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如果余鶯兒不那麼狂,她能活過幾集?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說《甄嬛傳》中誰又無腦又囂張,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夏冬春,仗著自己是內務府包衣佐領千金的身份,從選秀開始就作天作地,各種作妖,最后被華妃直接賜了「一丈紅」。

其實除了夏冬春,宮里還有一個既愚蠢又囂張的角色,那就是余鶯兒。

余鶯兒原是倚梅園里的粗使小宮女,除夕之夜,她在倚梅園無意中偷聽到了皇帝和甄嬛的對話,記住了那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從而一躍從粗使宮女變成了皇帝身邊的答應,憑借一把好嗓子,還得了個御賜「妙音娘子」的稱號。

可惜,余鶯兒并沒有珍惜她這次偷來的機會,仗著皇帝的寵愛,到處樹敵,不僅將沈眉莊、欣常在、安陵容、小夏子、蘇培盛等一干人得罪的透透的,還對著自己冒名頂替的正主甄嬛冷嘲熱諷,結果被皇帝當場降了位份,還被打入了冷宮。最后被小夏子活活勒死。

如果說夏冬春是仗著家世的」狂「,那余鶯兒就是無知的「狂」,對自己認知不明,以為在后宮有皇上的寵愛便可以為所欲為。殊不知,連華妃這樣有著極好家世和無上寵愛的人,有時也不得不向現實低頭。

那如果余鶯兒一開始就那麼「狂」,向欣常在學習,哪怕受寵也保持低調,那她可以在后宮熬到最后嗎?

在微瀾看來,縱然余鶯兒保持低調,也未必能多活幾集。

1.偷來的身份,注定不能長久

余鶯兒之所以能去伺候皇帝,是因為她冒領了甄嬛的身份,這是她最心虛的地方,也是她最大的隱患。

除夕之夜,皇帝因為看到華妃擺在家宴上的紅梅,想起曾經與白月光后純元的美好時光,于是孤身一人來到倚梅園。

恰巧一直裝病避寵的甄嬛也獨自一人帶著小允子剪的小像來到了倚梅園,一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讓無意間聽到的皇帝心動不已,感慨倚梅園里竟還有如此有才情小宮女。

次日,皇帝便派蘇培盛到倚梅園尋找昨晚的佳人,并出了一道題:「逆風如解意」的下一句。其他人都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作答。

余鶯兒卻想起昨晚在園中聽到的詩,試探地回答了一句「容易莫摧殘」,被欣喜不已的蘇培盛帶給了皇帝。

雖然答題正確,且因為會唱昆曲得到了皇帝的喜愛,但她的身份終究是偷來的。

倚梅園當夜,皇帝并沒有看到甄嬛的正臉,但他欣賞甄嬛流露出來的才情。余鶯兒頂替甄嬛的身份,如果皇帝心血來潮要與她談論一下詩詞歌賦,肯定會露餡。

另外,甄嬛此時是一心想要避寵,以免卷入后宮無情的爭斗中,所以才對皇帝謊稱是小宮女。但她去倚梅園的事情,整個碎玉軒都是知道的,一旦他們得知余鶯兒受寵的原因,有心之人肯定能猜到真正的人是誰。

要是有一天甄嬛想要爭寵了,為了得到皇帝的寵愛,將倚梅園這個殺手锏拿出來,余鶯兒的身份自然就曝光了。

對于皇帝而言,他要的是絕對的忠誠,一旦他知道余鶯兒的謊言,等待她的必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靠謊言得來的人生,終究只能靠一個又一個謊言支撐下去。一旦謊言被戳破,余下的人生只會更悲慘凄涼。

2.見識淺薄,缺乏內在成長力

余鶯兒的出場,是在除夕之夜被指派到倚梅園剪梅花,天寒地凍,別人都在屋里烤火喝酒,顯然這并不是一個好差事。

所以,她也是一邊干活,一邊吐槽:

