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兩個人的世界》演技大比拼,一個比一個能打

電視劇《兩個人的世界》正在東方衛視熱播。我對這部電視劇,已經寫了劇評文章,認為其有著非常質樸的煙火氣,並未劇情十分溫暖,很類似《裝台》,在生活的不容易當中,能夠讓大家一起堅守人性的良善。這樣的作品,其實是很燒演技的。一旦遇到演技水準略差的演員,就容易把整個角色拉胯掉。

在《兩個人的世界》當中,郭京飛和王珞丹兩位主演,都非常成熟地完成了角色任務。而且,兩位演員也都賦予了角色更多的屬于自身演技層面上的生活氣。尤其是郭京飛這個角色,讓人願意相信他就是一個真實的正在上海打拼的小夥子。該劇男女主角層面上的成功,有不少的力量支持,都是來自男女主演成熟的表演方式。不過,目前為止,我覺得朱茵飾演的嬢嬢,是最出彩的。

文學文本當中的優秀角色,講求性格的立體和多面。尤其是角色在負面性格展示的過程當中,那種自帶的真實感,甚至于要遠遠強于正面性格展示的內容。電視劇文本創作當中,不太敢用文學文本當中的人性複雜論的創作意識。為什麼呢?因為一旦這麼用,較為低層次的觀眾就容易看不懂了。「較為低層次」是一句可能讓部分觀眾不舒服的話語。但是,沒辦法,必須要承認這個批次觀眾的存在,乃至于大量存在。

因為這種「大量的存在」,所以在電視劇劇本創作的時候,更容易把角色人物臉譜化,從而讓這個批次的觀眾覺得熟悉。不然,就會在這個批次的觀眾當中產生負面的聲音了。這也便是電視劇為什麼走來走去,就出現了各種類型劇,各種臉譜劇。就是角色教條而固定造成的,是向低層次審美的觀眾妥協造成的。很多電視劇在男女主角的設計上,願意照顧這個批次的觀眾,而在配角的設計上,願意展示一下自己的水準。

《兩個人的世界》這部電視劇,從劇本角度講,能夠看出編劇對于普通觀眾的照顧,也能看出編劇對于自身水準要進行有效展示的野心。劇組當中,嬢嬢這個角色,是真正要求性格立體、層次分明的角色。而這個角色,對于審美層次較低的觀眾來講,可能是不認同的角色,或者是認為其是反派角色的。但是,一旦我們認真品味這個角色,便會發現,優質劇作的好處便是,能夠塑造這樣的多面、立體的角色,尤其敢于觸碰角色在現實維度上的情感與行為需求。

已經播出的劇情內容當中,弄堂裡邊的房子,其實是好婆的。而嬢嬢,是好婆的女兒。好婆的兒子,曾經是知情,在鄉下和女主的母親結婚,並且有了女主這個女兒。因此,弄堂裡邊的這個漏雨的房子,到底應該誰住,不應該誰住,其實是說不清楚的。嬢嬢和好婆一直生活在一起,當然應該嬢嬢和嬢嬢的兒子享受優秀居住權。而女主作為好婆的親孫女,當然也有居住的權力。

在這種複雜的局面之下,就暴露了人性當中善良的一面,和並不太善良的內容了。這種戲劇衝突之下,是最容易塑造角色的。《兩個人的世界》因此,在嬢嬢這個角色的塑造上,也是最為成功的。首先,這個嬢嬢是善良的,能夠容得下女主的。因此,當女主初次來到上海之後,嬢嬢把兒子的房間騰挪了一下,拉起了窗簾,讓女主分享這個房間。

當女主早出晚歸,影響到嬢嬢的兒子學習的時候,嬢嬢則開始偏向于兒子一方,提出每月資助女主三百元,希望女主能夠搬出去住。但是,最終女主沒有同意。這個狀態之下的嬢嬢,其實是有著人性複雜的。良善的一面,她知道,女主有居住的權力。感性維護自己的一面,她也清楚,兒子已經成年了,且馬上要參加大學聯考,這種和姐姐一起住,斷然是不可行的。

在住房問題上,再次的爆發,則是嬢嬢的兒子大學聯考失利。這位嬢嬢認為,應該讓女主搬出去住了。繼而,已經播出的劇情內容當中,出現了一場較為密集的衝突戲份。嬢嬢希望女主搬出去住,並且告知了理由。好婆則反對這種做法。弟弟表示支持姐姐。嬢嬢堅持自己的想法,希望女主不要繼續影響弟弟的學習。女主最終也通情達理,同意出去居住。整個衝突戲份當中,嬢嬢扮演壞人的角色。

但仔細分析這個角色,她並非真正的壞人,而是被狹窄的居住環境給逼迫出來的。這其實便是我們在生產、生活資料匱乏的狀態當中所可能面對的一種人性窘境。我個人之所以喜歡朱茵老師的表演呈現方式,主要原因就在于,朱茵老師的表演,讓壞的內容,顯得不是那麼壞,讓善的內容,能夠與壞的內容同時存在。這是一種非常溫暖的無奈感。我們很多人,處于相同的境地當中,可能會「更壞」。朱茵老師拿捏出了一個適合劇作本身的表演尺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