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甄子丹和楊紫瓊拍了一部功夫經典,卻只上映8天票房慘淡

delightW11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70年代末的《醉拳》,拉開了功夫喜劇的時代序幕。而袁和平的導演名號,也因為該片響徹香港影壇。

80年代中期,隨著功夫喜劇市場的逐漸降溫,成龍、洪金寶轉型警匪動作片市場,而袁和平導演也在1985年,憑借一部《情逢敵手》轉型都市動作喜劇。

90年代初,隨著徐克「黃飛鴻」系列的誕生,功夫片再度風靡于港片銀幕。袁和平導演也在此時,回歸了功夫片的拍攝。

1994年,袁和平導演為了對功夫喜劇進行創新,與實力派打女楊紫瓊進行了合作,打造了經典作品《詠春》。這部作品的打斗場景設計出色,袁八爺在故事的呈現上,也進行了不少創新、嘗試。

然而影片上映時,因為遇到了一個強勁的對手,結果票房受挫,只上映了8天,僅收獲400多萬港幣的成績。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這部由袁和平執導,楊紫瓊、甄子丹聯合出演的功夫喜劇作品,看看它究竟有何創新之處,又遇到了怎樣的勁敵。

因為徐克,袁和平對功夫喜劇進行創新嘗試

80年代中期,因為功夫片市場的衰落,袁和平淡出了功夫喜劇的拍攝。1991年,徐克對功夫片進行創新,拍攝了《黃飛鴻之壯志凌云》。該片掀起的市場熱潮,也給此時的袁和平,帶來了不少創作靈感。

在《黃飛鴻之壯志凌云》出現之前,功夫片、武俠片一直是涇渭分明的兩種電影題材。

武俠片側重寫意,核心是一個「俠」字

在打斗場景上,武俠片追求灑脫飄逸、上天入地,動作完全不受地心引力影響。而在故事設計上,武俠片以「俠義精神」為主題,突出一個「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為武林」,主角要麼是保護忠良、反對奸佞,要麼是摧毀陰謀、阻止惡徒稱霸武林。

胡金銓的《忠烈圖》、《龍門客棧》,張徹的《雙俠》、《獨臂刀王》,楚原的《天涯明月刀》、《三少爺的劍》,徐克的《蝶變》、《新龍門客棧》都是典型例子。

而「功夫片」偏重于寫實,核心也在「功夫」二字

功夫片的主角人選,經常選擇練家子,依靠真實的打斗感吸引觀眾,突出影片中的「真功夫」元素。而在故事設計上,功夫片基本都是圍繞「報仇」展開,主人公要麼是身負家族、師門仇恨,要麼就是行走江湖與人結怨。

張徹的《馬永貞》、李小龍的《精武門》、成龍的《醉拳》、洪金寶的《贊先生與找錢華》、元彪的《敗家仔》、李連杰的《少林寺》。

這些作品的核心,幾乎都是圍繞「報仇」展開。

然而,《黃飛鴻之壯志凌云》的出現,卻打破了武俠片、功夫片的界限。

在這部《黃飛鴻之壯志凌云》里,徐克將武俠片的元素,融入到了功夫片之中。影片中的打斗,不再是寫實感十足的硬橋硬馬,在威亞特技的加持之下,黃師傅也擺脫了地心引力,無影腳看得人眼花繚亂。

而在故事的設計上,徐克沒有拘泥于功夫片一貫的復仇故事,在家國情懷的烘托之下,黃師傅也從一介武夫,升華為解救「被騙華工」的江湖俠客。

徐克這種將武俠片元素,融入到功夫片拍攝之中的做法,不僅掀起了新的功夫片熱潮,同時也激發了袁和平的創作熱情。

1993年,袁和平也模仿徐克,將武俠片與功夫片相結合,以導演身份拍攝了《太極張三豐》、《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蘇乞兒》三部電影作品。

然而,這三部作品上映后的票房表現良莠不齊,袁和平也意識到,作品應該保持自己的風格,不能總是跟風。

那麼問題來了,什麼樣的作品,才能讓袁和平充分展現自己的電影風格呢?

