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錢毀了張庭,精明毀了陶虹,事到如今也許反目成仇是唯一的選擇

比肩魚 2022/06/14

從相識,相知,共同創業。

張庭一直是陶虹的主心骨。

她們曾經多好?

某次采訪中,張庭拍著胸脯表示 :「有我一口,絕對餓不著陶虹。」

她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掙錢之后,在寸土寸金的外灘蓋了一棟樓。蓋好那天送了陶虹一層。

那可是在上海,按照市價,一層值一個多億。

眼中的篤定,嘴角的笑意,夢幻的友誼,讓多少人圈外人開始相信。

就算在熙熙攘攘,皆為利往的娛樂圈,也是存在真感情的。

事實證明,當感情與利益交織時,沒有人能全身而退。

包括張庭和陶虹。

陶虹和張庭,怎麼就成了閨蜜了?

倆人之所以能夠相識,要感謝一個人。

這人,叫徐崢。

而徐崢之所以能夠和當時的「庭女王」搭上線,要感謝一部劇。

這部劇,叫《穿越時空的愛戀》。

2003年,張庭33歲,演了個穿越時空的小姑娘。

有一個人沒看過笑起來有酒窩的仙仙,我都會生氣得好嗎?

張庭當年好看到,所有人都覺得飾演朱允文的徐崢高攀了。

這部劇火了倆人,一個胖乎乎的徐崢,一個美出新高度的張庭。

隨后,徐崢和陶虹喜結連理。

結婚后逐漸淡出大熒幕的陶虹,通過徐崢,和張庭成為了好友。

也是從這個時候,徐崢夫婦和張庭夫婦將精明二字,發揮到了極致。

徐崢一邊當演員,一邊在上海導演圈子混得風生水起。

而妻子陶虹,成了張庭的好友兼閨蜜,倆人好地跟一個人似的。

到了2013年,微商式經營出現,張庭想借著這股子東風在化妝品領域試試水。

說干就干,借著自己在演藝圈的名氣,張庭很快就在微商行業站穩了腳跟。

好姐妹陶虹自然當仁不讓,成為了公司的股東之一。

張庭很聰明,一一規避了未來可能會成問題的條例。

在風險和機遇中,創造一個合法的可能性。

于是,TST站在了陽光下。

表面光鮮亮麗,實則千瘡百孔

這個時期,張庭的商業帝國看起來,還是相當靠譜的。

各種合法手續與證件應有盡有,自己保養得當的臉,就是活廣告。

但溫吞發展,顯然不是張庭的風格。

她動了起來。

先把老公,以及陶虹夫婦擺在了臺前。

四個人走南闖北,為品牌站臺兼宣傳,并靠著四個人的知名度,為商業帝國積攢了第一波財富。

按照正常的劇本,嘗到甜頭的張庭應該苦心鉆研,以回報忠實粉絲的熱愛和支持。

很可惜,在無數正確的道路中,張庭選了一個最錯的。

她開始有意識利用別人的名氣,轉換成為自己的資本與財富。

台灣綜藝大咖吳宗憲,被他請來直播間背書。

女性粉絲基數龐大的小燕子和金鎖,百忙之中賣了好幾撥人情。

指名道姓,為這個迅速膨脹的集團打call。

從這個時候開始,張庭和陶虹仿佛發現了流量密碼。

李小璐、明道、汪東城、錢楓、林志玲、立威廉、蔣依依、羅志祥等明星接連上陣。

說來也神奇,為張庭產品造勢,做過公關和推薦的明星中,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深陷丑聞。

用網友的話來說,回頭看,這個廣告應該是有毒,跟它沾邊容易出事,或者無戲可演或者從高處隕落。

到底是TST的魔咒力量大,還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賺快錢終會被反噬?

這個咱們已經無從考證,但毋庸置疑的是。

在明星接連不斷地背書過程中,張庭和陶虹賺了個盆滿缽滿。

銷售模式,也從剛開始的直銷,變成了高返點的代理模式。

一大批忠實粉絲,前仆后繼涌進公司的大門,要成為他們的「家人」。

當年媒體曝出,兩人的TST護膚品公司,曾有118萬打工人。

每個月發出的工資高達3億,員工年終獎是10個月工資。

要知道,當年「全球最大的制造廠」富士康員工才120萬人。

看似輝煌的微商帝國,背后卻是千瘡百孔。

關于他們護膚品的丑聞,在網絡上一直沒有間斷過。

很多年輕女孩哭泣著,控訴著。

皮膚狀況慘不忍睹。

就連第一狗仔卓偉都看不下去,替這些姑娘們發了不少聲。

被金錢毀掉的張庭

很可惜,這些對抗的聲音,被張庭選擇性屏蔽。

她掉進了一張名曰金錢的大網中,無法自拔。

2015年,全年銷售額為3.8億,一年后,翻了超20倍,突破86億。

2019年,張庭和林瑞陽被曝納稅高達21億人民幣。

在沒有任何拿得出手護膚品的情況下,靠著人脈資源和明星效應,上榜了上海市青浦區百強優秀企業名單。

這時候,張庭成了整個娛樂圈有名的闊姐。

她生活的奢靡程度,一般人根本想都不敢想。

先說她最經常住的地方,位于上海著名的老牌豪宅區。

毗鄰徐家匯,離黃浦江直線距離50米,對面是濱江親水公園,在不裝修的情況下,市值2個億。

再說說裝修,講述韓國財閥生活的韓劇《頂樓》大家都看過吧。

張庭的豪宅裝修與之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棟豪宅的頂樓,張庭設計了共兩層的空中花園。

