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任同居生下一兒一女,2次被追債落得罵名,「力王」樊少皇戲里老實戲外風流

delightW11 2022/11/26 檢舉 我要評論

1972年,樊少皇出生于香港一個演藝家庭,

父親樊梅生是山東人,原本是一名長跑運動員,后面來到了香港發展,

剛到香港的時候,因為身體素質好,他做過建筑工人、搬運工,

因為天生有一副好嗓子,樊梅生還參加了香港的歌唱比賽,拿了個冠軍回來,

后面報考了邵氏公司的藝員培訓班,被成功錄取,

樊梅生縱橫影視圈多年,和李小龍親如兄弟,作為邵氏電影公司的武打演員,

在演藝圈的影響力非常大,

就連洪金寶、 成龍在他面前,都得喊一聲「師傅」。

據港媒爆料,有傳言說,樊梅生在事業上雖然取得了傲人的成績,

但是人卻非常風流,

當年和太太結婚后,夫婦倆住在紅磡區的舊樓,

風流成性的他,

婚后經常在外面拈花惹草,

一些街坊鄰居常常目睹他帶不同的女朋友回家,

妻子只能忍氣吞聲,到了后來,他甚至不顧外界的流言蜚語,

說服妻子和他的一些女朋友在家里「和諧相處」,

但也有人說,這些都是港媒為了博人眼球,胡編亂造的,

街坊鄰居的話也并不可信,

事情究竟是真是假,估計只有當事人心里清楚。

作為星二代,樊少皇一出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

不像父親五大三粗的莽漢模樣,

樊少皇長得濃眉大眼,深受一些長輩的寵愛,

不僅周潤發抱過他,李小龍還想收他為「義子」,

但最后被樊梅生拒絕了,

因為他擔心兒子有李小龍這樣的干爹,可能以后會變得太自負。

2歲開始,樊少皇就跟著父親進劇組拍戲,

3歲就參演了電影《法網難逃》,開始了自己的童星之路,

樊少皇從小耳濡目染,演戲的時候也不怯場,

樊梅生一直地引導著他的成長,在圈子里動用自己的各種人脈,

幫他尋找合適的劇本,

樊少皇后面又出演了《媽咪再見》、《聽不到的說話》等影視劇。

1981年,9歲的樊少皇參演了電視劇《霸王別姬》,

飾演里面的「程蝶衣」,

憑著這部戲逐漸有了一些名氣。

除了拍戲,樊少皇每天都要勤練武功,

父親親自教他武術,每天拿根繩子栓一個乒乓球,

吊起來讓樊少皇去踢,每天要踢夠上千次,才能跑去玩,

樊少皇雙腿經常疼得連走路都困難。

后來樊梅生又帶著他,拜了很多的武術老師,

一次回家鄉徐州探親的時候,剛好有個表叔開了一家武館,

樊梅森就讓他留在徐州練武,學生之后再回到香港拍武打戲,

樊少皇先后學會了劍、散打、套拳,

還學過一段時間的跆拳道,在徐州苦練了三年功夫,

直到16歲的時候,樊少皇才又回到了香港。

1990年,18歲的樊少皇和利智搭檔,出演了人生第一部動作片《魔域飛龍》,

在里面飾演男主角,

為了拍好這部電影, 整個劇組坐飛機到了幾內亞島上取景,

和當地的一些土著居民打交道,

這個島位于太平洋的西部,住在很多的原始部落,

那些土著人非常兇殘和野蠻,經常會拿著武器攻擊別人,

島上還有很多長達三米的蜥蜴,

因此在拍攝的過程中,也是險象環生,

好在最后還是完成了拍攝任務,

樊少皇靠著自己的真功夫貢獻了精彩的打戲,

電影上映后,斬獲了近千萬港幣的票房,

作為導演的唐季禮,自然也賺得盆滿缽滿,

1992年,樊少皇迎來事業生涯的第一個高峰時刻,

受到邀請出演了《力王》,

這部電影里,有著不少重口味的橋段,

