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霍不疑流放西洲的那五年,文帝要負很大的責任,其實他最無情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文帝看似對霍不疑體貼入微,但是只要仔細一想,就會發現他其實很虛偽。

雖然他經常將愧對霍氏一族掛在嘴邊,可實則他卻是最寡情薄義的。

因為他從未想過徹查孤城一案,還霍家一個真相,也從未想過替他們報仇,還霍家一個公道。

雖然文帝視子晟如親子,但他還是會將名聲放在第一位。

為了彰顯他的仁義道德,所以他將霍氏的愧疚都放在凌不疑身上,不能說他對凌不疑沒有半點真心,只是這個真心里面帶有一點私心。

他不想背上不義之名讓群臣對他寒心,他想讓世人知道他的重情重義,知道他的仁慈為政。

本來凌不疑不用走到手刃凌益的那一步,但是文帝卻將他逼到絕境,使他看不到任何希望,他沒有退路了。

曾經凌不疑也想過讓文帝為霍家報仇,所以他一直步步為營,處心積慮收集所有孤城一案的證據,希望有朝一日交給文帝處置。

但是小越侯一案讓他對文帝寒了心,越妃都能做到大義滅親,從小越候嘴里套出當年孤城一案的真相。

可是文帝聽后卻并沒有處以死罪,只是罰小越候去守皇陵,這個處罰實在是太輕了,輕到連越妃都說她瞧不起他,甚至對凌不疑說她可以親手殺了小越候,還凌不疑和霍家一個公道。

越妃和文帝對待此事的差異,讓凌不疑徹底對文帝死心了。他知道就算找到再多的證據也好,文帝也只會重重地拿起,輕輕地放下。

而他要的不是這樣的結果,他也絕不允許這樣的結果出現。

他要的是他們血債血還,要用他們的血祭奠孤城三千亡魂,方可報他多年來的血海深仇。

后來霍君華的死,成為壓垮凌不疑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死前的遺言都是在說別忘了他們的仇恨。

所以他還是決定拋棄少商,獨自一人走上那條不歸路。

在凌益大壽的那天,他殺進凌家手刃仇人。大仇終于得報,而他也不用再背負這三千亡魂的仇恨。

在凌益這一案中,可以看出文帝并沒有多疼凌不疑,凌不疑掉下懸崖兩天了,他都沒有命人撈上來。

如若真心對凌不疑好,就算他身上有命案在身,也會將他撈上來,再慢慢徹查事情的原委。再不濟,也應該將他的尸體好好安葬吧?而不是任由他在懸崖上自生自滅。

不過也不奇怪,自古帝王多薄情。如若不是文帝為了自己仁慈的好名聲,對小越候輕拿輕放,凌不疑也不用走上這條不歸路,更不用自罰流放西洲五年,放棄程少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