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老人住安養院15年,突然要回家,子女不敢相信:「她去世28年了」 網友:孩子們真孝順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2019年初,安養院一名孤寡老人就開始不斷地念叨著。

這名老人已經在這家安養院住了15年了,為何突然提出要回家?

當院長試圖了解老人的想法時,老人卻絲毫不愿透漏更多消息,只是不斷重復念叨「我想回家!」

鐘樹群老人

老人名叫鐘樹群,76歲,她和老伴鞏老漢無兒無女,15年前家里房子被大水沖垮,村里為兩位老人辦理了特困戶,安排進了當地安養院。

2018年末,老人的老伴鞏老漢去世,接著老人就開始一直念叨著想要回家,但她無兒無女,村里的老宅也早已被大水沖垮,是典型的孤寡老人。

老人說的家究竟在哪里?

1

院方剛發現老人的反常情況時,判斷她可能因為老伴剛去世傷心過度,精神恍惚,所以在說「胡話」,再加上每次詢問老人她總是不愿多說,院方就沒有特別關注。

但細心的院長觀察到老人此后每天郁郁寡歡,避群獨處,跟之前相比仿佛換了一個人,為了打開老人的心結,院長把情況反饋給了當地駐村干部趙振剛。

趙振剛是個熱心腸的人,了解到老人的情況之后,就頻繁地到安養院和老人聊天,試圖了解老人的真實想法。

一番接觸之后,鐘樹群老人終于透漏了一點她的過往身世。

原來,老人雖然說著一口正宗的河南話,身份信息也是當地村民,但老人過去的身份卻是一名四川人。

老人講,在1990年時,他陪著丈夫蔡子陽到四川當地鎮上集市趕集,她有拜佛的習慣,兩人當地人就騙著帶她去拜佛,她就跟著這兩個人離開。

誰知這兩個人把她帶上了火車,坐了一天一夜的車,她被帶到了河南,此時她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她被騙子以4000元的價格賣給了鞏營村一個叫胡義的中年男人。

聽了老人的遭遇,趙振剛深表同情,但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從時間上推算,鐘樹群老人被賣到當地時已經是48歲的年齡,作為一個成年人,當時她為什麼沒有選擇逃跑?

原來,鐘樹群一輩子沒有出過遠門,剛被賣到當地時,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打算搞清楚情況之后再逃跑,但很快她發現,買她的這個男人對她還不錯。

雖然對她看管較嚴,但至少對她不打不罵,她就暫時地在當地待了下來,準備積攢點路費,然后找機會再離開。

在當地生活幾年之后,胡義生病去世,鐘樹群老人就成了村里的孤寡老人。

按說這個時候她完全可以離開這里回到四川老家,但老人并沒回去,而是經過村里人介紹又嫁給了同村的鞏老漢。

兩人都是老年單身,膝下無兒無女,此后兩人便開始相依為命,相伴晚年。

2003年,一場大水沖垮了鞏老漢和鐘樹群兩人居住的房屋,村里為這兩位孤寡老人辦理了特困戶,被送到當地安養院生活,兩人也算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

就這樣兩位老人在安養院里一起生活了15年,這15年里,兩人恩愛有加,互相關愛,是不少人的羨慕的對象。

2018年,年邁的鞏老漢因病去世,鐘樹群老人傷心難過之后,在當地也再無牽掛。

此時她想起了遠在四川的丈夫兒女,人到晚年,她只想再看一眼自己的兩兒兩女,所以她開始不斷念叨著想要回家。

趙振剛聽完老人的故事之后,深受感動,他非常想幫助老人回家,但他又有一個更深的疑問。

安養院院長丁現省

鐘樹群老人被賣的第一家胡義去世后,她已經徹底自由,她為什麼不選擇離開,回到四川老家,而是又嫁給了鞏老漢?

對于這個問題,鐘樹群老人不愿多談,她堅持見到自己四川的丈夫和兒女之后才肯說出實情。

看到老人心有顧慮,趙振剛就沒有繼續追問,而是通過老人透露的大概地址開始幫老人尋找家人。

老人的家究竟在何方?

