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2》中最不理解的疑團,倪永孝為何在一夜之間家破人亡?

delightW11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1991年,香港的一個警局內,正在進行著一場奇特的飯局,作為高級督察的黃志誠,竟然跟本地最大的黑幫,倪氏家族五大堂主之一的韓琛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

而飯局的現場也格外詭異,對比韓琛大快朵頤的狼吞虎咽,黃志誠卻始終沒有動筷。一個人想找機會聊天,但另一個人卻只想著吃飯,兩人在這張桌前的不同狀態,其實也注定了這場飯局的最終結果—— 無果而終。

原來,黃志誠邀請韓琛的目的,是試圖對韓琛進行策反,希望他能夠成為推倒倪氏家族的一顆重要棋子。但韓琛在飯桌前的狀態,也注定了他不會接受與黃志誠之間的合作。不過對于這個結果,黃志誠也早在意料當中,其實他拉攏韓琛的目的,也只不過是為了增加一道雙保險,因為他早就與韓琛的妻子取得了私下的合作。

也就在當天,兩聲槍響震驚了當地的黑道界,倪氏集團的首腦倪坤遭殺手襲擊遇刺身亡,消息傳來,黑白兩道都大為吃驚,而韓琛麾下的另外四大堂主則欣喜若狂,因為他們意識到,自己的機會馬上就要來了!

在倪坤執掌集團的時期,或許是他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在未來的某一天也遭遇不測,也或許是他一直想更改家族集團的身份。在其遇刺之前,縱然他有三子一女,但這四個孩子卻沒有一個人接手過家族的黑道生意。所以倪坤的突遭橫死,也讓甘地、國華、文拯等四人看到了機會,倪氏集團已經群龍無首,倪坤的子女似乎也扶不上台面。在無人壓制他們的背景下,自己另立山頭甚至取代倪氏集團,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只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倪坤的子女序列當中,竟然還有一個可以跟父親比肩甚至超越了父親的人物—— 倪永孝!

1、利用韓琛對倪氏家族的忠心,倪永孝穩住了一張牌。

2、利用國華與甘地的情人私通,抓住了前者的把柄,倪永孝又拿到了第二張牌。

3、自己拿出價值100萬的白粉準備交給甘地,并計劃揚言這是從黑龜(諧音)的倉庫里找到的,他們二人此前合作的一筆白粉生意遭到搶劫,打劫者身份不明。而倪永孝現在要將黑龜誣陷為打劫者,并且采用放血的手段,拿出了屬于自己的白粉,這種自殘式的打法讓黑龜意識到,眼前的倪永孝是惹不起的。畢竟在金錢的比拼上,他不是倪氏家族的對手。

一旦他與甘地之間互相猜忌,那這個二人聯盟將無力對抗倪永孝,伴隨著他的認慫,倪永孝又順利拿到了第三張牌。

4、也正如文拯所說,當局面呈現3比2的時候,年齡最小的他也不得不服軟,眼看著他也向倪永孝認輸,一直死撐的甘地也只能敗下陣來。

黑道沒有想到,白道更沒有想到,這個此前幾乎沒有存在感的倪永孝,竟然用幾個電話就可以在一夜之間平息了倪氏集團的最大兵變。可倪永孝并不是神,他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知道國華的秘密,更不可能迅速掌握甘地與黑龜之間的私下交易,但他能在一夜之間連放殺招,原因恐怕只能有一個: 或許在很早之前,這個明面上并沒有接手家族生意的倪永孝,就已經提前察覺到了家族的危機,并且提前派人對五大堂主的組織進行了滲透,進而摸透了一切秘密。

而那四個叛變者的服軟,也并不僅僅是他們被抓住了把柄,他們更是意識到,眼前的倪永孝竟然是一個比倪坤還要難以對付的人。在無力顛覆倪氏集團的背景下,這四個堂主也只能選擇認輸。

轉眼間又過去了四年,四年前成功上位的倪永孝此時早已坐穩了位置,四大堂主面對眼前的現狀甚至已經沒有了再次反叛的心思,但也就在他們完全沒有戒備的時刻,倪永孝又放出了早已蓄謀多年的清洗計劃: 將連同韓琛在內的五大堂主全部消滅,徹底控制五大堂主所負責的區域,也徹底清洗掉自己的一切犯罪痕跡和不法生意。

因為此時的倪永孝還有一個更遠大的戰略,距離九七回歸已不到兩年,誰也無法保證這個龐大的家族在兩年后能否遭到打擊?徹底地更換身份、漂白家族的成分,這或許是倪氏家族唯一可以做出的選擇。倪永孝的兄弟姐妹不會背叛自己的家族,但那些了解過倪氏家族陰暗面的堂主可不一定,將他們全部殺死,也成了倪永孝必須做出的選擇。

伴隨著一場經典的刺殺,五大堂主在一夜之間全軍覆滅,倪永孝徹底地控制了一切。隨后兩年的時間,在他的安排下,其家族的一切黑底全部被清洗干凈。倪永孝也搖身一變,警隊顧問、港澳委員候選人,蓋在倪永孝頭上的帽子已經不再是黑幫大哥,而是一個又一個清白無比的名稱,這個家族似乎可以平安的過渡九七回歸。

可偏偏韓琛的死而復生,又讓倪永孝的努力付之東流!

