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合圖傳奇大佬「傻佬泰」,曾是呂樂收租人卻惡鬥呂樂20年,為發揚中醫巨虧一千萬

delightW11 2022/09/14

他曾靠著一身勇武為社團拿下大片地盤,並將社團發展到海外、叱吒海外江湖,引來漂亮國對其做了一份調查報告。

他原是呂樂的收租人,雙方惡交後,纏鬥二十來年。晚年為了發揚國粹虧損一千多萬仍面不改色。

他就是和合圖的坐館,「灣仔皇帝」,陳泰。

陳泰,真名陳庭雄,于1938年在廣東潮州出生。亂世之中,人如螻蟻,命如草芥,幼年時期尤為困苦,能活下來已是最大的本事。

40年代末,大陸興起一陣「逃港潮」,許多廣東地區生活困苦的人跑到香港謀生,陳庭雄亦是這些人中的一員,那一年他才8歲。

年紀尚小,哪有什麼謀生技能,陳庭雄吃了多年的苦頭總算熬到了成年,但也學壞了,加入了黑幫「和合圖」。

1958年,20歲的陳庭雄在街邊擺攤當小販,與人起衝突犯下官司被捕。在這之前,他已經足足有八次被捕,有倒賣黃牛票的罪、有不買票看霸王戲的罪、甚至還有賣「麵粉」的罪。

也就是說,他雖年紀輕輕,卻是在局子裡的「風雲人物」,是備受關注的目標。

陳庭雄還有另一個響噹噹的綽號,叫「傻佬泰」。

「傻佬」這兩個字可不是什麼好聽的話,在粵語裡指的是「傻子」、「傻瓜」、「做傻事的人」這個意思。

陳庭雄為人脾氣火爆,有時候與人頗有話題、談笑風生,可一講到他不中聽的馬上就翻臉,甚至還會動手,變臉比翻書還快。

打架這方面他也是憑著一股傻勁,每每混戰之時,都是率先出擊,以命搏命的打法打得對手聞風喪膽。

這就是江湖人稱他為「傻佬泰」的由來。

在60年代,陳庭雄便是憑著這股傻勁,手持四十米大砍刀從中環碼頭砍到灣仔捷運站,所向披靡。環顧四周,群雄間竟無一合之將,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在邊上吃水餃的其他幾個社團,各個聞風喪膽,或望風而逃、或匍匐于他腳下。

此後在灣仔一家獨大、號令群雄,江湖人稱其為「灣仔皇帝」。

灣仔是繁華之地,陳庭雄的作為為社團做出突出的貢獻,沒多久便登上了和合圖龍頭坐館的寶座。

而陳庭雄能快速上位,除了本身勇武之外,也得益于他與旺角華探長鐘長有相交過甚。這樣黑白兩道都有人,做事就更肆無忌憚。

他帶領和合圖幫眾拿下大片地盤,除了灣仔、上環、銅鑼灣,還有香港仔,單單街道上收小攤販的保護費每月就能入賬數十、上百萬。旗下生意眾多,菜肉市場、賭檔、青樓、「麵粉」生意等等無所不有。

由于陳庭雄常年佔據灣仔的駱克道,駱克道上的麻將館、洗浴中心、酒吧等等娛樂場所皆被收入囊中,背靠這兒的繁華,陳庭雄那是富得流油。

其他社團心裡雖是覬覦,卻過不了他手頭上的大砍刀。因此駱克道在江湖上一度被人稱為「陳泰街」。用名字來命名街道,還不是自封的,可見陳庭雄當年在江湖上的威望有多高。

除此之外,他手底下還出了不少猛人,如澳門廣東會的大股東「掙爆」張治太、《古惑仔》裡飾演「大B哥」的吳志雄、到漂亮國發展的「三藩市」教父莊炳強等等,隨便一個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這些皆得叫他一聲大佬。