樊少皇飾演的「力王」,就像有著鋼筋鐵骨,被各種招數坑害仍舊活了下來,

身上裹滿了水泥,水泥凝固后直接用身體撐破,

獨自打倒了監獄里的所有壞人,

樊少皇拍打戲從不用替身,即便是一些高難度的動作,都要自己上,

身上的傷從來就沒有斷過,

雖然這部電影是小制作,但是樊少皇卻成功走紅了,

和同時期的甄子丹已經不相上下。

不久后,導演唐季禮邀請他出演了電影《超級計劃》,

拍攝期間,樊少皇和朱茵鬧出了緋聞,

但可惜的是,朱茵早就有了心上人,和周星馳幾乎是半公開的男女朋友關系。

樊少皇和很多大咖都合作過,還和李修賢合作了《賊王》,

參演了電影《沖破死亡游戲》,

但是因為當時電影圈新人輩出,市場萎靡不振,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

樊少皇簽約了TVB,拍起了電視劇,

1997年,樊少皇出演了82版的《天龍八部》,

在里面飾演老實木訥的和尚「虛竹」,

事業上迎來了第二次高光時刻,后來這部劇還引進了內地,

收視率還相當不錯,

當時內地的衛視臺剛剛崛起,趕上了好的時候,

但非常可惜,當時樊少皇并沒有特別重視內地市場,

香港影視產業又持續低迷,因此,樊少皇一直以來都是不溫不火的。

拍攝電視劇《少年英雄方世玉》的時候,

出現了一些意外,差點斷送了樊少皇的演藝生涯,

因為有些動作的難度太大,

在拍攝的過程中,樊少皇的腰椎意外受傷,

可即便如此,樊少皇還是咬著牙把戲給拍完了,

這部劇殺青后,樊少皇卻站不起來了,

還是父親把他送到了醫院,

有醫生告訴他,說樊少皇以后可能會癱瘓,

當時樊少皇才27歲,

抑郁了很久,

好在有家人的悉心照料,又給他做心理疏導,

2個月后,樊少皇的腰傷奇跡般的痊愈了。

2000年,樊少皇和TVB的合約到期,重回的電影圈,

又拍起了武打片,

先后出演了《猛龍兵團》、《龍騰虎躍》等電影,

而且還拍了《力王之真正敵人》、《力王中王》,

遺憾的是,當時香港的影視行業漸漸沒落,票房非常慘淡,

2004年,32歲的樊少皇決定前往內地發展,

可是他的演技,卻始終得不到觀眾的認可,

先是出演了喜劇《劉姥姥外傳》,沒有掀起任何的水花,

看到周星馳的《功夫》票房大賣,

樊少皇又在另一部叫做《功夫無敵》的電影里,

在這部戲里擔任演員,還親自為電影做動作設計,

拍攝的過程中,樊少皇的左腿韌帶撕裂嚴重,

電影殺青后,樊少皇又一次倒下了,

別人把他送到醫院后,

醫生告訴樊少皇,因為腿傷太嚴重,左腿很可能會報廢,

樊少皇聽到后險些崩潰,

醫院里住了一個多月后,回到了家里養傷,

因為太長時間沒有露面,外界也多了很多流言蜚語,

有人說他癱瘓了,還有人說他以后拍不了戲了,

樊少皇在家里非常痛苦,只能把拐杖丟了一,

不斷練習走路,

常常崩潰大哭。

直到九個月后,樊少皇才重新復出拍戲,

但現實又給他潑了一盆冷水。

《功夫無敵》上映后,有人說他完全是在蹭周星馳《功夫》的熱度,

拍出來的效果讓人難以恭維,

不僅被很多觀眾嘲諷為爛片,還被港媒一頓數落。

而且當時很多人還以為他殘障了,

再也沒有人找他拍戲,樊少皇只能頻繁出席一些活動,

用行動粉碎那些謠言。

后來樊少皇因為接連不斷出演一些爛片和配角,

慢慢消磨掉了在觀眾心中的好感,

直到2008年,樊少皇在甄子丹主演的電影《葉問》里面,

飾演劇中的「金三找」,

這一次,他終于得到了觀眾的認可,

