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錦衣之下》番外:少女情懷總是詩,陸繹成功避開一次桃花劫

delightW11 2022/03/24

喜歡姑父?那不就是喜歡陸繹?儘管都知道童言無忌,可楊臻道破天機的幾個字眼,依舊讓在場的幾位都震驚到了。

#錦衣之下#自家妹子今日這般奇怪,竟是因為喜歡有婦之夫的陸大人?這是李家兄長李彥此時的想法。

大人是長得俊俏沒錯,可未婚男有三個呀,怎麼就偏偏喜歡上了大人呢?都怪大人太招蜂引蝶了!以後得關起來才是,今夏憤憤然的想著。

姓陸的到底有什麼好?怎麼姑娘家都看上他?謝霄視線不由地在陸繹身上掃視。

相較于三人的腹誹心思,陸繹依舊是神色淡然模樣,擺明瞭就是事不關己的姿態,更加不想去趟這渾水。

唯有李詩雨本人,不滿地對楊臻嚷嚷道「你、你這個小頑皮,怎麼能如此胡說呢?」

「我才沒有胡說!不是喜歡姑父的話,那你剛剛為什麼要偷看他?」

偷看陸繹?為什麼要偷看?

大大咧咧的李詩雨,見在場的幾位都在等著自己的回答,總不好承認自己偷看陸繹不假,實則是在透過他想起其他人吧!

「總、總之,就是沒有的事情,你不能胡說。」

李詩雨略顯蒼白的解釋後,尋求今夏道「夏姐姐,我絕對沒有任何覬覦陸大人的意思,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能聽這個小孩的胡言亂語。」

這麼多年的六扇門也不是白混的,今夏微微挑眉玩笑道「是我家大人不夠好?」

聽她如此說的陸繹已經眉頭微蹙,自家這個夫人真的是,連自己都調侃?又聽得對方急急忙忙地擺手解釋道。

「不不不,陸大人自然是頂級優秀,只是我……喜歡的另有其人。」

猶豫且篤定地說出心聲後,李詩雨反倒說開了,「方才這小孩有句話說得沒錯,陸大人眼裡心裡都只有姐姐,我也有心儀之人,姐姐可莫要笑話我了。」

盯著自家大人看,卻是喜歡的另有其人,少女情懷總是詩,雖然對自己感情方面開竅的不早,可對于旁人自然就不一樣了。

今夏笑得十分開懷,「前幾日我忙得都沒有出門,今天趁著置辦年貨,可得好好逛一逛,瞧著妹妹也是極為愛吃的,不若邊逛邊聊?」

眼前的人兒興致頗高,陸繹亦是知道她想幹嘛,唉,二人世界變成四人行,也就無所謂現下的六人行了,心中悵然也得邁步跟上。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去其他鋪子買別的年貨,謝霄與楊臻的嘴巴就沒閑下來過,不是在試吃就是在拌嘴,今夏一買就收不住了,與李詩雨也是相談甚歡。

最後分別的時候,謝霄這個憨憨還給今夏挑了適合她的首飾,說是新年禮物,看著眼前的發簪,今夏著實有些尷尬,畢竟有外人在也不好讓人看笑話。

「知道你疼愛綰兒,那也不能區別對待吧,我家可有四個呢,你就想用一份新年禮物打發了?堂堂的幫主不至于這般小氣吧!」

今夏笑著打哈哈的應道,小手一邊扯了扯已經面露不快的陸繹衣袖。

經她這麼一說,謝霄也覺得自己送她發簪似是不妥,不太自然地撓撓後腦勺,憨憨道「好歹叫我一聲舅舅,新年禮物是少不了的,拜年時一定奉上。」

「舅舅,那臻兒的呢?」

「都買,臻兒想要什麼……」

那邊話題起來了,這邊的李詩雨與李彥兄妹倆對視一眼,也主動請辭,今夏邀請有時間過府拜年,對方毫不忸怩的爽快應下。

「謝圓圓,我們也回去了,你早點帶臻兒回家。」

二人走出一段距離,「大人——你生氣了?」今夏撓撓陸繹的掌心。

後者輕哼一聲未做理會,生氣倒不至于,只是她這一天注意力都在別個身上,被忽視了陸某人心裡有些不爽快罷了,嗯,就是需要夫人說好話哄一哄的那種。

「大人別生氣了,那謝霄就是一個村野莽夫,說話行事向來差點分寸,你都是知道的呀!再說,我不是也沒要發簪麼?大人怎麼還不高興?」

等來這話的陸繹分了個眼神丟給她,「這麼說來,若非我不高興,你倒是還想收下那發簪?」

「怎麼會?我妝夾裡面的發簪哪個不比那個好?要我說還是大人的眼光好,我豈是不識貨之人?」今夏繼續順毛道。

見她踩不著重點,只顧著安撫自己,陸繹無奈解釋道「今夏,你可知男子給女子送發簪的寓意是何?」

古有男子贈人發簪,欲求此女子為妻,意欲結髮,反之,則為表只做正室絕不為妾。

今夏雖從小並非按官家小姐養大,關于這個發簪的寓意自是不會知道,正要順著話繼續安撫某只醋王,忽而腦中想起什麼,眼波一流轉,一副無辜且好奇模樣看向陸繹。

「我記得大人當年在杭州贈我雲雀簪,卻說是岑福送的,所以,贈發簪是有何特殊寓意嗎?」

陸繹緊了緊牽著她的小手,頗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瞥了她一眼,未作任何話語的往前走。

「大人怎麼不說話了?」

今夏明知故問地追問著,大有一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躥到陸繹身前,烏黑的眸子如葡萄般好看,忽閃忽閃個不停,眼角含笑的打量著他。

自知得了她道的陸繹,大庭廣眾的街道上自然無法對她做些什麼,只是將人扶正于身側,叮囑道「好好走路,當下腳下摔著。」

「大人還沒告訴我答案呢?」

面對如此執著的今夏,旁人可能就只有舉手投降的份,可他是陸繹啊,還會發愁收拾不了自家小夫人嗎?附耳輕聲吐出幾個字。

「晚上告訴你。」

今夏自是聽懂了他的暗示,成婚以來,他從未隱瞞過對她的渴望,自己亦是任之取之的配合。

于是乎,當夜的今夏得到了預想答案,卻在陸繹得身下潰不成軍,只能隨著他的節奏情海浮沉……無從去想結髮之意或許源于更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