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崩牙駒要劉德華多住幾天,向華強說不行!華仔用三頓飯搞定兩大佬

delightW11 2022/09/14

引子:

人生浮萍飄大海,江湖何處不相逢。

時間回溯到1996年,這一年、劉德華與張國榮主演的《新上海灘》上映,此外劉還出了三張專輯、連開20場演唱會,影壇、歌壇勁吹「華仔」旋風,娛樂圈天王炙手可熱,劉德華通告多到接不完、日程排得爆滿;

這一年、經過幾番酣暢淋漓的激戰,崩牙駒坐穩「濠江教父」,睥睨四顧、風光無兩,手下紛紛進言、要辦演唱會慶此盛事,必須請最大牌紅星為駒哥捧場,劉德華成了備選名單里的頭號人物;

這一年,向華強在成為娛樂大亨的道路上高歌猛進,制作的幾部電影霸屏香港大熒幕,劉德華則是他制勝影壇的一張王牌,《新上海灘》大賣后,向華強又拿來多部劇本,叮囑華仔安心拍戲。

要辦演唱會的崩牙駒、向劉德華發出邀請信,卻遲遲收不到回復……

于是,在人生賽道各自奔跑的崩牙駒、劉德華、向華強,迎來一場注定無逃的意外交集。

圣誕前夕,香港九龍、街頭滿眼節慶氣象。

結束半個多月的無休拍攝,走出片場的「華仔」一臉疲憊、又難掩開心:

經過幾年的搏命打拼,「華仔」已經徹底走出投資天幕失利、血虧4000多萬的陰影,想著正在加多利山豪宅等待自己歸來的女友、嘴角浮現一抹笑意。(注:天幕,當年劉德華投資的影視制作公司)

保姆車行到何文田街時,「華仔」讓助理先走,要親自采買水果食材,回家帶給給女友。戴好墨鏡口罩下車,走進琳瑯喧嚷的熱情街市,挑了龍眼、番石榴,買了些雞翅、鴨舌,又要了一份排骨和豬肚……大包小袋都有點拎不完了。正欲離去,突然圍上來四名黑衣壯漢,「跟我們走一趟,麻煩配合!」

「華仔」先是一驚,又很快平復情緒,被簇擁著、進了壯漢打開的車門。「請問各位是何方高人,在下此前可有冒犯?」「華仔」追問,壯漢們沉默不語。直接開到外海碼頭,接著迅速登上一輛高速快艇,兩個小時后、便被送到珠江口對岸的澳門某酒店。

「駒哥,人已帶到。」一人電話報備。

「嗯,好生招待華仔,不得怠慢!等我手上忙完,再來拜會。」對方匆匆掛斷。

貴賓房里,四名猛人背窗靠墻、威嚴而立,氣氛冷凝近乎冰點。

「幾位還沒吃飯吧,都餓了吧?」「華仔」率先打破沉默,微笑著說,猛人愕然、面面相覷。

「各位都是受老板所托,我知道該怎麼做。不管在哪行、最重要是講信用,放心,絕不給各位添麻煩。」

幾位猛人聽后松了一口氣,心想「華仔」確實是個明白人。

「我的意思是,這剛買的排骨和豬肚,等回了香港,朱小姐也吃不成了,大家都辛苦半天,不如我來下廚,一起飽餐一頓?」「華仔」自然親切的善意,讓幾名猛人心有所動。

「稍等,我打電話問下老板……」一猛人再次拿起電話。

「不是說了嗎?好生招待華仔!滿足劉先生的一切要求……」對方聽起來頗有慍色。

「進門我就注意到房間內恰好有廚房。各位不知,我小時候家里也做食雜店店、沒事兒就在父親攤上練手,耳濡目染、再加自己鉆研,廚藝也算小有所成,今天買的排骨和豬肚、本打算做給朱女士,既然她沒這個福氣、就讓我們大快朵頤……」「華仔」說完,便進廚房忙活起來。

不多時功夫、便成兩道美味,香氣四溢的燉排骨和豬肚湯上到桌前,四名猛人圍上來嘖嘖稱贊。

「劉先生,不瞞你說,這次請你來,沒有其它意思,就是想讓您給駒哥唱兩首。這不前段的邀請信,您一直沒回嗎,我們這也是迫不得已。」一名猛人邊吃邊說。

「原來如此,沒問題。我之前主要是日程排得太滿,還有向生那邊脫不開身……」一頓飯吃完,猛人們稱贊「華仔」手藝之余,關系自然而然拉近了。「華仔」也不避諱,跟向華強打電話說、自己在崩牙駒這里。

此時,九龍塘的向華強洋房里面,也是好生熱鬧。

向太陳嵐正被小兒子向佑搞得焦頭爛額,十歲的向佑已經出落成一只「小肥龍」,除了吃喝、就是躺平。「整天可樂、薯片,漫畫、電動……長大怎麼辦?跟你哥哥比比,要運動、要健康……」任向太是苦口婆心,向佑干脆把門反鎖。