一層是陽光房,一層是張庭為自己打造的菜地以及孩子們的游樂園。

是的,你沒有聽錯。

14萬一平的房子,張庭用來種地了。

最離譜的,當屬張庭的浴室。

具體這個浴室長啥樣,咱們無從得知,但據她自己表示:

「浴缸放水,需要兩個小時才能放滿。」

相比于悶聲發大財,張庭熱衷于展示自己的金錢和地位。

17億的辦公樓,她說買就買。

日常出門,需要2個保姆,1個司機,1個保潔,1個廚子,10到20位的職業保鏢同行。

別人出門住酒店,她出門只住和上海同等規模的豪宅。

為了滿足自己的高要求,張庭有了甜蜜的煩惱。

蘇州,北京,杭州,深圳,廣州,南京。

幾乎所有一線城市,張庭都購置了豪宅。

「每次出門走進電梯里,總不知道摁下哪層樓層號。」

「很容易會忘記自己「家」在哪兒。」

「我打電話,他們跟我說上到那一層都是我的家。」

她早就不是那個躺在路邊哭泣到睡著的小姑娘了,不是嗎?

精明毀掉了陶虹

如果沒有TST這檔子事兒,陶虹幾乎算得上是一個零負面的女明星。

從小到大,這姑娘都相當精明。

永遠在最合適的時間,做最穩妥的選擇。

出生在書香門第,外形青春靚麗。

11歲那年,陶虹選擇了舞蹈專業。

落選了,但沒關系,陶虹還準備了plan b。

原來考試當天,現場還有一位花樣游泳的教練對這個姑娘青眼有加,于是陶虹留下了該教練的聯系方式。

其目的,就是防著舞蹈落選。

1993年,陶虹在全運會上獲得花樣游泳冠軍、雙人賽亞軍。

事業正值頂峰之際,陶虹并沒有被眼前的榮耀沖昏頭腦。

在她看來,花樣游泳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部分,并不能成為全部。

嚴苛的年齡、體型限制,她退役是早晚的事兒。

退役后,自己做什麼呢?

說來也巧,大院子弟王朔文藝細胞泛濫,寫了一部《動物兇猛》。

姜文一瞅:哥啊,這本子不錯,咱們拍拍吧。

主角準備停當,就連馮小剛都有了上鏡的機會,可故事里的清純嫵媚,身量纖細的游泳女孩于北蓓卻一直找不到演員。

長得清純的不一定嫵媚,清純又嫵媚的不一定會游泳。

姜文找著找著就找到了花樣游泳隊,被眉眼彎彎的陶虹給俘虜了。

正思忖著退役后何去何從的陶虹聽了姜文的建議,最后去了中戲。

上學期間,她也為自己留好了后路,演了一部《黑眼睛》,拿了華表、金雞雙料影后。

演戲生涯最紅火的時候,陶虹沒閑著。

沒錯,她又考慮起了人生。

按照這姑娘當時的條件,拐個富商或者影帝,算是手到擒來。

在一群優質單身王老五中,陶虹選了個「最上不得臺面」的徐崢。

當時引發了很多人的質疑,但在陶虹看來,雖然徐崢如今平平無奇,但他值得。

事實證明,陶虹的選擇是對的。

父親重病,自己分身乏術之際,陪伴她的是徐崢。

努力演技,不忘初心,將自己風光娶進門的人,是徐崢。

2005年,在陶虹篩選劇本時,發掘出《瘋狂的石頭》劇本的,也是徐崢。

于是,一部改寫華語商業片的神作誕生了。

徐崢、寧浩和黃渤的三人組成型了。

自此以后,徐崢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脈一般,完成了小演員向影視圈投資人的轉型。

徐崢名利雙收那幾年,全世界的人,都在提陶虹捏一把汗。

勸她復出,勸她找回自己的事業,勸她別那麼佛系,被不長眼后浪給拍在沙灘上。

只有她一個人樂樂呵呵地,享受著自己的生活。

偶爾客串,也是為了還人情。

「我跟你說,陶虹,真是一個特別聰明地人,相當有自己的態度。」

「我不認為陶虹會比徐崢差在哪,但她就能無條件順從徐崢的意思。」

「大智若愚。」 ——黃渤

陶虹真的在原地踏步嗎?