還被提名為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演藝事業迎來了第三春,

火了之后,越來越多的劇本找上門,

合作的女演員也越來越多,

2012年,40歲的樊少皇回到香港,參加了洪金寶兒子洪天明的婚禮,

正是在那次婚禮上,認識了30歲的賈曉晨,

兩人越聊越投機,逐漸擦出了愛火。

賈曉晨早年以模特的身份出道,后來有幸出演了《金剪刀》,

不久后,賈曉晨參加了綜藝節目《美女廚房》,拿下了冠軍,

順利簽約了TVB,也開啟了她在香港的成名之路,

很快就出演了劉德華制作的電影《打擂臺》,

還在郭富城主演的電影《寒戰》中,飾演徐永基的老婆,

不僅演技可圈可點,而且又很會唱歌,

發布的第一張專輯就獲得了開門紅,把新勢力歌手獎捧回了家,

這樣一個全能的女藝人,可謂是前途無量,但終究還是敗給了愛情,

讓不少對她寄予厚望的前輩失望不已。

后來賈曉晨走起了性感路線,

不僅拍了很多寫真,還出演了一些限制片,

作為萬千宅男的性感女神,身邊的男友不斷,

和TVB演員沈震軒是公開的戀人。

在洪天明的婚禮上,

樊少皇對她一見鐘情,隨即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常常帶著她一起參加各種活動。

當時在樊少皇主演的一些影視劇里,經常會出現賈曉晨的身影,

樊少皇把這個大美人捧在了手心里,

要資源給資源,要關懷給關懷,

給足了賈曉晨安全感,

很快就俘獲了她的芳心,

兩人也開始了甜蜜的同居之旅。

正當兩人滿心歡喜地展望美好未來時,

萬能的港媒卻險些讓樊少皇身敗名裂,

香港一個雜志社,怒斥樊少皇是拋妻棄子的負心漢,

因為他們調查到,樊少皇有一個結婚20多年的圈外妻子陳少霞,

而且還育有15歲的女兒和10歲的兒子,

她和樊少皇在1995年就認識了,并且同居多年,

樊少皇走的是偶像路線,

所以后來陳少霞意外懷孕,怕影響事業,

兩人遲遲沒有注冊結婚,

怎麼說陳少霞也為他生了一雙兒女,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但是樊少皇卻從來沒有想過給她正式的名分,

根據港媒雜志公開的照片顯示,比起嫩模賈曉晨,

陳少霞顯得有些老態,而且皮膚黝黑、相貌平平,

而且作為兩個孩子母親的陳少霞,多年來一直都沒有自己的房產,

住的都還是租來的房子。

事情曝光后,賈曉晨自然成了第三者。

面對鋪天蓋地的罵聲,樊少皇出面解釋,承認了自己確實有過一段婚姻,

有一兒一女,

在4年之前,因為感情破裂和陳少霞和平分手,

而且還支付了撫養費,

還說自己會盡力補償孩子。

感人的是,樊少皇解釋后,賈曉晨也原諒了他,

同時還表示并不關心他的過去,

結果無處不在的香港記者,又爆料樊少皇在杭州有一個交往多年的隱秘女友,

在內地還買了一套房送給她,

據說這位杭州女友23歲,穿著時髦,

并且這個女朋友,還是樊少皇眾多內地女友中,關系維持時間最長的一個,

樊少皇在橫店拍攝《倩女幽魂》的時候,

經常帶著這位杭州女友和陳浩民等人一起吃宵夜,

有一次還被記者逮了個正著,

鐵證如山,樊少皇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賈曉晨才發覺,自己連第三者都不是,

而是一個「小四」,傷心不已,

多次在媒體面前痛哭,一度患上了抑郁癥,

看了心理醫生才穩住了病情。

一次被采訪的時候,賈曉晨邊哭邊說:

