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七個欺負過程少商的人,統統都沒有好結局,真無一例外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星漢燦爛》中欺負過程少商的人;

統統沒有好結局;

無一例外。

1. 沒智商只能被耍

第七位:葛氏

葛氏算是第一個不斷欺程少商的人了;

因為在程家中;

葛氏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

在程始奉命出兵的時候;

算計夫婦二人讓他們留下了程少商;

之后在教導程少商上面;

不僅各種禮法都不曾教過;

更是一個字都未曾讓程少商認過;

甚至為了拿捏程少商還不給她飯吃;

可以說葛氏也算是惡人一個了;

最后葛氏不僅失去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屋子;

更是連丈夫都沒有守住;

可謂是非常悲催的人物之一了。

第六位:王姈

王姈在剛出場的時候;

就一直看不起程少商;

并且經常出演嘲諷程少商;

只仗著自己母親是文修君而已;

而王姈和程少商在各種的吵鬧之中;

一直處于下風的階段中;

甚至還被程少商告了御狀;

并且王姈的母親文修君;

也一直為了乾安王族而離開了她;

最后王姈也不得不嫁給不喜歡的人;

不過這也算是對于王姈來講最好的一個歸宿了;

畢竟文修君為了自己的妄想;

是不惜付出任何人的;

遠離這個已經癲狂的母親;

才是王姈最好的選擇。

第五位:淳于氏

淳于氏作為凌益的妻子;

在霍君華離家一年的時候;

成功的爬上了凌益的床;

所以凌不疑始終都看不起她;

因為這層關系;

程少商跟凌不疑在一起后淳于氏也一直看不起程少商;

認為只有裕昌才能配得上凌不疑;

甚至在兩人訂婚的時候;

搬出自己君姑的威風來壓制程少商;

最后在訂婚宴上出了大丑;

直接被文帝下令關在了凌府中不得外出;

之后更是在凌不疑報仇的時候;

跟凌益一起被誅了;

下場同樣是非常的慘。

下面這一位;

就是那個苦苦嚷嚷著非凌不疑不嫁的人了。

2. 癡心并不是絕對

她選擇非凌不疑不嫁;

最后不但沒有嫁給凌不疑;

并且還沒過門就成為了寡婦。

第四位:裕昌郡主

裕昌內心中想要嫁給凌不疑的程度;

已經遠遠超過了其他的人;

甚至可以說程少商都比不上;

因為裕昌可以為了凌不疑;

放下自己郡主的身段;

還不惜用絕食、進入道觀這些方法;

讓凌不疑注意到自己;

但奈何裕昌始終都不是凌不疑的菜;

她所做的這一切;

在凌不疑的眼中也都是笑話罷了;

即便是不斷的欺程少商;

也依舊沒有取得想要的結果;

在原著中裕昌的結局也十分凄慘;

因為嫁給凌不疑無望傷心的時候;

淳于氏的兒子趁虛而入得到了她的芳心;

但是兩人剛定親凌家就被凌不疑誅了;

就這樣裕昌成為了一個寡婦;

到最后也只能自己一個人度過終生了。

第三位:汝陽王妃

汝陽王妃這個人太過于市井了;

拿著給文帝的一碗餿飯恩情;

不斷的讓文帝受氣;

讓文帝發話給凌不疑;

使凌不疑娶了自己的孫女裕昌;

對于程少商這個和凌不疑走到一起的人;

更是十分的看不起;

言語之中盡是譏諷;

絲毫沒有作為一個長輩該有的形象;

她不斷的寵愛自己的孫女;

欺壓其他跟孫女作對的小女娘;

甚至還看不起文帝;

因為這種種的惡行;

不僅讓汝陽王對她非常的煩躁;

打算直接跟她絕婚外;

更是讓文帝再也無法忍受;

直接下令將汝陽王妃關在了道觀之中;

之后的余生她只能在道觀中度過了;

但凡她自己有點腦子;

估計也不會有這種凄涼的結局吧;

簡直就是眾叛親離了。

下面這位;

就是一直被別人所利用的公主了。

3. 被人利用而不自知

她始終都在仗勢欺人;

卻不曾想一直都在被人利用。

第二位:五公主

五公主仗著自己的公主身份;

在初次見到程少商的時候;

就直接將其當做了一個鄉野村姑;

十分的看不起程少商;

認為兩人不是同一個層面的人;

并且多次設計讓程少商受氣;

更是栽贓程少商和五皇子之間有茍且之事;

引起程少商和凌不疑之間的猜忌;

不過五公主所做的這些;

其實都是駱濟通在背后推動的;

只不過五公主依舊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

而最后五公主所做事情敗露;

被關=在公主府中不得外出;

還依舊是被嫁給了越小侯爺;

在婚后五公主生活依舊不幸福;

和丈夫之間不是吵架就是上手;

當初她的那些小白臉;

也早已全部被誅;

不得不說生活是十分的凄慘了。

第一位:駱濟通

駱濟通在宮中的時候;

雖然展現的非常溫柔;

但實際上一直推動五公主去壓制程少商;

而她自己則是躲在后面看戲;

畢竟駱濟通是非常喜歡凌不疑的;

為了凌不疑她需要保持自己的賢惠形象;

但是她誅了親夫;

并且還照顧了公婆幾年;

博得了一個非常好的名聲后;

凌不疑卻依舊是看不上她;

因為凌不疑知道駱濟通做的所有事情;

最后駱濟通得知得不到凌不疑后;

便打算直接誅程少商;

但不僅沒有得逞;

自己還被王延姬誅在了墻上;

她算計了一切;

卻從未算計過自己的結局會如何;

可以說駱濟通是作繭自縛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