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知否》觸及到自己利益之時,盛紘可以犧牲所有人,包括妻子母親

 

《知否》觸及到自己利益之時,盛紘可以犧牲所有人,包括妻子和母親

盛紘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無論別人過得有多困難他都可以不在乎,因為在他心中,只有觸及到了自己最核心的利益,只有關係到盛家的前途才是大事,其他的事簡直不值一提。盛紘是一個非常冷血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犧牲所有人,這其中便包括他的妻子母親。

盛紘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也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作為丈夫的他寵妾滅妻,作為父親的他對子女關心不夠,作為兒子的他更是在母親被人下毒之時不作為,這樣的人,非常自私。除了王若弗這個智商不夠的人看不出他的真面目,盛家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什麼德行,就連他的女兒明蘭都是瞧不上他的。

為了盛家的利益,犧牲自己女兒的婚事,看著女兒在婆家受委屈依舊不作為。華蘭嫁到袁家是盛紘一手促成的,當時的盛家並非是什麼顯赫人家,袁家更是下聘之時就給盛家難堪,按照大娘子的性格,她自然不想女兒嫁到這樣的人家去受委屈,華蘭婚後的日子已經可以預見了,可盛紘口口聲聲說著疼愛華蘭這個女兒,可他是怎麼做的呢?真是太過諷刺了。

再說盛老太太,盛老太太一手撫養盛紘長大,若不是明蘭把這件事鬧開了,若不是她回盛家為老太太主持公道,盛紘勢必會把這件事隱瞞下來。盛老太太對盛紘恩重如山,可在出事的時候,他一心想的卻是盛家的臉面,自己的官聲,對盛老太太中毒這件事更是準備輕輕放過,這怎麼能不讓人心寒呢?

王若弗為了盛紘生兒育女,盛紘雖然不愛她,卻好歹有這麼多年的情分在,可一到緊要關頭,還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盛老太太被王若弗下毒,盛紘自然能夠猜出一些的,一開始他還想護著這個妻子,當然並非是為了王若弗,而是為了盛家的名聲,被明蘭堵的說不出話的時候,盛紘便準備棄車保帥了,說著什麼兒媳謀害婆母,即便是公主他也是能休的。若這件事真的鬧大了,盛紘難保不會如此做,畢竟一個王若弗和他自己的前途比起來,他會毫無疑問地選擇後者。

盛紘本就是一個自私冷血之人,他一輩子都在為了盛家的名聲,自己的利益而活著,不觸及他利益之時,他不管任何人的死活,觸及他利益之時,所有人又可以被放棄,真是一個冷血到了極致之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