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樂連拍17個月,入選威尼斯主競賽,鄭保瑞這部電影無人知真是遺憾!

delightW11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說起鄭保瑞導演,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他的作品?

說起他近幾年的電影作品,比如口碑票房雙豐收的《殺破狼2》,

而說到票房排行榜上大殺四方的《西游記》系列,許多影迷就已經按捺不住了。

三部《西游記》系列,票房屢破新高,評分卻一直在及格線之下,最后一部《西游記女兒國》甚至達到了4.4分。

的確,三次「西游記」轟炸下,對于內地觀眾而言,現在的鄭保瑞已經游離在「爛片導演」的邊界。

但是在內里,他仍然是一個港味十足的導演。

作為銀河印象的新生代、杜琪峰的得意弟子,鄭保瑞身上有一股「分裂」的氣質,早期他的影視作品極具暴力、血腥甚至是恐怖。

他冰冷的直視悲劇,讓作品有一種沒有溫度的絕望感。

最著名的,莫過于陳冠希的衛冕之作《狗咬狗》。

但是,揭開鄭保瑞的黑色面紗,他的另一半也能駕馭一些輕松詼諧的題材。

比如《愛.作戰》,或是《追擊8月15》,當然最令人大跌眼鏡的還是近期的《西游記》系列。

一個如此熱衷警匪暴力題材的導演,竟然捧著這個商業IP久久不能釋懷,或許是太香了吧。

今天要說的,就是鄭保瑞在銀河印象拍攝的第一部電影,由于銀河印象的制作背景與鄭保瑞的先鋒理念,電影不僅在影迷眼中眾說紛紜,就連專業領域中的反饋都兩極分化。

因為,這部電影和鄭保瑞本人一樣,充滿著「分裂感」。

——《意外》

本片的起草都源于鄭保瑞的一個想法,在他讀報紙的時候,經常會看到一些「意外」致死的新聞,常年浸淫在犯罪劇本里的他,竟然用質疑的眼光產生了一個疑慮:

這些人到底是不是死于意外?或者說這些「意外」是不是人為的?

而這一個想法,直接導致了《意外》的誕生。

先看劇情:

大腦與女人、胖子、老伯是一個四人團隊,他們的工作任務十分特殊,雖然接一些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單子,但他們所作的并不是暗殺,而是制造一個又一個精密又合乎常理的現場機關,在空間與時間的雙重發酵之下,通過一點點人為助力,讓目標在大庭廣眾當中, 死于「意外」

影片用一場「意外」開門見山:和聯勝的頭目李翔興駕車路過鬧事,前車一位女司機突然爆胎導致前路擁堵,李翔興見狀抱怨兩句之后,就轉頭進入了一條逼仄的小路。

進入小路后,迎頭又來一輛水產車,兩車錯位時水產車撒了大量污水,導致李翔興視野受困。

李翔興一打輪車頭就偏移逼近路邊,而此時樓上的廣告橫幅突然脫落,一頭莫名的垂在了李翔興的車上。

黑幫老大一早上接連遭遇堵車、被灑水,現在又是來了一個橫幅,路怒癥突然爆發,下車就攥起橫幅,一用力想把橫幅硬生生的扯下來。

結果,橫幅另一頭帶動了玻璃,厚厚的玻璃應聲脫落,狠狠地砸在李翔興的頭上,頓時血流如注。

李翔興癱軟在地,其實應該是有急救的余地的。

但好巧不巧那個爆胎的女人還沒有處理完,救護車被堵在路邊,李翔興最終錯過搶救時機,沒有了呼吸。

一代黑幫梟雄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在了鬧事,在媒體與路人的眼里,他只不過是撞上了一個機率極低的偶發事件。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堵車的是女人(葉璇飾),開水產車的是老伯(馮淬帆飾),扯下廣告橫幅的是胖子(林雪飾),事件的每一個關鍵點,其實都是人為在控制。

他們的工作,就是在一環扣一環的緊密配合之下,用四個人的「必然性」來制造一場群體參與的「偶然性」事件,殺死目標。

看著電視台上報道李翔興的意外之死,四個人又松了一口氣,緊接著投入到了下一個目標之中。

然而這一次卻出現差池。

客戶與目標是一對父子,黃先生要殺黃父。

四人在高度頭腦風暴后制定一個計劃:老伯先用氣球擋住監控,女人在雨夜放起風箏,當兒子推著爸爸的輪椅路過時,風箏脫線垂掛在電線上,這時胖子騎腳踏車路過假裝碰倒兒子,爸爸隨著輪椅的慣性與風箏線接觸。

