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阿姨獨自住安養院,子女從未去看望,女婿嘆氣:家都要被你拆散了,怪不得別人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秋姨活了大半輩子,不過是想要在晚年過得好一些,不料卻因此遭到了家人的嫌棄。

在安養院住了兩年,子女從來都沒有去看過她,女婿倒是來了一次,但說出來的話,卻讓秋姨倍感悲涼。

夜深人靜時,秋姨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月亮,不禁捫心自問: 「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

秋姨究竟做了什麼?

為什麼子女都不愿意搭理她了?

秋姨:你們各給我50萬吧

秋姨出生在農村,20歲出頭就嫁人了,嫁到了城里,在當時算是高嫁。

但秋姨是個能干的,當時秋姨的丈夫家有個水果攤,秋姨每天早早就起來幫忙,天天忙里忙外。

秋姨勤快地很,丈夫卻不是個有用的,就愛跑出去跟豬朋狗友玩,秋姨先后為他生了一兒一女,卻從未收到過丈夫一件禮物。

愛喝酒的秋姨的丈夫剛過30歲,人就因為交通事故沒了,留下秋姨和自己的一兒一女。

秋姨每天起早貪黑地干活,含辛茹苦地把兒女拉扯大。

秋姨55歲這年,兒女都已經成家立業,家里的水果攤也給了兒子,年輕人都很有想法,水果攤也變了不少,搞了個什麼水果撈之類的,生意還算不錯。

秋姨想著自己也算是退休了,便琢磨著去旅游放松放松。

但她一個老人家去,終究有些寂寞,就想讓家人陪,但家人全都沒空,秋姨的兒子給她報了個老年團。

秋姨跟團去玩了,玩得倒也開心,她畢竟常年做買賣,嘴皮子當然不笨,也交到了幾個朋友,相約著下次再一起玩。

秋姨到處旅游玩了快2年,過得很開心,而且老是去旅游也挺累的,突然就不想去了。

閑下來后,每天家里都只有自己就很是落寞。

她沒有跟兒女住在一塊,自己在縣城有一套老房子,住在6樓,沒有電梯,爬上爬下累得很。

秋姨自己也有30多萬存款,她想: 要不把這老房子了,買一套小點的電梯房吧。

想了挺長一斷時間,秋姨覺得可行,她便找了個時間讓兒子還有女兒一家都上來吃飯。

吃完飯,秋姨跟兒子兒媳,還有女兒女婿說道: 「是這樣的,這邊沒有電梯很不方便,我想買一套新的,你們覺得怎樣?」

秋姨此話一出,原本都還挺樂呵的兒子女兒兩家人臉色都不大好了。

秋姨的女兒皺了皺眉,問道: 「媽,怎麼這麼突然說想買房啊?」

秋姨沒有察覺氛圍不大對,抱著還嗷嗷待哺的小孫子笑著說道: 「就天天上下樓爬樓梯很累啊,媽年紀也大了,有個電梯房的話,也比較方便。」

秋姨的媳婦在秋姨和自己的小姑子之間來回看,開口道: 「媽,那你是打算怎麼買?」

秋姨把自己的想法說了說來,說道: 「是這樣的,我找人問過了,這套老房子賣掉,雖然比較老了,但位置還算不錯,也有幾十萬。」

「然后我自己還有點存款,你們姐弟兩家各給我10萬就差不多了。

10萬對秋姨的兒女來說倒也不是拿不出來,但一拿出來,家里必然就會窘迫不少,畢竟大家賺錢都不容易。

秋姨的兒媳這會兒不大高興了,這難免太多了吧?

兒媳說道: 「這兩年媽老是去旅游,也花了不少錢,都是我跟阿琪(秋姨的兒子)出的,怎麼也有幾萬了。」

秋姨的兒子阿琪看了自己的媳婦一眼,順著她的話說道: 「媽,現在賺錢不容易,你小孫子還那麼小,每個月奶粉和紙尿褲都要不少錢啊。」

秋姨不笨,兒子兒媳的話的意思她立馬就懂了,臉上的笑早就掛不住了,很尷尬,還很委屈。

秋姨的女兒這時候也說道: 「可不就是,水果攤也給了弟弟,我可沒要家里的什麼,50萬元我跟老宋(秋姨的女婿)肯定是拿不出來的。」

秋姨心頭仿佛堵了一團棉花,讓她一場難受,她說道: 「50萬元對你麼來說不算太難吧。」

秋姨的兒子當即就說道: 「這還不難嗎?一下子要我們出那麼多錢,你這也太夸張了點,這房子不還好好的可以住,為什麼非要買新的?」

秋姨的女婿察覺到氛圍有些緊張,想要緩解下氣氛,正準備說不然再商量商量,結果秋姨的女兒直接捏了一下他的大腿,轉過頭用眼神示意他不準說話。

一家人不歡而散,秋姨實在不明白兒子和女兒兩家人怎麼這麼狠心,她不過就是覺得年紀大了,想要享享福而已,他們卻不愿意。

尤其是兒子和女兒,實在是讓她心寒:5 0萬元對他們而言,肯定是拿得出來的,她都快60歲了,又還有幾年的命?

