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曼娘為什麼連著三次絕了親生兒子的后路?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08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是一部家族興衰史,也是一部女性成長史,還是一部親情大戲。看過幾遍《知否》,印象最深的還是那句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為人父母者,從孩子出生就開始為他謀劃一生,從兒時的教育培養,成年時要說什麼親事,男子的仕途之路,女子的夫妻婆媳關系。

反正在自己閉眼之前,憂慮惦記操心的,永遠是自己的孩子。

盛老太太對庶子盛纮都能傾心相待,自掏腰包供他求學,為了他的婚事寧愿得罪娘家人從此失去依靠,幫他分析朝中局勢助他仕途坦蕩。

林小娘為了幫墨蘭實現高嫁豪門的夢想,賭上了自己在盛家的一切,最后還成了炮灰。

王老太太明知康姨母犯了大錯,可還是昧著良心跟明蘭拉扯糾纏,就是為了保住康姨母的性命。

小秦氏為了讓自己的兒子能承襲爵位,什麼陰毒的招數都用上,不惜手上沾上人命也要弄死顧廷燁。

從道德大義上講,這些人都不是好人,可是她們的母愛卻讓人無法批判。

可偏偏有一個女子,生孩子是為了纏住男人,生下的孩子也成了她的工具,她的心中沒有孩子的幸福和前途,只有自己的執念。

1,

顧廷燁是曼娘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曼娘就對顧廷燁上演了這個橋段,可像顧廷燁這樣的富家公子,又被小秦氏這個繼母刻意嬌慣著長大,身邊從小就粉蝶圍繞,曼娘的姿色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吸引力,他對曼娘好,不過是因為看著她可憐。

可曼娘卻打算纏著他,纏一輩子。

曼娘制造出哥哥卷走錢財拋棄她的假象,讓顧廷燁可憐她孤苦無依的弱女子,還時常受到惡霸的騷擾,只能好人做到底將她收留安置好。

眼看顧廷燁對自己只有憐憫,并無半點男女之情,曼娘就各種找理由讓顧廷燁去看她,又唱又跳又陪顧廷燁喝酒,做他的垃圾桶發泄口。

光是給顧廷燁提供情感價值還是不夠的,曼娘還想生下顧廷燁的孩子,讓兩人之間有更多的牽絆。

頭胎的女后,常嬤嬤就開始嚴防死守,生怕曼娘生下兒子影響顧廷燁以后說親事,可曼娘還是買通了丫頭,把避子藥換成了補藥,又生下了兒子。

本以為兒女雙全之后,顧廷燁會死心塌地地守著她,可侯門公子那骨子里的高貴讓顧廷燁根本沒有想要跟曼娘過一輩子。

他為曼娘做得最好的打算就是,自己娶一個溫柔賢惠的妻子,能接納曼娘入府為妾,這樣孩子能入族譜,曼娘也能一生安穩富貴。

可曼娘要的并不是顧家的族譜,也不是眼下的安穩富貴,她想要的是顧廷燁這個人。

她知道顧廷燁的能力,更確定他并非池中之物,只要自己先跟了他,哪怕他現在失去侯府公子的身份,以后也能憑借自己的能力有更大的前程。

曼娘一直想要的就是顧廷燁正妻的身份。

2,

作為顧廷燁正妻的余嫣紅懷了別人的孩子,曼娘設計害死了余嫣紅,老侯爺看到兒子的委屈和憤怒自責不已病死了,顧廷燁連夜奔回跑死了幾匹馬都沒見到父親的最后一面,還被族人以不孝的罪名逐出家門。