1968年,「五億探長」呂樂見大勢已去,年僅48歲便急流勇退,靠著收租過日子。

到了1973年,又趕在廉署成立之前,匆忙帶著小姨子跑路,大筆變賣家產,原價一百萬的產業統統只要二十萬,但仍舊留下許多產業帶不走也賣不掉。

就比如在灣仔的幾家麻將館和餐廳,原本是承包出去的,現在呂樂跑了,出現了虧本,分紅沒了不說,租金都不交了,算起來還得倒貼錢進去。

鐘長有、張秀兩位華探長與呂樂是斬雞頭、燒黃紙的結拜兄弟,當年呂樂逃跑時,他們也一起跑到了楓葉國。

當年叱吒風雲,如今置身海外,故鄉原本日進鬥金的資產卻淪落到難以為繼,實在是心有不甘。

灣仔的麻將館鐘長有與張秀倆人也有一份在裡邊,于是在鐘長有與張秀強烈的推薦下,將麻將館交給了陳庭雄打理。

陳庭雄畢竟打理社團事務多年,經營一家麻將館還不是手到擒來?很快麻將館就扭虧為盈。

可常言道:「可以共患難,不可共富貴」。當大家窮得一無所有,什麼都好說,賺到錢了就開始區分你我,這也算是一種人間常態。

陳庭雄把原本虧損的麻將館短時間內做到盈利,呂樂等人都分到了紅利,可呂樂疑心病重,總覺得陳庭雄與另外兩名探長有所勾結,認為利潤的大頭被他們瓜分。

于是派自己的二兒子呂實找到陳庭雄,加麻將館的租金,以此來增加自己的收入。呂樂有一個女兒和七個兒子,但是他們都不務正業、不成氣候,幾乎都在吃呂樂留下的老本,有時候不夠揮霍就會直接變賣物業繼續揮霍。

起初礙于呂樂的面子,陳庭雄也給加了租金,可後來變本加厲,一次又一次地加租不說,還索取額外的好處費。陳庭雄終于被惹毛了,原本他也不是什麼好脾氣,指著呂實怒懟:「別以為你爸還是當年叱吒風雲的總華探長,想要加租就加租啊?」

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這句話一說出口無疑就是在揭呂樂的短,從此陳庭雄與呂樂交惡,呂樂也開始動用自己的手段對付他,這一對付就長達20年。

呂樂一直用匿名信爆料的方式檢舉陳庭雄,陳庭雄旗下的麻將館、桑拿館等娛樂場所經常被查牌,嚴重地影響到生意收入。

匿名信幕後寫手常會聲稱自己是陳庭雄的某個門生,檢舉的理由多是有攻擊性武器、公司有違規行為等等,雖然來查都是沒找到,但有舉報,就會來查,畢竟阿sir職責所在。

呂樂在遠處操控著這一切,陳庭雄一時間也是無奈,只能默默隱忍。

1986年,陳庭雄通過旗下「國榮實業有限公司」斥鉅資一千三百多萬,購入駱克道金碧大廈的整排店面及部分樓層,並在這棟大廈開了一家名為「東瀛閣」的桑拿中心,至今這家「東瀛閣」仍在營業。當然,大家也別想歪了,它是一家正規的場子。

而同年,呂樂的資產被拿出來拍賣。一邊是置辦產業,一邊是變賣老本,呂樂當然眼紅,于是加大整陳庭雄的力度。

1992年,陳庭雄被人24小時跟蹤監視,走到哪裡都有幾雙眼睛盯著,上衛生間都會感到不自然。

經過陳庭雄的調查,原來當時和合圖的勢力拓展到漂亮國之後,在當地橫行無忌。

門生莊炳強更是在當地江湖被稱為「三藩市教父」,犯下不少大案,在91年的時候華青幫大佬黃丹妮被行刺身亡,據說就是莊炳強幕後操作。

為此漂亮國做了一份調查報告,因此不僅盯上了莊炳強,還盯上陳庭雄這位龍頭老大。

調查報告上不止和合圖這一社團,但陳庭雄卻被名列第一位,上面用英文寫著「dragon head(龍頭)」、「chan tai(陳泰)、carry tai(傻佬泰)」等字眼。