「什麼破差事啊,大過年的,偏剩我一個人在這兒受凍,什麼剪花枝祭神啊,不就是欺負我是新來的嗎?」

由此可見,余鶯兒本身并沒有什麼關系和背景,甚至遭人排擠。

都說越是缺一樣東西,就越想要這樣東西。余鶯兒常年遭受階級壓迫,感受來自絕對權力的碾壓,她的內心就越是渴望能得到這種權力,從被壓迫者變為施壓者。

如果說她曾經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有見識、有格局,那麼她內心的這種欲望會得到良好的釋放,她能評估自己的能力,找到最適合自己奪取權力的路。

可惜的是,余鶯兒出身低微,父親是個唱昆曲的戲子,更不要談識字讀書。

在她的認知里,就是抓住一切機會往上爬,為了往上爬,可以不擇手段。她也是這樣踐行的,緊緊地抓住了倚梅園的這次機會,從卑微的宮女一躍成為了有身份的小主。

當她開始有了自己夢寐以求的身份和權力時,她會控制不住自己內心蠢蠢欲動的欲望。她想要馬上就實施她的權力,將曾經看不起她的人碾壓在地上。

這種欲望,對于余鶯兒這種沒有受過教育的人來說,是很難去克制的。哪怕她迫于形勢壓制自己的這種欲望,不用過多久,欲望還是會控制住她的頭腦。

所以,當她因為私自將位份高于自己,還生育了公主的欣常在發配到慎刑司,被太后褫奪了「妙音娘子」的封號后,她依然不改「狂妄」的本色,在御花園里狂懟蕩秋千的甄嬛,親手將自己送進了冷宮。

作為一個從底層不擇手段爬上去的人,余鶯兒本身是缺乏在更高階層中生存發展的實力的。在成為嬪妃后,對很多事情的看法和做法還停留在靠蠻力和不顧底線的狀態。

雖然擠進了上層社會,但卻沒有與之匹配的能力,也沒有要學習成長的意識,在宮斗里以失敗告終,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3.出身低微,遲早要站隊

余鶯兒的失敗,除了自身的動機不純、能力不夠外,過早的站隊華妃一派,也是加速她死亡的原因之一。

在劇中,她沖在了華妃一派的最前方,替華妃搖旗吶喊,充當華妃的打手。這麼愚蠢而不自知的人,自然成了華妃死對頭皇后的頭號目標。以皇后的性格,明著對付你自然不會,但是暗地里使點絆子還不是易如反掌。

那余鶯兒可以不站隊嗎?

答案當然是不可以。

首先是她沒有家世可以倚仗,而此時皇帝還比較寵她,這自然會成為后宮很多嬪妃的眼中釘。

尤其是華妃,她對皇帝情根深種,余鶯兒如果不選擇站到她這一對,等待她的只會是華妃各種折磨人的手段。

就如悄無聲息被滅口的福子,被百般刁難的沈眉莊。所以,無依無靠的余鶯兒要想在宮里活得更久,就必須選擇站隊,不是去華妃那里,就是去皇后那里。

但無論她選擇去哪一隊,鋒芒畢露還沒有能力的她都會成為對家首要攻擊的人。要廢掉一個有家世背景的嬪妃不容易,但是對付一個沒有根基的末流答應還是綽綽有余的。

說到底,余鶯兒的結局不在于她是否「狂」,而是她自身的局限決定了她的結局。

要想在宮里生存下來,要麼有強大的家世,如皇后,哪怕壞事做盡還能留的性命,如華妃,哪怕藐視皇后依然能穩坐宮中。

要麼有強大的自驅力,不斷學習成長,如安陵容,小小縣丞之女,憑借著「唱歌」、「制香」、「嬉冰」一路飆升至妃位。

要麼足夠聰慧,自身足夠強大,如甄嬛,一路升級打怪,最終成為至高無上的皇太后。

而余鶯兒呢,既無傲人的家世,又無強大的自驅力,僅憑著一個偷來的身份,和皇帝虛無縹緲的寵愛,無論她「狂」或「不狂」,最終的結局早已注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