盡管韓琛選擇成為污點證人,但由于其早年對倪氏家族忠心耿耿,外加韓琛自己并不想觸碰一些找死的買賣,因此,他對倪氏家族的黑底的掌握其實不算太多,按照倪永孝律師的說法,致命的殺人罪根本無法成立,倪永孝頂多以三合會龍頭的身份在苦窯里蹲上幾年。出來之后,倪永孝依舊是大哥,倪氏家族也依然不會垮掉。

可問題是,當自己又變成黑道大哥的時候,自己苦心爭到的合法身份很快又都逐一消失,候選人的名額被取消,回歸晚會的帖子被收回,倪永孝又從白道被踢到了黑道的序列中。不過,對于倪永孝而言,這種損失雖然可以稱得上是傷筋動骨,但至少不會要了倪氏家族的老命。

可讓倪永孝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正當他還以為自己還有翻身底牌的時候,一個晴天霹靂在電話中傳來,與其家族合作許久且保持著長期友善關系的泰國幫竟然在背后發起偷襲,倪永孝在夏威夷的家人全部被泰國幫控制。盡管在倪永孝臨死前,他沒有從電話的另一頭聽到槍聲,但從接到電話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猜到了家族在當晚的結局—— 滿門被滅!

這也是一向穩重的倪永孝在放下電話后突然情緒失控的核心原因,挾持韓琛被警方開槍擊斃并不是倪永孝的意氣用事,而是在那一刻他已經別無選擇,他只能用盡自己的最后力氣威脅韓琛放人,盡管他也明白,自己的一切努力也是無濟于事。

或許這也是讓觀者最不理解的情節,多年積攢下來的仇恨,讓黃志城所代表的警方一心想剿滅倪氏集團,這樣的做法可以理解。從沒有背叛倪氏集團的韓琛反而遭到倪永孝的刺殺,還導致自己的妻子遇害,他也的確具備反擊的心理。可一向與倪氏家族保持親密合作的泰國幫,卻為什麼要在這一刻反水?倘若他們沒有挾持倪永孝的家人,倪氏集團也許會遭到重創,但這棟大廈絕對不會垮塌。

倪永孝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泰國幫這枚棋會背叛自己,那在他多年的布局中,他到底做錯了什麼?又忽略了什麼呢?答案或許只有那一個: 他想洗清家族的身份!

多年前,盡管倪氏家族是赫赫有名的黑幫,且麾下的五大堂口壟斷了大量的保護費生意,但實際上,倪氏家族的核心財源并不來自于此,而是來自于一項見不得光的生意——白粉!

從甘地投資幾百萬的白粉生意,卻被倪永孝嘲諷為只能一包一包地賣來看,倪氏家族的白粉生意遠比甘地做的要大得多。以至于在父親遇害的當天,倪永孝準備扔掉100萬的白粉卻連眼都不眨,可見其白粉規模的雄厚。可倪氏家族想要有貨,就必須要有充足的貨源,那貨源又來自于哪里?答案當然是泰國幫的手里。

這也就意味著,無論是倪坤時期還是倪永孝執掌家族的早期,其家族大量的從泰國幫的手中購買白粉,倪氏家族已經成為了泰國幫不可或缺的金主,由于他們給自己帶來了天文數字般的財富,泰國幫才與倪氏家族保持了親密的合作。以至于多年后的倪永孝提出要讓泰國幫幫主在泰國本地干掉韓琛的時候,面對金主的要求,泰國幫也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同意。

縱然韓琛驚險地逃過了刺殺,縱然上位的二當家放棄了殺死韓琛的想法,但面對倪氏家族繼續送來的金錢,二當家沒理由與錢過不去。在利益的比較之下,二當家想珍惜與韓琛之間的友情,但他更在乎與倪永孝之間的利益。所以,他雖然放棄殺死韓琛,但他卻沒有幫助韓琛報仇的想法,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安排韓琛隱居泰國,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可這樣的關系卻在兩年后就被倪永孝的一系列操作所打破。

那兩年的時間,倪永孝一心想洗清家族的身份,這也就意味著,其家族的所有不法生意必須要選擇放棄,屬于重罪的白粉生意更要毫不猶豫的拋棄。也就是說,從那一刻起,倪氏家族也要停止與泰國幫的一切往來,讓自己販賣白粉的痕跡徹底消失。對于一心想賺錢的泰國幫來說,倘若倪氏家族能送來金錢,那他們的關系將親密無邊,可倘若倪氏家族不再給他們輸送利益,香港這個大市場將突然消失的時候,受到重創的他們會甘心嗎?至少從這一刻起,已經成為大當家的二當家將會萌生出另外一個想法: 尋找一個新的代理人!

倪氏家族要告別白粉,甚至倪永孝警隊顧問的身份,也意味著這個家族在未來將會全力阻止白粉的進入。那為了突破這層封鎖,泰國幫不但要扶持一個新的代理人,他們更要設法消滅倪氏家族,以此來清除白粉再次進入這片市場的阻礙。

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早已假死多年的韓琛又死而復生,為了防止處于被動的倪永孝垂死掙扎,泰國幫更是利用倪永孝的信任,突然對其家人發起偷襲。泰國幫真的是為了剿滅黑道嗎?真的是為了幫助韓琛報仇雪恨嗎?其實都不是,他們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

韓琛的付出也僅僅是為了報仇嗎?至少從他一早就敢在警隊安插內鬼來看,這也是一個有著十足野心的人,只是他的鋒芒從來沒有外露。對倪氏家族的忠心一直讓韓琛盡可能地隱藏自己的私欲,但雙方一旦撕破臉皮,且自己有了翻身的平台,韓琛也只能走向黑化。

或許很多人還曾經疑惑過,倪永孝既然想洗清家族的身份做一個好人,黃志誠等人為何還不肯放過他?原因或許同樣的簡單而直接,一群自認為是好人的人,怎麼可能會允許一個壞人變成跟自己同樣的身份?黃志誠和其上司的行為,或許也不能用單純來理解。

倪永孝和其家族的悲劇在于,他們想做一個好人,但他們卻觸碰了太多的利益,他們招惹的并不僅僅是一群壞人,也包括了一伙好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