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再刷《甄嬛傳》才明白,看似癡情的果郡王原來這麼渣,深情只是表像

那年杏花微雨,你說你是果郡王。這或許是《甄嬛傳》中最美麗也是最悲情的笑話。故事的起始,甄嬛為了甄家入宮,她並不愛皇帝,也不愛皇宮的任何人,也基于此,她才會選擇裝病,避開侍寢,在這一段較為短暫的空白中,甄嬛無意之間同這個皇宮的兩個男人發生了交集,一個是偷偷撿了小象的果郡王,而另一個是自稱果郡王的雍正。

雍正自然是不必說,甄嬛本就是他選的秀女。那麼果郡王到底是怎麼跟甄嬛產生交集呢,其實原劇中有兩個比較巧妙的情節。第一個就是大年三十那一天,甄嬛一個人跑去倚梅園許願。大雪天,雍正是為了思念純元,一個人跑到倚梅園看雪景。但果郡王顯然就是遊手好閒,誤打誤撞闖進了事故突發地。

那麼果郡王為什麼故意拿了甄嬛的小象,其實這裡我們也不妨從果郡王的人物性格來分析。果郡王在許多人的眼中都是深情且專一的代表,但那都是因為我們站在了上帝視角去看這個角色後期的發展事件,才提前預判了這個人物性格。但實際上呢,果郡王是一個隨時隨地都能孔雀開屏的男人。

試想,果郡王如果真是一個克己守禮的男人,他又怎麼會拿甄嬛掛在樹枝上的小象,他明明聽到了甄嬛在許願,並且事發之後,果郡王也明確知道,自己的皇兄在找倚梅園的這個女子,那麼作為臣弟,他就應該早早撇清了這一層關係,直接毀滅小象,而不是一直藏在懷中,放在一個最曖昧的位置。

如果說倚梅園初見,是給果郡王刷新了甄嬛的初印象。那麼溫宜生日,甄嬛穿著綠衣裳跑到河邊拖鞋戲水,果郡王借著酒勁,死死盯著甄嬛的腳,那可以說是完全越了兄嫂之禮。在那個年代,女人的腳是非常隱私的部位,放在現在,這就好比是一個男人見了女人的胸,亦或是其他更為隱私的部位。

彼時甄嬛都已經急著團團轉,但果郡王卻還是故作輕鬆。其實這裡我們就不難猜測果郡王的延伸性情,所謂的灑脫,都是假像,果郡王是一個實打實的浪蕩公子,正因為他見慣了女人,亦或是習慣了用這樣的方式去戲謔女人,這才會有這般的寵辱不驚。否則,如果雍正就在現場,果郡王真的有那樣的膽子去赤裸裸地看自己的嫂子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果郡王對雍正並非是如我們所見那般真誠。就拿倚梅園找人這件事來說,雍正找錯了人,找到了余鶯兒,還給她封為了答應。至始至終,果郡王都沒有揭穿余鶯兒的陰謀,而是像一個看客一樣看待這一場鬧劇。果郡王只是用了幾句話就試出了余鶯兒並非是倚梅園中許願的那個女子,但是他還是選擇沉默不語。這其中就有幾個原因:

第一層,果郡王不想掃了皇兄的興致,想來這或許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果郡王對雍正還是有一層敬畏之心,當年九子奪嫡,果郡王作為殘留的皇子。一方面他游山戲水,通過一種浪蕩的形式去換取雍正的信任,這才能夠死于雍正大刀闊斧的政治策略之下。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果郡王其實對雍正的情緒非常敏感,他知道自己該在什麼時候讓雍正高興。而在這個時候,閉嘴不談就是最好的選擇。

第二層,這裡就不乏存了幾分私心。都說龍生九子,九子不同樣,但是好歹是親兄弟,喜好大多都相似。果郡王知道這個皇兄有許多女人,他總是笑看這些妃子爭寵,可只有甄嬛,對于果郡王來說,這個女人確實有點意思。願風如解意,如意莫摧殘。這句願望,或許勾出了果郡王內心的些許期待。

如果,果郡王真的能夠比雍正更早一步找到甄嬛,或許是不是就沒有後面的故事了?

