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模仿杜琪峰和吳宇森的《邊緣行者》,證明了港片跟不上這個時代了

许多多 2022/04/20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赏析电影中的紛繁世界!

 

都說香港電影式微,但港片每年都會有幾部上映。

任賢齊、任達華主演的《邊緣行者》帶著大噱頭來了,這是一部港式警匪爽片,不需要講究邏輯,看得過癮就行了。

《邊緣行者》中有幾分鐘一個熟臉的情懷,如洪金寶、吳卓羲、林嘉欣等。

從《邊緣行者》的受眾年齡占比以25-29歲和30-34歲為主便可以看出,支持《邊緣行者》的都是在光怪陸離的香港電影中長大的那一批8090后。

至于更年輕一點的95后和00后,傳統港片對他們已經沒有多少吸引力了。

因為他們長成的那個階段港片早已日薄西山,自然不會有港片情懷,只有老觀眾可以忍受《邊緣行者》玩三種語言翻譯的老梗,成了老港片的雜糅。

《邊緣行者》學了劉偉強、麥兆輝的《無間道》。

阿駱是警方安插在社團的臥底,羅警司是他的接頭人,兩人完成一次接頭后,羅警司便被撞死。

與《無間道》中梁朝偉和黃志誠在天臺見面后,黃志誠被一群人扔下了樓,砸在一輛的士上,陳永仁轉身看到了這一切那一幕一模一樣。

除了直接復制《無間道》的片段之外,片中的無間臥底和黑警的套路也照搬了《無間道》。

但《邊緣行者》是畫虎不成反類犬,還是以前的警匪片模式,是非黑白清楚,警察、邪惡分明,而且結局依然是正義戰勝了邪惡。

《無間道》則是讓人很難猜透角色的立場。

警方的臥底不再是有著堅定心理的臉譜化的形象,反派也不都是壞人。

而且《無間道》還沒有多少槍戰戲,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在智斗,黑白互相在找臥底,反觀《邊緣行者》只能靠無腦槍戰推進劇情。

《邊緣行者》學了吳宇森的《英雄本色》。

《英雄本色》是豪哥和小馬哥到臺灣做生意被人陷害,豪哥入獄,小馬哥沒落,但三年之后小馬哥將自己失去了的東西拿了回來。

《邊緣行者》中的林耀昌也是讓人構陷,最后以命換得阿駱的逃生,阿駱歸來后上演王者般的逆襲,以自己為矛刺向了警隊高層黑金、黑警的盾。

只是《邊緣行者》只有法和義,卻沒有道與悟。

與《英雄本色》做對比時,一般不能使用小馬哥,這可是香港影史最經典的角色之一,能夠超越者寥寥無幾。

《邊緣行者》中少了江湖味,讓片中的任賢齊飾演的阿駱所代表的道等同于無。

「道」即變化之本,無論世事如何亂,都要遵循或堅持某一原則,《英雄本色》中宋子豪便是「道」的信徒。

他的「道」經常處于搖擺狀態,隨之而來的災禍便是自己受正邪煎熬,周圍人因他遭遇磨難。

但道與義(小馬哥)終究難以分開。

最后義成全了道,道成就了悟,悟,覺也,悟是宋子杰,讓他明白真正的英雄不是把所有都拋棄,而是試著改變與包容。

可在《邊緣行者》中,兄弟之間的義看起來割裂感很重,他們之間的感情只存在于慷慨激昂的臺詞中,并不能讓觀眾確信。

當一部電影中的情無法讓觀眾信服,說再多漂亮話也只是口號式的自我感動,亦或是商業味極濃的虛情假意。

《邊緣行者》學了杜琪峰的《龍城歲月》。

片中社團的那一套說辭和儀式都與《龍城歲月》類似,都以龍頭椅為幫會老大的標志。

尤其是話事人之爭簡直就是《龍城歲月》第一部和第二部的排列組合。

龍頭選舉方式,爭權奪利的手段,電影敘事結構同《龍城歲月》不能說一點也不像,只能說一模一樣。

只是導演黃明升的能力不足,拍出來的感覺沒有杜琪峰那麼有味道、有看頭,屬于只學到了皮毛卻不懂精髓。

杜琪峰的《龍城歲月》具有文學性,充滿了現實意味。

不是像《邊緣行者》那種個人恩仇的江湖斗毆,而是以社會生活史為視角,將一段傳統的社團內斗演繹成社會生活的一個片段。

他把香港的歷史變遷和大時代的進程根植在《龍城歲月》中。

所以社團的變化即可代表香港應對不同時期的轉變,回歸前錢怎麼賺,回歸后錢怎麼賺,與做人一樣都難以逆勢。

而《邊緣行者》僅是簡單地打打殺殺,哪來的人情世故,甚至電影中連90年代的香港背景都經不住細看,自然就成了邯鄲學步之作。

此外,《邊緣行者》的導演黃明升對上面的觸覺、領悟與敏感度顯然不如杜琪峰。

杜琪峰的《龍城歲月》也是97之前的故事,但香港的社團是大陸說了算,而《邊緣行者》則是西方說了算,他們可以隨意操縱香港。

這種引火燒身的歪屁股思想很危險,就算黃明升是成家班的骨干成員,可是一旦出問題,連成龍都難以保住他。

不過,幸好導演在片尾做了升華。

用一句「香港還有沒有未來」否定所有英國人的行為。

再用一句「香港味道一點都沒有變」證明香港永遠不可分割,原來與內地一心,現在依舊如此。

但最令人可惜的是,現在的港片連最引以為傲的港味都丟了。

港味即功利主義,簡單來說就是觀眾想看什麼就加倍給什麼,可《邊緣行者》卻不知道年輕人喜歡看什麼,只知道一味地疊加無意義的槍戰。

但動作場面的鏡頭太晃,看起來很累,完全不像是成家班金牌動作指導的水準,想玩手持攝影突出真實感和緊迫感,卻成了東施效顰。

不過,也不必為《邊緣行者》惋惜,其背后的投資方基本沒有港資。

由此可知,導演只是一個工具人,換誰都可以,只看誰物美價廉,拍片又快又省錢,自然就不講究什麼藝術性,能過眼就可。

今天是張三,明天可以是李四,所以不是《邊緣行者》的港味沒了,而是他們沒有話語權了。

那這是不是說明上一輩的香港電影人已經跟不上這個時代了呢?

還是說他們只是在按部就班地打卡上班,單純為了賺錢,無關振興港片?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在說明一句話「這個世界變了,我們都不再適合這個江湖,因為我們太念舊了」,大人,時代真的變了。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