她辛辛苦苦養大他們姐弟倆,給他們找老公、娶老婆,就連買房都是她出了一半,如今輪到她想買房了, 他們倆卻完全不顧及她的感受。

秋姨越想越委屈,很難受, 沒想到自己的兒女竟然這麼無情。

秋姨:我去安養院住!

也不知秋姨的兒女是怎麼想的,可能是覺得秋姨一個人住確實孤單了點,她的女兒便問道: 「媽,不然我們給你找個保姆吧?可以多多照顧你。」

秋姨因為不讓買房心里不大好受,這會兒兒媳主動給台階下,她也沒什麼好反對的,便同意了。

保姆是一個40歲左右的阿姨,看起來很老實,平日里干活也很利索,煮的菜秋姨也非常喜歡。

秋姨偶爾會跟保姆(劉嬸)聊聊天,劉嬸倒也是健談,兩人聊起天來也挺開心。

秋姨得知劉嬸也有一兒一女,但都還在讀書時,而且讀書很厲害時,很是感慨,說道:「會讀書就好。」

劉嬸每次提起自己的一對兒女都非常自豪,而且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跟孩子視訊或者是打電話,秋姨看在眼里很不舒服。

同樣一兒一女,別人家的那麼孝順,她家的常年都不聞不問,她不找他們,他們也不會主動聯系,這麼一箱,秋姨又更難過了。

后來得知劉嬸一個月工資有2.5萬元后,秋姨就有些計較了。

秋姨想: 這個劉大姐,每天就買菜煮飯,打掃下衛生,還包吃包住,一個月放假4天,每個月就有2萬5000元,這錢也太好賺了吧。

心中有了一根刺后,秋姨就總是覺得劉嬸活做得不夠好了,例如地板拖得不干凈,菜買得太貴,煮得也不是好吃。

又比如劉嬸不大講衛生,會挖鼻孔什麼。

總之就覺得劉嬸不大講究,越來越不喜歡她。

劉嬸大概是察覺了秋姨的不喜,還想著找個機會談一談,是不是自己哪里不好。

結果還沒來得及談,劉嬸就被告知自己被辭退了。

原來是秋姨直接跟女兒說:「那個保姆不好,不要了。」

秋姨的女兒頗為無奈,說道:「我知道了,媽,那我再給你找一個?」

秋姨原本要說好,但又想到不如自己找比較合適,邊說道:「我自己來找吧。」

秋姨的女兒沒多想,想著老人家自己找的嗎,應該也更合心意,便同意了。

結果2個月后,秋姨的女兒驚訝極了,她真沒想到, 她家老娘竟然找了個一個月要35萬的保姆!

說什麼第一個月打半折2.5萬,第二個月開始就要7萬了!

秋姨的女兒氣急了,這都快要有她一個月工資那麼高了啊!

她跟丈夫來到秋姨家,一進門,就看到了一個30多歲,絕對沒有40歲的大男人。

秋姨看見女兒,還特別開心,整個人都紅光滿面,說道:「阿歡啊,你來家里怎麼也不說一聲,我讓小周多做點好吃的。」

阿歡(秋姨的女兒)一口氣憋在心頭,看著老娘如此高興,一時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老宋面上的表情也是一言難盡,這新來的男保姆,也太年輕了吧,什麼情況?

秋姨介紹道:「阿歡、小宋,我跟你們說,小周可是國外的管家大學畢業的,可懂事可優秀的,說話也好聽... ...」

阿歡當即就無語了,只覺得肯定是保姆公司那邊忽悠了自己的老娘,一個月12000的保姆,他們家肯定是消費不起的。

阿歡讓秋姨帶孫女下去樓下買點東西,接著立馬就跟保姆公司那邊聯系了,她態度很強硬,公司那邊似乎自知理虧,當即就通知男保姆離開了秋姨家。

秋姨回到家,發現小周不見了,他住的房間也收拾得很干凈,生氣極了, 質問女兒:「怎麼回事?」

阿歡正在氣頭上,翻了個白眼,反問道: 「我還想問問您老人家怎麼回事?一個月7萬的男保姆,您老人家可真夠矜貴的啊!都快比我一個月工資還高了!」

秋姨傻眼了,尷尬地問道: 「什麼7萬?不是說2萬5嗎?」

阿歡氣得臉都發白了,她丈夫看了連忙給老婆倒了杯溫水,接過話頭,說道:「媽,你被忽悠了,不是2萬5,是7萬,第一個月有個折扣。」

7萬可不是小數目,秋姨也意識到了自己不對,看著女兒氣得話都要說不出來了,心里也有些過意不去。

秋姨嘆了口氣,想著哄哄女兒,但看她那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樣子,她心里也來氣,自己那麼辛苦養大他們,就是讓他們這樣對待自己的嗎?

秋姨委屈又難過地說道: 「算了算了,既然這樣,我去安養院住!」

秋姨:你們什麼時候來看我?