「我是一個正常的女生,從沒想過破壞別人的家庭,我講什麼都沒有用,我都好辛苦,只是想找一個清白的孩子,以后結婚生孩子,在整件事情中,我也是受害者,心很痛。」

再次被港媒踢爆的樊少皇,又站出來再次澄清,

強調自己和陳少霞結束了幼稚的同居生活后,

才和那位杭州女友談戀愛,

在2012年初,兩人分了手,然后才認識了賈曉晨,

把她追到了手,賈曉晨不是第三者。

但是無孔不入的港媒,并沒有相信樊少皇的一面之詞,

經過調查,扒出在2012年初,

樊少皇曾經帶著一家四口去看了電影《最強喜事》,

認識賈曉晨的當晚,

樊少皇還返回了陳少霞的寓所過夜,

并不是他口中說的「四年前就和平分手」,

樊少皇又出來解釋,說自己認識賈曉晨的當天晚上,

確實在陳少霞的住所里面過夜,但自己是睡的客廳,

港媒又采訪了陳少霞,但是面對媒體的追問,

陳少霞為了保護孩子,不愿意談及往事,

后面一些香港記者,甚至跑到了她兒女的學校門口堵人,

不斷逼問關于樊少皇的事情,

陳少霞也仍然守口如瓶,眼睛里飽含熱淚,咬住牙關一言不發,

或許此時的她,早就對樊少皇死心了吧。

一段時間后,陳少霞的一些好友表示她其實也很無奈,

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才不敢站出來發聲。

結果樊少皇的表妹阿婉站出來爆料,

說陳少霞這個人不是什麼良善之輩,還說在同居期間,

陳少霞不愿意和樊少皇的母親一起住,就算老人睡沙發也不答應,

堅持要把老人趕走,

而且拒絕和老人同住的她,還盯上了樊少皇母親的積蓄,

知道老人賣了樓房,

竟然直接問老人要錢,不給就不讓老人見孫子,

還威脅要自S,最終拿走了老人20萬的養老金,

樊少皇的表妹還說,陳少霞私生活混亂,正因為如此,

樊少皇和她的關系才一直都不好,而且每次樊少皇提出分手,

陳少霞都會以孩子為理由拒絕,

直到后來母親出事,樊少皇才下定決心要離開她。

在記者面前,樊少皇也承認了這件事情,

說陳少霞確實曾經趕她母親走,還說自己當初看走了眼,

才會選擇陳少霞這個女人。

一時間,那些記者也不知道信誰的話,

但是一些港媒對樊少皇的話,提出了質疑,

表示陳少霞如果真的要貪圖老人的積蓄,為什麼又要趕老人走,

而且一個姑娘為他生了一對兒女,耗費了自己的青春,

結果連名分都沒有,

就算她真的想貪圖老人20萬的養老金,在寸土寸金的香港,

20萬港幣,又能買到什麼東西呢?

兩個人究竟誰在說謊,相信只有當事人更清楚。

記者又找上了賈曉晨,但出乎意料的是,

才過了幾天,

賈曉晨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不僅不哭了,而且還公開力挺樊少皇:

「我完全信任他,我愛得好堅定,會和他一直走下去!」

賈曉晨還說并不介意樊少皇有兩個十幾歲的兒女,

還大方表示:

其實我可以跟他們做朋友的。」

樊少皇被港媒指責「拋妻棄子」的時候,

賈曉晨力挺他:

