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為棄兒卻靠自己成為國際巨星,息影后無妻無子,只認養2棵古樹,尊龍直言「世界以仁慈待我」

delightW11 2022/11/03 檢舉 我要評論

主持人:童年時期你孤獨嗎?

尊龍:我都不記得了,因為生活已經待我不薄。

——尊龍采訪片段

最近小編在回顧老電影,只能說,沉迷在尊龍的顏值里無法自拔。

這一垂眸、一微笑,看得人心臟砰砰跳。不愧是被美國《人物》雜志評選為「50全球最美的人」之一!

即使在以前360p模糊的綜藝里,盛世美顏也一點都不含糊!

金庸先生曾說:「潘安怎樣英俊誰也沒見過,想他應該長得像尊龍才名不虛傳。」

從顏值中回過神來,深挖之后才驚覺,尊龍太美好了,不僅僅是顏值。

 用演技征服國際影視行業! 

作為一名演員,尊龍可以說,用演技征服了國際影視行業。

1984年,在科幻電影 《冰人四萬年》中,他飾演一個 猿人,全程沒有對白,但是通過 「眼技」、肢體、微表情的控制,根本看不出「尊龍」的影子。

電影講述了一支科考隊在北極發現了一只4000年前的生物,并將它帶回人類社會后發生的故事。

冰封千年的猿人在意識到自己被關起來時,下意識的大叫企圖驅散敵人、被麻醉針擊中后的痙攣,分析下來內容比較復雜的畫面,在電影中這一段連貫而緊湊。

當一個現代人和猿人溝通時,可以不通過著裝就能分清兩個人的身份。

尤其是電影的后面,猿人絕望而迷茫的眼神,這4000年無法跨越的時代鴻溝讓人隔著屏幕都能感同身受。

1985年的《龍年》,他成了唐人街上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幫老大。不需要目中無人或是痞里痞氣的神情,就幾步路也能讓人感受到壓迫。

傲慢,又心狠手辣,被尊龍體現的淋漓盡致,從此他成了「最帥的黑幫老大」。

《末代皇帝》,不知道是這部電影成就了尊龍,還是尊龍成就了這部電影。

在尊龍身上,貴氣、儒雅,說是皇室貴族都不需要解釋。

在電影里,溥儀干脆利落地剪去辮子,少年的倔強、決心,一個眼神就表達了。

中年落魄時的絕望,與少年時期的他形成鮮明的對比。

老年歸家,那種似曾相識的熟悉,與新時代新思想下的手足無措,讓人唏噓。

一部電影,濃縮了一個君王的一生。

他太想演「程蝶衣」了,兩個人的人生軌跡幾乎重合,但是因為種種原因,尊龍沒有參演《霸王別姬》,為了彌補遺憾他在電影《胡蝶君》中飾演了京劇名角宋麗伶。

電影講的是,法國外交官伽里瑪看過歌劇《胡蝶夫人》后,愛上了在舞臺上扮演胡蝶夫人的中國演員宋麗伶,而宋麗伶卻是一名男扮女裝、為獲取美國在越南行動計劃而與他接觸的間諜。

電影中的「胡蝶夫人」,舉手投足之間都是風情。

尤其是這段名場面,點煙、抬眸,每一幀都嫵媚的不得了,看得人骨頭酥軟!

后來,宋麗伶在法庭上指認伽里瑪,雖然他還是極盡風情,但是動作之間的殺伐果決也讓人忽略不得。

尊龍的每一部電影,都能從中看出精湛的演技,橫掃國際大獎是他絕對的實力!

 如果用一個詞詮釋尊龍,大概就是孤獨… 

當我們形容尊龍的時候,或許會用到各種形容詞:美麗、帥氣、儒雅、渾然天成的貴氣……但是在這些形容詞下,總覺得還是有些不完整,可能就是尊龍周身散發的孤獨氣質。

時間回到1952年,那個時候他剛出生,是一個棄兒,生來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自己是誰,后來, 上海的一位老婦人收養了他。7歲時,他被養母送去學京劇,這時他有了名字,叫吳國良。

看過《霸王別姬》的朋友可能對艱苦的訓練生活多少有點了解,但現實中的強度遠比電影里展現的更為嚴苛。

早上7點,第一件事就是靠墻倒立。在巨大的練功房里,到處都是一圈一圈的汗漬;然后就是長時間的肢體訓練;短暫的午休后,是聲樂、舞蹈和器械訓練,一直練到晚上9點半、10點。