顧廷燁又一次離家出走了,這一次不是負氣,而是被周圍的人和事,被所謂的家人親人折磨得身心俱疲,他只想要逃離。

顧廷燁前腳剛走,曼娘就火急火燎地跟了上去,走之前她把大女兒蓉姐兒丟棄在侯府,小兒子昌哥兒帶在身邊。

蓉姐兒在侯府能保證錦衣玉食嗎?昌哥兒在她身邊能受到好的教育嗎?這些她都不知道,也不想管。

她留下蓉姐兒是想在侯府按個釘子,只要蓉姐兒在侯府一日,府里上下都會記得顧廷燁曾經有個外室,還生了一對兒女。

即便是以后顧廷燁回來了,娶親了,那蓉姐兒這個身份尷尬的長女也會影響顧廷燁的婚事,更會成為未來正房太太眼中的一根刺。

她隨身帶著昌哥兒,是因為昌哥兒是顧廷燁的長子,在這個男權主義社會,顧廷燁沒有嫡子,那長子的地位就是最高的,昌哥兒是她能穩住套牢顧廷燁的最后也是最好的籌碼。

都說母親的天性就是護犢子,可作為母親曼娘從沒有為自己的孩子考慮過。

蓉姐兒一個幾歲的小姑娘以一個尷尬的身份留在侯府會不會遭人白眼受人欺負,昌哥兒跟著自己風餐露宿,會不會影響身體健康,會不會影響他的啟蒙和教育,繼而影響以后的發展。

這一切對曼娘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找到顧廷燁,看牢顧廷燁,她一直沉浸在自己千里尋夫的壯舉中自我感動。

3,

顧廷燁準備求娶盛明蘭前,曾平心靜氣地找曼娘談過一次話,說要把昌哥兒接到自己身邊好好教養,以后要進門的新夫人是個品行端正之人,定然不會虧待了昌哥兒,他給曼娘一些銀錢,讓她另嫁他人,可曼娘始終不肯。

他便只能特意選一個風物和暖的莊子給昌哥兒和曼娘居住,還特意請了先生教導,心里還想著親娘總不會虧待了自己的孩子。

可曼娘從不肯讓昌哥兒出去跟同齡小伙伴玩耍,先生教書授課時曼娘也是一直盯著,七八歲的孩子了見人膽怯,連說話都結巴。

面對顧廷燁的失望,曼娘解釋道, 沒爹的孩子,出去也是叫人欺辱,且昌哥兒從小性子老實,何必出去丟人現眼。

顧廷燁只能苦笑著搖頭,面對哭得眼紅氣喘,聲聲如訴的曼娘,若不是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在做戲,還真的會相信了他。

可那是顧廷燁特意選的莊子,先不說周圍都是些跟著父親陣亡軍中的孤兒寡母,單說那是在昌哥兒名下的產業,誰敢欺辱他。

若曼娘悉心照顧孩子,又有先生教導,將來昌哥兒說不定也能有所成就。

可曼娘卻把他關在屋里看著,寸步不離地守著,像是護著一塊沒有生命的寶物。

她還想借著小秦氏為難盛明蘭之際,帶著孩子上門,要把昌哥兒過繼給顧廷燁的前妻嫣紅,這樣昌哥兒有了嫡子的身份,她這個生母自然也不能被趕出侯府了。

如此一來,明蘭和肚子里的孩子就成了尷尬的存在。

當明蘭揭破小秦氏的陰謀,直言不會同意昌哥兒過繼之事,還一語道破曼娘永遠都不可能進侯府以及顧廷燁不諱娶她的原因,就是因為顧廷燁從未愛過她時,發瘋的曼娘抱著昌哥兒起身撞向隨時可能分娩的明蘭。

