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甄嬛傳:皇上對允禮做了一個手勢,果郡王居然當場對甄嬛起了歹意

導語:很多觀眾一直認為果郡王對甄嬛是死心塌地的「真愛」,關鍵時刻,寧愿犧牲自己也要確保甄嬛的安全。他一貫的表現也是在為甄嬛「遮風擋雨、以命相護」,可事實是怎樣的呢?

事實卻是,幾乎所有的風雨都是他帶來的。并且,只要他不出現,甄嬛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恰恰是他屢屢置甄嬛于危險之中,才讓甄嬛幾次差點活不下去。尤其是發生在第六十五集的那個情節,簡直是要把甄嬛除掉的節奏啊!

1:杯弓蛇影驚國賊,浣碧挺身平是非。

電視劇《甄嬛傳》中的第六十五集,劇情大概是這樣的:允禧、允禮與皇帝比騎射,之后,允禮故意表現得差強人意,體力不支,讓允禧勝出,自己則甘拜下風。此時的允禮已經掌握了一定的兵權。他深知皇兄疑心病重,所以,不敢鋒芒太露,怕被皇兄忌憚,因此才故意收斂鋒芒,藏愚守拙。

然而,允禮的舉動在皇帝看來 ,卻顯得越發心虛可疑了,甚至有欲蓋彌彰之嫌。原本允禮就曾經被先帝議儲,幼年更是深受父皇的寵愛,就連騎射都是由父皇手把手教的,按常理,允禮的騎射功底遠比皇帝要深厚。可是,今日的允禮居然「輸了」。

這個舉動恰恰證明果郡王的臥薪嘗膽、野心勃勃,倘若他心無旁騖,光明磊落,又怎會示弱于人、深藏不露?只有心里憋著大事要辦的人,才會不拘小節、韜光養晦。

所以說,允禮的「虛晃一招」,在皇帝看來就是「臥薪嘗膽、圖謀不軌」。于是,在酒席宴上,皇上故意過來試探。他紆尊降貴,親自來為兄弟們敬酒,允禧和允禮受寵若驚,忙起身相迎。

然而,令果郡王詫異錯愕的是, 他剛要站起身,就被皇帝用一只手狠狠地按住了。皇帝皮笑肉不笑地把酒舉向允禧,說道:「允禧的功夫倒是越發進益了。只是允禮的騎射功夫是皇阿瑪當日手把手教的,今日竟都混忘了,還不如允禧呢。」

果郡王是何等的機敏,聽罷這話立刻意識到有些不對味兒,皇帝的話翻譯過來就是:「允禮在跟我搞什麼花樣?你可是皇阿瑪當日最看好、也最得意的皇子。甚至還曾經想立你為太子呢?而今日你卻只能屈居人臣,能甘心嗎?難道就沒有點別的想法?哼,別裝了,我早就看出來了,你是‘欲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在跟我玩套路呢。 你越是在我面前裝慫示弱,就越證明你心中有鬼!」

皇帝這番話,等于直接戳中了果郡王的七寸要害,允禮立刻意識到風險即將來臨,皇兄這是要對自己動手了嗎?他今日之舉,無異于在給自己亮黃牌:警告自己要安守本分、認清形勢,不要做徒勞的掙扎和努力。我絕不會讓你的陰謀得逞,你始終是我的手下敗將,不管現在還是將來!

果郡王最初是惶恐和錯愕的,漸漸地卻也滋生出一股傲氣,不由得熱血上涌、怒火中燒。一種類似于逆反和不服的倔強,便借著酒勁兒開啟了。「同樣是皇阿瑪的兒子,你憑什麼處處壓我一頭?你今日之榮光,也不過是機緣巧合而已,并非是你能力過人、當之無愧。你或許不知道吧? 你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成為我的,不僅有你的江山,還包括你最心愛的女人……」