2

按照鐘樹群老人的說法,她知道自己來自四川綿陽地區,但是具體位置28年過去,她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

但她還清晰記著丈夫的名字叫蔡子陽,大兒子蔡先君,小兒子蔡天清,二女兒叫蔡金華,大女兒的名字她記不太清。

有了這些信息,意味著幫老人找到家人的機率非常大,趙振剛快速把老人反饋的這些信息填寫在一個尋親網站上面,這則尋親信息也迅速的得到了志愿者的關注。

四川綿陽當地志愿者按照老人提供的大致位置和名字,開始四處尋找,很快在綿陽市新橋鄉玉起洼村,志愿者了解到了村里蔡家跟老人反饋的信息基本一致。

志愿者懷著激動的心情,見到了老人所說的二兒子蔡天清時,但當志愿者說明來意之后,蔡天清認為他們是騙子,直接冷冰冰的說了一句: 「我母親去世28年了!」

蔡天清和志愿者

蔡天清的這句話,猶如一盆冷水,瞬間澆滅了志愿者的希望,難道找錯人了?

在志愿者的一再追問之下,蔡天清也講出了母親「去世」的真相。

據蔡天清講,自己的母親叫鐘顯瓊,28年前,56歲的父親蔡子田帶著48歲的母親到鎮上趕集,到集市上之后,父親和母親分開購物,約定好了隨后在集市入口處集合。

當天傍晚,父親買完東西,早早地到集市入口等待母親前來匯合,但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傍晚時分,也沒有等到母親出現。

父親知道母親有拜佛的習慣,他判斷母親可能到附近拜佛去了,到晚上應該會趕回家里,他就獨自離開,提前回到了家里。

到家之后,父親發現母親還沒回家,就慌了神,趕緊四處尋找,接下來的日子里,全家人都被動員起來,四處尋找,父親當時法律意識淡薄,母親消失后他并未報警,只是動員家人在一直尋找。

找了一段時間之后,依舊沒有母親的任何消息,父親和家人就判斷母親可能遭遇了不幸,如今20多年過去,大哥因腦瘤去世,父親在2018年也因為過度思念「亡妻」郁郁而終。

28年時間,母親毫無音訊,全家上下更堅定認為母親早已去世,為此他們三姐弟還經常在母親走失的那天祭拜母親。

聽完了蔡天清的描述,志愿者發現,他和鐘樹群老人描述的經歷完全相似,最大的不同在于老人的名字,為了進一步驗證判斷,志愿者讓蔡天清看了鐘樹群老人現在做的照片。

蔡天清看完之后,心里一驚,面前這個老人和自己大姐長得實在太像了,確實有點像自己「去世」28年的母親。

雖然看著很像,但畢竟時間已經過去了28年,蔡天清不敢確定,為此他專門叫來了大姐二姐一起辨認,看完之后,三個子女都感覺這個老人確實像自己的母親。

為了慎重起見,二女兒蔡金華提出跟老人做一下親子鑒定,如果確實是失散多年的母親,那真是一大幸事。

那麼,鑒定結果究竟如何?

3

四川當地的志愿者聯系了趙振剛,很快鐘樹群老人和蔡金華的DNA被送檢,雙方都在忐忑的等著鑒定結果。

幾天之后結果出來,檢測結果顯示: 鐘樹群老人和蔡金華的DNA完全匹配,這就確定了兩人是親生母女關系。

得知這個結果之后,蔡家姐弟三人徹底興奮了,沒想到人到中年自己都要當爺爺奶奶的年齡,卻意外得知母親健在,時隔28年,還能見到母親再喊一聲「娘」,這是何等珍貴。

確定結果后,著急的蔡家姐弟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趕到河南,接回失散多年的母親,最終,在志愿者的安排下,蔡金華和二弟一起踏上了開往河南的高鐵。

兩人特別安排了大姐在老家帶著子孫輩一大家人一起,等待迎接母親的歸來。

很快,蔡金華和二弟在安養院見到了母親鐘樹群,時隔28年母女相見,蔡金華姐妹跪地喊了一聲「媽」,母女三人抱做一團,埋頭痛哭。

母女三人相見的場面感動了在場的眾人,大家都紛紛紅了眼眶,由衷地替老人和子女感到高興。

考慮到母親年事已高,擔心母親過于傷心哭壞了身體,蔡金華擦了擦眼淚,扶著母親坐下來一起聊起了家常。

28年沒見,她和母親都有太多的話想要詢問對方,還是母親先開口問了蔡金華父親身體狀況。

蔡金華擔心母親知道父親去世心里難過,就謊稱父親還健在,等著她回去一家人團聚,得知丈夫還在,鐘樹群老人欣慰地點了點頭。

接著蔡金華也詢問了母親當年怎麼走丟的,母親也都說了當年和父親走失后的過程。

很快,蔡金華產生了和趙振剛一樣的疑問: 母親當年走失,被賣到第一家時被看得緊無法脫身,可以理解,但第一人丈夫去世后,母親成了孤寡老人,完全可以返回四川,但母親為何沒有回去,而是又嫁給了同村的鞏老漢?

