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親賣老房子,給兒子360萬買新房享福,沒多久哭著和兒子說:回老家蓋草屋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07 檢舉 我要評論

吳家村的吳旺根,一生辛苦為兒子吳孝,好在孩子十分爭氣,不僅成為了附近唯一一個名牌大學生,還考取了博士學位。

考上博士的那天,吳旺根還專門擺了酒,流著淚給孩子死去的媽媽敬了三杯酒,說孩子有出息了,只可惜你看不到啊,在場的人,也被吳旺根的話給感動哭了了,很多人對吳孝說一定要好好報答父親。吳孝也是不住地點著頭。

讀完博士的吳孝想和同為博士的女友結婚,但丈母娘卻堅持要求要買一套房子,以吳孝現在的工資來說,想要在城里買上一套房,也得奮斗個十幾年才行,這下,卻把吳孝給難住了。

吳孝的媽媽走得早,而吳旺根從吳孝小的時候,就是又當爹又當媽地照顧他,而這個博士學位,與其說是吳孝自己考的,不如說是吳旺根壓彎了腰,用一背又一背的稻谷給背出來的。

過年回家之后,吳旺根問兒子什麼時候結婚,吳孝說女方要一套房子,吳旺根笑呵呵地說:「咱家不就有房子嘛,我們現在的房子挺大哩。」吳孝說:「爸,她媽媽說要城里的房子,我這工資,還要十幾年才買得起房子啊,我又不想當房奴,看來這個媳婦是娶不成了。」

聽了兒子的這番話,吳旺根也就沒說什麼了,只是安慰道兒子現在好好努力,房子一定能買上的。吳孝聽了之后,只是嗯了一聲。

過年后的一個月,吳孝正在公司上班,口袋里的電話滴哩哩地響了起來,一看是吳旺根打來的,電話那頭也很簡單,吳旺根要來城里看他。

晚上,父子倆在兒子租房里簡單炒了幾個菜,喝這酒,喝著喝著,吳旺根從兜里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說里面有360萬,夠吳孝買一套結婚的房子了。

吳孝很是驚訝地放下了酒杯,對吳旺根說:「爸,你哪里來的這麼多錢啊?」吳旺根笑著說:「我兒子不是要買房子嘛,我把老家的房子賣了,給你結婚娶媳婦啊。」

吳孝聽了吳旺根的話,激動地眼淚都流了出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為了自己,竟然把老家的老房子都給賣了。

有了錢的吳孝,先和女友去看了房子,360萬在那時,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數字,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半年以后,順利地就把婚給結了。

婚后,沒有了房子的吳旺根,當然是和自己的兒子兒媳住在了一起。短暫的住自然是沒什麼,可是過了半年之后,這媳婦,卻對吳旺根漸漸不滿了起來。

早晨起來,吳旺根有個聽戲曲廣播的習慣,而在一次兒媳對他說這老古董聽了真是吵死人了,吳旺根就再也沒聽過戲曲廣播了。

由于兒子兒媳經常上班忙,一個大白天,就只有吳旺根一個人在家,他感覺到有些孤獨,就想著養只狗來陪伴自己,恰好農村鄰居的狗生了只小黑狗,他就去抱養了回來。

可是自從養了這條狗以后,兒媳就更加不待見他了,說每天好吃好喝地供著,還不滿足,養一只狗把家里搞得臭烘烘的,吳旺根聽了兒媳的話后,只是說這狗他會看好的,不會隨便大小便的。

兒子吳孝夾在兩個人中間,也感覺很是難受,可是一邊是父親,一邊是老婆,他只是選擇一言不發地看著。

面對著兒子的無奈和兒媳的不滿,吳旺根這半年下來,感覺受盡了委屈,可是一天晚上聽到兩夫妻的對話,他更是傷心欲絕。

那天晚上,兒子兒媳回來的晚,他就起來給他們熱好飯菜之后,過去叫他們吃飯。兒子兒媳回來后,就一直不停地說著什麼,吳旺根仔細聽了一下。

兒子說:「我不會把爸送到敬老院。」兒媳說:「好啊,你敢不聽我的,現在兒子馬上就要出生了,你爸又養了一只狗,要是你爸的狗把寶寶給咬了,看你怎麼辦。你再看看他的衛生習慣,一周才洗一次澡,他的飯菜我都不太敢吃。」

兒子繼續說道:「那我也不同意,敬老院那地方能對老人有多好,再說咱爸把房子都賣了。」兒媳撇著手說:「那我不管,你要是不把你爸給送到敬老院,我就回我媽家去,不和你住了。」

吳孝一看自己媳婦這麼霸道,他自己也覺得和老父親一起生活,確實有些不習慣,就軟了下來說:「好吧,明天我跟我爸說一下,先吃飯吧。」

媳婦說道:「這飯你吃吧,我自己泡面吃,你爸做飯的手藝也不咋地。」說完,就拿出了一桶泡面。

在門口里聽見兒子兒媳對話的吳旺根,閉起眼睛,流出了眼淚,默默的轉身回房了。

第二天一大早,這兒媳起來要吃早飯的時候,發現桌子上什麼也沒有,她覺得是不是吳旺根還在睡覺,就有些不耐煩地敲起了門,準備言語再教訓一番。

敲了半天的門,一點動靜也沒有,她就一把將門給打開了,里面收拾地整整齊齊,留下來一張紙條。

上面寫著:「兒子,爸走了,不要掛心爸,你們倆好好生活。」這媳婦一看,原來吳旺根自己走了,心里不免有些得意起來,心想:這老家伙還算有自知之明。

漫不經心地把字條給吳孝之后,吳孝卻一下子炸了,說:「我爸怎麼走了,他能去哪里啊?這房子就是他把鄉下房子給賣了才買的!你啊,你啊,肯定是昨天晚上的話被爸聽到了,我們分頭去找爸。」

「要去你自己去,我待會兒還要上班呢。」兒媳婦面無表情地說道。

聽了自己媳婦這麼說,吳孝一巴掌打了過去,隨后就氣沖沖地出了門。他想,父親沒走多遠,應該很快就能找到。

可是找了大半天,還是絲毫沒有父親的蹤影,就在他準備報警的時候,前面看見一條牽著黑狗,蹣跚著腳步的老人,那可不就是他父親嘛。

吳孝看著這陌生又熟悉的背影,以前見這個背影都是偉岸的,可是仔細觀察下,父親現在卻變得這麼蒼老了。

他一把攔住父親,說要讓父親回去,父親只是搖搖頭,說:「兒啊,我就是死也不能去敬老院,不然外面的人會咋說你,我回去再蓋一個草屋,我和大黑一起住就好,我這一輩子啊,啥都不求,你過得好就知足了。」

聽了父親的話,吳孝眼淚止不住哭了出來。而父親,還是微笑著給他擦干眼淚,就像小時候他受委屈,父親安慰他的那樣。

結語:人人都要老,每個人也會有自己的子女,願每個人都可以被善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