金色發釵。

全部露出額頭造型,那張嬌嫩的鵝蛋臉一覽無餘,臉上掛著瑩潤的肉肉,下巴處卻是尖尖的,桃腮帶笑,美目流盼,真乃絕色佳人。

外穿紅色緞面絲綢,內穿紫色長裙,鮮亮的顏色,絲滑的面料,把如煙那恰到好處的精緻五官,襯托得愈發嬌豔迷人,美豔不可方物。

8、琴操(李若彤飾演)

金國美人琴操,是慧賢雅敘裡眾多王孫公子爭相求見的頭牌名妓。

琴操表面上是賣藝不賣身的青樓名妓,實則是無相王假扮的大反派,利用美貌誘惑零零發,並伺機接近皇帝刺殺他。

初登場的男裝扮相,兩撇小鬍子,束身黑衣,集英氣嫵媚于一身,著實讓人眼前一亮。

換上女裝後,從階梯上徐徐走下,對著零零發做了一個用手在嘴巴上抹小鬍子的動作,眼神透著說不出的嫵媚風流,妖豔到了骨子裡。

來到零零發家時,當兩扇木門緩緩打開,琴操迎著青煙款步走了進來,表情冷豔,渾身似乎都散發著妖冶魅惑的妖氣。

在零零髮妻子面前示威,嘴角咧起壞壞地一笑,眼睛輕輕眯起,目光迷離誘人,魅眼如絲,充滿了妖性和野性。

李若彤賦予了琴操妖豔又有強烈攻擊性的美,眉目英氣,臉龐冷豔,一旦眼神上帶著淩厲感,那可真是勾人魂,攝人魄。

琴操一角距小龍女只相差一年,兩個性格外貌氣質完全不同的人物,李若彤演起來就遊刃有餘還各放異彩。

以上八位青樓花魁女子,當真稱得上色藝雙絕,媚而不俗,她們用美貌、智慧和氣質完全撐住了人設,讓人久久難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