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重溫《如懿傳》才懂:乾隆最初深愛如懿,為何年老了突然變心?

如懿斷發時,不少觀眾跟著落淚。暗黃的燈光下,周迅的表情顯得格外的凜冽,她將手上的黑髮灑下,淡淡得說了一句「給去了的青櫻和弘曆」,從這裡開始,帝后的感情便既定了結局。許多感情往往都是如此,但凡破碎了,便無法再彌補。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看到如懿的如履薄冰,看到弘曆的狠心薄情。

當年「牆頭馬上遙相顧」,少年青櫻和弘曆是那樣美好,即便是這樣相知相守的美好感情,最終還是被時光所蹉跎,再不相見。我們總是在思考,愛情的保質期為什麼那樣短暫,短到讓人懷疑真心,我們甚至都無法想象,曾經那麼相愛的人,為什麼說不愛就不愛了?弘曆到底做了什麼,才讓如懿這樣冷了心,冷了情,寧可斷發,也不願再回頭?

提到弘曆,其實腦子中浮現的仍然是圓明園外,那個頂著烈日跪在大殿門外的孩子。那個時候的弘曆不過才十來歲,他已經學著挺起了脊樑,努力為自己找一條活路。弘曆無疑是踩著刀子長大的孩子,當年雍正喝醉了,寵倖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宮女,清醒之後大吃一驚。這是雍正的醜聞,這就好比是他無意間玷污了一個下等女人,而這個弘曆,便是他犯錯後的「證明」。

我們只知道弘曆不受雍正重視,卻未曾了解,那一分「不重視」怎樣壓垮一個孩子的成長。弘曆無疑是一個可憐人,他生下來後,就被雍正丟到了圓明園。雖然是雍正的兒子,但是他並沒有得到皇子該有的重視,身旁乳母一個,不忠心的奴才幾個,就這樣在爹不疼,娘親早逝的家庭環境中長大。一年到頭,只有雍正「避暑」那幾天,弘曆才有機會,見到自己的阿瑪。

在《甄嬛傳》中,眉莊同甄嬛提起弘曆的時候,頻頻蹙眉,眉莊雖然只是解釋皇上聽了會不高興。但我們不難猜測,弘曆這個名字就是皇宮的禁忌,誰會真的對他好呢,沒有人。在這個背景之下,他必須要學著討好別人,找到一顆依附的大樹。這也就是我們後來所看到的,弘曆與甄嬛聯盟。

弘曆從小就學會了看人下菜,這樣的本事看起來高明,但卻不知背後有多少心酸。他總是學著討好雍正,甄嬛,乃至身邊所有可利用的人,這個階段的弘曆是弱小的,也是無辜的。由此,我們也不難猜測,為什麼青櫻對弘歷來說會這樣重要,這不僅僅是年少時的友情與愛情,青櫻的出現,更代表了一種溫暖和光芒。

弘曆太需要這樣的感情了,他從小就沒有感受過愛,哪怕是甄嬛,他們更多的是合作和共贏,卻少有幾分天然的母子情。那麼再提雍正,父子之間本就有那樣深的隔閡,弘曆討好父親,為的是自己的生死存亡,這是他不得不做的選擇。但只有青櫻,她是弘曆自己主動伸手想要抓住的人。

牆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弘曆與青櫻的感情,存了少有的救贖的味道。這兩個人的相知相愛相守,並非是平等的較量,而是弘曆需要青櫻。基于此,年少時的情愛,必然純粹且熱烈,弘曆為了青櫻,寧可不顧自己的正妻琅嬅,也要把第一次的圓房送給青櫻,從這裡我們就能看出來,弘曆為了青櫻,敢于挑戰世俗的規則。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不成熟的皇子,他甚至還需要富察家的勢力,但是他還是把青櫻放在了首位。弘曆無疑是愛過青櫻,他愛得真實,也不摻任何水分。

弘曆與青櫻成婚之後,遇到的第一個門檻就是甄嬛。烏拉那拉氏同甄嬛之間的炮火,無疑就跟著燒到了青櫻的頭上,只因為她也頂著同樣的姓氏。那個景仁宮的姑母死後,青櫻才開始了真正的歷練。甄嬛要青櫻為景仁宮的太后守孝,關著她,不讓她出門。弘曆看著心愛的妻子受盡了委屈,卻無法向這個聯盟的額娘反抗。