訓練的那段日子里,時間是虛無的。畢竟他無父無母,從來不過生日,對于時間的概念也僅限于「去年5歲,今年就6歲」, 所有的一切都圍繞著訓練。

當然也不只有訓練,在他的身上還有 「歧視」。或許是自己無法選擇的身世,或許是天生的容顏,在其他人眼中,他「懷璧其罪」。

回到正題。連續不停的訓練也并非全無好處:比如讓他能演得了《魅影奇俠》、《冰人四萬年》、《胡蝶君》、《末代皇帝》中超出平常的角色。那段生活他很是感激。

說來,他對養母也是感謝的,畢竟她完全可以讓他去做 洗盤子、修鞋等等工作,也許是他強烈的自我表達欲望或多或少讓她感覺到了吧。

本來,學成后他是有機會簽約當時大火的邵氏,但是他選擇接受一對美國夫婦的資助,到美國發展。

至于原因,尊龍從未覺得自己有過歸屬感,而且當時的香港給他的感覺很不自然,每個人好像都有各種原因而焦慮。

遠赴美國的尊龍,首先要面臨的就是語言問題。

因為一句英語都不會說,上學什麼的根本不可能,于是他就報了 成人教育,除了晚上上課,平時就 洗盤子、做廚師、在迪士尼樂園里賣冰鎮薄荷酒賺取學費

京劇帶給他的益處遠不止體能、訓練意義上的領悟,京劇的教學模式就是口傳心授,所以他語言學的很快,一年后的語言表達能力好了很多。

然后從成人教育到社區學院,幾年的時間,他憑自身努力考入美國戲劇藝術學院。

其實剛畢業的那段時間很艱難,他想去好萊塢發展,但發現自己沒人要;曾經試鏡的時候站了幾個小時就為了 競爭只有一句「請拿好您的票」的售票員,給到亞洲演員的角色從來都是這種。然而他并沒有放棄。

1976年,他在《金剛:傳奇重生》中飾演一位中國廚師,從此他正式出道。

也是那個時候,他有了新的名字——尊龍,英文名John Lone,他這樣解釋自己的名字,「中國人,以龍為尊」。

十年之中,他從跑龍套開始,在《美國大瘋狂》里演過 「男仆」、在《冰人四萬年》里演過沒有對白的原始人,《龍年》中演過唐人街新上任的黑幫頭目,有時也會自編自導自演一些舞臺劇,然后逐漸在國際上大放異彩。

身為一個亞洲人,想要進軍好萊塢猶如在荊棘叢中行走。

經歷了種種困難,尊龍終于在國際上闖出一片天,曾經在公開演出之后,經常會有學生來問他,「你是怎麼開始做導演、演員的」,后來經過幾次臨場回答,尊龍總結出了答案。

「如果你對這些工作沒有全心全意的熱愛,那就別考慮開始;如果你總是想,這能不能賺錢、住進豪宅,也別考慮入行。因為成功有運氣的成分,你不能孤注一擲,所以如果支持你的信念來源于名聲富貴,那就是在折磨自己,誰知道你的義無反顧有沒有回報?至于我自己,我總覺得能靠工作養活自己就足夠了,我做到了,世界以仁慈待我。」

聽到尊龍的演員哲學,真的會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在娛樂圈里,說實話我覺得那些小弟弟有才華也好,沒有才華也好,我覺得他們很可憐,因為沒有引導他們的書和人,教他們怎麼做、怎樣去成就自己。如果年輕人身邊沒有人,沒有環境去刺激他,他就會不自覺地去做大家都做的事情,追求表面的東西,環境會影響一個人。」

這番話放在當下也是具有教育意義的。

尊龍60歲時,宣布息影。

生來就被拋棄,功成名就之時悄然息影,戲里的愛與被愛終究不是現實,談論的演藝哲學在初心不在的圈里可能也是曲高和寡,他就像孤獨的王者。

但是尊龍很滿足,他說:「我作為藝人不是很成功,其實我還可以更出名,更有錢,但我很滿足,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可以不去想怎麼樣多賺錢。我真的很滿足自己沒有變得傲慢和貪心,沒有變成一個走來走去的空殼子」。

 希望有關他的傳奇,永不落幕 

在一次采訪中,主持問尊龍:童年時期的你會感到孤獨嗎?

尊龍:我都不記得了,因為生活已經待我不薄。讓我和這麼多優秀的人一起工作,我不太喜歡記住艱難的事情,我只記得生活里那些新鮮的、開心的事,還有那些友善的人。

看到這段對話,小編最直觀的感受就是,他給予給這個世界最大的善意,感激每一段在我們看來是痛苦的經歷。

尊龍出生時就被拋棄、7歲就開始嚴苛的訓練……沒有人教育過他,但是他卻成長為如此通透、智慧、從容優雅的人,或許就像他說的,一直在做自己的父母。

然而,在遙遠的彼岸,加拿大的原始森林里,尊龍 認養了2顆千年古樹,并把他們稱作 「祖父、祖母」,因為只有在古樹面前,身為孤兒的他,才是有根有寄托的。

童年不幸的人在用一生治愈童年,即使他已經功成名就。

如果說,最初認識到尊龍是因為他奪目的顏值,但越挖掘越能被他的個人魅力所折服,就像泰戈爾的詩句: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

有些時候,真的感謝這個先進的信息化的時代,讓我們認識到還有尊龍這樣的君子、影視傳奇;同時,也有化不去的遺憾,如果當年可以親眼見證這樣驚才絕艷的人物該多好。

在這個浮躁的大環境下,尊龍仿佛一股清泉,純凈、溫和。時間可以淡化很多事,但希望有關尊龍的傳說,永不落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