答案毫無疑問,那就是「 功夫喜劇」。

70年代末,袁和平從動作指導轉型導演。《醉拳》、《南北醉拳》、82版《奇門遁甲》、《笑太極》等功夫喜劇作品中,幽默化的打斗風格,詼諧的劇情設計,讓袁和平獲得了許多觀眾的喜愛。

1994年時的袁和平,選擇對功夫喜劇進行創新、變革,于是為甄子丹、楊紫瓊拍攝了這部《詠春》。

袁和平的功夫喜劇創新之作,卻在上映時遭遇勁敵

這部《詠春》在故事創作上,沒有像以往的功夫片那樣,走入「復仇」的套路,也沒有像徐克的「黃飛鴻」系列那樣,將劇情上升到家國情懷的高度。

90年代初的香港影壇,無厘頭喜劇快速崛起。而在這部《詠春》中,袁和平導演則嘗試將「無厘頭喜劇元素」融入到功夫喜劇之中,通過兩段愛情故事的發展,對喜劇橋段進行設計,對打斗場景進行呈現。

《詠春》講述了富家子黃學洲,因仰慕「女拳師」嚴詠春的大名,想娶其為妻。而嚴詠春的姑姑「芳姑」,則對黃學洲一見傾心。

嚴詠春從山賊手中救下了相貌靚麗的艷娘,因為垂涎艷娘的美貌,黃學洲決定放棄詠春,追求艷娘。

此時,與詠春定下娃娃親的梁博滔,前來尋找詠春。而失手后的山賊,也再次前來搶奪艷娘。經過了一番誤解、爭端之后。詠春領悟出了「詠春拳·寸勁」的奧義,擊敗了山賊。

梁博滔與嚴詠春、黃學洲與芳姑,這兩對有情人也終成眷屬。

在喜劇效果的呈現之上,人物性格的夸張化處理,讓這部《詠春》極具無厘頭喜劇的特色。而李子雄、苑瓊丹、甄子丹等人夸張化的演繹方式,也為影片增加了不少笑料。

作為一部功夫喜劇作品,詼諧又不失精彩的打斗橋段,一直都是觀眾們的目光焦點。在這部《詠春》里,袁和平導演對于詠春拳的喜劇化處理,就做的十分出色。

該片中,袁和平導演沒有像「傳統功夫片」那樣,對詠春拳的拳理、招式進行教學化的講解,而是根據詠春拳自身的特點,設計了多場喜劇化的打斗。

比如,詠春拳側重于近身短打、中線搶攻,于是便有了豆腐店里,詠春與黃師傅的豆腐對決。而甄子丹試探一字鉗羊馬的橋段,也給影片增加了不少笑點。

不光是拳腳打斗的場景。

在這部《詠春》里,袁和平導演還對六點半棍、八斬刀等器械,進行了展示。不過和拳腳打斗一樣,這些器械打斗的橋段,也都進行了喜劇化的處理。

當然,作為一部「詠春」題材的電影,詠春門徒的「一生之敵」木人樁,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電影元素。

在這部《詠春》中,楊紫瓊擊打木人樁的橋段,也給不少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

雖然打斗場景精彩,但是上映時間的選擇錯誤,卻讓《詠春》遇到了一個勁敵。它就是成龍的《醉拳2》。

同樣都是功夫喜劇,《醉拳2》的制作成本、明星陣容都遠勝于《詠春》。《醉拳2》在1994年的2月3日上映,于1994年的3月16日結束,成為了這一年2月檔、3月檔最具觀眾市場的作品。

而這部《詠春》也在1994年3月上映。大成本、大制作的《醉拳2》,市場余溫猶在。此時《詠春》被推上院線大銀幕,自然會被觀眾拿來,與《醉拳2》進行對比。

盡管該片的喜劇橋段處理、打斗設計都十分不錯,但制作成本的差異,注定了《詠春》與《醉拳2》的差距。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之下,《詠春》也被淹沒在了票房洪流之中。

在1994年的港片票房市場之上,《詠春》雖然遭遇了票房挫折,但它卻在許多影迷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而有趣的是,當年在《詠春》中為楊紫瓊挎刀、做綠葉的甄子丹,也在多年之后,憑借「詠春題材」電影作品《葉問》,走上事業高峰。

更有趣的是,袁和平也在多年之后,以動作指導的身份,參與了「葉問」系列的創作,將自己對詠春拳的動作理解,再度呈現于大銀幕之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