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甄嬛傳:對于受盡苦楚的佩兒,甄嬛為什麼沒有把她要回來?

關于丫鬟佩兒,雖然是一個小人物,可對她的鏡頭竟然一直持續到甄嬛再次回宮的時候,顯然這個小人物非同一般,有著更深遠的意義。

甄嬛回宮,迅即要回了小允子,至于分配到欣貴人處的佩兒,雖然演繹了一場主仆情深,親自給佩兒涂抹藥酒。

但事后,甄嬛竟以「作為自己的眼線」為由,讓佩兒繼續留在了欣貴人處。

看到這一幕,我們大多會以為甄嬛是惺惺作態,狠心利用佩兒達到自己的目的,有些刻薄寡恩。

而實際上,這是甄嬛走得非常好的一步棋。

甄嬛一入宮,皇后交代剪秋送些桂花給甄嬛所住的碎玉軒,表面上是給碎玉軒添點喜氣,實則是為了掩蓋麝香的氣味。

當初芳貴人小產,就是因為埋在海棠樹下的這一大塊麝香的緣故。

甄嬛剛進碎玉軒,除了阿諛奉承的康祿海,就只有佩兒熱情主動地向甄嬛介紹了桂花樹的來由,說是皇后親自囑咐奴才安排的,甄嬛當時還很感念皇后的照顧的。

不得不說,佩兒的戲份還挺多的。

一個能主動向現主子恭維皇后的人,要麼是見風使舵、急于獻媚的人,要麼就是皇后安排的人。

只是這兩種人,都不可能成為自己的心腹,但當時的甄嬛是不明白的,只能既來之、則安之。

自從挖出那塊麝香,甄嬛便戰戰兢兢,實在懼怕這宮里的爭斗,不敢侍寢。于是便求助溫實初,給自己開些讓身體有恙的藥物,病病歪歪地躲在碎玉軒里裝病。

日子一久,手底下的奴才看甄嬛實在不是一個得寵的主子,那自然撈不到油水,對甄嬛的態度也從恭敬變得怠慢了起來。

佩兒和康祿海還真是一類人,攀高踩低慣了,給甄嬛燒水磨磨蹭蹭,還不放茶葉,口口聲聲說沒有茶葉。

性子直爽的流朱,質問她:「怎麼沒有茶葉,昨兒我見你喝的水里還有茶葉?」

即便面對流朱的質問,佩兒仍然一副傲慢自持、愛答不理的表情,坐在那磨洋工。

吵鬧聲引來了槿汐的注意,槿汐責問了佩兒,佩兒才不情不愿地做好了自己的本職工作。

甄嬛發現了手底下這些人的丑態,也不便再留他們,征求他們自己的意見,想走得立刻就走,每人還給了一錠銀子。

康祿海因為沒有真正的主子,自然是見錢眼開,拿了錢走人。

而佩兒雖然諸多怠慢,卻沒有離開,想來也許是皇后的安排,才留了下來。

但這麼一折騰,佩兒在甄嬛心目中的人設也就不那麼討喜了。雖然沒有證據證明佩兒是皇后的人,但其人品可見一斑,不能委以重任是肯定的了。

臘八節這天,是宮里的嬪妃向太后請安的日子,槿汐囑咐甄嬛要早些去,萬萬不能遲到。

正在選衣服的工夫,佩兒拿來了一件顏色鮮艷、價值不菲的大氅,說甄嬛穿了這件會十分突出、光彩奪目。

甄嬛的性子,向來是低調行事的。再者,太后又不是皇上,自然喜歡溫婉、端莊、樸實的兒媳婦。

佩兒整這麼一出,若說無心呢,要麼就是她的情商實在太低;若說是有意呢,那才是恰如其分的。

前幾天,華妃剛向太后告了甄嬛的狀,說甄嬛穿蜀錦的衣服,又有一雙鑲滿珠寶的蜀錦鞋子,那奢華程度,真是無人能及。

若甄嬛真穿了一件華麗無比的大氅,那麼也不會有太后留甄嬛抄錄佛經的戲份了,甄嬛在太后那里就得上了黑名單,更不會有以后回宮的戲碼。

基于佩兒的種種不合心意的行為,甄嬛是不會放心用她的。所以,在離宮的時候,甄嬛也是做好了打算。

將朧月交由敬妃撫養,借機拉攏敬妃;

將小允子打發去伺候眉莊,一來,希望小允子可以過得好點;二來,希望小允子能夠顧及自己和眉莊的情誼,不要忘了自己對她的恩情,為以后做打算。

將品兒打發去伺候敬妃,至于其他人則由內務府自行安排。

品兒同佩兒都是后來宮里分配的丫鬟,親疏都差不多,一個丫鬟,打發去照顧眉莊有什麼不行的,一句話的事兒,甄嬛偏偏沒管佩兒的去留,說明甄嬛是想讓佩兒自生自滅了。

甄嬛不放心佩兒的人品,更是擔心她是皇后的人。

如果真是皇后的人,那麼就由皇后處置了,自己也不用操心了,還拔去了一根暗樁。

時間過去了兩年……

再次回宮的甄嬛,發現佩兒竟然陪著欣貴人來給自己請安。余光一瞥,看出佩兒消瘦了許多。

既然佩兒的處境不佳,說明皇后并沒有對其額外的照拂,她不是皇后的人,或者皇后已經對她卸磨殺驢;

能夠隨著欣貴人來給自己請安,說明佩兒顧念主仆之情,想討好自己,為了將來謀出路。既然有求于自己,辦起事來就會盡心盡力了。

欣貴人這個人一直不聲不響,甄嬛實在對她看不透。她雖然告了祺嬪一狀,但她的一家之言是斷斷不能相信的。

既然佩兒不能留在自己身邊,那何不利用一下她,拉攏一下欣貴人。

于是甄嬛便吩咐浣碧偷偷地找來了佩兒。

甄嬛先是親切地握住了佩兒的手,對她這幾年所受的苦楚表示憤慨。

佩兒一感動,便把祺嬪對她鞭打的胳膊展示給甄嬛看。甄嬛順著佩兒的話茬往下接,幾句話就套出了祺嬪和欣貴人不睦的真相。

接著甄嬛提起了死去的菊青,意在震懾佩兒沒有人護佑的下場。

然后甄嬛又說是自己連累了佩兒她們,還親自給佩兒擦藥酒。

佩兒被甄嬛說得動容了,眼看火候到了,甄嬛借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其實你在欣貴人那里過得不好,本宮倒是可以想法子把你要出來。

只是祺嬪與本宮的恩怨,你是知道的,你可愿意為了本宮,留意她們倆的動靜,暫時留在儲秀宮里嗎?」

面對主動放下身段、向自己示好的領導,做下屬的只有答應的份兒。如果遵從領導的假意客氣,那就更沒有好果子吃了。

想必這幾年痛苦的磨礪,佩兒也是進步了不少。

所以佩兒只能同意甄嬛的要求,答道:「奴婢愿意!」

甄嬛目的達成,但是最終也是沒有把佩兒接回到自己宮里來。

甄嬛早已對佩兒的人品產生了懷疑,即便能夠再次回宮,但是對于佩兒是萬萬不能留在身邊的。

對她只有利用,不能真心。

所以,「改過自新」不如「從一而終」,很多時候是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的。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信任只有一次,沒有什麼所謂的第二次、第三次,即使出現,也是大打折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