殊不知,果郡王的這一沖動,差點就把甄嬛當場交代了。若不是浣碧及時挺身而出,恐怕《甄嬛傳》就要在此全劇終。

2:甄嬛不解其中意,誤把渣男當知己

最初看到果郡王的瓔珞從懷中掉出來時,我還以為那是個意外,就連甄嬛也以為那只是一個意外,但再仔細看第二遍的時候才發現,那絕對不是個意外,而是果郡王蓄意為之的。

大家若不信,可以重新去看一遍那個情節。順序是這樣的,正當皇帝與允禮、允禧,話含機鋒僵持不下的時候,浣碧為了緩和氣氛,主動過來給果郡王斟酒。果郡王卻趁著浣碧斟酒之際,突然站起來,打翻了自己的酒杯、并碰灑了浣碧手中的酒壺。

浣碧猝不及防,本能地「啊」了一聲,便往后躲去。在這期間,浣碧根本沒有再碰過果郡王的身子。 倒是果郡王開始解開自己的衣襟,并假裝微醺說道:「沒事沒事,衣服濕了,我再換一件也就是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個動作就很奇怪,第一,這屬于御前失儀,無論如何,不能當著皇帝的面寬衣解帶。第二,是他反應過激了。不過是衣服撒了點酒水而已,至于上來就解衣襟嗎?他的第一個反應,應該是先離開酒席,到了更衣室后,再讓隨從把干凈的衣服拿出來換上。

誰見過一個王爺親自寬衣解帶換衣服的?也別說是王爺了,就連《紅樓夢》中的賈寶玉,都沒親自換過衣服,都是丫頭們給他脫、給他穿的。所以說, 王爺現場動手解衣襟這個動作,就不符合他的身份,也不符合常理。

最關鍵的一點是, 他明知自己懷中有「炸雷」,卻還故意去觸碰,甚至當眾解開,是幾個意思?那不等同于直接露了自己的隱私底細嗎?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這個不合常理的舉動,只能說明他就是故意的。他故意讓那枚瓔珞大白于天下,故意引皇帝懷疑甄嬛。好讓甄嬛被動卷入這場是非兇險當中。 讓甄嬛從此再也無法作壁上觀、獨善其身。

說到這里,可能會有很多朋友們反駁,說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麼接下來可就徹底印證了我的說法了。

皇帝把那枚瓔珞撿起來后,自然而然地掏出了甄嬛的小像,在座的一個王爺說那枚小像很像熹貴妃。甄嬛聽后,嚇得臉色都白了。忙用手撫了一撫面頰,借以掩飾自己的慌亂。

此時此刻,如果這真的只是一個「意外」,那麼,果郡王的第一反應就是該怎樣把甄嬛撇干凈。好讓皇帝打消對甄嬛的懷疑,然而,果郡王是怎麼做的呢?

浣碧見狀,急忙挺身而出,說那枚小像是自己的,自己與王爺兩情相悅,只是礙于身份懸殊,所以才沒敢公開。如果允禮真的想保護甄嬛,為甄嬛排除嫌疑,就該借坡下驢,順水推舟,說自己確實是喜歡浣碧良久,望皇兄成全。

可是,果郡王竟然對浣碧伸過來的梯子抵死不認和徹底無視,說自己根本不喜歡浣碧,而是喜歡一 個神秘的、匿名女子只愿意讓那個匿名女人做自己的妻子,倒顯得浣碧自作多情了。

要知道,這枚小像的主人本身就是甄嬛,原本甄嬛就存在巨大嫌疑,浣碧也只能勉強頂替,可是,卻被果郡王一口否認了, 這不顯然在暗指那位匿名女子就是甄嬛嗎?根本沒有第三個選項啊!

所以說,果郡王哪里是在保護甄嬛,他分明是想把甄嬛逼向絕境、置于死地啊!他明知皇兄疑心重,還故意把這麼大一枚「疑心種子」埋進皇兄的心里,不就是在給甄嬛和皇帝之間埋地雷嗎?

果郡王的目的很明確,他就是在逼迫甄嬛趕緊對皇兄動手:「現在的形勢嚴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已經懷疑你了,所以,趁皇兄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你還是先下手為強吧,不然就來不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