弘曆還需要甄嬛助力,他有太多的不可退讓,這才讓青櫻成為了那個犧牲品。在現實壓迫之下,青櫻學會了服軟,她學著變聰明,學著主動前往甄嬛的宮殿認錯,從此把青櫻抹去,變成了如懿。弘曆固然心疼她,但這份心疼,在傷害後顯得格外舉足若輕。弘曆沒有保護好青櫻,他也明明知道自己虧待了青櫻,但也只有在青櫻面前,他才敢踏踏實實地將這些傷害,輕飄飄地帶過去。

弘曆知道青櫻不會怪他,他們是那樣深的感情,任何事情都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紐帶。所有人都代替不了青櫻,同樣的,也沒有人可以成為她的弘曆。弘曆太自信了,他自信到認為青櫻所向睥睨,卻殊不知感情總有一天會被磋磨殆盡。

從這一天開始,弘曆再也沒有為如懿鳴過半分不平。成為嫻妃之後,如懿再一次捲入了後宮的洶湧暗濤,阿箬的背叛,牆倒眾人推。如懿被壓著進了冷宮,她多希望弘曆能像曾經一樣寬慰她,讓她不要害怕,可是等來的只有無盡的沉默。

弘曆當然知道如懿是無辜的,但是他卻因著前朝後宮複雜的佈局,他不得不裝起了瞎子,他只能讓如懿遭那個罪。他心想著,等如懿出來後,他必然要彌補自己的愛人,于是他便心安理得地置之不理,準確地說,弘曆以為自己懲罰了阿箬,便是為如懿出了一口氣。但這個時候的如懿,何止是為阿箬而難過呢?

如懿再愛弘曆,她也怨他沒有第一時間給自己一個肯定的擁抱。如懿也知道自己應該去冷宮,但是她無法接受弘曆不聞不問的態度。那些在冷宮中度過的一天又一天,全都是如懿對弘曆的質疑。在這個時候,兩個人的感情早早就產生了裂縫,但弘曆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弘曆不是粗心,也不是沒有這一層的考慮,他是不願意想。

弘曆愛青櫻,但是他希望自己愛得沒有負擔。九年義務教育告訴我們,責任產生權利,只有履行了責任,才能夠享受對應的權利。弘曆愛青櫻,他只享受青櫻的愛,卻不知自己也要付出。歸根結底,弘曆並不具備愛人的能力。從根源上來說,弘曆其實是在一個非常殘酷的環境下長大的,根本沒有人教會他如何去愛。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弘曆,註定了是一個冷心冷情的人。這一點,弘曆跟他的父親一模一樣。

雍正從小就看到了自己母親劈腿的過程,弘曆從小不受自己的父親的愛護,他們都是見慣了世間冷暖的孩子,所以他們根本沒有相信愛的能力。雍正對純元戀戀不忘,也正是因為純元給了他愛情,但那個愛人早早離世,于是便成為了他的心結。但弘曆呢,如懿還活著,他們也結為了連理,但弘曆不顧如懿的感受,不停索要,不願付出,才使得兩個人走向了分離。

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弘曆成年後最大的精力都放在了權利掌控之上,集中政權是他作為「皇帝」而言,最為關鍵的修煉技能。小情小愛是弘曆的副業,或者來說,他根本就沒當成一回事,這皇宮中,誰不是眼巴巴湊著來討好他,每個人都打著「愛」的旗號,讓他迷了眼,盲了心智,硬生生錯失了如懿這一顆明珠。也正如衛嬿婉臨死前所說,這個皇宮誰真的愛他呢,也只有翊坤宮那個娘娘是真的愛過,但是還不是被他打入了冷宮。

弘曆同如懿之間的感情逐漸走向滅亡,是必要的過程。不管是從前期的保溫,還是從後期的鞏固,亦或是犯錯之後的彌補,弘曆都沒有做到,而有些人,只要錯過了,便再也不需要再相見了。

如懿死了,她死之前沒有對弘曆留下任何遺言。弘曆被這種驟然的疼痛所敲醒,但這個時候他明白,再也回不去了,人死不再複生。弘曆這個時候才明白如懿說得「去了的青櫻和弘曆」是什麼意思,才明白了如懿的絕望。

也許還有機會,弘曆會學著如何去愛一個人,如何去守護一個人,想來在那個世界裡,弘曆和青櫻便能夠白頭偕老,永不相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