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去世3年了,她們都走了

柯柯 2021/11/09

「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寥寥十四字,濃縮了整個龐大的金庸宇宙。

有人愛過黃蓉,有人羨過韋小寶,有人至今為蕭峰意難平,有人始終不忘小龍女。

就在金庸逝世三周年,「如果少年時代沒有金庸」的詞條沖上熱搜,迅速勾起了觀眾的回憶。

大俠走後,江湖也漸漸黯然失色,只因當年那些故人也紛紛離開。

· 【一】 ·

不舍的黃蓉

遺憾的翁美玲

黃蓉:活,你背著我!死,你背著我!

黃蓉是金庸武俠裡著墨最多的女性人物。

從少女時的活潑靈動到夫人時期的成熟穩重,她出現在金庸《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兩部作品中,對她的刻畫比筆下任何一個女人都完整而立體。

以至于後來很多人都願意相信,曾經在桃花島,真的有一個活潑任性的白衣少女,一路遊戲人間,直到遇到郭靖,甘願歸隱。

也更願意相信在襄陽城真的有這麼一個獨立女性,她一人執劍走天涯可以過得很好,也可以陪丈夫安定下來,同甘共苦。

黃蓉在金庸江湖活得通透灑脫,而演繹了經典黃蓉的翁美玲卻在現實生活中鬱鬱寡歡。

被一段感情而困,早早地香消玉殞,離開了人世間,成為人們心中無法割捨的白月光。

你是否還記得劇裡,性命垂危時她曾對郭靖說出《三不准》:

「靖哥哥,我有三准三不准,你一定要答應我:第一,我死了以後,我准你再娶一個,但是那個人一定要是華箏;第二,我准你為我立一個墳,但是我不准你帶華箏來拜我,因為,我始終還是一個小器鬼;第三,我死了以後,我准你為我傷心一段時間,但是我不准你為我意志消沉。」

雖是兒女情長卻也不乏豁達。

而現實中,她終究沒能放過自己,一個情字困死了她,留下一封遺書在家中自盡。

戲裡,她演好了黃蓉,既聰明又機靈。

戲外,她卻演不好自己,既執拗又糊塗。

對于外界來說,遺憾又可惜。如果故事能繼續,當年那個白衣少女,後來必然嬌俏如故。

可惜沒如果。

(站在c位的翁美玲,站在左後方偷看她的黃日華)

· 【二】 ·

開心的周伯通

疲憊的廖啟智

老頑童周伯通:有什麼分別,只要好聽就是了!

周伯通大概是很多人在金庸江湖裡的快樂。

看他犯渾做傻,觀眾不氣,當他嬉笑怒駡,觀眾還覺得有趣,他總是扮演著開心果、定海神針治癒幫助著別人。

但其實,他也會累,也會難過,也需要被安慰。

看遍整個射雕,旁人只道周伯通沒心沒肺,然而我們最後才知道,他也有怕的人,他躲了半輩子的瑛姑。

他也有在乎的人,他被毒蛇咬傷,生死彌留之際嘴裡念的卻是瑛姑那張鴛鴦錦帕上的《四張機》。

「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春波碧草,曉寒深處,相對欲紅衣。」

若不是這麼一個插曲,誰會知道原來以「快樂示人」的周伯通也跟瑛姑一樣一直耿耿于懷。誰又會知道五絕之一的「中頑童」其實一生中也有如何也無法通的癥結。

廖啟智的人生似乎也是如此,他總是安慰祝賀別人,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8次提名,2次獲獎,他一直陪跑,妻子患抑鬱症、孩子患白血病他忙前忙後……

後來輪到自己頭上,卻被胃癌天天折磨無人能說。

令人歎息的是,書中黃蓉和周伯通是「一物降一物」,現實裡,黃蓉走了,周伯通也走了。

2021年3月,曾經在93版射雕裡扮演過周伯通的廖啟智因為胃癌去世。這個香港黃金綠葉的離開,讓多少人不舍。

· 【三】 ·

遺忘的郭嘯天

低調的曾偉權

郭嘯天:喝上三杯,那便相識了。

還記得郭嘯天嗎?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