并沒有。

這期間,她成為了張庭夫婦商業巨輪上,最不可或缺的角色。

從2014年到2018年,出席了大大小小幾千場動員會,瘋狂為TST站臺。

但她又是聰明地,TST最賺錢地時候,她并沒有增加自己地任何股份,也沒有喧賓奪主。

依舊重復著站臺,喊話,當背景板的工作。

張庭自然是樂享其成的,1+1大于2。

尤其是在自己和丈夫名氣走下坡路,徐崢陶虹名氣走上坡路的時候。

于是就出現了張庭晉級講究人,衣食住行樣樣奢靡,頻繁被罵。

陶虹口碑越來越好,尤其是在徐崢投入無數金錢和心血的《囧媽》,開年在網絡上免費首映之后。

這夫妻倆的好名聲上升到了新高度。

23日下午1點13分,囧媽宣布撤檔。

24日上午11點10分,囧媽宣布免費。

22個小時,保守估計,徐崢損失了6個億,拿來請全國人民看電影了。

另外,陰謀論一下。

電影賣給轉播的app時,如果是采用流量分賬式(看的人越多,電影給的錢越多)。

徐崢也能稍微掙點兒。

死局盤活,口碑爆棚,狙擊競品,惠及民生,一箭多雙雕下互利共贏,這波菀兒給滿分。

所以在TST爭議滿天飛的時候,陶虹全身而退。

即便張庭給了她一層樓,即便她跟著員工在豪華郵輪上舉行年會,即便她分走了好幾億的分紅;

即便這個公司像金字塔一樣無限發展下線,即便傳出TST使用手段坑普通百姓的錢的黑料。

網友對她依舊恨不起來。

17億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錯的就是錯的,逃不過塌房的下場。

2021年相關部門開始嚴整娛樂圈,多數明星倒在偷稅漏稅上。

徐崢、陶虹作為高收入人員,加上他們擁TST不少的股份,兜來轉去,成了一筆糊涂賬。

陶虹一看,這可不行。

于是二話不是,以撤資的理由推出了張庭的公司。

不得不說,這也是陶虹最精明的地方。

人家從頭至尾,是以投資者的身份自居的。

這麼多年,陶虹拿到了分紅不假,但實際并沒有參與公司的經營和管理。

曾經形影不離的好閨蜜就此作罷,意思反目,再也沒同框過。

也是因為刻意與張庭夫婦劃清界限,陶虹喜提了熱搜。

圍繞著「大難臨頭各自飛」的惡評此起彼伏,而陶虹和徐崢干脆采取了三不政策。

不承認,不否認,也不回應。

徐崢和陶虹的社交賬號都有更新,避開公司問題,并配上幾張自拍圖,暗示自己并沒有被閨蜜公司的事情所影響。

1年后的4月19日,張庭創辦的品牌,以及品牌運營的主體公司——上海達爾維貿易有限公司被判定為傳銷。

96套房產,全部被查封。

在這里,咱們需要注意的一點是,被查封的這17億房產全是公司名下的,并不包括林瑞陽和張庭個人的房產。

單說公司價值17億的96套房產,是個什麼概念?

北京豪華四合院胡同酒店一晚上最貴13萬,你去那兒住上一天。

吃飯睡覺打發時間,一天之后。

17億活期存款的利息除了夠支付13萬房費,還能勻6000塊錢小費給服務生。

可想而知,張庭的家底兒到底有多厚。

菀兒抱著好奇,去查了一查。

林瑞陽張庭兩人名下公司很多,林瑞陽的公司大部分都是以實業為主。

房地產、投資公司、商貿公司比比皆是,且注冊的時間也零零散散,不像是空殼公司。

反觀張庭,名下的公司多是生物科技公司或信息咨詢公司,且這些公司注冊時間相近。

甚至有一部分都集中在同一天,看起來很像是空殼公司。

讓我們做個大膽的假設,價值17個億的房產看似很多。

但是跟TST庭秘密的營收比起來,很有可能只算是九牛一毛。

而陶虹目除了倒臺的除達爾威公司外,其投資的上海淘不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等另外3家公司也均與張庭夫婦相關。

難道說1年前兩人表面上撇清關系,實則僅僅是「戰略性反目」。

只是為了實現損失最小化?

結語

4月22日,張庭林瑞陽夫妻所涉及的非法傳銷事件已經升級。

從官方封面新聞處得到的最新消息,張庭與林瑞陽夫妻已經被正式的調查。

這把火會不會燒到陶虹身上猶未可知,但這波氣氛已經到這兒了。

陶虹不站出來表表立場,已經很難收場了。

想要全身而退,「反目成仇」似乎成了她倆唯一的選擇。

常言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當野心和欲望,觸及到了國家法律所不允許的范圍。

就只能眼看高樓起,眼看宴賓客,眼看樓塌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