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知否》:以為能成林噙霜,卻失去孩子撫養權,若眉高估了3點

火炏焱燚 2022/04/18

林噙霜,是一個人物,能把妾室生涯混得風生水起,把主母王氏氣個半死卻奈何不了她。

林噙霜本來是官宦人家的小姐,過過好日子,可是,她七歲的時候,父親獲罪,家道中落,林噙霜也吃足了苦頭。由于林噙霜的母親跟盛老太太曾經有交情,便在自己時日無多的時候把林噙霜托付給了盛老太太照顧。

盛老太太把林噙霜養在膝下,視若親女,精心教養,打算給林噙霜找一個好婆家,嫁到外面去當正頭老婆,可是,林噙霜不樂意。

林噙霜吃過苦頭,很清楚經濟的重要性,在她看來,什麼有情飲水飽,都不如榮華富貴來得實在。于是,林噙霜想盡辦法,跟盛紘有了關系,成為了盛紘的妾室。

林噙霜仗著盛紘對自己的寵愛,使用白蓮花手段,生下了一兒一女,成功在盛家站穩了腳跟。

林噙霜做妾的時候,過得有多麼風光?她有屬于自己的產業,經濟獨立,不受主母王氏掣肘,王氏無法從經濟上對付她,克扣她的用度。她可以教養兒女,不用跟骨肉分離,讓兒女跟她感情很深。由于男人愛屋及烏,她的兒女雖然是庶出,當過得比嫡子嫡女差不到哪里去。

讀了幾遍《知否》原著,我越發覺得,若眉之所以違背誓言,樂意給公孫先生做妾,不僅是因為她看上了公孫先生,更是因為她看到了林噙霜的風光后,覺得做妾也可以很體面,想成為第二個林噙霜。

可是,她以為能成林噙霜,卻敗得一塌涂地。她不是林噙霜,公孫先生不是盛紘,公孫夫人更不是橫沖直撞、沒啥心眼的王氏。到了最后,若眉不但沒能成為林噙霜,過得不風光,還失去孩子撫養權,以后得被主母管著。要是公孫夫人想給她立規矩,公孫先生絕對不會幫著她。

若眉之所以沒能收獲自己想要的結局,也是因為她高估了3點。

第一,若眉忘記了做丫鬟的本分,高估了自己與盛明蘭的主仆之情。

相比于丹橘和小桃,若眉來到盛明蘭的身邊較晚,盛明蘭對她的感情本就不是最深。

若眉本來叫作如眉,進了盛家后由于跟盛如蘭的名字沖突,便被改名為媚兒。媚兒心高氣傲,脾氣壞,打壞了東西,盛明蘭批評了兩句,還頂了回去。

她清高,連主子都看不上,曾經給盛長柏臉色看。王氏收拾丫鬟的時候,懲罰了媚兒,之后,盛明蘭來看媚兒,問她是不是想回到盛長楓那里去。

「我絕不做小,便是吃糠咽菜也認了!她們都說小爺們的丫頭將來是要做通房的,我才一副人憎狗厭的模樣,這才被排擠出來的!姑娘,是我豬油蒙了心,在三少爺那里被捧了兩天,就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了,打量著姑娘好性兒便拿大,姑娘罰我打我都成,千萬別攆我!」

媚兒的母親就是妾室,父親去世后,嫡母把她們母女都發賣了,讓她們母女再也難以相見,因此,媚兒發誓,絕對不要做身不由己的妾室。

盛明蘭感嘆媚兒有傲骨,留下了她,給她改名為若眉。

若眉長得漂亮,又識文斷字,房媽媽覺得她有風險,本來不打算讓她跟著盛明蘭去寧遠侯府。

可是,在盛明蘭看來,之前想盡辦法出去看到自己嫁入高門后又求著回來的燕草更不忠心,留下了燕草,帶走了若眉。

若眉很有分寸,老老實實做事情,從來沒有非分之想。只要顧廷燁在屋子里,她就不進去,會主動避嫌,讓盛明蘭感到很滿意。

本來,盛明蘭是一個重情重義、厚道的人,只要丫鬟們沒有辜負她,她就會給她們安排好的婚事。丹橘被嫁給了自己青梅竹馬的表哥,小桃跟小石頭兩個人十分般配,成為了一對,哪怕是盛明蘭進了寧遠侯府后才來到身邊伺候的夏荷,也嫁給了一個得力的管事,有了不錯的前程。

