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為了避嫌,少商特意安排宴席,卻被凌不疑破壞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凌不疑從邊關回來后,少商迫切地想向世人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和凌不疑真的已經放下了彼此。從此以后,橋歸橋,路歸路,不再有任何關系。為此,少商還專門在永樂宮辦了一場宴席,她故意安排凌不疑和駱濟通坐一桌,而她和袁善見坐一桌,這樣,在座的各位公主,貴婦人們看見了,自然知道以后想八卦時該怎麼講了。

可惜,只要有凌不疑的地方,少商的安排,總會被動改變。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袁善見單獨占著一張桌子,旁邊的位子是少商的;而駱濟通也單獨占著一張桌子,旁邊的位子是凌不疑的。

此時的凌不疑正在和宣皇后和東海王講話,少商則在接待賓客。凌不疑先忙完,環視了一圈,只見駱濟通和袁善見身邊的位子空著。想都不用想,他就知道這是少商故意安排的,于是,他越過翹首期盼的駱濟通,徑直坐到袁善見身旁,別說駱濟通有多尷尬了,連袁善見也一臉不悅,低聲道:「你過來做什麼?」

前任和現任未婚夫可以坐在一起嗎?現場的吃瓜群眾可都睜大了眼睛,等著看好戲呢。凌不疑卻鎮定自若:「我與善見同殿為臣數年,卻從不曾暢談,今日補上吧。」「同殿為臣的人那麼多,難道霍大人每個都要暢談一番?」「自然不是,我只想找袁侍中談。」「有甚可談?」「程少商」

袁善見無語,果然,比臉皮厚,還是凌不疑更甚。

等少商忙完所有事宜,準備落座時,差點驚掉了她的下巴,她的前任和現任,正氣定神寧地交談著,完全忽略了周圍吃瓜群眾不懷好意的眼神。這和她事先的安排完全不一樣。少商只能迎著眾人的目光,坐到駱濟通身邊去。

看熱鬧的從來不嫌事大, 最先憋不住的是五公主:「十一郎,我記得你以前與袁侍中只是泛泛之交,今日怎麼坐到一處去了?」

太子最討厭的就是喜歡挑事的人,更何況他挑的還是凌不疑事,他本想好好訓斥一番,可奈何宣皇后和東海王都在,語氣便緩和了許多:「子晟和善見有話要說,與你有什麼干系?!」

五公主對自己的哥哥還是很了解的,知道他今天的態度不是很嚴厲,便大著膽子調笑道:「妹妹我只是稀奇他們有甚可說的,莫非......是在敘舊?舊人,舊事......」

看來還是對五公主太溫柔,不把她的氣焰壓下去,今天肯定沒完,太子剛想大聲訓斥,卻被凌不疑搶了先,五公主心里想什麼,他太清楚了。他當著眾人的面說,自己在和善見聊程少商,聊她熬湯時總忘記放鹽,聊她脾氣差,生氣就愛打人。

少商氣得急忙站起來為自己辯解,還讓皇后為自己作證,她現在的做菜水平可是一流的,皇后贊同地點點頭。但眾人更在乎的是,凌不疑和袁善見的談話內容。沒想到凌不疑會這麼直接說出來,他的勇氣和大膽震驚了所有人。

隨后,凌不疑轉身問五公主:「殿下是不是想聽這些?」五公主愣住了,她就是想聽這些,可她沒想到,凌不疑真的敢講出來。

凌不疑面無表情,朝殿內眾人道:「適才都是笑話,我與善見說的是征蜀后的諸般瑣事,盼諸位莫要無端猜測。」

凌不疑的氣場向來強大,現在,大家都已經感受到他的不悅,再加上一旁的太子正兇巴巴地到處瞪人,所有吃瓜群眾只能收起八卦的心。

少商精心安排的避嫌宴席,看來是沒什麼效果了。他和前任的事情,大家依然津津樂道。可她不知道的是,凌不疑寧愿一輩子和她牽扯不清,也不愿和駱濟通有任何的聯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