在陳庭雄看來,這一切都是呂樂搞的鬼。

被盯上的陳庭雄擔心家人受到牽連,連忙要帶著家人一起移民到楓葉國,可卻遭到拒絕,理由很簡單,就是陳庭雄有三合會背景。

不得不說,當年周星馳同樣要移民到楓葉國,也遭到同樣的理由被拒絕,可見黑幫在海外確實是禍害當地。

也在這年,陳庭雄不得不退出江湖,以此來保全自己以及家人的安全。

1993年,移民不成的陳庭雄對呂樂做出了反擊。

當時「明賢大廈」以及「嘉賢大廈」裡的部分店面及套房,是呂樂與兩位結拜的探長有共同持有,三人將大廈裡的物業連同租約,以五千三百萬出售給一間公司,而半年後,這間公司將從呂樂等人手中收來的產業,以伍仟玖佰六十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元的價格,全部賣給了陳庭雄。

而前面提到陳庭雄與呂樂起爭執的麻將館,便是開在這棟「明賢大廈」的一個店面。

從租戶搖身一變成為業主,這無疑算是對呂樂展示自己實力依然強大的表現,真是風水輪流轉。

退出江湖的陳庭雄閑得發慌,他是一個閒不住的人。反思自己的前半生,當年為了混口飯吃,無惡不作、傷人無數,所做之事並不是自己想做的。

痛定思痛後,他決定發揚國粹,做一名慈眉善目的老中醫。

為了這個目標,陳庭雄苦讀中藥書籍,什麼《神農本草經》、《黃帝內經》、《本草綱目》、《傷寒論》一本本啃透,頭懸樑、錐刺股、晝耕夜讀。

說來他也頗有天賦,沒幾年就出師了,並且在自己持有的店面開了一家「陳泰艾灸護理中心」。

開了護理中心,他便派人到各個雜誌、報社刊登整版的廣告,廣告上多是自己所學所想,刊登的言論十分出位,什麼「世上沒有癌癥,癌癥是西醫為了賺錢杜撰出來的」、「在中醫的角度來看癌癥是正虛邪實、邪盛正衰、熱邪火毒無法排出體外,只要排出了就能治好」、「西醫的手術、電療都是唬人的」等等的言論。

但陳庭雄雖然會一點醫術,卻沒有考證,以至于一直被控告「非法行醫」、「刊登不良廣告」等。從05年開始到13年,足足被告了4次。

雖然是這樣,但據說陳庭雄的醫術不錯,像黃百鳴就是他的常客。

而最為令人驚奇的是,陳庭雄行醫這十多年,雖然頗有口碑,卻虧了一千多萬。要知道,醫生這個救死扶傷的職業,從古至今都是很吃香的,別說學精了,只要懂一點皮毛一輩子都能吃喝不愁。

其實陳庭雄也並不是想做虧錢的買賣,但是當時中醫勢弱,不花錢打廣告買流量起不到任何影響,雖然錢花了影響也不大。但自己的意願畢竟是為國粹的發揚光大出了一份力,因此也沒做計較。

有時面對經濟困難的客戶,他直接給人來個免費治病,發揚國粹的同時也算是仁心仁術。

當然,這一千多萬對于陳庭雄,用粵語來說就是「灑灑水」,當年他買下呂樂的那些物業早已增值到了兩三個億,更不用說平時收取的租金以及手頭上其他的產業。

2017年,陳庭雄去世了,享年78歲。江湖的一代傳奇也難逃癌癥之手,按他之前登報抨擊西醫的言論來看著實有點諷刺,或許是前半生壞事做盡得來的因果吧,即便晚年行善積德也難以抵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