「兩樣是不能混在一起講的,感情歸感情,親情是親情。」

在那段時間,身邊的不少朋友,

都勸賈曉晨和樊少皇分手,就連曾志偉、陳百祥等人也覺得樊少皇這個人不可靠,

也出面勸她,不要吊在一顆歪脖子樹上,

但是戀愛中的女人猶如一匹脫韁的野馬,又怎麼可能會聽別人的勸,

賈曉晨選擇相信他,不顧一切,也要和樊少皇在一起,

兩人的名聲在香港徹底敗壞,

賈曉晨因為不聽老東家勸阻,惹怒了一手捧他上位的老板陳百祥,

TVB看她如此執迷不悟,對她也徹底死心了,直接放棄了她,

失去了老東家的扶持,賈曉晨在香港多年的努力,就這樣付諸流水,

為了真愛,差點搞到失業。

為了樊少皇,賈曉晨可謂是掏心掏肺,

有一次兩人看中了一套房子,

但是樊少皇沒錢給不了首付,

賈曉晨把自己的一套房子賣了,

搶著付清了首付,就連樊少皇給前任的贍養費,

賈曉晨也搶著承擔。

后面網絡上出現一些傳言,說陳少霞之所以不愿意提起往事,

是因為遭到樊少皇的威脅,

陳少霞生下小兒子后,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在外面工作過,

每個月的家庭開銷高達五萬港元,

全都是樊少皇負責,

她如果在記者面前說他和賈曉晨的話,

樊少皇就會斷了她和孩子們的生活費,

幾乎跟社會脫節的陳少霞,考慮再三后,最終還是妥協了。

但是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除了樊少皇和陳少霞,誰也不知道,

賈曉晨和樊少皇扛住了輿論沖擊,

不顧一切地在一起,風波平息后,

兩個人毫無顧忌地在公開場合秀恩愛,

賈曉晨更是當著記者的面表示,說樊少皇每次回到香港,

都會第一時間到自己的住所。

賈曉晨還表示,雖然兩個人相差十歲,

但年齡并不是問題。

2013年,41歲的樊少皇出演了犯罪片《獵仇者》,

在戲里和不少性感女星有對手戲。

2015年,43歲的樊少皇和33歲的賈曉晨領證結婚,

不久后,賈曉晨就宣布了懷孕的消息,

大女兒和小女兒先后出生,

但是不久后,樊少皇又攤上了事情。

2016年,港媒爆料樊少皇欠下巨債,

有債主拿著200多萬港幣的欠條找上了門,

讓樊少皇還錢,有人還曬出了樊少皇的身份證件復印件,

上面有他的紅手印和親筆簽名。

據說這筆錢,是樊少皇用來支付前妻的生活費的,

很快,樊少皇發了一份聲明否認,

說自己并沒有欠別人錢,而是別人欠了他幾百萬,

自己也是受害者,

作為妻子的賈曉晨也公開表示,說是別人用一些手段騙了他們300多萬,

除此之外,賈曉晨還在社交平臺公開斥責那些誣陷自己丈夫的人,

當時這件事情沒有鬧大,賈曉晨生下女兒后,事情也就告一段落。

直到2019年,三年前的那個追債人,

再一次找上門來要債,

而且這一次比上次嚴重得多。

2008年8月,一位香港居民向媒體爆料,說在自家的信箱里面,

竟然發現了一封寫著樊少皇名字的「催債信」,

里面還裝了樊少皇的照片,

寫著「欠債還錢」四個大字,

后面又有港媒指出,樊少皇居住的單位樓層,不停收到一些追債的欠單,

因為過了幾年,欠下的巨債連本帶息翻了幾倍,數額在不斷疊加,

債主向法院提交了訴訟,把樊少皇告上了法庭,

因為樊少皇遲遲不肯還錢,債主還到了樊少皇父親的單位潑油漆,

打各種騷擾電話,事情越鬧越大,

就連賈曉晨代言的美容院,都收到了50個騷擾電話,

還有兩名大漢上門騷擾。

這一次,樊少皇夫婦仍然表示對方弄錯了,

賈曉晨在采訪中,說樊少皇無辜受了牽連,

又說樊少皇之前幫一個品牌做宣傳,但是中間的公司沒有拿到錢,

所以就轉頭問他討債,

但是這樣的說法遭到了一些吃瓜群眾的質疑,幾年前說的是「幫好友擔保」,

現在怎麼又改口成「中間公司沒有收到錢」,

前后兩次的回答自相矛盾,

很多觀眾也不買賬了,

直接在網上斥責夫妻兩人撒謊成性,

關于樊少皇「欠錢不還」的緋聞越傳越厲害,

債主追債上門,因為那段時間樊少皇在外面拍戲,

賈曉晨只能獨自一人硬扛,

公開表示:

「我不允許你們欺負他,我會為他遮風擋雨,好好保護他。」

后來樊少皇夫婦頂不住輿論的壓力,

一氣之下,表示會報警處理,

同時還發了律師函。

后來案子完結后,樊少皇也洗清了「冤屈」,

確實是因為朋友欠錢,連累了他,

但是緋聞不斷的他,演藝事業早已一蹶不振,

在圈內的名聲越來越差,收入日漸減少,

為了維持日常的開銷,不得不參加一些商業演出,

還被港媒拍到在酒吧賣唱,后面又效仿好兄弟陳浩民,接拍了大量的網絡電影,

結婚后,港媒仍然還時不時提到樊少皇「拋妻棄子」的事情,

賈曉晨直接在網上怒懟那些媒體:

「你們不要再欺負我了,我結婚不用祝福,但也不要胡說八道,從來沒有人拋棄拋妻棄子,一開始我們兩個人全都是未婚的,他是凈身和我一起的,不要相信那些香港記者昧著良心寫的東西。」

和樊少皇結婚后,賈曉晨漸漸愛上了奉獻,

女兒出生之后,她放棄了自己的演藝事業,

做起了家庭主婦,

每天圍著孩子和老公打轉,從TVB的當紅花旦,

再到如今的家庭主婦,

而且家庭主婦一做就是三年多,

無論有什麼事情,賈曉晨都會搶著擋在最前面,

樊少皇只管一心沖刺事業,

拍戲拍累了就回家休息,第二天又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嬌妻善解人意,犧牲了自己的事業,

成全了他。

時間是最好的試金石,賈曉晨的付出,究竟值不值得。

但好在身邊有仍然愛他的妻子和孩子,樊少皇的人生,可謂是大起大落,

歲月磨平了他的棱角,他的身上,不再滿身散發著荷爾蒙,

留下的,更多的是歲月帶來的滄桑,

在《天龍八部》里,他所飾演的「虛竹」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出家人,

盡管身懷絕技,但是卻心地善良,

對外界的事物很懵懂,

在感情上面,也是一心一意,

但可惜的是,「從一而終」的劇情,終究沒有出現在樊少皇的人生里,

戲中那一身正氣的「大俠」,在事業上,終究還是被緋聞淹沒……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