濕潤的風箏線通過雨水的導電,電死黃父。

當一切準備就緒之時,老伯卻突然癡呆,嘴里語不成句。

緊急之下胖子冒著大雨,不顧監控踹了黃先生一腳。

和計劃中一樣,黃父被電死了,可與此同時一輛失控的大巴車猛然出現,先是朝著大腦撞來被其躲開,而后一頭撞死了騎腳踏車的胖子。

胖子被撞死,老伯癡呆,驚魂未定的大腦回到家后發現:自己家被小偷洗劫一空,多年的積蓄付之東流。

一夜之間,團隊支離破碎,積蓄人間蒸發。

到底是有人故意而為之,還是只是一場又一場的「意外」?

為了找到真相,大腦先是在隊友身上下手,找到了私下取酬勞的女人,不顧她的解釋就用機關殺死了她。

而后又找到老伯,發現他的確已經癡呆,暫且置之不理。

隊友全軍覆沒,而后,他發了瘋一樣跟蹤黃先生,結果發現黃先生常與一位保險公司員工陳芳洲(任賢齊飾)聯系,并且談話神態激動,動作劇烈似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后不久,明明已經弒父成功的黃先生,竟然跳樓死了。

大腦臥薪嘗膽,租了一間在陳芳洲樓下的居室,夜以繼日的竊聽陳芳洲的一言一行,并且似乎聽到了一些事情,眼前的迷霧也逐漸清晰....

電影最后,大腦一個人設計了一次「意外」,計劃殺死陳芳洲在內的妻子和老丈人仨人,但最后關頭卻接到一條老伯的電話:

癡呆的老伯突然回憶起來,胖子的死是真的意外,因為大巴車的失控就是自己造成的,他的玩具掉下樓梯,驚嚇到了司機,這才撞死了胖子。

到底是意外,還是「意外」?!

眼看著陳芳洲三人進入了目標區域,大腦突然百爪撓心,令人駐足的日環食仿佛時間定格,一幅又一幅的畫面飛速閃過,思緒也在是非曲直中不斷搖擺,最后大腦幡然頓悟:

陳芳洲是無辜的!這一切是真的意外!

大腦奪步跑到機關旁邊連忙制止,然而回過神來的大腦為時已晚。

陳芳洲三人已經進入目標區域,最終在大腦的補救之下,陳芳洲與老丈人幸免于難,而妻子卻死在了大腦的「意外」之下。

最后一幕,復仇心切的陳芳洲守在大腦的臥室門口,捅死了大腦,嘴里嘟囔著:「為什麼要害我們,為什麼要害我們。」

而大腦也與自己的心魔,倒在了血泊之中。

斷層的劇情與節奏

肅殺的氣氛,克制的情緒,動態的場景調度,強烈的舞台劇打光,《意外》雖然是鄭保瑞導演作品,但依然有一股濃烈的銀河味道,影片的外皮質量不容置疑。

有爭議的,是劇本。

《意外》評分達到了7.3分,實屬佳片之列,然而打開影片評論卻亂成一團,雖說好評巨大多數,但對劇本的質疑仍不絕于耳。

在《盜夢空間》中,主角多姆曾對建筑師多次提醒,不允許她建立在真實世界中存在的建筑。

因為這會混淆真實與夢境的界限,而這個也成為電影的中心命題。

同樣的,《意外》也是主角在真實與虛假之間的迷失。

作為一個「作假大師」,他不信眼前發生的一連串意外,是真的「意外」,而這也成為束縛他的夢魘,將他一步步拖入深淵。

影片的切入點很漂亮,但在執行上卻呈現了兩段涇渭分明的風格處理。

由于脫胎于銀河印象,電影一開始就節奏拉滿,以一場屏息凝神的任務拉開序幕,情節緊湊題材新穎,而后第二場戲立即切換成群像戲:

老伯能力不足,在現場丟掉一顆煙頭,女人自作聰明騙他已經撿回,并擅作主張讓老伯不要告訴大腦,胖子不安現狀,對自己的工作罵聲連連。

一個笨,一個精,一個燥,精彩的一場戲就把三位成員的畫像描繪的惟妙惟俏。

而鏡頭一切,團隊的主心骨大腦,其實也在這場談話之中,不過他是在室外監聽,而真正撿起煙頭的,是他。

大腦心思縝密且以自我為中心,像曹操一樣,他疑心病重,時刻在懷疑,時刻在鋪后路。

新穎的題材,鮮明的人物,接連兩場戲拉高了觀眾的期待。

但是當觀眾戴上了「類型片」的眼鏡,準備暢快淋漓的觀看一場腦力對決的時候,電影的節奏卻發生了斷層。

在電影中段,大腦隊友被撞死,家里遭小偷之后,整個電影的后半段幾乎變成了大腦一個人的獨角戲,他跟蹤黃先生,竊聽陳芳洲,角色單一場景逼仄,對比此前的快節奏高下立判,令人心生沉悶之感。

一部類型片突然變成了文藝片,令人反應不及。

而最后結局,大腦發現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遐想,更是撲滅了影片的期待值,對于抱著類型片觀看本片的觀眾,恨不得大罵三聲揚長而去。

這也導致了觀眾對本片的褒貶不一,兩極分化。

但是,如果能沉下心來觀看,其實電影的文戲部分更加精彩,為了劇情的完整性,電影里埋下了太多草蛇灰線,比如大腦的多疑其實早就有交代,他的妻子死于一次交通事故,這件事始終埋在大腦的心頭。

也因此他在教育隊員的時候,用的是: 「不是只有我們做這一行。」

在他的意識中,他始終認為妻子是被「意外」死的。

所以他不相信真的有「意外」,一切都是有意而為之,以至于接連事件爆發后,他的第一個想法不是接受,而是為自己的多疑尋找到一個目標。

就像《記憶碎片》中,主角必須踩滿油門一樣,大腦也被心魔綁架,陷入了一場又一場尋找目標的煉獄之中,最終引火自焚。

文戲中,關于真實的意外:黃先生的自盡,竊聽器的漏包,陳芳洲的敲門都有填坑設計。

甚至在選角上都十分刻意:為什麼要選任賢齊做「陳芳洲」,其中有深意。

任賢齊對于銀河印象而言已經是老搭檔,對比歌壇中的癡情浪子形象,在銀河印象的導筒中,任賢齊的角色則都極具男性魅力。

他在2004年《大事件》中飾演悍匪,在2006年《放.逐》中則化身成一位混不吝的持槍警衛,兩個角色均是武力值點滿,且深明大義。

戲份不僅很重,而且角色十分討喜,簡直稱得上是城市豪俠。

而這部三年后的《意外》,當他出現在海報中時,銀河影迷就已經把他當成假定反派,掉入導演的陷阱中——

跟隨著導演的牽引進入一場編制好的「意外」,再將其打破。

后半段的文戲其實靜下心來更為精彩,本片的前半段與后半段雖然割裂,但分開來看表現均不俗,完全可以看成一份「豪華拼盤套餐」來大快朵頤。

結語

本片原本叫《暗殺》是銀河印象「暗系列三部曲」的最終章,后改成《意外》。

開機于2008年6月,整整拍攝了17個月才殺青,殺青后更是有一大段后期時間。

當時,古天樂還不算是「港片代言人」,工作量遠不及現在的年產十部,但當時也是有一年5部電影的工作量,如此一來證明了古天樂在長達一年半的時間里,是兩組甚至是三組分開跑的。

當然,這份辛苦也得到了回饋,作為鄭保瑞投身銀河的處女座,《意外》不僅幫葉璇拿到了金像獎最佳女配,還一路殺到了第67屆威尼斯主競賽單元,與《黎巴嫩》《白色空間》角逐金獅。

雖然沒有獲獎,但也是一種肯定。

然而奇怪的是,《意外》這部電影并沒有在內地上映,導致很多內地觀眾沒有看過,甚至沒有聽聞過這部電影,一方登錄競賽,一方沒有上映,耐人尋味。

究其原因雖然你我心領神會,但以這部電影目前的知名度而言,實屬是一種遺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