「看看你小兒子!」向太轉身找向華強訴苦,這時,向華強接到了「華仔」電話。

此前,「華仔」助理報告失聯,就讓向老板心里咯噔一下,聽到「華仔」說在崩牙駒那里、更是久久不能平靜。

崩牙駒這個名字,向老板怎會不熟悉?不久前向華強進軍濠江、與崩牙駒交手往事依然歷歷在目,深知這個火爆猛人、不是江湖善茬兒。「先不管小孩子,我們來商量正事兒!」向華強朝向太擺擺手。

向老板籌謀對策的當口,崩牙駒也忙完了手中之事,來到「華仔」居留的酒店。

「受驚了,實在情非得已……」崩牙駒進來先是「致歉」,與「華仔」一番寒暄,感覺到彼此都沒惡意。「華仔」說,「平時難得假期,有機會在廚房練手,駒哥、要不這樣吧,我做幾個菜、咱們邊吃邊聊。」

「再好不過。你們、照劉先生開的食材采辦,不得有誤!」崩牙駒轉頭吩咐身旁猛人。

不消兩小時,三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便擺在崩牙駒面前。

「哈哈,有雞、有魚、有牛肉……一起嘗嘗。」「華仔」熱情招呼。

「這個是清蒸原味鱸魚,不放鹽、不放姜、不放油、蒸好直接端上來,這樣能最大程度地保留魚身原有營養成分,而且養胃不上火。

「這個是手撕全雞蘸醬,整雞不斬、與食材一起小火長燉,燉爛后、用筷子絲縷分開,蘸辣醬佐味,雞湯拿來煮面條、青菜,頗為爽口。

「最后一個特別了,這叫劉氏私房咖喱牛肉,秘訣就在獨此一家的劉氏私房咖喱醬。土豆切塊、倒咖喱粉和水,熬兩小時,土豆、水、咖喱粉食味交融,之前在外拍戲、不管多晚收工,回家吃兩塊搭配咖喱蘸醬的牛肉、一天疲累全消……」

崩牙駒邊吃邊點頭,「劉先生,我也喜歡直來直去,這次請你過來、就是唱兩首歌,別無他求,只是、之前一直不給回復,未免太不給面子……」

「駒哥有所不知,我除了日程排滿之外,向生那邊拿來幾個劇本、也是催得緊急,實在脫不開身、絕非有意怠慢……」「華仔」也將實情說出。

「嗯,我懂了。」崩牙駒拿餐巾擦擦嘴,掏出電話撥了一個號,「向生,華仔要在我這兒多住幾天。」

「這可不行……」沒等對方說完,崩牙駒匆匆掛斷。

一個劇本一部戲,向老板安排的幾部戲、投資不下幾千萬,電影就靠明星賣座,稍有差池、上千萬的前期投資,幾年的準備工作、就全都打水漂了。

向老板不敢停留、讓向太訂好機票,第二天一早、直飛澳門。

「阿駒,別來無恙。」向老板隔老遠就向崩牙駒伸出雙手,兩人相視一笑、意味深長。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走、一起見華仔。」兩人驅車直奔「華仔」所在酒店。

「看看華仔在做什麼?」崩牙駒神秘一笑。

向老板推門而入,卻見「華仔」束著圍裙迎來,「向生好久不見,正巧、菜都做好了,跟尹生一起吃。」

崩牙駒、向華強先后落座,卻見桌上已擺好三道菜品,鮮香馥郁、不由引人胃口大開。

「三道私房料理,中西合璧,二位口下留情、外面可吃不到哦。」「華仔」笑著說。

向老板嚴肅的臉上、開始變得舒展,「我們合作這麼久,沒想到、你還藏了這一手。」

「這個是檸檬汁烤秋刀魚,值得一提的是、秋刀魚含有對人體無害的良性膽固醇。每次開演唱會前、我都會烤些秋刀魚吃,烤前檸檬汁刷厚點、不要放一滴油,香酥鮮美異常。

「這個是葡萄酒紅燒肉。不用炒糖色,肉炒一下,放入老抽、生抽、姜片,也可以加些醋和梅干菜,最后再倒入葡萄酒、可以適量多倒點兒,之后慢慢燉。肥而不膩、香中帶甜,當年可是深得發哥喜愛、每次電影殺青都纏著我做。

「這個是冬瓜陳皮老鴨湯,非常養生的老火靚湯。選經年老鴨、整只放入大鍋,加老姜、一次加足水,燉一小時、再放帶皮冬瓜和上等陳皮,再燉兩小時、便大功告成。二位嘗嘗,看這湯味道怎樣?」

三人邊吃邊聊,言笑燕燕、互通款曲,崩牙駒說此次別無他求、在意的就是一個面子,向華強說理解理解、不打不相識嘛,一場震驚江湖的意外事件、在「華仔」做的三頓飯中干戈化玉。

而后,「華仔」演出之后、平安回港,三人在短暫交集之后、復歸各自的人生賽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