秋姨說要去安養院住,出乎意料的是,不論是兒子還是女兒一家都沒有反對, 她挑了市里最好的安養院,他們就把她送過去了。

到了安養院,人都是貪新鮮的,一開始秋姨還覺得有點意思,一個月后,她也慢慢適應了安養院的日子。

在安養院,一個月也要3萬5元,但服務什麼的都很不錯,住的也是單人間,秋姨感覺整體還行。

有時嘴饞了想吃點什麼香的,跟護工說一聲,護工也會幫忙買,衣服之類的也有人洗。

秋姨還認識了幾個老姐姐, 她們年紀比她大,但都挺有意思的,幾個老人家坐在一塊聊聊天,時間過得倒也挺快。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秋姨開始有些不得勁了,因為她的兒女們從來都沒有去看過她。

幾個認識的老姐姐的家人可以說是一個月至少來一次,每次來都很開心,偶爾還會把她們接回家去住一兩個晚上。

只有她,兒女都沒有來過,這讓秋姨心里很不好受。

這天,秋姨主動跟家人發起了群聊,她看著手機里一個個小方格中的兒女還有他們的丈夫媳婦,不禁有些感傷。

秋姨問道: 「你們什麼時候來看我?」

沒人回答,不知道是不是信號不好,他們還在說著其他事。

秋姨還想再問一次,但又說不出口了。

轉眼兩年過去了,秋姨的兒女們一次都沒來看望,她也只是通過手機知道孩子們還有孫子們的近況。

知道外孫女要上五年級,讀書很棒,還拿了三好學生,鋼琴彈得也很好,聽說還準備讓她去學跳舞。

小外孫子要上一年級,說要讓他去學武術,男孩子就要勇敢一點。

大孫女則要上三年級,兒媳給她報了一個小提琴班,每周上3次課,

小孫子會快步走了,說話還不是很清晰,但奶呼呼的,非常可愛。

每當在手機里看到孫子們的近況,秋姨都很感慨,她年輕的時候生下孩子后,基本上沒怎麼帶在身邊,因為她每天都要開店。

如今孫子們也輪不到她來帶,兒子和女兒兩家人都堅持要自己帶,她也就干脆地不去多管。

在安養院待了2年,秋姨的心態也有了不小的變化,這天,她的女婿竟然來到了安養院。

秋姨驚喜萬分,女婿還給她買了一件大紅色的棉服,很暖和。

秋姨跟女婿小宋聊著天,聊著聊著,秋姨問道: 「這兩年為什麼都不來看看我?」

小宋面色一僵,有些尷尬,看向自己的岳母,嘆了口氣,說道:「媽,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

秋姨不明所以,有些無語,問道:「什麼意思?我怎麼知不知道了?」

小宋略帶不滿地開口道: 「他們不愿意來啊,還能為什麼?家都要被你拆散了,他們哪里會想來?」

秋姨一聽,心頭一緊,她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為女兒千挑萬選的女婿,怎麼能夠說出如此刻薄的話?

秋姨很是生氣,說什麼她拆散了他們的家,怎麼可能?她可什麼都沒做!

秋姨聲音有些顫抖,她難過地指著小宋質問道: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

小宋搖搖頭,說道:「媽,你退休了就好好過日子不就好了,還老是折騰,我們也很累的。」

退休第一年,你老是去旅游,去一次要花十幾萬,你兒媳因這事沒少跟阿琪吵架。」

「還有就是 后來請保姆,全都是我跟阿歡出的錢,您老還老折騰,那7萬塊的男保姆真的把阿歡氣到了。」

「還有當時找安養院,你非要住這最貴的, 一個月說是3萬5,實際上,總得也要50000塊我們兩家均攤一下,一家2萬5000。」

「一個月多2萬5000的費用,你覺得這算少嗎? 我們也有自己的家庭啊,孩子的教育肯定不能落下,還能怎麼辦,工作上更加努力唄。」

秋姨聽了小宋的話后,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小宋離開,她都還在想著小宋的話。

深夜,秋姨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窗外的月光格外清冷,掛在床頭的棉服看不清顏色。

她心里亂糟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她心想: 難道我真的錯了嗎?我不過就是想要好好享受一下老年生活罷了?

我又還有多少年啊?

我年輕的時候為了他們那麼辛苦,難道老了還不能享受一下嗎?

秋姨越想就越難過,她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了,她不過想要安享晚年罷了。

過了沒多久,自己想通了的秋姨就離開了安養院, 回到了老房子,自己請了個1萬7千塊一個月的保姆,獨自生活,日子過得反而也不錯。

偶爾去女兒或者是兒子家吃吃飯,跟孫子孫女們玩一玩。

孩子們會主動給她打電話,逢年過節也會上家里來跟她過節,外孫外孫女和孫子孫女們也更喜歡跟她聊天了。

秋姨住在6樓,隨著年紀增長,越來越不方便,便把房子租出去了,自己另外租了一個有電梯的小套房。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