若是若眉一直安分守己,老老實實做事情,盛明蘭不會虧了她,絕對會給她找一個好人家,放了她身契,讓她過上衣食無憂、兒孫繞膝的生活。可是,若眉高估了自己與盛明蘭的情分,跟盛明蘭提出了無理要求,讓盛明蘭很難做。

若眉說自己敬仰公孫先生的為人,像她過世的慈父一般,甘愿給公孫先生做妾。

問題來了,她選擇做妾,就是奴才,主母可以隨意打罵。如果公孫夫人要管教若眉這個妾,盛明蘭是幫還是不幫。

不幫的話,若眉是盛明蘭身邊的人,盛明蘭面子上過不去。幫的話,公孫先生被顧廷燁當作半個老師看待,公孫夫人就相當于是顧廷燁的半個師娘,盛明蘭怎麼可能為了一個丫鬟去為難公孫夫人,影響到顧廷燁的利益呢?

得知若眉想要給公孫先生做妾,盛明蘭也沒反對,但明確告知了她兩件事情。

「先生的夫人,賢德淑慈,為公孫家操勞吃苦甚矣,可憐與夫婿分離半生,且膝下空空。是以,待定了人選,第一,我會將新姨娘的身契送往先生老家,交到夫人手上。」

「第二,聽猛少爺說,他大哥快討媳婦了,過幾年,待嫡孫媳婦進門,夫人興許上京,與先生夫妻團聚;待生下孩兒,姑娘也還罷了,哥兒定是由夫人撫養的……」

盛明蘭算是盡心了,言明了給公孫先生做妾的危害,可是,既然若眉不后悔,盛明蘭也無可奈何。成全若眉,已經算是她顧及到彼此的情分了。

第二,她高估了男人,低估了男人的絕情。

公孫先生是什麼樣的人?盛明蘭一段話足以說明他的人品和秉性。

公孫白石此人,往好了說,叫灑脫不羈;往壞了說,叫自私自我,這種人要擱現代,必定是鐵桿的獨身主義,可惜古代有父母之命,他只好老實的娶妻生子。對原配夫人,他興許還有幾分愧疚敬重之情,至于若眉……

公孫先生之所以會納妾,是因為不孝有三無后乃大,架不住自己的夫人和顧廷燁的勸說。實際上,對于妾室,他就一個要求,那就是乖巧懂事,安分守己’八個字而已,最要緊的,別整日想些風花雪月的幺蛾子。

不巧的是,若眉想要的就是如同戲文里說的體貼的描眉吟詩的日子,想要的是跟林噙霜一樣雖然是妾室但大權在握、自由自在的日子。

公孫先生不是盛紘,給不了若眉這樣的生活。若眉還未過門,他就不想操辦,酒席也不想擺。若眉抱怨了幾句,就惹怒了公孫先生,奪走了若眉教養兒子的資格。

不求你如何賢德,不想連區區口舌也守不住。果是藤木不堪為梁柱,如此不堪重托,以后生下孩兒,還是由夫人教養罷!」——公孫老頭的性子何等乖狂,當下毫不客氣地直言斥責;若眉不免又傷心的哭了幾日夜,既悔又羞。

最終,若眉生下了一個兒子,可是,公孫夫人已經來了,若眉要與主母共處一座屋檐下,聽主母教誨,兒子的撫養權只怕也難以保住。

若眉低估了公孫先生的絕情,給一個精致利己主義者做妾,結局能好才怪。

第三,若眉高估了自己的本事和魅力,她也攏不住男人的心。

林噙霜好歹會事先跟盛紘產生感情,讓盛紘以為她是為了愛情才心甘情愿做妾,對她倍加憐惜;林噙霜好歹會哭,有一張三寸不爛之舌,能逆風翻盤,還讓王氏吃苦。

可是,若眉有什麼本事?除了能識文斷字,她并無多大的本事。

如果若眉安分守己,在盛明蘭的安排下,嫁給一個能干的人,夫妻一起努力,日子也可以過得很舒服。若眉高估了自己的本事和魅力,她也攏不住男人的心,最終坑了自己。

《有匪》里有一句話:「人得知道自己吃幾碗飯,倘若都是棟梁,誰來做劈柴?」

做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別覬覦不屬于你的東西,要是你的能力配不上你的欲望,就可能會害了自己。

END.

今日話題:你對若眉選擇做妾的行為有什麼樣的看法?歡迎在評論區分享你的觀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