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知否》原著:柳氏頭胎得女,親近了華蘭,氣走了墨蘭

在盛老太太支持下,海氏隨著夫婿長柏赴外任,再回京時,手上已抱了個胖嘟嘟的男娃娃,正是在任上出生的純哥兒。

長柏未同時回來,因為縣里那條水渠這幾日就快好了,長柏要親眼看著封土才能放心動身。長柏公字當頭,盛紘心中得意,卻不肯露分毫。六女婿顧廷燁及時提供最新信息—— 舅兄這回政績卓著,不但治下百姓安居,還修通了數十里長的水渠,聽聞吏部考績已核定了「上」。

可這陣子要論最高興的,不是盛紘而是王氏。前腳她王家母親兄弟才入京,后腳兒媳婦海氏抱著新生兒又到,看看奶香噴噴小孫孫,王氏樂開了花。

可惜不過幾日,風頭就被搶走了。

六月初四,柳氏生下個女娃娃,因頭胎不是兒子,柳氏自己頗有些不快,誰知長楓卻十分歡喜,抱著初生女娃贊個沒完沒了,見誰都要自夸一番,這番做派,和《飄》里面白瑞德喜當爹的模樣毫無二致。

見女婿不僅不怪柳氏頭胎沒生出兒子,還將小小女娃疼到了骨子里,他岳母柳夫人感動得一塌糊涂。 岳父柳大人拍著長楓肩膀,慈愛道——賢婿呀,好好讀書,明年春闈為妻兒博個功名回來。

看得出,之前雖然是因為柳氏退過親,才下嫁了盛家庶子,可如今小倆口日益和諧,柳大人夫婦也是越發滿意這個長相俊俏才情出眾的女婿。

身為盛家長女,華蘭是眼看著林姨娘挺著肚子進盛家門的,也是看著林姨娘怎麼裝柔弱抹眼淚頂了她親娘王氏二十年,華蘭對林棲閣這母子仨,素來厭惡。

可是長楓和柳氏的頭胎女兒出生后,華蘭和長楓的關系大為改善。

初生嬰兒皺皺巴巴,待這個小女娃娃略略長開些,濃眉大眼英氣大方,極像大姑母華蘭,連脾氣也像幼時的華蘭,不哭不鬧愛沖人笑,竟比親生女莊姐兒更像華蘭三分。身為大姑母的華蘭抱著這個酷似自己的小侄女兒喜歡的不得了,連對林姨娘的宿怨也淡了幾分。

華蘭連著送了柳氏兩份厚禮,親媽王氏又小心眼了,冷言冷語,嫌棄不過是個丫頭片子,有什麼好張揚的…… 盛老太太私下提點她,華蘭剛出生時,她爹何嘗不是這樣?只怕那會兒寵得更不像樣子呢。 王氏默默,想起初婚時的旖旎時光,不禁悵然。

這邊長楓夫婦漸與華蘭和好,而嫡親姑姑墨蘭反顯疏離,墨蘭就恨上了柳氏,嫌她算計攛掇,弄得他們兄妹不和,她又尋長楓吵了一架,然后憤憤離去,再不肯多來看一眼。

也難怪墨蘭生氣,畢竟她才是和長楓一母同胞血脈一致,如今竟讓半掛子的姐妹搶了先。要論到兒女,華蘭、如蘭、明蘭加上海氏,要麼一個接一個生兒子,要麼有兒有女間隔著生,唯獨她,朵朵金花開不完,偏掉了的兩個是男胎。為著沒有兒子,她不得不納一屋子小星小花籠絡夫君,搞得夫君不求上進。

現在她親嫂嫂柳氏也沒生出兒子,偏是憑一個女娃娃就哄得長楓死心塌地,連帶著還交好了華蘭。墨蘭想想就生氣,華蘭對她,可是自小就沒好臉色。

對于整個盛家而言,林姨娘是個壞果子,墨蘭是被林姨娘調教壞了的果子,這倆壞果子都被撿出了盛家的框,無內憂的盛家由清流而步至清貴。

長楓本有長彎的苗頭,是被他老子和媳婦合著力扳正回來的。

王氏固然跋扈又小心眼,本性并不惡毒,雖然受康王氏蠱惑,給自己婆母下了毒,由此被親兒子長柏丟去宥陽家廟吃齋念佛十年,但她憑著長柏這個老子般的兒子,晚年還是蠻享福的,從番外細節來看,她活得比盛紘長命。

不過沒有一個家族能始終趨升,長柏入閣拜相,也許已是盛家的巔峰。畢竟從番外看,長柏和海氏的孫輩中,并沒有什麼出色苗子,禍害倒是不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