可命運難料,甄嬛從入宮開始就註定了自己的身份,她是雍正的女人,生前是愛新覺羅家的人,死後更是愛新覺羅家的鬼。當甄嬛承寵的這些年,果郡王也同樣作為局外人而旁觀。只是果郡王對甄嬛不同的地方是,他會留意這個女人,甚至在某些困難的時候會幫助這個女人。

就拿甄嬛小產這件事來說,當華妃懲罰甄嬛跪在翊坤宮學規矩,于情于理,果郡王作為外男,都不應該闖入皇兄的後宮。而在這個時候,果郡王突然出現,著實打得旁人都猝不及防。果郡王不顧他人的目光,直接把甄嬛攔腰抱起。這其實已經突破男女的界線了,但果郡王卻絲毫沒有任何察覺。從這裡我們就不難看出,在這個階段,果郡王對甄嬛的關注已經大于了對皇兄情緒的感知。

誠然,果郡王救甄嬛這件事,雖然越了規矩,但好在是有話可說,好歹是為了救皇兄的龍裔,這個事兒有了一個完美的理由去詮釋,那雍正自然也找不出什麼錯。但當有人提醒雍正,當年他是套著果郡王的殼跟甄嬛相愛,那這個時候,果郡王就自然而然成為了一個非常敏感的人。

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敏感,就應該要退居三線,不管是為了保護自己還是為了保護甄嬛,果郡王都應該要有這樣的覺悟。可是隨著故事的發展,果郡王開始越來越拉跨,從一開始幫助甄嬛,到最後成為了甄嬛的雷點。

甘露寺相愛這一段婚外情,也成為了許多觀眾的「不適」劇情。宛宛類卿事件後,甄嬛看明白了雍正的為人,她自然而然就選擇了斬斷情絲,離開紫禁城。甄嬛在甘露寺受苦受難的這些年,雍正遠在紫禁城,果郡王才能趁虛而入。甄嬛病了,果郡王就用自己的身體去攪熱甄嬛,也在這一次肌膚之親後,兩個人才開始正式有了感情。

其實這裡,我們不難猜測,果郡王有趁人之危的嫌疑。甄嬛剛剛結束一段痛徹心扉的感情,果郡王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家前夫的弟弟,自顧自上演了一出感動中國的大戲,以此,他又一次喚醒了甄嬛那一顆死灰復燃的心。其實換句話說,如果雍正也願意放棄江山,到甘露寺去挽回嬛嬛,甄嬛也同樣會心動。

但雍正做不到,他是一個皇帝,他要為自己的江山負責,而這個時候的果郡王顯然就占了優勢。甄嬛和雍正的感情有多深厚,我們先不分析,但不管他們的感情如何,果郡王總歸是一個第三者。哪怕甄嬛已經心灰意冷,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並非是不愛,才是沒有了感情。甄嬛還恨著,還怨著,那麼她與雍正的感情,就是沒有結束。

果郡王與甄嬛私定了終身,他們要離開皇宮,離開這個受盡約束的紫禁城。故事的後面我們也看到了,果郡王被召去帶病打仗,甄嬛在甘露寺泣不成聲,為了自己的孩子,甄嬛不得不設計了一場大戲,重新回宮,成為了雍正的貴妃。

曾經的兩廂情願,變成了一段不可回憶的過往。果郡王難過,甄嬛更為痛苦。但在這一場情愛中,只有甄嬛承擔了最終的結果。果郡王既然是皇家的人,他不可能會逃離皇宮,那麼從這個邏輯來看,最初的承諾,不過是一場虛幻。果郡王根本就沒有想明白,自己到底能給甄嬛什麼,兩個人到底該如何相守到老。

果郡王的心智,遠不能為甄嬛謀劃未來。這也就是我們後面所見,為什麼雍正幾番試探,果郡王就草草迎來了死局。果郡王是雍正的弟弟,他有太多的情感,也有太多的懷才不遇,一方面來說,這是大環境所導致,雍正的存在不允許他過于耀眼,而從另一個方面,果郡王也習慣了當一朵象牙塔中的白花,他根本沒有真正經歷過風雨,又怎麼能夠保護另一個彩虹?

果郡王的死,是意料之中的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