面對女兒的詢問,這次老人依舊沉默,不過老人表示,回到四川見到丈夫她會當面說清楚。

短暫相聚之后,蔡金華姐妹決定帶著母親回四川老家安享晚年,臨走之時,或許鐘樹群老人知道她以后恐怕再難再踏上河南這片土地,她決定到鞏老漢的墓地最后一次祭奠一番。

善良的蔡金華姐妹非常支持母親的決定,還專門購買了一些祭奠用品,到了鞏老漢的墳前,姐妹兩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感謝他十多年來對母親的照顧之情。

2019年,8月初,鐘樹群老人終于回到了闊別28年的四川老家,當天村里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大家都自發的趕到村口迎接老人的歸來。

看到自己的子孫輩,又看到往日熟悉的鄉鄰,鐘樹群老人感慨萬千,不住地擦拭眼淚,這是喜悅的眼淚,闊別28年她終于重返故土。

當老人趕到兒子家時,看到堂屋丈夫的遺像,她倒地痛哭不止,此刻她才明白,子女們怕她傷心,見面時向她隱瞞了父親去世的消息。

穩定情緒之后,鐘樹群老人也向子女們訴說當年她為什麼改嫁,沒有直接回到四川老家的原因。

首先,鐘樹群老人沒有文化沒出過遠門,腦子里沒有概念,不知道四川距離河南有多遠,她甚至連基本的乘坐交通都不會,她擔心當年離開村子之后,自己再次走丟,所以一直沒有勇氣離開。

其次,她懼怕丈夫蔡子陽,原來當年在家時,丈夫總對她非打即罵,她性格軟弱非常懼怕丈夫,這點蔡家三姐弟也證實了,父親的脾氣確實火爆,母親當年在家沒少受氣。

被賣到外地的鐘樹群老人擔心自己幾年后突然返回四川家里,丈夫不會接納她,或者接納她后繼續對她打罵,所以她一直沒有下定回去的決心。

最重要的是,她非常不確定,離家幾年之后再次回去,家里還有她的位置沒有,丈夫子女還是否愿意接納她,所以就這樣她在猶猶豫豫中,又被村里人又介紹給了鞏老漢。

和鞏老漢在一起之后鐘樹群老人發現,這個男人非常不錯,對她言聽計從,讓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經常被關心的感覺,就這樣兩人一起風風雨雨走過了18年的光陰。

如果不是鞏老漢去世,鐘樹群老人可能就陪著他一起到老,直到兩人雙雙離世。

2018年,鞏老漢去世,鐘樹群老人為他操辦了后事,她覺得自己照顧鞏老漢的「任務」完成了,在這里再無牽掛。

同時,她也知道自己已經是風燭殘年,時日不多,在有限的生命里,她想再見一下四川的家人,于是她就求助院方,希望幫她找到失散的家人。

鐘樹群老人圓夢了,找到了自己的家人,現在她大女兒已經有了孫子輩,她已經升級當上了祖奶,全家上下對她的歸來都非常歡迎。

兩個女兒和兒子都爭著搶著要贍養母親,這讓鐘樹群老人非常欣慰,如果早知道兒女這麼孝順,或許她早就想辦法和家人團聚了。

不過幸好,老人和子女最終都沒錯過對方,兜兜轉轉28年后,她們再次相聚,經歷過一番挫折之后,相信以后的日子,老人和子女的關系會更加親密。

希望老人的晚年生活能像大女兒在宴席上說的那番話: 「天上掉下一個媽,媽在家就在,我們大家都一起開開心心的!」

俗話說,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余生只剩歸途!

對于蔡家姐弟來說,無論當年經歷了什麼,母親健在,就是她們最大的幸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