若不是小桃眼明手快,明蘭和肚子里的孩子怕早就命喪黃泉了。

顧廷燁要昌哥兒時,她不肯給,是因為她想捆綁銷售,強迫顧廷燁接納自己。

趁著顧廷燁不在家強行要求明蘭接納昌哥兒,是仗著小秦氏的勢力,想武力促成這件事情。

當然,如果能像除掉余嫣紅一樣除掉盛明蘭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就更好了。

孩子對于曼娘來說,只是她嫁給顧廷燁的敲門磚,她只想著如何讓孩子為自己發揮更大的作用,從未想過怎麼樣才是真正的為孩子好。

4,

顧廷燁差人把曼娘和昌哥兒送達徽州老家,并警告她如果再敢出現在京城,就讓她以后永遠見不到孩子。

既然她把孩子看著這麼重,顧廷燁只能用她最在乎的東西威脅她。

可曼娘還是帶著昌哥兒再次出現在京城,這一次她又是來送深情的,因為她聽到了顧廷燁戰敗的消息。

被顧廷燁安排好的人截獲送到侯府時, 曼娘還指責明蘭只顧自己富貴享樂,不管顧廷燁的死活,沒有半點進宮求情救人的意思。

明蘭說按照顧廷燁的意思,曼娘又一次違約,這次只能把昌哥兒送走,擇一厚道殷實人家撫養,是明蘭于心不忍叫把人送過來讓蓉姐兒見昌哥兒一面。

曼娘這才后怕起來,立馬一改強硬態度哀求明蘭把昌哥兒領進府,好好教養。

「用不著我教他,當初你不是說,沒了兒子你會死嗎?現在卻又肯放手了?

看來這幾年,你把昌哥兒教養得不錯」,

教他仇恨,教他報復,教他跟顧廷燁經常提起生母,教他如何跟嫡出的弟弟們「相處」。

「你以為當初侯爺為什麼要領昌哥兒進府?因那時無人知道侯爺要娶誰,昌哥兒又小,想來你還來不及調教兒子些什麼,待孩子進府后慢慢教化,或許還有救,可你一口回絕了不是?

后來侯爺跟我說,有你這種娘教著,旁的也就罷了,卻絕不放心昌哥兒與我生的孩子在一起。

所謂防不勝防,只有千年做賊的,沒有千年防賊的。」

「今日,我多回事,叫你再為昌哥兒選條路。

只要你答應此生不再糾纏,我就去求侯爺,將昌哥兒送到常嬤嬤家去教養。」

「常嬤嬤為人你也清楚,再正道不過了,且看她教出的孫兒何等上進,昌哥兒將來必有出息。」

可曼娘思考良久還是不屑的啐了一口, 「任你舌燦蓮花,我卻不信,我要見二郎,他一定不會負了我們母子。」

明蘭起身離開,她不愿再多看這自私涼薄的女人一眼。

從陰暗面來說,曼娘根本不愛昌哥兒,兒子只不過是一枚棋子,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往好處想,曼娘也愛兒子,只不過她所認為的對孩子好,跟正常人都不一樣,變質了。

5,

曼娘冒充劫匪,以親生哥哥為人肉盾牌劫走昌哥兒后,便帶著他跋山涉水到了西北軍營,以顧廷燁家眷的身份到處打聽,最終被帶到顧廷燁的面前。

看著被拖累成重病了昌哥兒,顧廷燁果然按照以前說的那樣,把曼娘和昌哥兒強行分開,每日只有大夫受命向曼娘傳遞昌哥兒的病情,用人參吊著命沒幾天日子了。

曼娘剛開始不信,說顧廷燁要騙她的兒子,滿嘴的詛咒叫罵,罵了幾日就開始哀求,不停地哭,每天都哭,哭得好像嗓子冒血了,哭的滿院子人都快瘋了。

幾日后,昌哥兒過世了,火化前,顧廷燁讓曼娘去看一眼。

「這孩子本就不甚健壯,還被你硬帶著千里奔波,忍饑挨餓,病了也不能及時醫治,白白拖死了一條小命,都是你這好母親的功勞!」

對著兒子的尸首,曼娘癡癡笑著,滿嘴胡說八道起來,一會兒哭一會兒笑,抱著兒子不肯撒手,一直說要回家。

回家,家在哪里,曼娘何時真正給過昌哥兒一個家。

她的心中只有自己的執念,把昌哥兒視為能把自己跟顧廷燁拴在一起的繩索,現在這個繩索斷了,這個糾纏了顧廷燁近十年的女子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有瘋了。

蓉姐兒哭著問明蘭,做母親的,不都想著兒女好嗎?為何我娘一定要毀了弟弟才肯罷休?

是啊,母親都是愛孩子的,可對曼娘而言,孩子只是棋子,是實現她夢想的助力工具而已,這樣的女子,怎配做一個母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